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债券违约民企逾九成 政策驰援亟待落实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7-09 01:43:37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据Wind统计的数据,今年上半年违约的96只债券中,民企违约数量为89家,违约金额为488.464亿元,违约率占比高达92.7%,同比增长242.31%;高于2018年全年民企违约率占比84.57%。

    时代周报记者 王心昊 发自广州

    7月1日,三胞集团未能及时划付债券的本金及利息6.5亿元,成为进入下半年的第一单企业债券违约案例。

    根据Wind数据库资料,2019年以来共有97期债券发生违约,涉及42个发行人,债券余额约700亿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仅有30期债券发生违约,涉及15个发行人,债券余额30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中诚信国际于今年6月中旬发布的研报,今年前5月,民营企业所发行的信用债规模仅有4000多亿元,在信用债发行总规模中占比不到10%,民企发债持续遇冷。

    “从供给侧来看,民营企业发行债券规模萎缩在于民企较高的违约率,使得金融市场在信用收缩时不愿意买民企债券,从而导致民企债券出现发行不成功或者发不出来的状况。”申万宏源证券固定收益总部副总经理范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以来,民企发债规模出现明显萎缩的原因应当从供需两方面进行理解,“在需求端来看,民企发不出债,是在整个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融资需求面临收缩的反映。”

    处置违约债券增加流动性

    据Wind统计的数据,今年上半年违约的96只债券中,民企违约数量为89家,违约金额为488.464亿元,违约率占比高达92.7%,同比增长242.31%;高于2018年全年民企违约率占比84.57%。

    “民营企业多以贸易、制造业和出口加工型为主,易受到宏观经济环境变化的冲击,陷入经营利润下滑、流动资金紧张的困境,信用风险较高。”一名资深基金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由于今年以来银行间市场出现了明显的信用分层,企业债券融资—尤其是中低评级的企业债券融资可能会受到较大的影响:由于非银行金融机构是信用债的主要配置机构,随着经济下行和资金面的结构性收紧,会使其流动性出现较大缺口。

    随着债券信用违约事件增多,如何妥善处理信用违约的后续也成为行业内关注的焦点。违约债券转让服务,也给机构提供了新的处理途径。

    5月24日,证监会发布了《关于为上市期间特定债券提供转让结算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这意味着在交易所市场可正式进行违约债券等特殊债券的交易,是对债券市场制度安排的重要补充,将大大增加市场流动性。

    “此次交易所违约债券转让服务通知出来之后,会形成一个针对违约债券交易的市场,这是对整个债券市场建设起到的补充和完善。”范为表示,过去债券违约之后的处置一般就是非市场化的方式,即通过打官司或者处置资产的方式来进行。“但处置的效率确实稍微低一些。”

    一名私募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市场上众多投资者避之不及的违约债券,在一些私募机构眼中却是不折不扣的“肥肉”:机构能够以极低的价格买入债券,而一旦债券发行方兑付债券,机构就能够获得高额回报。

    6月28日,央行起草了《关于开展到期违约债券转让业务的公告(征求意见稿)》(下称《公告》)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并在文件中明确债券到期违约的定义、转让与结算、信息披露要求、风险防范机制以及中介机构义务等方面内容。同日,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宣布拟将开展回购违约匿名拍卖,为处置违约债券提供新的渠道。

    “随着违约债券的处置机制不断完善,未来我国违约债券的市场化处置或将提速。”范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违约债券市场化处置机制的完善,以及债券违约事件出清,债券市场情况将会迎来显著改善。

    风险缓释要靠“有形的手”

    尽管企业违约债券的二级市场交易正在形成,不过,相对于上半年700亿元违约债券而言,当前违约债券的交易规模仍然难以满足其流动性需求,缺乏监管的情况也使得交易存在一定风险,处置信用违约的关键依然在于风险缓释机制。

    作为信用债到期高峰年,2019年全年信用债到期规模首次超过6万亿元大关,达到6.29万亿元。在接下来的7—11月里,信用债月度到期规模均在5000亿—5800亿元之间。这是有史以来连续4个月到期规模超过5000亿元。

    前述基金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如果市场的风险偏好进一步降低,企业债券的风险溢价必然将会提高,这对本身已经存在违约风险的企业债券而言很可能会开启恶性循环;而如果风险溢价不能反映市场预期,企业债券的抛售压力可能进一步加强。“因此必须要通过多种办法缓释债券违约而带来的风险。”

    去年10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CRMW),以市场化方式支持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设立之初,市场对CRMW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2018年12月,CRMW标的债券发行额占民企信用债发行总额已超10%,但是,进入2019年这一占比下滑并稳定在5%左右。截至2019年7月1日,CRMW已发行100单,涉及标的主体64家,标的债券发行总额达457亿元。

    “当市场无形的手失灵的时候,就要依靠政府这只有形的手。”范为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要有效缓释企业债券风险,一方面要重视多渠道为企业增信,另一方面也需要发挥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的积极作用。

    范为在采访中指出,目前民企的债券发行难的根本原因在于信用不足,因此解决的关键也在于提升民企信用。“具体来说,可以通过担保机构以及增设信用衍生产品来为企业增信。”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7月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共包含磷酸肌酸钠、丹参川芎嗪等20个品种。

“中央层面更加关注城市房地产与经济增长的匹配性,因此三四线城市的反弹管控会更加严格,二线城市则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放松。”

7月1日,央行发布公告称,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可吸收央行逆回购到期、政府债券发行缴款等因素的影响,今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

根据财政部数据,1—5月财政收入增速大幅下滑,反映前一轮减税降费效果正在显现,“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伴随新一轮降费措施落地,财政政策将进一步发挥逆周期调节作用。”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