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债转股成企业去杠杆重点 下半年有望“增量扩面”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8-20 03:28:48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当前,企业去杠杆的任务艰巨。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中国杠杆率报告》显示,宏观杠杆率在2019年一季度已达历史高点。其中,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反弹最大。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北京

    中国政府正在积极掌控去杠杆和稳增长的平衡木,并将债转股作为企业去杠杆的有力砝码。

    8月16日,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时代周报记者提问时表示,企业部门结构性去杠杆与稳增长并不矛盾。对于去杠杆下一步的具体措施,孟玮表示将重点推进三大方面,包括促进市场化债转股增量、扩面、提质,稳妥出清“僵尸企业”,以及完善企业债务风险监测预警机制。

    目前,市场化债转股正在加速落地。据发改委的数据,今年以来,市场化债转股新增签约金额约3900亿元,新增落地金额约3800亿元。

    但以市场化、法治化为主要特征的债转股仍需破解诸多难题。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认为,在推进债转股过程中,不仅需要完善法制保障和监管措施,还需要进行现代化的公司治理。今后,如何完善配套措施,激活参与机构的活力,将决定着“增量扩面提质”目标能否尽快实现。

    以债转股作为企业去杠杆重点

    当前,企业去杠杆的任务艰巨。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中国杠杆率报告》显示,宏观杠杆率在2019年一季度已达历史高点。其中,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反弹最大。

    一边是居高不下的企业杠杆率,另一边是承压的下半年国内经济。如何处理好去杠杆与稳增长的关系?孟玮提出,一方面,要坚定去杠杆方向、防止风险持续累积;另一方面,既要防止高负债企业债务风险集中爆发,也要避免低负债企业的合理投融资需求得不到满足。

    “这就需要在去杠杆的手段选择上注重采用发展型手段,包括市场化债转股、多渠道补充企业资本金、引入优质战略投资者、盘活存量资产、优化企业债务结构等。”孟玮说道。

    作为处置不良资产的一种手段,债转股是指将银行对企业的债权转换为资产管理公司对企业的股权,是企业脱困的“利器”之一。今年二季度以来,去杠杆的相关政策密集出台,企业去杠杆的具体行动方案也于近期出炉。7月29日,《2019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以下简称《工作要点》)正式发布,共4章21条。其中“加大力度推动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包含11条,占比超过一半,足见政府层面对市债转股工作的重视程度。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目前企业债务普遍较重的情况下,债转股是减轻企业债务负担,实现企业发展的较有效方式。孟玮表示,市场化债转股可以在降低企业负债的同时增加权益资本,见效快且对企业生产运营冲击小。通过引入外部股东,市场化债转股为企业提供了完善治理结构、清理资产、业务调整的良机。

    金融资产投资公司成主力军

    在过去近3年的时间中,工、农、中、建、交五大银行分别成立了金融资产投资公司,专注于实施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工作要点》也提出,要推动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发挥市场化债转股“主力军”作用。

    银保监会统计信息与风险监测部负责人刘志清近日表示,目前,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共落地实施债转股项目254个,落地金额4000亿元。北京师范大学公司治理与企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高明华认为,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较早参与债转股,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尤其是,如何有效参与债转股企业的公司治理,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较其他类型企业有一定优势,而能否有效改善债转股企业的公司治理,直接关系着债转股能否成功。

    前海开源基金董事总经理杨德龙也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具有比较强的研究能力,在资产定价方面有一定的优势。

    不过,当前市场化债转股存在风险权重较高、资本占用较多问题。根据规定,商业银行因市场化债转股持有上市公司股权的风险权重为250%,非上市公司股权的风险权重是400%,远高于各类债权的风险权重。

    为了解决上市问题,《工作要点》提出了支持商业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鼓励外资入股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债转股实施机构等措施。

    “这些都可以提高相关机构参与债转股的积极性。”杨德龙指出,但参与机构要找到利益共同点,要有利可图,这样债转股才具有可持续性。

    高明华分析,债转股既需要充分的资金,也需要丰富的公司治理经验,而商业银行和外资的参与能够在这两方面解决一些瓶颈问题。“当然,更重要的还是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自身在这两方面的优势。”

    “增量扩面”仍存两大难题

    政府的积极纾困,并不意味着所有困难企业都能实现债转股。根据2018年6月银保监会发布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管理办法(试行)》,作为债转股对象的企业应具备发展前景良好但遇暂时困难、生产产品符合国家产业发展方向、信用状况好等条件。

     《工作要点》提出,鼓励以优先股方式开展市场化债转股,扩大非上市非公众股份公司债转优先股试点范围。同时,支持对民营企业实施市场化债转股,鼓励对优质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

    目前,民营企业债转股落地项目仍较少。据发改委数据,截至2019年4月末仅有24个民企债转股项目落地。另据国金证券8月发布的研报,本轮实施债转股的企业以国有企业为主,其中地方国有企业占比最高,达59.49%,民营企业占比仅为15.19%。

    高明华认为,民营企业的债务负担较重,对债转股的需求也更大。但是,需要债转股的民营企业的公司治理问题也比较突出,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对此的顾虑也很大。

    债转股实施过程中的定价问题,是各方关注的难点。“对于国企,定价低了,可能会涉嫌国资流失;定价高了,金融资产公司的风险会加大。对于民企,定价低了,债务负担就减轻不了多少,积极性也会降低。”高明华说道。

    国金证券研报称,目前债转股定价主要仍然是由实施机构与各个企业逐一谈判,缺乏独立的第三方评估机构和成熟的债转股定价、交易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债转股的效率。

    此外,高明华认为,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如何参与债转股企业的公司治理也是一个难点。“金融资产投资公司有没有优秀的公司治理人才?如果参与不力或方法不当,就难以改善债转股企业的公司治理,企业业绩也就难以改善,债转股的效果将会大打折扣。”

继对在岸、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双双破7作出官方回应后,8月7日,网络有消息称,央行将自2019年8月10日起降息0.25个百分点。当晚,央行微信公众号辟谣,称此为假消息。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近日,央视财经频道曝光了一条“炫富产业链”,电商平台的商家为了满足一些人在朋友圈炫富的需求,提供各类炫富的图片和短视频,甚至还能加工配上声音

7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对降低高值耗材虚高价格、严控高值耗材不合理使用、健全监督管理等作出部署。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