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章魅族再动刀 昔日“爱将”李楠出局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19-07-23 03:17:22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据不完全统计,除“三剑客”解体外,魅族离职高管还包括原CSO杨柘、原市场营销副总裁莫翠天、原文创部总监张佳、原事业部销售副总裁褚淳岷、原事业部副总裁潘一宽等等。

    时代周报记者 曾宪天 发自广州

    魅族又一次因人事问题成为舆论焦点,这次的主角是原高级副总裁李楠。

    实际上,李楠离开魅族的消息数月前就已在魅族粉丝圈中流传,只是此前一直未得到证实。今年以来,作为魅族发布会主讲人的李楠,连续缺席魅族16S与16Xs两场发布会;5月李楠从魅族科技的主要人员中被移除,同时退出董事行列等现象,成为外界坐实李楠离开魅族的依据。

    7月18日,李楠通过微博发布公开信,承认已从魅族离职,至此这场持续数月的离职传闻最终尘埃落定。

    结合此前魅族联合创始人白永祥、魅族Flyme负责人杨颜,李楠此番离职意味着,曾在魅族创始人黄章退居二线时全面掌管企业运营的“三剑客”(三位核心高管),如今都已悉数出局。

    从欣赏到全盘否定

    在商业领域,企业管理层的变动并不罕见,甚至是企业发展的常规举措。但魅族此前的数次核心高管出走,都伴随更多的舆论关注与话题性,此次李楠事件也不例外。对此,商业评论人闫跃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本是伯乐遇千里马的故事,最终却走向了“兔死狗烹”的结局。

    在加入魅族之前,李楠是科技媒体爱范儿的主笔。2009年,黄章在魅族论坛中看到李楠的文章后,当即在评论中向李楠发出加入魅族的邀请,并留下其个人邮箱。

    公开资料显示,最终李楠于2012年受黄章之邀加入魅族,担任高级总监,2013年升任高级副总裁。

    2014年,李楠带领魅族开启了积极的营销模式,不仅通过大量发布会为魅族新产品造势,其个人还通过微博、知乎、魅族论坛等渠道与用户沟通互动,宣传魅族品牌、产品。

    与此同时,在李楠的主导下,2014年魅族成功打造出一度能与红米抗衡的魅蓝品牌,使其在千元机市场占据一席之地。此前便有分析指出,魅蓝系列手机最重要的意义是为魅族带来了可观的营收,让魅族在市场下行的大环境中得以存活。与此同时,李楠也于2015年主导了阿里巴巴对魅族的5.9亿美元战略投资。

    从数据来看,魅族2014年销量仅400多万台,2015年猛增350%销量突破2000万台,2016年更是达到了2200万台的巅峰期,即便2017年销量有所回落,也维持在了2000万台的水平。

    但随后的2018年,魅族经历了诸多的动荡,例如魅族Pro7销量不佳、上市计划搁浅、从TCL空降而来的高管杨柘引发的企业内讧丑闻等等。在动荡中与李楠相关的,便是黄章“砍”掉李楠一手培育的魅蓝品牌,这也被外界看做黄章疏远李楠的标志事件。

    “魅族16发布会后(2018年8月),就慢慢淡出了工作。”按照李楠的说法,其淡出魅族已接近1年时间。在公开离职消息后,李楠也收到了锤子手机创始人罗永浩、华米科技副总裁裴帆迪(前魅族管理人员)等圈内人士的支持与鼓励。不过在外界看来,这更像是对黄章的一种回应。

    7月17日,有魅族用户在社区论坛中发起了关于李楠离职的话题讨论,黄章在评论中直言,“对公司来说能挣钱的就是人才,不断亏钱的就是费财”。对此闫跃龙表示,黄章的此番言论背后,是表明对昔日“爱将”李楠的全盘否定。

    然而,这并不是黄章第一次用这种方式评价离职高管。2018年6月,魅族用户在论坛中向黄章询问白永祥的去向时,黄章直言魅友没必要关心魅族的人事问题,自己多年没管理公司是个错误,回归也是对之前公司策略和人事的否定,预计2019年才能把公司带上自己预想的发展轨道中。

    魅族之困

    据不完全统计,除“三剑客”解体外,魅族离职高管还包括原CSO杨柘、原市场营销副总裁莫翠天、原文创部总监张佳、原事业部销售副总裁褚淳岷、原事业部副总裁潘一宽等等。

    对此有行业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从手机行业发展历程来看,高管频繁出走,也是导致品牌厂商逐渐掉队的原因之一。

    “李楠离开不离开影响都不大,以魅族现在的局面,没有人能力挽狂澜。”行业分析人士王锋(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煤油们对于李楠能让魅族翻身的呼声很高,所以此次李楠离职才会引发众多关注和讨论。但实际来看,在马太效应愈发强大的手机市场,一直没能挤入第一梯队的魅族已经没有希望了。

    具体来看,王锋分析称,销量规模是手机取得供应链优势的必要前提,没有一定的规模效应,手机厂商连谈判的资格都没有,更不用说供应链的议价能力了。供应链成本压不下来,会导致收益降低,进一步挤压研发投入和营销资金,逐渐陷入不断下行的恶性循环中。在王锋看来,如今的魅族便是如此。

    聚焦魅族来看,在核心高管集中出走的2018年,魅族的销量仅有948万台,相比2017年接近2000万台的销量暴跌46%,几近腰斩。

    另外更是有分析指出,目前的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华米OV”以及苹果占据了接近九成的市场份额。二线品牌中,金立已经宣告破产,美图手机委身小米,剩下的三星是国际巨头,联想、中兴等都有其他业务支撑,“下一个倒下的,似乎只能是魅族了”。

    然而,黄章并没有想要放弃。2019年5月,魅族引入了珠海市国资委关联背景的股权投资基金入场,这也为魅族的后续发展带来了新的想象空间。7月17日黄章在魅族论坛上展开反思的同时,也表达了未来魅族将任用更多年轻人才的计划。对此,时代周报记者尝试向魅族方面予以进一步了解,但并未获得更多回应。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李楠淡出的这近一年时间里,魅族在产品研发上并非毫无建树,也发出了5G方面的声音,迎来国资委入局扶持的利好等等,虽然短期内无法对“华米ov”发起冲击,但未来仍然有发展的空间和机会。

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上半年中国经济“成绩单”。据初步核算,2019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45.09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3%。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南极洲西部喷洒数万亿吨人造雪可以阻止脆弱的冰盖坍塌,并使世界各地的沿海城市免受海平面上升的影响。

游学是一种新兴的复合类教育形式,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的英国。当前的国内游学市场可大致分为国际游学、国内研学和营地教育三种类型。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