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杰伦新歌背后的音乐版权江湖:授权繁杂价格混乱 重金囤积纷争不止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9-19 15:20:37 来源: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记者:刘炜祺

    周杰伦一曲新歌带来了连锁反应,让数字音乐市场掀起一股波澜。

    9月16日晚,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在腾讯音乐集团旗下三大平台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同时上线。新歌刚上线不久就搞崩了QQ音乐服务器,使得平台一度处于“瘫痪”状态,再次印证“夕阳红粉丝团”才是真流量!

    “周杰伦新歌引起的反响,其实反映的是音乐领域超级IP的影响力。短期内能有利于平台吸引更多新的流量,歌曲的售卖也能帮助平台盈利。”9月18日,易观分析师李松霖分析称。

    据悉,目前三大平台销售额已突破2000万,这一成就让数字音乐市场重新看到了会员付费的曙光。9月18日,有行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称,“这个歌到底能赚多少得看分成比例,相对于营收来看,腾讯音乐此次的股价收益或许会更大一些。”截至18日收盘,腾讯音乐股价上涨1.29%,收盘价为14.09美元。

    事实上,此次周杰伦新歌为腾讯独家版权,而数字音乐市场版权问题向来是纠纷不断,火爆的新歌再次将版权的争议丢上桌面。

    微信图片_20190919151452.png

    腾讯音乐独家版权

    “流量明星检验人气以微博服务器瘫痪为标准,周杰伦另辟蹊径,直接搞崩QQ音乐。有网友戏称,QQ音乐因为独家版权成为第一家服务器崩溃的音乐平台。”9月16日当晚,网友如此调侃周杰伦的新歌。

    周杰伦新歌火爆从预售开始就已见端倪,上线前全网预售销量便突破100万张,上线7分钟销售额突破500万。不仅荣登三大平台2019年数字单曲冠军。甚至在上线当晚,在微博热搜榜前五名中,周杰伦新歌相关话题就占据了其中三席,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借着周杰伦新歌的热度,腾讯音乐集团旗下三大平台热搜上不停,接连几日成为各大媒体热议的对象,这让没有版权的网易云音乐以及虾米音乐显得更为落寞。

    2018年4月,腾讯音乐以转授权合作期间,网易云音乐存在侵权及超出授权范围使用等行为,停止授权杰威尔音乐版权给网易云音乐。此后,网易云音乐全面下架周杰伦所有歌曲。

    虽然2018年国家版权局“亲自出手”推动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达成版权合作,要求双方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但显然,周杰伦发布的新歌就是QQ音乐仅剩的那1%的独家版权内容。

    此前,有媒体披露,正是因为这1%的独家版权,腾讯音乐或正在被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展开大约8个月的“反垄断调查”。对此,时代周报记者求证腾讯音乐集团,对方表示对此不作回应。

    在网易Q1财报会议上,CEO丁磊也曾提及音乐版权被一些企业高价垄断,对整个中国在线音乐行业发展产生负面影响,甚至爆料称,国家已经在这方面进行了反垄断的立案调查。似乎也侧面印证了腾讯音乐被反垄断调查一事。

    而音乐版权是否存在垄断在法律上以什么标准来定义的,9月18日,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旻对此作出了解释:“在线音乐平台在收购版权的过程中,可能被认定为垄断的主要情形为,因并购其他版权方而构成经营者集中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从而造成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我国法律并未对音乐版权垄断的概念及认定作出具体规定,是否构成垄断,需结合《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的规定进行认定。”

    李旻进一步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例如,某一在线音乐平台花重金囤积版权,并通过兼并收购、交叉许可等方式占领市场统治地位,虽然其他平台可以通过转授权的方式获得版权,但此举可能抬高了其他平台获得歌曲授权的价格,用户获得歌曲的成本也在不断提高;此外,转授权的合同期限一般较短,合同到期后其他平台将面临歌曲被下架的风险,从而影响其竞争能力。在此种情况下,则涉嫌构成垄断。

    所以即便拥有独家版权,腾讯音乐在依靠版权获取营收方面仍面临诸多挑战。同时,据腾讯音乐Q2财报显示,腾讯音乐月活跃用户6.52亿,在线音乐付费用户人数为3100万,占比4.75%。即便当季付费用户数量同比增长33%,但每月ARPU值从2018年Q2的8.7元下降至2019年Q2的8.6元,下降幅度为1.1%。

    腾讯音乐上半年总营收116.34亿元,其中在线音乐收入为31.67亿元,占总收入27.22%;社交娱乐收入84.67亿元,占比72.78%。虽然腾讯音乐坐拥庞大曲库,但在线音乐收入仍占比较小,社交娱乐板块是其营收的主要来源。

    “从财报可以发现,腾讯音乐最赚钱的不是QQ音乐,而是全民K歌。”9月18日,某行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微信图片_20190919151455.png

    版权生意纷争不止

    音乐市场的版权生意不仅仅只是在线音乐平台的音乐付费,还有面向B端的商用市场。但不可避免的是,无论是To C还是To B,版权的纷争一直未平息。

    “目前音乐市场的版权生意,按照B端C端来划分的话,腾讯音乐集团、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等就是C端做信息网络传播的。”9月18日,面向B端做商务授权的VFine Music负责人刘伟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称,

    “在ToB层面有很大的商用音乐市场,但是很多人一提到音乐版权,只知道QQ音乐和网易云。中国数字音乐市场要想发展好,只靠C端付费是做不起来的,不然为什么还有那么多音乐人苦哈哈去做兼职,不就是因为音乐不赚钱吗?”在刘伟看来,音乐人赚不到钱是目前音乐市场最大的问题,赚不到钱就没有持续优质的作品输出,音乐人的音乐作品需要被正视,需要更加成熟标准的模式进行价值变现。而面向B端的音乐版权发行平台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现有矛盾。

    根据VFine负责人提供的资料可以了解到,目前国内现有的音乐版权分发模式,是创作者将音乐版权授权给唱片公司,唱片公司授权给版权分发平台以及版权监管机构,最后由版权分发平台和监管机构授权到下游客户,从而形成完整的商业闭环。

    从图片对比中可以发现,国内模式与海外模式略有不同,多了一个唱片公司授权的环节。时代周报记者就此询问VFine负责人,对方称,“繁杂的授权流程就直接导致了定价混乱以及版权混乱等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国内版权纠纷频频发生的原因。

    目前,以VFineMusic公司为例,面向B端市场的VFineMusic授权范围涵盖线上及线下各类渠道,可以用于广告、影视综艺、游戏、APP、线下活动、门店、智能硬件的等多种形式的项目。

    据其介绍称,通常的版权模式有分销、买断、批量以及单次。分成比例则是根据不同模式来定,5/5、4/6、3/7都有可能。“分成比例大多以音乐人自身名气、作品质量、号召力、配合程度作为考量的依据。但最重要的是权力所属,有些音乐人的作品版权是直接代理给版权公司的,那就主要看版权公司的话语权了。”

    不同于音乐平台的版权纠纷,音乐版权分发平台的纠纷多是以维护创作者权益为由进行维权。7月23日,VFine Music起诉短视频MCN机构papitube。

    据VFine Music透露,独立音乐厂牌Lullatone2018年得知原创音乐《Walking on the Sidewalk》被博主Bigger研究所用作商业视频的BGM,由于跨国维权困难,便在去年12月通过与VFine Music确立合作意向后,由后者协助维权。8月13日,该案在北京互联网法院二次开庭,但目前仍未宣判。

    无论是在线音乐平台还是面向B端市场的音乐版权分发平台,在音乐版权方面都面临诸多问题,数字音乐行业版权规范问题亟待解决。

    微信图片_20190919151459.jpg


周小川口中的Libra,就是6月18日社交媒体Facebook正式发布的加密数字货币,项目一经推出便引起全球热议。有人将Libra视作是一种超主权货币,也有人认为,Libra会重塑国际货币金融体系。

中央预算支持是普惠养老、城企联动的政策重点。蒋洪卫:“与试行方案相比,此次发布文件最鲜明的特点就是中央预算内投资对普惠养老的支出力度进一步加大。”

农业部公布数据显示,7月份400个监测县生猪存栏环比减9.4%,同比降32.2%,全国规模以上生猪定点屠宰企业屠宰量1730.34万头,环比减1.6%,同比降11.3%。

“十四五”时期,我国经济发展进入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期,将更多追求质量和效益,特别是追求创新驱动、市场驱动的增长。

在董登新看来,职业年金覆盖范围有限,企业年金才是“第二支柱”主体,只有企业年金继续扩面增量,才能做大做强“第二支柱”。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8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4%,较上月回落0.4%;1╴8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5%,较1╴7月回落0.2%;8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7.5%,较上月回落0.1个%。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