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忧外患 家乐福中国陨落

    快消 > | Time Weekly - 2019-07-02 02:47:11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对于众人猜测最有可能的业务整合负责人是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之子张康阳,该负责人也表示,张康阳目前仍旧主要负责苏宁国际米兰的业务。

    时代周报记者 李静 发自上海

    “在家乐福鼎盛的时候,单个门店销售额低于3亿元的店长都不好意思去开业绩会。然而后来,每家门店能有1.5亿元都算不错了。”当人称“超市老万”的资深零售人万明治回忆起自己在家乐福担任高管的时期,辉煌的时刻与衰落的过程全都历历在目。

    伴随着起伏的历程,属于家乐福中国的一切往事都在2019年6月月末尘埃落定。在6月23日,确认家乐福中国48亿元卖掉80%股权给苏宁易购后,6月27日,翠丰集团发布公告称,家乐福中国区主席兼CEO唐嘉年将于今年秋天从家乐福中国离职,出任该集团首席执行官一职。

    近两年来,家乐福中国几度传出将被收购,尽管家乐福中国每次都否认澄清,但最终还是没有逃脱“出售”的命运。随着唐嘉年的离职,苏宁整合家乐福中国的大幕徐徐拉开。

    苏宁控股品牌部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家乐福中国业务目前刚收购,还没有具体的整合计划。而对于众人猜测最有可能的业务整合负责人是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之子张康阳,该负责人也表示,张康阳目前仍旧主要负责苏宁国际米兰的业务。

    尽管家乐福中国未来的发展命运似乎还充满着未知数,但其在华发展的24年兴衰史却是一本商业教科书,其伴随着中国零售业的变革,最终从辉煌迈向了衰落。

    “内忧”爆发

    1995年,家乐福在北京成功地开设了当时中国首个规模最大的超级购物广场—北京创益佳店。之后几年间,家乐福一路高歌猛进,很快完成了全国性战略布局。尤其是2003‒2006年的3年间,家乐福门店数以每年10余家的速度递增,风头正劲,无人可比。

    家乐福的黄金年代和时任家乐福中国区总裁的施乐荣分不开。凭借着出色的眼光和管理能力,施乐荣带领家乐福在华不断“攻城略地”。然而,告别了“施乐荣时代”,家乐福中国的“神话”也逐渐破灭。

    在万明治看来,造就家乐福中国如今境遇的原因既有家乐福的“内在”原因,也有“外在”环境的冲击。

    背离零售的初衷,走向资本运作是家乐福“衰败”的诱因。2003年,家乐福被LV集团老板伯尔纳·阿诺德的柯罗尼资本收购,成为第一大股东,家乐福开启了资本运作之旅。

    万明治坦言:“当时LV收购家乐福,是看重了家乐福的物业,那个时候很多欧洲家乐福和物业都是自持的,卖掉之后就可以换取巨大的现金流,资本的运作让管理层只看到短期的利益。然而,2008年遇到了金融海啸,物业卖不出去,资本的那淘玩法行不通了。”

    2006年,财务出身的杜哲睿出任全球总裁,老一辈的零售人开始退出权力舞台。而家乐福中国区也迎来了咨询顾问出身的第三任总裁罗国伟。

    “家乐福的管理人不是零售出身了,变成了职业经理人。他们短期内要出业绩,要造出非常漂亮的报表,原来家乐福是高投入、高产出、高级人才;结果后来变成低投入、低产出、高级人才也跑掉了,造成了恶性循环,衰败的种子便种下了。” 万明治表示。

    在经历了2008年的“至暗时刻”过后,家乐福在中国的经营明显走下坡路。2009年,家乐福中国的门店数量被大润发超越。2010年,家乐福中国的销售额被沃尔玛超越,西安小寨店成中国第一家关闭门店。

    造成家乐福“落寞”的另一个原因还包括丢失的供应链和物流仓。虽然2015年,家乐福开始陆续建立自己的物流配送体系,但是已经太晚了。而且,家乐福的物流体系浮于表面,没有做到供应链扁平化,只是供应商把货送到物流仓,物流仓再配送到门店,对家乐福中国的物流发展没有实质性改变。

    “外患”来袭

    究竟是谁“卖掉”了家乐福中国?这势必是“内因+外因”共同的作用力。除了内部因素,整个大卖场外部生存环境也出现了问题。不仅仅是家乐福,整个大型超商都在收缩。

    “家乐福不仅受到了电商的冲击,它受到了细分市场的冲击。再加之社区零售的兴起,家乐福的红利被瓜分了。”万明治表示,家乐福的店面大部分开在一二线城市,这些城市正是受到电商冲击严重的区域,而且店面租金的上涨,对于大型超商的经营成本是非常大的压力。

    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互联网时代下,消费者可以通过互联网购买几乎一切的商品和服务,以家乐福为例的一站式购足的大卖场模式已失去生存根基。

    戴德梁行董事、华东区商业地产服务部主管魏建历同样认为,网购的速度以人们想不到的速度发展。而这些都让外资零售始料不及的。

    他认为,外资零售的决策层基本都在本部,在决策速度以及对中国市场变化的判断都使得他们没法快速作出反应。在外资零售意识到中国市场改变的时候,已经错失市场先机,积重难返。

    在互联网时代的冲击下,家乐福中国迎来了唐嘉年时代。唐嘉年看到了时代的变革如此之快,竞争对手的疯狂进击,开始着手大变革。2014年,开出了便利店“家乐福Easy”;2015年,家乐福中国上线电商业务“家乐福网上商城”;2018年5月,家乐福中国智慧零售旗舰店Le Marche正式开业……

    然而,迟来的变革并没有太大成效。据苏宁易购公告显示,家乐福中国2018年营业收入约为299.58亿元,营业利润为-4.1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5.78亿元。

    “家乐福遇到的是整个大卖场的衰退,大卖场业态的生命周期在减弱,这一商业模式已经没有太大用处,迟早将退出市场。”赖阳坦言。

    随之而来的就是屡被收购的传言,2018年以来,家乐福先后经历了数次“出售传言”,虽然均被家乐福中国否认,但最终还是在2019年6月23日“委身”于苏宁易购。交易完成后,苏宁易购将成为家乐福中国的控股股东,家乐福集团持股比例降至20%。

    有意思的是,苏宁“觊觎”家乐福中国许久。据业内人士透露,苏宁其实在2006年就想做超市,10年前甚至洽购过家乐福的中方股份。如今,13年过去了,苏宁终究“圆梦”家乐福中国。不过,在赖阳看来,这一收购看似美好,但实际并不一定会有很好的回报。

在今年准备财政预算,已经明确提出今年的税收收入增速会有所下降,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财政政策中也有关于挖掘收入增长、增加国有企业增加利润上交以及盘活存量的财政资金等多种方法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值班摸鱼的时候发现,清华大学又上了热搜头条,这次不是因为学霸们,而是因为古墓群!话不多说,有图有真相。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