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部委发布21条工作要点 重点压降企业杠杆率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8-06 02:36:15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从长期来看,国内部分部门的高杠杆率仍然存在一定的风险,因此去杠杆的基调并不会改变。但在目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去杠杆的力度会相应调整。”

    时代周报记者 王心昊 谢洋 发自广州

    7月2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印发《2019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下称《工作要点》)。《工作要点》一共21条,明确将通过推动市场化债转股作为降低企业杠杆率的关键手段,同时推动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发挥市场化债转股主力军作用,拓宽社会资本参与市场化债转股渠道。

    这是中央对“结构性去杠杆”要求的再次细化。结构性去杠杆政策加码,与前期宏观杠杆率大幅抬升有关。

    年初以来,信用扩张行为修复带动社融增速回升,并在宏观杠杆层面有所反映。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非金融部门杠杆率抬升4.8个百分点,二季度进一步上抬1.1个百分点,各主要经济部门杠杆率普遍上升。

    “全面去杠杆的确让相当一部分制造业企业感受到压力。”珠三角某大型制造业企业财务总监徐青(化名)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多年来,一级市场发展较为迟缓,导致制造业,尤其是中小型制造业企业大量依靠银行贷款等间接融资方式,“有一些比较激进的企业,资产负债率(即总负债/总资产)甚至能够超过70%。

    “近期出台的一系列结构性去杠杆政策,归根结底是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张永军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目前既不宜加大力度去杠杆,也不具备加杠杆的可能性,更应通过债转股、出清“僵尸企业”等有效提高资金利用率的配套政策。

    企业部门杠杆率偏高

    今年5月以来,去杠杆政策迎来密集出台期,囊括政府、实体和房地产领域等多个方面:针对政府,强调“严控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针对实体,提出“深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的措施”、、“建立健全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房地产领域,则收紧信托和境外债发行等融资渠道。

    “从长期来看,国内部分部门的高杠杆率仍然存在一定的风险,因此去杠杆的基调并不会改变。但在目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去杠杆的力度会相应调整。” 申万宏源证券固定收益总部副总经理范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事实上,目前国内宏观杠杆率的主要问题是部门之间存在“畸形”。国家金融与发展研究室主任张晓晶公开的数据显示:2018年居民部门杠杆率为53.2%,企业部门杠杆率为153.6%,政府部门杠杆率为37%。张晓晶指出,国际比较发现,居民部门杠杆率还相对“正常”,而企业部门杠杆率偏高,政府部门杠杆率偏低。

    作为企业端,徐青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公司开始有意识地去杠杆,压缩负债规模。“一方面我们将收款周期压缩接近25天,在银行贷款规模上也有一定压缩。”

    但徐青同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企业去杠杆一方面是自身防范经营风险的要求,但更重要在于宏观大环境改变对于企业融资状况的影响。“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银行贷款明显收紧,加上国内外经济情况一直并不乐观。大环境不太好,企业自然而然会收缩经营,企业杠杆也会逐渐下来。”

    该名财务总监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温和地去杠杆的确能够降低企业在面临生产波动时的风险承受能力。但在目前国内外经济形势尚不明朗的情况下,企业需要更多流动资金以应对市场变动,“可以放缓去杠杆的步伐,通过信用的边际宽松来对制造业企业提供充足的周转资金”。

    “企业部门在需求侧的需求收缩,供给端处于低新增产能背景下的产能利用率下降阶段,两者的同时作用压制了企业部门的产出增速,虽然企业部门仍然处于主动去负债的阶段,但杠杆率仍然因此上行。”中信证券明明团队在一份报告中指出。

    下半年差异化政策

    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为下半年的经济工作定下了基调。会议指出,要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坚持宏观政策要稳、微观政策要活、社会政策要托底的总体思路,并强调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继续落实落细减税降费政策;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一直以来,高层措辞的微妙变化都被市场视为政策的微调。但是,在此次政治局会议上“去杠杆”并未被直接提及。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次政治局会议虽然没有直接提及“去杠杆”,但从具体要求来看,包括加快“僵尸企业”出清、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民营企业的中长期融资、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等都是“结构性去杠杆”的体现。

    在2019年经济下半场开启之际,国家发改委《工作要点》的发布显示企业“结构性去杠杆”也步入更具体微观的落地阶段。

    《工作要点》提出在综合运用各类降杠杆措施方面,要推进企业战略重组与结构调整,鼓励通过兼并重组整合资源,出清过剩产能,加快“僵尸企业”债务处置。完善破产退出相关保障机制。

    “地方债落地提速,居民贷款上升以及宏观政策转向‘稳杠杆’都为宏观杠杆率的上升提供了支持。”范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去杠杆更应该在相对宽松的环境下进行。在下行压力仍然较大的背景下,下半年政策可能将会在总体上稳杠杆,再针对部分部门去杠杆。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