[一周传媒重点]马志海:这方国土有多少蛀虫?

2011-07-21 01:25:14

本期主持 马志海

就在欧美诸国为了债务危机焦头烂额的时候,国家统计局又公布了“令人振奋”的数据,上半年GDP增幅达9.3%,好不羡煞旁国。然而,本周的几桩传媒重点事件让人怎么也兴奋不起来,而是难抑心中块垒。盛世听听危言也许会使人保持清醒,因为千里之堤的溃败不是源于外来的洪水猛兽,而是深藏肌理之中的蝼蚁。

苏、杭同天上天堂

最高人民法院19日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惩治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职务犯罪有关情况。就在同一天,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苏州市原副市长姜人杰依法核准死刑后,被执行死刑。最高人民法院相关人士介绍,许迈永案、姜人杰案均是涉及城市建设领域的职务犯罪案件。罪犯许迈永利用职务便利,先后多次索取、收受贿赂共计折合人民币1.45亿余元。罪犯姜人杰利用担任苏州市副市长的职务便利,为五个单位在土地使用权的取得、置换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共计折合人民币1.08亿余元。(7月19日新华网)

最高人民法院透露,上述两案均发生在经济发达地区,两罪犯同样都曾经担任主管城建工作的政府领导,两人的主要犯罪行为也均与土地审批和建设领域相关,都是利用手中掌握的土地审批等行政权力违规操作,为自己攫取巨额私利,且犯罪数额特别巨大,在城市开发建设领域具有一定的典型性。(7月19日新华网)

在中文的语境里,典型的背后就是普遍。此番,最高法干脆利落地复核了对两个巨贪的死刑,普通百姓自然是拍手称快,但对这两个典型背后的普遍存在,又会起到怎样的震慑作用?从过去的经验看,不容乐观。

老虎要打,苍蝇也要打

许迈永、姜人杰已经伏法,他们的罪行都与土地和建设领域有关。据7月13日《人民日报》报道,国土资源部通报今年第二季度和上半年的土地、矿产违法违规情况,仅今年上半年,全国就有698名违反国土资源法律法规的相关责任人被移交司法和纪检监察机关追究责任。依法拆除违法构建物486.8万平方米,没收违法构建物1181.3万平方米,收回土地1.8万亩,罚没款8.6亿元。此间评论说,“只有坚持既打苍蝇又打老虎,才能打消更多地方的侥幸心理。这是公众的殷切期盼,也是土地问责的威力所在”。(7月14日人民网)

另据《重庆晚报》7月17日报道:一堂以案说法的职务犯罪法制预防课,400多名干部听完后,其中有5个自首了。涪陵区检察院职务犯罪侦查局有关负责人称,6月1日,区委、区政府联合召开廉政警示教育大会。“想不到这堂课的效果出奇的好。”这位负责人称,头天上完课,第二天就有国土、村社干部5人带着钱来自首了。他们说听课后深受触动,觉得自己在征地补偿中干了犯法的事,应该向纪检监察和检察部门交代清楚。同时,该区“581”廉政账户也在一夜之间多了近50万元。与伏法的许迈永、姜人杰的超过亿元的涉案金额相比,重庆涪陵区的这些“涉地”贪腐者,不过是苍蝇级的小打小闹,然而从“一堂课后就有5人自首”的意外收获,却足以支撑一个反向的推测:这一方国土里,大大小小的蛀虫,为数不少,只要一锹挖下去,挖得足够深,就绝对不会落空!

有多少桥在等着垮掉

这一周,是“垮桥周”。7月19日0:40,一辆载重超过160吨的严重超载货车在通过北京怀柔宝山寺白河桥时,该桥发生坍塌,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报道说,宝山寺白河桥始建于1987年,2006年上部结构加固,经检测为二类桥梁,设计荷载为汽车-20级(6轴货车车货总重不超过55吨)。(7月19日中国广播网)

这已经是一周以来,继武夷山公馆大桥和杭州钱江三桥的第三座垮掉的大桥。接连发生的垮桥事故,引发了公众对桥梁质量的普遍关注:究竟是偶发事故,还是桥梁本身就存在质量隐患?武夷山公馆大桥事故,有关方面的解释是:第一,责任要由超载的货车来负,第二,桥梁建成于上世纪90年代,当时的工艺水平不高,而对桥梁的损坏情况,无法进行日常检测。没有“第三”,没有政府部门的任何责任。而钱江三桥的塌陷,杭州市交通运输局召开事故新闻发布会,但负责人仅用约5分钟时间介绍事故概况和善后措施,对公众最为关心的问题,如桥体质量、事故责任等,均不置一词。钱江三桥建成通车不过14年,其间还大修过几次。何以建成时被誉为“经典工程”的大桥,才建成十几年就百病缠身要不停地修?

7月19日,《新快报》刊出一份调查,发生塌陷事故的钱江三桥,承建者是湖南路桥公司,这个公司建造的大桥中,竟然有三座已经发生了严重的事故,除了这座钱江三桥,其中一座就是大名鼎鼎的广东九江大桥,当年,九江大桥被一艘货船拦腰撞断,造成八人葬身鱼腹,事发后,几乎所有的责任都归到了肇事货船的头上;还有一座是湖南湘西自治州凤凰县的沱江大桥,2007年8月13日,这座大桥在没有任何外力干扰的情况下自行垮塌,事故造成30多人死亡。就是这样一个公司,它竟然还荣耀地活着,竟然没有一次被追究过责任,竟然还从官方一次又一次地捧回让人眼花缭乱的各种奖项。我们不妨深挖:这家路桥公司的背后,是不是有“许三多”式的人物在为它掩饰,为它撑腰?

只有“书呆子”说了真话?

蛀虫的大量存在,不仅仅是令桥梁、建筑根基不稳,同样也侵蚀着整个社会赖以支撑的根基。群众的眼睛始终是雪亮的,那些贪腐的蛀虫在群众的眼里,早就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偶尔会有几只被捉,但绝大多数还活得逍遥自在;甚或是明摆着的“狮子”,眼睛不必雪亮也是看得清清楚楚,但就是捉不得打不得,奈他何?

按国务院要求,98个中央部门须于6月底前公布“三公”经费情况。中央的意图很明显:“三公”经费,早已是隐性腐败的温床。而公布“三公”经费,就是为了让这张温床摊在阳光下晒它一晒,看看究竟能抖落出多少蛀虫来。然而,时间过去了大半个月,还有近七成中央部门仍按兵不动,态度含糊。(7月19日中国广播网)突然之间,在上周末,多个中央部门集中公布“三公”经费,一日之间,晒出账单的部门飙升至近30个。对此,有专家表示,这些单位选择了临近周末的时间公开体现了技巧性。什么技巧?无非是希望在周末快下班的时候公布,能躲过公众关注的视线,想蒙混过关的企图昭然若揭。

然而,4.8亿网民岂会轻易放过他们?这些账单一公布,就遭到了网民们的穷追猛打,众矢之的无疑是中科院,它们公布的“三公”经费是令人咋舌的2.87亿,远超其他部门,但也有人弱弱地说了一句,“只有这帮书呆子说了真话”。

作者系著名主持人、时事评论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划重点!政府工作报告13个指标勾勒中国2020年目标
全国政协会议首场新闻发布会,重点都在这里
时代早课 | 德勤报告:数字普惠金融将成为未来银行业布局重点
电广传媒:2019年净利同比增26.87% “5G+文旅”战略培育新的增长极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