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正非2019语录:边飞边调整 一定活下来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20-01-21 01:21:56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任正非2019年多次讲话发现,完善人才体系,优化调整组织架构,维持华为整体“战斗力”,是任正非在2019年十分重视的核心问题。

    时代周报记者 曾宪天 发自广州

    “非常高兴有机会通过你们给更多人说说华为的情况。”2019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屡次以类似开场白,接受全球各地媒体采访。这是任正非此前未曾有过的举动。

    从1987年创立华为,到2018年的31年中,任正非很少在公开场合亮相,有官方记录的采访仅6次。因此,外界也为其贴上了神秘、低调的标签。

    “对全中国的财经记者来说,华为的任正非是最难采访到的企业家之一。”财经作家吴晓波曾在其著作中如此表示。

    然而,从2019年开始,任正非不断走向“台前”,向外界传递华为的经营发展理念和技术创新能力,以及应对诸多挑战的态度和举措。

    据华为心声社区披露数据,截至2019年12月18日,任正非在2019年共接受总计37次国内外媒体专访。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任正非2019年多次讲话发现,完善人才体系,优化调整组织架构,维持华为整体“战斗力”,是任正非在2019年十分重视的核心问题。

    “我们公司可能有一定困难,但我们会一边飞,一边修补漏洞,一边调整航线,一定能活下来。”在任正非看来,2020年依旧会是华为艰难的一年,但此前作出的诸多调整和努力,预计会让华为保持10%的发展增速。

    押注5G、人工智能

    此前有媒体统计称,5G、人工智能是任正非2019年众多采访中提及最多的两大科技创新技术。

    “华为有决心而且有能力成为全球第一大智能手机销售商。”任正非此前对媒体表示,华为将在2020年开始回归海外市场,并有希望在未来两三年内建立自己的全球生态系统。

    在任正非看来,华为在5G手机和5G通信技术等领域,都将在2020年继续向更领先的位置发起冲击。

    2019年12月31日,华为终端方面也发布预测数据称,预计华为智能手机2019年全年发货量超2.4亿台,继续稳居全球第二。

    1月18日,手机行业分析师李怀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华为在5G手机上的优势能力,将成为其2020年手机业务保持高速增长的核心动力。

    IDC预测称,2020年5G手机将会引发换机潮,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也极有可能因此终结连续3年出货量下滑颓势,实现触底反弹。

    每日互动个推大数据则显示,截至2019年11月底,华为以71.7%的市占率领跑国内5G手机市场。

    1579542279(1).jpg

    在5G通信技术方面,华为公布数据称,截至2019年12月,华为获得60多个5G商用合同,5G AAU模块发货量超40万。从数据对比来看,在第一梯队的厂商中,华为暂时领先诺基亚、中兴,仅次于爱立信,位居全球第二。

    “5G只是支撑人工智能的工具,未来最大的产业是人工智能。”在华为的5G战事之外,任正非的目光看向了更远的人工智能时代。他认为5G过于被重视,未来二三十年中,整个社会最大的机会窗口是人工智能。

    任正非指出,华为要研究的下一个前沿领域是人工智能,华为将建设支撑人工智能的平台。综合华为目前布局来看,在其AI全栈全场景战略推动下,已完成芯片、框架、基础能力、应用场景等环节的覆盖。

    1月15日,华为方面公开表示,计划在未来5年内投资1.5万亿美元,用于构建全球人工智能生态系统。除未来旗下全部产品将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外,华为还计划在2020‒2031年间通过人工智能生态赋能各传统产业。

    强调组织改革作用力

    为加速在5G、人工智能领域的拓展,2020年开年,华为便动作频频。

    1月上旬,任正非在签发的一项人事任命文件中,对华为组织架构作出新调整,将原Cloud&AI BU(业务单元)升级为BG(运营中心)。

    1月19日,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研究员赵振营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在人工智能时代,理论上谷歌、亚马逊、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都将成为华为的竞争对手,而华为在5G底层技术上的优势,或将是其脱颖而出的关键因素。

    在赵振营看来,从组织架构上提升和强化Cloud&AI 的战略意义,是华为进一步扩大“云+AI+5G”优势能力的必要准备。

    在组织架构配套设计外,任正非也不遗余力地在华为各部门发表讲话,宣扬华为的组织发展理念和战斗精神。“组织改革”成为任正非在2019年多次内部讲话中提及的高频词汇之一。

    “我们队伍必须有战斗力,要聚焦以作战人员为中心,建立有序有力的组织队列。”过去的2019年,任正非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推动组织变革。他总结称,组织改革的目的是避免官僚主义,增强作战能力,在困境和压力中实现“打胜仗”的目标。

    “未来3‒5年,相信我们公司会焕然一新,全部‘换枪换炮’。”除此之外,任正非还表示2020年华为将在全球范围招揽200‒300名少年精英人才,进一步激活华为组织队伍。同时坚持对管理者末位淘汰制,加快人才体系的优化进度。

    “在华为,我知道了什么是艰苦奋斗,什么是拥抱变化,也许2020年会更艰难,不过我们已做好战胜一切困难的准备。”心声社区中,一位华为员工在跨年之际写下了这样的感慨。

    不仅如此,赵振营指出,在过去一年,任正非通过不断有意识地弱化其在华为管理体系中的作用,让华为具备更强的抗风险能力。任正非更是对媒体坦言,在华为自己实际上是一个傀儡,在与不在对公司没有那么大影响。

    从宏观层面而言,华为的诸多调整,只是中国科创行业的一个缩影。在面向未来的科技创新和组织架构调整上,阿里、腾讯、小米、科大讯飞等诸多头部互联网科技企业都有着各自不同却又殊途同归的发展规划和实践。

    美能华智能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童先明此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华为经历的挑战和应对策略,对许多科技创新市场产生了较深远的影响。

    童先明也指出,在行业长久且持续的自主创新趋势影响下,2020年乃至更长远的周期中,以高端芯片为代表的关键技术领域,将涌现更多中国企业的身影。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