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强制退市股增至12家 留给千山药机的时间不多了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12-04 22:49:51 来源: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记者:戚展宁

    经过近两年的调查,证监会对千山药机(300216.SZ)一案作出行政处罚。

    12月2日晚间,千山药机发布公告,称日前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根据《事先告知书》认定的事实,公司2015-2018年连续四年净利润实际为负,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四条第(三)项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

    12月4日,千山药机证券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司计划就上述行政处罚聘请专业律师团队进行申辩,但由于高管近期出差,具体的安排不便透露,以公告为准,目前公司一切运作正常。

    不过,留给千山药机的时间已然不多。

    12月2日,深交所新闻发言人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被深交所终止上市的公司如未提出复核申请,将在15个交易日后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限为30个交易日,届满后公司股票将被摘牌。

    timg.jpg

    基本失去翻身可能性

    千山药机东窗事发,已是2018年初的事。2018年1月,证监会对千山药机下发《调查通知书》,公司因涉嫌信披违规被立案调查。

    2019年11月29日,上述案件调查完毕,证监会对千山药机作出数项处罚,包括对千山药机处以60万元罚款,对刘祥华、刘华山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并分别处以90万元和30万元罚款。其他相关人员则将被处以5万元到20万元的罚款。

    刘祥华是千山药机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刘华山则是刘祥华的胞弟和公司的财务总监。依据《证券法》和《证券市场禁入规定》,刘祥华、刘华山除了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监、高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上述业务或担任上述职位。

    公告显示,千山药机和部分当事人将对上述处罚进行陈述、申辩和要求听证。

    千山药机违法行为的伏笔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其后的2015和2016年,公司虚增利润共4.37亿元,2017年又未按规定报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

    2014年,千山药机与华冠花炮签订烟花生产线合同,到2015年确认销售收入,但实际上并未完成生产线的安装,公司用一笔财务公司的借款冒充销售汇款,从而在2015年的年报中虚增了8974万元的收入和5769万元的利润,在2016年的年报中虚增2.24亿元收入和1.37亿元利润。

    2015年,千山药机又虚构了九江清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等6家公司的销售回款,虚减了1.32亿元的应收帐款,导致虚增2181万元利润。这一年虚增的利润共计7950万元,占当年利润总额的95.76%。

    2016年,千山药机没有对应收帐款保理业务如实进行会计处理,虚减应收帐款1.17亿元,从而虚增1.17亿元的利润。同年,公司伪造中苋生态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的销售回款,虚增收入1.37亿元,利润8017万元。此外,千山药机还虚增在建工程9166万元,虚减计提坏账准备2327万元,2016年共虚增利润3.57亿元。

    除了业绩造假,刘祥华还与刘华山联手,通过两人控制的个人账户、多家公司与上市公司进行大笔资金划转,实现关联法人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且没有对占用行为及时报告。

    2019年5月13日,千山药机股票暂停上市。

    12月2日,深交所新闻发言人对外表示,公司2015-2018年连续四年净利润实际为负,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如中国证监会最终对千山药机作出上述行政处罚决定,本所将按照规定正式启动千山药机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流程。

    上述深交所新闻发言人还指出,创业板不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因此,公司如被依法依规作出终止上市决定,将不能重新上市。

    这意味着,千山药机已经基本失去在资本市场翻身的可能性。

    年内12家企业遭强制退市

    千山药机已经是今年第三家因重大违法被强制退市的上市公司。

    2018年底,沪深交易所实施最新强制退市新规后,2019年上市公司强制退市的案例有所增加,且出现了第一家因重大违法被强制退市的案例。

    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2019年至今,已被强制退市或已公告将被强制退市的公司,合计12家,重大违法的有3家,面值退市6家,财务问题3家。

    最受关注的莫过于今年11月27被摘牌的长生退(002680.SZ)。2018年,长生生物因疫苗生产造假被药监局处罚,年底发布的《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特别新增涉及公众健康安全领域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被指为长生生物量身定做,长生生物也于今年10月成为首只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股票。

    而作为今年A股市场最大爆雷之一的*ST康得(002450.SZ),也在7月5日收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因信息披露违规将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

    2019年也被称为“一元退市”的元年。

    2018年12月底,*ST中弘退市之后,因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低于1元每股的“面值退市”案例在今年涌现。至今已有雏鹰退(002477.SZ)、华信退(002018.SZ)、印纪退(002143.SZ)、退市大控(600747.SH)、*ST神城(000018.SZ)和*ST华业(600240.SH)6家公司触及面值退市,其中退市大控将在12月6日退市,*ST神城的最后交易日为2020年1月6日。

    12月4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过去在退市环节,很多上市公司为了保壳,规避退市风险,敢于践踏法律,财务造假。而“一元退市”是投资者用脚投票的结果,20个交易日见分晓,上市公司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就退市了,不留造假的操作空间,这是最有威慑力的。

    因连续三年净利润亏损而退市的上市公司则有众和退(002070.SZ)、华泽退(000693.SZ)和退市海润(600401.SH)。

    董登新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科创板的注册制推行之后,取消了暂停上市、恢复重新上市等条款,对投资者而言是游戏规则的改变,过去股民喜欢爆炒垃圾股,越低价越抢,现在都无人问津,这是游戏规则改变带来投资者理念的转变,显然已经有了一定成效。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截至2018年年底,全国的公路里程达到14.85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总里程已达14.3万公里,位居世界第一,而且远超第二的美国。

国资国企改革是2019年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头戏,中铁总已经打响今年国企混改第一枪。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