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卫平交班张亚东 绿城混改驶入深水区

    地产 > | Time Weekly - 2019-07-16 02:05:48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对于辞任,宋卫平坦言“如愿以偿”:终于可以把自己精力投入蓝城,并联合绿城一同进行小镇建设开发,为乡村振兴贡献力量。四年前,他已经在做了。

    时代周报记者 杨静 发自广州

    7月11日下午,浙江杭州绿城玫瑰园酒店,绿城蓝城小镇项目战略合作签约现场,绿城创始人宋卫平和绿城新任董事会主席张亚东坐在了一起。

    彼此之间并不陌生,绿城中国(03900.HK以下简称“绿城”)是两人职业轨迹的交集点。现年61岁的宋卫平在1995年创立了绿城,并在2014年引入央企中交开启混改,他从原先董事会主席调整为董事会联席主席。小他十岁的张亚东一年前从中交空降绿城,成为执行董事以及新一任行政总裁。

    不过,伴随着绿城董事会同在7月11日的改组,两人亦迎来在绿城的转折点。宋卫平正式退出绿城董事会,转做股东。新设立的绿城规划设计委员会,为他留了名誉主席一职。张亚东则被任命为绿城新任董事局主席兼总裁,为此他放弃在体制内的身份,变成职业经理人。

    对于辞任,宋卫平坦言“如愿以偿”:终于可以把自己精力投入蓝城,并联合绿城一同进行小镇建设开发,为乡村振兴贡献力量。四年前,他已经在做了。

    这场持续120分钟的发布会里接近100分钟的时间是宋卫平在发言,这也是他的告别演说。全程,宋卫平抽了三支香烟。他会习惯性时不时双手掩面合十,闭眼点头、嬉笑怒骂。

    “遗憾有很多,但是老是在遗憾里面,人就没有办法活。人有的时候要宽慰一下自己。会受时代的局限,但我基本尽力了,达到社会的一般评判标准,也算是一个成功者。”他如是自我评价,“聊以自慰,马马虎虎。”

    在外界看来,宋卫平尽管有不舍不甘、不情不愿,但是也学会了放下。

    宋卫平持股9.97%

    追溯到2015年中交成为绿城第一大股东时,宋卫平已萌生退意,出于不放心,坚持到了现在。

    “人最好是50岁就退休,到60岁还在干活是无能的表现。”宋卫平自我解嘲,他甚至希望明年自己也能从蓝城退休。

    但宋卫平还是有着自己的“放不下”,当中有对一批老绿城人的不舍。在当天会议进行到50分钟时,他点燃了第一根香烟感叹,“绿城的人往蓝城去,蓝城的人往绿城去,都不要设置障碍。人生而自由,大家开心就好。”

    宋卫平很庆幸当下的绿城不再千疮百孔。目前的绿城,他看在眼里,“对于很多人来说,绿城是一个非常好的舞台。不需要有什么失落感,只要认真工作,自我养活没有什么问题。”宋卫平反诘道,“生活能有多少需求?”

    如今的宋卫平在思考一些更深的问题:房地产这个行业需要有企业为它做贡献,让行业符合大众的期待更加人性化。

    “能不能用现代商业文明和商业模式推动照亮乡村?”“农民的住宅问题如何去进一步提升和改变?”他在振兴乡村上,找到自己的精神寄托,这也是他重心偏向蓝城的原因。他喃喃自语,在会议进行到第75分钟时,点燃了第二根香烟。

    为此,他需要“规避监管部门的同业竞争限制”。2019年4月开始,宋卫平家族以“小步慢跑”的方式11次减持绿城的股票,共计935万股,实际持股比例降至9.97%。

    按照规划,双方合作的小镇项目,绿城、蓝城、项目方按照7∶2∶1的比例各自占股。宋卫平形容为拿到的“安慰奖”:蓝城和绿城未来会因为振兴乡村的目标而紧密联系,进展顺利可以在未来3‒5年内落地30‒50个小镇项目,甚至是成倍上翻的数量。

    “尽管绿城和蓝城两个公司发展阶段不一样,体制不一样。但蓝绿是一家,需要互相学习和互相支持。”宋卫平表示。至于手头上剩下来的股份,宋卫平则称,应该不会再减持,因为他要一直做绿城的股东。

    张亚东的担子

    全程,张亚东默默听着宋卫平对绿城的期待和批评。作为会议主持人,他并没有打断宋卫平持续了近60分钟的单独发言。他仅在提问环节,用了总计8分钟不到的时间,对媒体的三个提问作出回应。

    其中一个是对宋卫平的评价。“我自然打100分。”张亚东表示,宋卫平可敬,因为他的前瞻性思考和社会责任;宋卫平可爱,因为他为人处世的真性情;宋卫平可交,因为他应对外界质疑时的真诚善意。这发生在会议进行到110分钟,宋卫平点燃第三根香烟时。

    此外,他还谈到,作为一家产品主义的企业,绿城的核心竞争力还是绿城的产品。而宋卫平是绿城品牌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绿城乃至整个行业的精神领袖,地位不可动摇。

    7月11日,宋卫平称,过去一年张亚东的表现良好,而“非常负责任的评价要三年,去年是第一年,接下来还有两年”。他也希望外界能给张亚东时间。

    张亚东一年前来到绿城时,宋卫平曾开玩笑让他先去检查身体,看看心脏有没有问题。当时,张亚东没有明白:“宋总当时语重心长地跟我说,希望我能在绿城干上20年。”

    在来到绿城之后,张亚东在管理上提出并践行“七弦三线”:七弦代表绿城在宋卫平时代对本体、产品、服务、投资、运营、财务和产业七大方面管理;三线即投资管理改革、营销体系改革和产品“四化”建设。

    事实上,他面临的压力也并不轻松:根据绿城年报,减值计提正在吞噬公司的部分利润,2016‒2018年,分别为2.14亿元、9.8亿元和17.35亿元。此外,绿城还要在今年实现1800亿元的销售额。

    21.jpg

    绿城混改新阶段

    在宋卫平交接班的背后,是绿城多年的混改,从7月11日开始进入了新的阶段。

    绿城的新董事会里,非独立董事由7人组成,张亚东任董事会主席代表全体股东利益。

    同时,绿城元老级郭佳峰作为宋卫平的股权代表并出任执行董事,吴天海作为九龙仓集团股权代表并出任非执行董事。中交集团推荐刘文生、周连营、耿忠强、李骏担任绿城中国执行董事。其中,绿城资深员工李骏为中交集团一致行动人。

    对于董事会的调整,执行董事刘文生在当日表示,这是基于混和所有制改革的需要,目的是把绿城中国打造成一个更现代化、更国际化、更健康、更持续发展,能够长治久安的一个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中交集团派出的董事们,实行的是职业经理人制度。他们的契约关系、岗位关系、人事关系转由绿城来管理的,体现的是责权利统一。

    “绿城以后不应单独考虑某一个KPI,而是25个KPI都要综合考虑。”刘文生称。

    这也意味着绿城将告别由大股东治理的阶段,迈向由董事会治理的新阶段,绿城的核心管理层未来要向董事会负责。

    一些老绿城人也在回归。比如新任执行总裁郭佳峰。按照宋卫平的介绍,郭佳峰是一个比较严谨和认真的人,在投资上有功底,会对绿城有贡献。根据张亚东的透露,未来还有更多。

    宋卫平对董事会还有三点期望:一是客户至上,这是绿城存在的基础;二是把员工放在重要的位置,提供员工安身立命的平台;三是对社会负责,绿城的产品不管在颜值到质量,要作为行业的先行者。

    “绿城已经有了一批基本靠谱的人,现在是中交进入绿城后的第二个阶段,我相信新的管理层会有所作为。”宋卫平当天在会上称,他允许外界对绿城董事会架构有不同的理解,但绿城绝对不能变成一家没有人情味的公司。

    宋卫平也很反感外界的“去宋卫平化”的论调:“去什么化,这是矫情。以后不要提‘去宋卫平’这个话题。宋卫平当然要去掉了,绿城是大家一起做出来的,宋卫平只是创始人。一个人永远在这个位置上,企业能成长吗?”

    数据显示,今年前6个月,绿城集团累计取得总合同销售面积约403万平方米,总合同销售金额约743亿元。根据绿城2019年1800亿元的销售目标,截至今年6月30日,其已实现销售目标约41%。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6月2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G20大阪峰会上宣布,中国将进一步开放市场,新设6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增设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新片区,加快探索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进程。

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上半年中国经济“成绩单”。据初步核算,2019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45.09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3%。

GCOA也指出,当下只有15%的企业会为老年经济制定相关的发展策略,未来与老人有关的产业还有很大的开拓空间。

今年上半年,一线城市土地出让金总额为2496亿元,同比增长36%;二线城市土地出让金为12561亿元,同比增长26%;三四线城市土地出让金为7433亿元,同比减少3%。

7月1日,由国务院颁布的《政府投资条例》(下称《条例》)正式实施;也是在同一天,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依法依规加强PPP项目投资和建设管理的通知》 。

“宏颜获水”后,百度再度引发争议。

杭州再夺地方土地出让金收入全国第一名,中原地产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杭州土地出让收入1444.5亿元,是第二名武汉的1.5倍。

“中央调剂制度做了表率,从3%上升到3.5%,就是让地方有思想准备,逐级上调是趋势。”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