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衷跨界金融 中烟金控版图隐现

    财经 > | Time Weekly - 2019-06-18 03:38:33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在中烟香港登陆港股之后,已经过会的红塔证券很快将在A股上市,红塔银行参股苏宁消费金融的申请获得地方监管的批复,它们的实控人皆是中国烟草。

    时代周报记者 罗仙仙 李星郡 发自深圳 北京

    随着中烟香港(06055.HK)在港股的上市,中烟系庞大的资本布局备受瞩目。

    6月12日,背靠中国烟草总公司(以下简称“中烟总公司”)的中烟香港在港挂牌上市,每股发行价4.88港元。带着港股市场的“烟草第一股”的标签,中烟香港上市三日累计上涨41%,盘中最高点累计涨幅超80%,截至6月17日的收盘价为7.28港元。

    几乎在中烟香港上市、红塔证券即将上市的同期,云南银保监局对云南红塔银行参股苏宁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宁消金”)的申请进行了批复,同意红塔银行投资参股苏宁消金,持股比例为15%。

    层层股权穿透后,中烟总公司为中烟香港的实际控制人,也是红塔银行第一大股东。在烟草产业之外,中烟总公司的金融板块日益完善。中烟总公司官网显示,其2008年成立的中国双维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维投资”),首要两项业务为“组织实施总公司非主业重大战略投资项目;参与总公司在金融领域战略投资”,“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为最终目的。

    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中烟总公司由其自身及通过子公司双维投资、孙公司合和集团、上海海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海烟”),控股5家、参股17家金融企业,涵盖领域有银行、证券、信托、保险、基金管理、期货,其中9家为上市公司。如果红塔银行入股苏宁消金顺利,中烟系的金融布局将再落一子——消费金融。时代周报记者就其金融布局向中烟总公司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中烟总公司按金控公司类型划分,可视为产业类金控,但和其他的产业集团的金融投资不一样,首先是接受烟草专卖的整体监管,其次才是金融监管,而其还承担着为国家财政税收贡献的职能,不完全适用一般意义上的产业类资本投资规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中小企业研究室副主任马淑萍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分析道。

    时代周报记者据东方财富数据,依照2019年3月末的持股数量,若未发生减持,中烟总公司直接和间接持有的上市金融机构股权,6月17日合计市值超过1000亿元。

    中烟金融版图扫描

    云南银保监局近日批复了红塔银行参股苏宁消金的申请,持股数量为2.4亿股,持股比例为15%。苏宁消金的股权比例为苏宁云商持股49%、先声再康持股16%、南京银行持股15%。

    时代周报记者获悉,南京银行有意退出苏宁消金。对于中烟系接盘南京银行所持苏宁消金的股份的说法,苏宁消金接近管理层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予以否认,并表示:“目前还处在监管审批阶段,涉及不同地区金融机构,多地监管审批是第一步。”

    红塔银行向时代周报记者表达了同样看法。该行董事会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监管的审批结果才能决定是否能进行股权交割和确认。”截至2018年年底,红塔银行总资产1051亿元,在云南省内的3家城商行中排第2位。

    尽管资产规模上在城商行中不占优势,但红塔银行因背靠中烟总公司不容轻视。该行前十大股东中,有三家为中烟总公司的子公司,分别为合和集团、中国烟草云南省公司和双维投资,持股比例分别为19.99%、18%、、10.34%,中烟总公司的间接持股比例合计达到48.33%。

    今年4月,实际控制人为中烟总公司的红塔证券首发上会并顺利通过。发行前,控股股东合和集团持股33.48%,中国烟草总公司浙江省公司持股7.34%、昆明万兴房地产开发持股0.73%、双维投资持股16.31%、云南华叶投资持股8.16%。中烟总公司的间接持有股份比例合计达到65.84%。

    除了股权占比的优势,中烟系在红塔银行和红塔证券皆有较多的话事权,原为云南中烟工业的领导班子成员之一的李光林担任该行董事长,而红塔证券董事长由合和集团总经理李剑波出任。

    红塔证券还拥有红塔期货、红证利德(私募业务)、红正均方(另类投资业务),控股子公司红塔基金、红塔资管等。天眼查显示,中烟总公司通过双维投资还持有双维汇成保险经纪有限公司51%的股权,双维投资的控股公司中维资本持有中维华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份。借此,中烟总公司实现了银行、证券、期货、基金、保险经纪等金融牌照的布局。

    在参股的方式上,中烟总公司直接持有农业银行、兴业银行、中信银行的股份,持股比例分别为0.72%、5.34%、4.39%;中烟总公司再通过合和集团,持有光大银行、华夏银行、交通银行、国信证券,持股比例分别为1.19%、3.64%、1%、16.77%。

    合和集团目前持有太平洋保险、云南信托的股权比例分别为1.01%和2.5%,云南红塔集团持有华泰保险股份。

    上海烟草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海烟也是中烟系重要的金融企业持股平台。截至2019年3月末,上海海烟持股包括中国太保、东方证券、海通证券、交通银行、农业银行等五家上市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5.17%、4.94%、3.48%、1.09%、0.36%。

    上市金融股权市值逾千亿

    中烟总公司在金融版图上“幅员辽阔”,但投资金融并非近年才有。

    早在1996年,华夏银行设立并改制之初,玉溪红塔烟草(集团)(以下简称“红塔烟草”)就在其发起人名单之中。在同时进行增资扩股后,红塔烟草持股比例达10%以上。

    1997年1月,光大银行进入改制结算,中烟总公司云南省公司作为发起人参与。十年后,光大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之列有红塔烟草持股3.24%,中烟总公司云南省公司持股1.41%,位列第三、第七大股东。

    在金融投资布局上,中烟总公司的投资也并非一帆风顺。公开资料显示,中烟总公司还曾是南方证券与华夏证券的股东之一。早在2001年,中烟总公司就参与了南方证券的改组与增资,彼时持有南方证券0.69亿股股份,位列第14大股东。2004年,由于挪用客户保证金高达80亿元以及巨额亏损的自营业务,中国证监会和深圳市政府宣布对南方证券实施接管,一年后清算重组。

    对银行的投资,是中烟总公司坚持十余年的重点,其中,2012―2016年,中烟总公司对银行的投资进入一个高峰。

    2012年3月,交通银行进行的“A+H”股增发,中烟系的上海海烟、云南红塔、中烟总公司浙江省公司同时参与,分别以20亿元、10亿元和15亿元认购交通银行A股4.4亿股、2.2亿股和3.3亿股,增持后分别持有交通银行A股总股本的1.09%、0.89%、0.44%;同年年底,中国烟草以每股12.73元的价格认购4.09亿股兴业银行非公开发行的普通股,认购金额为52.07亿元。

    2016年年初,中信银行以5.55元/股向中国烟草总公司非公开发行共计21.47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为119.18亿元。发行完成后,中烟总公司以4.39%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三大股东;中烟总公司、中烟总公司福建省公司、中烟总公司广东省公司于2016年参与兴业银行增资事宜,中烟总公司的合计持股比例由发行前的6.73%升至发行后的9.68%,中烟总公司在2018年年末为兴业银行第二大股东。

    中烟“财大气粗”地青睐银行的投资方式还在继续。2018年3月,中烟总公司以及其全资持股或控股的上海海烟、中维资本、中国烟草湖北省公司共同参与了农业银行千亿元规模的定向增发预案,随后中烟总公司成为了农业银行的第五大股东。

    对于中烟总公司在投资上对银行的“重金”布局,马淑萍认为:“其属于国家税收职能在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改变。投资其他新兴产业不是专长,投资银行和保险类金融机构更适合。”

    近些年来,中烟总公司金融布局更涉及保险、信托等领域。截至目前,中烟系持有的上市金融机构股权市值超过1000亿元。

    中烟总公司的影响力并没有限于财务投资者身份,实际上还在多家金融机构中拥有董事席位。其中,在兴业银行、中信银行、华夏银行、国信证券,中烟总公司分别派驻了董事。云南信托虽未派驻董事,但合和集团金融资产部项目管理专员文俊在云南信托出任监事一职。

    金融业投资平台如何养成?

    梳理庞大的中烟系金融版图可发现,背后的操盘手从上到下包括了中国烟草总公司,省级烟草公司中国烟草总公司浙江省公司、湖北省公司、云南省公司,直属公司双维投资,省公司下属的上海海烟、云南华叶投资、合和集团等。双维投资、合和集团、上海海烟是中烟重要的资本运作平台。

    1981年5月,国务院决定对烟草实行国家专营,第二年,中烟总公司即成立,随后1984年,国家烟草专卖局设立,两者一套机构、两块牌子。

    2005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关于进一步理顺烟草行业资产管理体制深化烟草企业改革的意见》,成为烟草业改革的纲领性文件,其意义在于:明确烟草行业继续实行“统一领导、垂直管理、专卖专营”的管理体制;中烟总公司对所属工商企业的国有资产行使出资人权利。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虽然中烟总公司具有行业的特殊性,但是管理的政策基本一样,很多政策文件都是财政部、国资委、发改委会商后联名共同发布的。”

    而后,烟草行业成立国家局和省级两级投资管理机构,对多元化投资实行归口管理,改变多头管理、分散管理的局面;推动采取部门化管理模式的省级公司,落实归口管理;推进符合条件的省级公司成立投资管理公司建立以产权为纽带的管理关系。

    双维投资、合和集团、上海海烟即为国家局和省级的投资管理公司的重点。其中,合和集团成立较晚,于2014年年底成立,红塔集团、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云南中烟工业将非烟资产注入合和集团,整合后分别持股75%、13%和12%。红塔集团和红云红河都是云南中烟工业全资子公司。“红塔集团现在主要关注烟草主业,至于非烟投资,需要由合和集团来回答。”红塔集团有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合和集团2018年债券年报显示,金融资产板块是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收入占比达到47.52%,而2016年占比才23.85%,并称逐步实现由综合性投资公司向金控集团转型。

    随着红塔证券即将上市,合和集团有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作为投资平台,从企业发展的角度来说,肯定有推动金融资产上市的考虑。”

    合和集团是中烟系金融资产最多的企业,云南也成为中烟金融版图最主要的参与者。胡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一格局的形成是由于各省条件不一样,同时也跟各地主管领导相关。”云南烟草制品业长期位居各省第一。1979―1994年,褚时健成功将红塔山打造成中国名牌香烟,使玉溪卷烟厂成为亚洲第一、世界前列的现代化大型烟草企业。

    合和集团有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年红塔在烟草业方面做得不错,但企业经营不能只依赖烟草,既然有资金,还想做一些对社会建设等有贡献的事情,投资其他企业。”

    值得关注的还有中国烟草投资管理公司,其职责之一是负责烟草行业多元化经营工作的归口管理。“中烟投资相当于中烟总公司设置一个职能部门专门对全国烟草的多元化企业进行管理。”前述合和集团有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由云南中烟工业垂直管理,但同时中烟投资作为国家级单位,指导我们的业务。”

    央行金融稳定分析小组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称,金融业逐步形成两类金融控股公司,其中,非金融企业投资控股两种或两种以上类型金融机构,事实上形成了金融控股公司。该报告里提到的一类是央企集团母公司出资设立、专门管理集团内金融业务的资产运营公司,如招商局、国家电网、华能集团分别设立了招商局金融集团、英大国际控股集团、华能资本服务公司。

    “与招商局、国家电网等央企的金控平台有较大区别,烟草公司不是一个完全市场化的企业,主业是烟草,金融投资对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有好处,此外也有一些特殊作用,如稳定股权结构、制衡管理等。”马淑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5月27日,国家卫健委妇幼司司长秦耕回应我国儿科医生资源不足问题时表示,目前儿童医疗服务资源相对比较紧缺,全国每千名儿童儿科医生数为0.63。

从稽查企业名单来看,共有27家A股上市药企在此次检查名单之列,涵盖化学制药、生物制品、医疗器械、医疗服务、医药商业、中药制剂这六大细分领域。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