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韩国经济降温 全球 “金丝雀”报警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9-06-25 03:31:13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韩国经济研究院的一项民调显示,有70.9%的受访者对2019年韩国经济前景持悲观态度,持乐观态度的受访者仅占11.4%。

    时代周报记者 谢洋

    伴随着韩国这只“金丝雀”的预警,全球经济警报拉响了。

    韩国央行在6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韩国韩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下降0.4%,低于此前预期,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跌幅。

    更让韩国烦心的是,韩国4月的经常账出现了6.6亿美元赤字,这是7年以来韩国首次出现经常账赤字。

    经常帐是一个国家收支表上的重要项目,主要反映一个国家与外国贸易和资金往来情况,包括商品贸易收支和服务贸易收支,经常账赤字意味着流出资金多于流入资金,也就是逆差。

    作为出口导向型经济的代表,韩国经常账自1998年以来连续21年保持顺差,即使在全球贸易形势跌宕起伏的2018年里也不例外。如今韩国的出口表现不佳,不仅对本国经济造成了困惑,对全球经济也是一个重大警告。

    全球经济在经历了2019年第一季度的恢复性调整后,黑天鹅的起飞又为世界贸易蒙上了一层跌幅扩大的阴影。

    韩国经济研究院的一项民调显示,有70.9%的受访者对2019年韩国经济前景持悲观态度,持乐观态度的受访者仅占11.4%。

    颤抖的金丝雀

    工业革命时期,英国煤矿工人下井之前总要携带一只金丝雀,对瓦斯气体格外敏感的金丝雀一旦发出预警,则意味着危险将至—韩国在世界经济格局中,便扮演了这一角色。

    原因还要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彼时的韩国在出口导向政策的引导下开始发力。在WTO的“全球贸易景气指标(World Trade Outlook Indicator)”的分项中,“电子元器件贸易数据”和“汽车销售和生产数据”均为韩国重要出口产品,WTO研究发现,汽车的销售和生产通常会领先于经济周期,而电子元器件贸易通常也会领先于全球贸易,这也意味着,韩国的出口产品具有早周期的特征。

    因此,韩国出口增速的变化可以反映全球工业生产以及最终需求的变化。

    去年四季度以来韩国出口的颓势延续至了今年。2019年第一季度韩国出口环比减少了2.6%,以3月份为例,出口额仅为471.1亿美元,同比减少8.2%,而半导体出口则同比减少16.6%。从企业层面来看,巨头三星一季度利润也出现了大幅下滑,环比减少42.6%,同比减少60.4%;韩国半导体龙头SK海力士盈利则创下7年来最大降幅。

    步入第二季度,情况并没有好转。最新数据显示,5月份韩国出口同比下降9.4%,已经连续第六个月出现下跌。从两大出口支柱来看,半导体同比下降30.5%,降幅较上个月扩大2.2%;另一主力汽车也面临较大压力,现代、起亚、韩国通用、双龙、雷诺三星五大韩国车企海外销量同比减少7.2%。

    在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长官成允模看来,今年韩国出口困境的原因来自于全球贸易摩擦的深化以及英国脱欧所带来的不确定性。

    韩国经济研究院在公布第二季度经济动向和展望报告时,将今年韩国经济增长率预期下调至2.2%;而韩国开发研究院、金融研究院和经合组织此前已将今年韩国经济增长率预期从之前的2.6%下调至2.4%。

    “炸鸡经济”降温

    回顾以往,即便是面临世界性的经济危机,韩国的表现也依旧稳健。

    比如2008年那场令全球心悸的金融海啸,韩国GDP增速虽然在该年第四季度环比下滑3.3%,但最终还是稳定下来了。根据国际能源署的说法,韩国是大型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中唯一在2009年躲过经济危机的国家,在2009年一季度便实现了经济增长。

    春江水暖鸭先知—这次预警让全球资产的避险情绪急剧升温,在刚过去不久的“黑五月”中,美国3个月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倒挂程度在5月31日达到顶峰,倒挂利差为21个基点,创下自2007年以来的最大倒挂纪录;德国10年期与2年期国债收益率利差降至2015年以来最低;英国国债收益率则处于金融危机以来最平坦的状态。

    另一方面,发出警报的金丝雀又将飞往何方?

    韩国经济研究院报告指出,在韩国出口急剧萎缩的情况下,投资进一步放缓,消费也停止恢复增长势头,而受消费心理萎缩、家庭负债压力上升、资产价格下降等因素影响,预计今年韩国民间消费增长2.3%,较之前下调0.2个百分点。

    “炸鸡经济”的降温成为内需疲软的缩影。去年韩国共有8400多家炸鸡店倒闭,相当于每小时倒闭一家,曾经炙手可热,如今整体平均寿命仅不到三年—而7成以上的炸鸡店为个体工商户的自营店,若将视角拉远来看,仅首尔一个城市,一年便有24000家个体工商店关闭。

    韩国就业网站“Alba Call”在2018年年初的一组调查数据亦显示,最低薪资大幅度提升给个体工商户带来了巨大影响,尤其是近两年内,政府提高最低薪资的幅度达29.1%。在内需形势仍旧低迷的现状下,大幅度提高个体工商户的人力成本,打击了该群体的积极性。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去年7月,韩国青年失业率达到10.7%,超过美国的8.6%。一项政府调查显示,在韩国最受欢迎的职业是政府公务员。由于韩国经济增长放缓,出口及内需均面临一定压力,年轻人正在大量涌向他们认为无风险的政府公务员岗位,因为这些岗位不会受到经济环境的影响。

    面对一系列的不景气,韩国央行却选择按兵不动,在5月底的利率决议中,仍维持1.75%的利率不变,政策委员曹东彻要求降息的建议并没有通过。韩国央行行长李柱烈表示,目前没有必要以降息来解决GDP的萎缩问题。他指出,韩国经济将复苏,市场对通缩的担忧过度,但家庭债务仍然高企,需对金融稳定加以关注。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