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剑指财务信息透明化 三部委力推医疗电子票据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8-13 02:50:27 来源: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记者 姚佳莹 发自北京

    继联手稽查77家药企账目后,财政部和国家医保局强化对医疗机构的财务监管。

    8月初,财政部、国家卫健委、国家医保局联合发布《关于全面推行医疗收费电子票据管理改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提到自文件发布之日起,全国正式启用统一的医疗收费票据式样,包括医疗门诊收费、医疗住院收费,同时,启用全国统一的医疗收费明细电子式样。由于涉及系统升级改造等,设置了一年过渡期,也就是说,到2020年8月,全国将统一医疗收费票据。

    《通知》提到,统一医疗收费票据,其一是为落实个人所得税大病医疗专项附加扣除。

    “未来社保均由国税部门统一征收,在票据上信息标准化,将金额划分为医保统筹基金等几大块,可以很明确分析出医保基金的收支,大病医疗方面,个人自付可以相应扣除的额度等信息。”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周子君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此外,统一医疗收费票据,亦是为防范虚假医疗收费票据。“除了落实大病医疗专项附加扣除,相对传统纸质票据,电子票据首先为患者带来便捷,节约了患者排队缴费的时间;其次,在一定程度上,电子票据能起到防止部分欺诈骗保行为的作用。”《医改界》创始人、知名医改专家魏子柠表示。

    防止阴阳票据骗保行为

    根据国家医保局目前通报的三批共24起欺诈骗保案例,经时代周报记者梳理,欺诈骗保行为主要包括串换药品(耗材、诊疗服务)、挂床住院、过度诊疗、编造病例诊断书、阴阳处方、盗刷社保卡等。

    以四川省达州市仁爱医院诱导病人住院的案例为例,在该案例中,在患者无需住院治疗的情况下,该医院通过免收病人自付费用、出院赠送棉被和药品等方式诱导患者住院,获取患者医保信息后,编造诊疗项目等方式套取医保基金,该院医保定点医疗机构资格最终被取消。

    “实行电子票据后,能实现对类似虚假医疗收费票据的监管。医院内部有专门的医保审核部门,在患者出院缴费时,医保审核部门负责审核票据真实性,由于明细清晰,可以防止编造诊疗项目等阴阳票据的情况。”魏子柠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此次《通知》要求,在医疗门诊和医疗住院两方面,需填列的项目包括检查费、化验费、手术费、耗材费、西药费、中药饮片、中成药费等,在填列位置有限的情况下,应将全部明细项目列入医疗收费电子明细中。

    “从大数据的角度来看,细分医药、医疗服务、耗材等项目,各块费用增减变化可以直观体现,例如国家现在重点监控的抗菌药、辅助用药,可以通过数据挖掘实现监管。”魏子柠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可以看出,医疗收费票据上需填列的信息与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指标相关,涉及主要手术操作、住院总费用、门急诊服务、合理用药、耗占比等方面。

    8月2日,国家卫健委公开通报西安市第三医院绩效考核有关问题的函,根据通报,西安市第三医院出现病案首页数据严重失实,大量病案首页的主要诊断、主要手术操作、住院总费用完全相同的情况。

    而医疗收费票据配合电子明细票据,明确医疗服务、药品等收费明细,样式统一化,意味着提高了公立医院改动绩效考核数据的难度。值得注意的是,《通知》明确,医疗卫生机构要改造信息系统,调整业务流程,实现与财政、卫生健康、医保部门系统对接。魏子柠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相当于把医疗服务、耗材、药品置于三部门的监管之下,医疗机构的信息变得更透明。”

    账务信息更透明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医疗收费票据的统一和标准化,并不能穷尽对欺诈骗保行为的监管。

    以过度诊疗、大处方、大检查为例,尽管票据明细清晰,但实际上很难准确判断。“统一的医疗收费电子票据能防止虚假票据,但是否存在过度用药、过度诊疗,还得从患者住院开始的处方上,结合患者病情指征分析,很难凭借一张票据实现对所有欺诈骗保行为的监管。”魏子柠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对大处方、过度检查的监管,还需实现与医保审核部门的即时连接。“每一个医生的处方,怎么用药,这些信息实现与医院医保审核部门即时连接,能有效防止大处方等套取医保基金的行为。以串换药品为例,医生使用了A药,开出了A药的医嘱后,便已在系统上留痕,医院内的医保审核部门能实时监控,避免了医生在患者出院前将单据上的A药替换为B药的可能。”魏子柠向时代周报记者补充道。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社会保障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陈秋霖亦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实现医疗票据的统一,有助于防止欺诈骗保,但无法直接全面地解决。“医疗票据样式统一,是监管欺诈骗保行为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因为由于此前各医院系统和票据不统一,很可能出现监管漏洞。”陈秋霖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结合此前财政部联合医保局稽查药企账目的事件,不难看出,从医药企业到医药销售企业、再到医疗机构,不只是稽查力度在提升,确保医疗行业财务信息真实性的机制亦在逐步搭建。

    6月初,财政部联合医保局,对77家医药企业实行穿透视监管,严查药品销售费用,延伸检查关联方企业和相关的销售、代理、广告、咨询等机构,稽查药企是否做假账。此次在医疗机构方面,统一医疗收费票据和明细,是医院财务监管的重要一步。“在大数据时代,票据统一,实现系统的对接,使财务信息标准化和一体化,是在为医院的财务监管打基础。”陈秋霖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从长期来看,国内部分部门的高杠杆率仍然存在一定的风险,因此去杠杆的基调并不会改变。但在目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去杠杆的力度会相应调整。”

人民币汇率通过了“破7”的压力测试,仍然保持基本稳定,说明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估值越来越趋于理性。随着我国经济转型升级,人民币汇率也会离所谓的“浮动恐惧”越来越远。

8月5日,全国性的住房租赁市场试点工作会议或将于近期召开,目前正在选择会议召开城市,广州是备选城市之一。

今年下半年铁路投资热点以中西部地区的高铁项目为主,如渝万高铁、渝昆高铁、川藏铁路等,同时兼顾京津冀地区、长三角等东部地区。

“综改试验”打破了属地原则,有利于实现央企与地方企业的制度公平,促进企业公平竞争;另一方面,探索构建国资监管与国企改革的全国一盘棋大格局,逐步打破央企与地方国企的边界。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