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质押与借债 福建富豪如何掏空ST冠福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9-07-02 02:26:38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从2013年完成第一笔股权质押开始,截至2015年,林椿福每笔质押的股份数量并不多,林氏家族的其他几名成员亦同样没有出现很大额度的质押。

    时代周报记者 吴平 发自广州

    6月24日,深交所发布公告,冠福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冠福”,002102.SZ)及控股股东暨实际控制人林福椿、林文洪、林文智、林文昌被给予公开谴责处分,时任董事长林文昌、时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林文智五年内不得入市。

    2006年,ST冠福头顶“中国家用品第一股”的光环,在深交所成功上市。通过持续并购,公司主营业务已从陶瓷家用品生产扩展到医药中间体、维生素E的研发生产销售、塑贸电商、投资性房地产租赁经营、黄金采矿等。作为公司实控人,林氏家族(林福椿、林文昌、林文洪、林文智父子四人)长期稳坐福建德化首富之位。

    然而,正是林氏家族掏空了ST冠福。据处分公告,公司及相关当事人存在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未就向控股股东提供担保履行审批程序、控股股东违反承诺等违规行为。

    目前,ST冠福已经陷入严重的债务危机,不仅诉讼缠身,其公司账户、资产亦相继被冻结。“林氏家族目前资不抵债,上市公司追回资金的可能性小。另外,资金并没有走公司账户,而是都进了他们的个人账户。具体钱去哪里了,公司也不清楚。”ST冠福证券部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股价高位忙质押

    2017年,林氏家族开始激进地利用上市公司套取资金,其中最重要的方式之一就是股权质押。

    根据公开信息,最早是从2013年开始,林氏家族陆续进行股权质押,但最初显得很克制,浅尝辄止。2013年5月,林福椿完成了第一笔股权质押,规模仅为3000万股;2014年,林福椿又相继完成了数笔质押,数量均维持在每笔2000万股左右;2015年4月,林福椿又完成了一笔规模达1146万股的质押。

    从2013年完成第一笔股权质押开始,截至2015年,林椿福每笔质押的股份数量并不多,林氏家族的其他几名成员亦同样没有出现很大额度的质押。

    2016年开始有了变化。当年5月,林福椿完成了一笔4500万股的股权质押,同一天,闻舟(上海)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闻舟实业”)也做了一笔5483万股的股权质押;6月,林文昌进行了两笔股权质押,规模分别达到3572万股、2679万股;12月,林文昌将其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办理了解除质押及再质押,规模达8037万股。

    进入2017年,林氏家族在股权质押上的动作更是让人吃惊。2017年5月,林福椿完成了一笔1.35亿股的股权质押,同一天,闻舟实业也进行了一笔股权质押,规模高达1.65亿股。

    闻舟实业是林文洪100%控股的企业,截至2019年一季度,闻舟实业总计持有上市公司的股份总数为1.65亿股,林福椿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则总计为1.35亿股,林文昌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总数为1亿股左右。

    也就是说,截至2017年5月,林福椿和林文洪已将手里的股票全部质押,而质押的时点恰是在股价高位。

    2017年前后,ST冠福的股价处于相对高位,维持在每股4元左右。从2018年5月开始,公司股价突然崩溃,垂直下跌到每股2元之下,最低跌到每股1.5元左右。

    利用上市公司担保、借债

    除了股权质押,福建同孚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孚实业”)是林氏家族在2017―2018年期间套现的另一个主要平台。

    根据天眼查信息,同孚实业成立于2010年11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由林文洪持股90%,林福椿持股10%。公司的参保人员总数仅有1人,但却进行了多项对外投资,包括西安五天贸易有限公司、武汉五天贸易有限公司、沈阳五天贸易有限公司、福建冠福实业、福建冠林竹木家用品有限公司、上海五天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等。

    “同孚实业看上去是林氏家族的投资控股平台,五天和冠福都是林氏家族旗下的品牌。”广州某私募基金经理林甄(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根据公告,2017年11月1日和2018年4月18日,同孚实业因为资金短缺,向晋泰投资公司借款,合计借款1600万元。由于借款需要担保人,林文昌因此隐瞒上市公司董事会,擅自以公司控股子公司上海五天的名义为这笔借款做了担保。

    2017年12月20日,同孚实业和潘进喜向自然人吴旋玲借款,总计借款800万元。林文昌又故技重施,再次在隐瞒上市公司董事会的情况下,擅自以上海五天的名义为这笔借款进行了担保。

    这两笔贷款的年利率分别是24%和36%。“实际上都属于民间借贷,只不过以上市公司名义进行了担保。”林甄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除此之外,同孚实业还借助金融平台发行了私募债。ST冠福分别在2015年股东大会、2016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上,批准了为同孚实业发行不超过6亿元私募债,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等事项。

    然而,林氏家族显然没有能力还钱。2018年10月,事情终于败露。ST冠福经过调查统计发现,林氏家族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上海五天的名义,通过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对外担保、对外借款等方式,截至目前,总计套现了23.66亿元。

    其中,截至2018年年底,ST冠福及子公司上海五天以担保形式需要承担的责任金额为5.48亿元,以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形式需要承担的负债金额为9.2亿元,以对外借款形式需要承担的责任金额为7亿元左右。

    另一方面,同孚实业的私募债也出现逾期未兑付的情况。

    ST冠福在相关公告中指出,“预计对控股股东可追偿金额为0元”,且“无法确定是否存在林氏家族遗漏或者是尚未主张到负债”。也就是说,上市公司认为这些资金已经没有追回的可能性,而暴露出来的问题或许也仅仅是冰山一角,还存在其他潜在的问题。

    果然,2019年5月和6月,ST冠福分别收到来自北京朝阳区法院和深圳前海合作区法院的传票,两原告分别起诉要求该上市公司偿还5374万元和514.5万元的欠款。

    金蝉脱壳失败

    在2018年10月被查出问题之前,林氏家族还在想方设法变卖掉上市公司。

    2018年8月29日,林福椿、林文昌、林文洪、林文智、闻舟实业,与深圳诺鱼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鱼科技”)签署了《股权转让合作框架协议》,计划将他们所持有的3.8亿上市公司股份,甩手转让给诺鱼科技,当时谈判的转让价格为每股4.5元。

    彼时,林氏家族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为5.3亿股左右,如果当时的股权转让计划实现,那么林氏家族就能实现全身而退。可惜的是,这笔交易最终未能实现。

    而早在东窗事发之前,动荡的端倪似乎已在公司高层显现。

    根据公司2018年6月发布的公告,大股东陈烈权计划减持股份,他持有的公司股份总数为3.25亿股,计划在2018年6―12月减持的股份数量为不超过8130万股。

    同样是在2018年6月,公司聘请王涵担任公司副总经理。然而,上任短短两个月之后,8月23日,王涵以个人原因为由向公司递交辞呈,并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在今年准备财政预算,已经明确提出今年的税收收入增速会有所下降,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财政政策中也有关于挖掘收入增长、增加国有企业增加利润上交以及盘活存量的财政资金等多种方法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值班摸鱼的时候发现,清华大学又上了热搜头条,这次不是因为学霸们,而是因为古墓群!话不多说,有图有真相。

在郭万达看来,关于设立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协调机构的问题,并没有看到中央的明确表态,只是提到由国家有关部委、广东省人民政府、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四方,一起做这个协调机构。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