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联储降息 货币战争暗潮涌动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9-08-06 03:07:26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北京时间8月1日凌晨两点,美联储在结束为期两天的政策会议后,宣布降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2.00%―2.25%。

    时代周报记者 谢洋

    在经历了连续九次加息及三个月按兵不动之后,美联储降息的大门终于向市场敞开。

    北京时间8月1日凌晨两点,美联储在结束为期两天的政策会议后,宣布降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2.00%―2.25%。此外,美联储亦将于8月份结束缩表,较原计划提前了两个月。

    “需要明确的是,这并不是长期降息周期的开始。”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记者会上表示。此前市场普遍押注的降息预期为0.5个基点,鲍威尔这一表态无疑熄灭了市场的热情—消息传出后,美股三大股指均下挫超1%,道指一度大跌200余点失守27000关口;现货黄金大跌逾11美元,一度触及1411美元的月度低位;美元指数则大涨0.7%,创下两年新高至98.8。

    在美联储的官方通稿中,此次降息被视为针对美国经济下行风险的一剂预防针。路透社分析指出,美国经济放缓可能性增加,或给未来进一步降息打开了更大空间。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数据亦显示,9月份美联储降息的可能性为98.1%,较一周前的56.2%大幅上升。

    另一方面,早在美联储宣布降息之前,已有21国央行加入宽松大潮;在美联储宣布降息后的四小时内,又有中东三国阿联酋、巴林、沙特及巴西相继跟进。当前,尚按兵不动的主要发达经济体还有日元、英镑和欧元区,但7月26日欧洲央行给出了强烈的降息暗示,表示将在9月份采取更为激进的资产购买计划。

    预防性降息

    美国上一次降息还要追溯到2008年12月16日。雷曼兄弟这张多米诺骨牌的倒下,让美联储意识到了金融危机的严峻,并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降至零达0.25%的超低水平,美国由此步入零利率政策时代—再之后便是赫赫有名的四轮QE(量化宽松)。

    时过境迁,此次美联储内部的鹰鸽博弈却是十分激烈。此次参与投票的10位成员中,堪萨斯城联储总裁埃斯特‧乔治和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埃里克·罗森格伦均投下了反对票。

    “失业率处于50年来低点附近,通胀可能会升向2%的目标,考虑到股票价格和企业杠杆接近历史最高水平,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忧虑有所提升,目前我看不到一个明确的、有说服力的理由实施更多的宽松货币政策。”罗森格伦指出。

    美银美林短期利率策略主管马克‧卡巴纳认为,美联储传递了一个“非常令人困惑和混乱的信息”,鲍威尔没有就美联储近期政策路径给出明确方向,而这是市场反应消极的原因。“他(鲍威尔)做了市场预期的事,但市场还期待更多。”Sierra投资管理公司的投资总监特瑞·斯帕思表示。

    这不禁让人回想起鲍威尔的偶像格林斯潘,这位史上任期最长的美联储主席,巧妙地揭示了央行政策操作的奥秘:既要调控市场,又要管控预期,最重要的便是避免与市场预期过于一致。

    自从2018年2月上任以来,鲍威尔至少和前美联储官员见过十几次面,其中见得最多的就是格林斯潘。今年7月24日,格林斯潘就曾为预防性降息的操作做过背书:“如果你认为有一些小概率事件可能会非常危险,就值得采取行动,看看能否避开它们。”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曾经,在格林斯潘的带领下,美联储分别于1995年、1996年、1998年各降息三次,成功地延长了经济上行周期。如今,面对特朗普频频施压,却多次宣称保持货币政策独立性的鲍威尔,能否效仿前人、重演历史?

    货币战争或将开启

    在提振经济和汇率博弈的背景下,美联储降息大门的打开,或意味着全球范围内的货币战争(currency war)可能上演。

    对此,安联首席顾问埃利安(Mo-hamed El-Erian)分析表示,一旦美联储进一步降息,其他国家很可能将美联储大幅降息的举措解读为:为了压低美元兑本币汇率。在全球经济放缓的如今,爆发货币战争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各国将试图对抗贬值的美元贬值,而这种市场干预将一一作用在美国经济身上。

    花旗集团经济学家们也认为,全球央行进一步降息可能加剧市场泡沫,引发新的货币战争。

    “即使接下来全球经济增长企稳,仍会有一些额外的货币政策宽松措施,”花旗集团经济学家在近期的报告中写道,“然而,我们必须强调,在如此宽松的金融环境下,这种全球经济周期现阶段放松货币政策可能会造成金融市场泡沫、利率下降以及货币战争。”

    目前欧洲央行的政策利率变为-0.4%,长久以来,欧洲负利率资产的扩张推动着美元不断走高—早在今年6月,特朗普就曾表示:“欧元和其他货币对美元贬值,使美国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美联储的利率太高了,他们一点头绪都没有。”

    另一方面,欧洲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也难以独善其身。典型的例子便是欧元区核心德国的加速失血,数据显示,最新的德国企业信心指数已基本与金融危机时期持平;8月2日,10年期的德国国债一度跌至-0.5%、30年期借款利率更是首次降至0%以下,成为拥有所有负收益率的最大经济体。因此,欧洲央行的表态也被分析机构认为,将在9月份降息10―20个基点,同时将重启量化宽松措施。

    正忙于脱欧的英国尚未释放明显的降息信号。此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一致投票决定将利率维持在0.75%不变,但其对于未来的预测是建立在英国不进行无协议脱欧的基础上,与此同时,将2019年和2020年的增长预期分别从1.5%和1.6%下调至1.3%。

    日本的表态则如同美联储通稿的翻版。日本央行副行长雨宫正佳在8月1日表示,美联储降息是在当前世界经济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为防止经济和通胀形势恶化而采取的预防性政策措施。

    “日本央行将高度关注世界经济风险以及各主要央行推出的货币政策对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影响。”雨宫正佳表示,“与其他主要央行一样,日本央行将在必要时推出新的政策措施以防范风险。对日本而言,继续降低长短期利率、扩大国债等资产购买规模、加快货币发行速度等都是扩大宽松的选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