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季预亏超1.5亿 翰宇药业周转压力山大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10-18 09:54:32 来源: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记者:戚展宁

    10月14日晚间,翰宇药业(300199.SZ)披露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公告显示,经初步测算,公司今年前9个月归属净利润预期亏损7700万-8200万元,第三季度则亏损1.53亿-1.58亿元。

    去年同期,对应的归属净利润尚有2.94亿元和0.84亿元,业绩预告一出,市场反应激烈,10月15日开盘不久即封跌停板,16日亦大幅低开,公司两日内股价下跌超过15%。17日下跌持续,报收6.18元/股

    微信图片_20191018094713.jpg

    近年来,翰宇药业的经营性现金流持续减少,应收账款却不断攀升,2019年半年报中披露的12.08亿元应收帐款更受到创业板的关注。10月17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翰宇药业并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亏损难扭转

    翰宇药业是目前国内拥有多肽药物品种最多的企业之一,主要产品包括糖尿病药物、神经系统药物、止血药、消化系统用药、调节免疫功能药物、妇科用药、心血管用药等。公司在公告中表示,公司业绩亏损受到医改政策、产品结构调整、海外客户需求下降等因素的影响。

    公司销售收入下降,是“受医保控费等一系列医改政策影响,老产品面临较大降价压力,销售推广困难增加”。开支扩大则因“应对政策调整、市场变化,公司积极培育新产品”,导致对新产品的推广投入加大。

    另外,翰宇药业表示,其海外主要原料药客户的制剂产品即将进入注册申报阶段,对公司原料药产品的需求暂时下降,而未来原料药产品的销量则有赖于客户产品的申报进展和新客户的开发进度。

    财报显示,翰宇药业共有37个产品处于研发阶段,其中23个在推进国内注册,14个在推进国外注册。

    今年5月,翰宇药业还与大理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合作,拟在工业大麻种植和深加工项目上展开合作,并设立在大理的子公司。公告发布后,公司股价一度涨停,但热度过后便一路下行。

    事实上,翰宇药业的业绩颓势在2018年就已出现。

    公司2018年财报显示,全年实现营收12.6亿元,几乎没有增长,归属净利润却亏损3.41亿元,同比减少203%。财报解释称,2018年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5.3亿元,净利润受此拖累。

    这笔高达5.3亿元的商誉计提减值,来自翰宇药业2015年收购的甘肃成纪生物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肃成纪”),彼时公司以支付现金和非公开发行股份结合的方式,作价13.2亿元获得后者100%股权。

    收购甘肃成纪后,翰宇药业得以开拓医疗器械业务。目前,甘肃成纪有11个医疗器械产品,大多数为注射笔。另有5个注射笔产品在研,其中两款一次性定量注射笔和一款全自动注射笔已处于送检阶段。

    然而,甘肃成纪的业绩在2015年以后从未达标,于是翰宇药业每年均对甘肃成纪计提商誉减值,2016和2017年分别计提3984万元和2623万元,2018年商誉计提减值更飙升至5.3亿元。

    在翰宇药业业绩还强劲的2018年以前,甘肃成纪带来的商誉减值不足为惧,但2018年,甘肃成纪直接将上市公司拖进净利润亏损深渊。

    进入2019年,翰宇药业净利润状况有所改善,第一季度和半年度报告分别给出5206万元和7667万元的盈利数字。但到了第三季度,公司重回亏损路子,而且三个月内亏损超过1.5亿元,无疑难以让投资者满意。

    12亿应收款引问询

    在翰宇药业预告前三季度业绩的第二天,公司就收到半年报问询函。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下滑30.32%的原因,列出主要客户的销售和回款情况,并说明与12.08亿元应收帐款相关的问题。

    翰宇药业自2011年在创业板上市以来,营业收入一直稳步上升,除了2016年以外,每年营业收入规模均同比扩大超过30%,直到2018年增长停滞,踏入2019年更一路倒退,第一、第二季度均同比下滑。然而,2019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下滑超过30%,在半年报的描述中仅为“较上年同期基本持平”。

    从主营业务看,翰宇药业主要从事多肽药物的研发和生产,产品线涵盖制剂、原料药、客户定制产品、器械产品等。在公司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结构中,客户肽是营业收入同比减少最多的产品,降幅达61.49%。原料药紧随其后,同比减少60.12%。上述两项产品的营业收入减少共计超过1亿元。

    根据年报中的描述,客户肽和原料药的需求不少来自海外市场,包括欧洲、美国、印度等国家和地区,因而海外市场的销售收入也同比下降61.03%。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翰宇药业近年财报发现,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增速从2017年开始大幅降低,2017和2018年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同比减少22.89%和79.44%,2019年第一、第二季度更同比减少92.44%和44.80%。2019年中期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5673万元,与2018年同期的1.03亿元相比将近腰斩。

    与此同时,翰宇药业的应收帐款一路攀升。2015年收购甘肃成纪以后,公司的应收帐款从1.9亿元暴增至6.2亿元,此后有增无减,到了2018年达到12.3亿元,已是2015年的两倍。

    步入2019年以后,翰宇药业应收账款周转天数突增,2018年底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仅329.61天,2019年第一季度增至571.3天,换言之,公司销售产品的回款要等接近一年半。

    2019年上半年,翰宇药业应收帐款有12.08亿元,在期末57.4亿元的资产总额中占比超过21%,这在医药行业中并不常见。

    10月17日,一位不愿具名的私募基金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突然增加,表明客户回款能力下降,账款无法回收的风险非常高,甚至有销售业绩造假的可能性,这在以往的案例中并不罕见。

    2019年上半年,翰宇药业存货期末余额为1.77亿元,库存商品占比最高,存货周转天数高达417.15天,高于90%以上同行业公司。2018年底,公司的存货周转天数仅为300.22天,2019年第一季度却翻倍达到632天,到了第二季度依然高企。

    对此,翰宇药业被要求说明库存商品构成情况,及说明库存增加的合理性。


越接近21世纪,服装的款式、颜色、面料便越多样,颜色丰富、款式大胆的衣服打破了中国人保守的心,大家不再认可整齐单一的服装款式。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孙正义在采访中仍显得云淡风轻:“这些公司将在10年内产生可观的利润,与之前相比,今天到处出现的小危机只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

刚刚成立的新中国,急切地需要大量粮食以解决人民吃饭问题,因此如何在解决人民的穿衣问题的同时,避免棉花和粮食争地,也就成了当务之急。

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央地收入划分改革、增加地方收入不但是“及时雨”,也是对今后地方能够继续积极实施减税降费的“未雨绸缪”。 

他们的研究成果为“驱虫世界倡议”(deworm the world initiative)提供了动力。截至目前,该倡议已惠及超过2000万儿童。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