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部委出击 稀土行业有望“放大招”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6-18 03:16:32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发改委在6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针对稀土行业违法违规生产的问题,将加大行业整顿规范的力度,构建长效的监管机制,规范行业的发展秩序。

    时代周报记者 谢中秀 发自北京

    国家发改委再一次就稀土表态。

    6月17日,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为推动我国稀土产业的高质量发展,国家发改委近日连续举办了三场稀土座谈会,将抓紧研究出台有关政策措施,切实发挥好稀土作为战略资源的特殊价值。孟玮表示,我国是全球稀土第一储量大国,也是第一生产大国。在这种背景下,加强稀土资源的开发利用,对于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发展来说,都具有重要的积极作用。

    此前的6月4—5日,国家发改委连续两天组织三场座谈会,围绕稀土行业高质量发展进行讨论。随后,发改委下发《关于开展稀土等战略性矿产资源情况调研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表示自6月10日起,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自然资源部相关司局负责人将分别带队,赴内蒙古、江西、福建、湖南、广东、广西、四川省(区)开展调研。

    三部委联合到各地调研稀土等战略性矿产资源情况,力度空前。

    从调研内容来看,主要围绕对我国稀土资源及行业情况摸底,并征求行业发展意见。截至目前,时代周报记者询问广东、福建多家稀土企业,未得到关于调研详情的明确回复。不过,多名业内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接下来稀土行业将会出现一轮新的政策规定和行业规范。

    三组分赴稀土重省份调研

    我国是稀土的储量大国和生产大国。目前我国稀土资源总量的98%分布在内蒙古、江西、广东、四川等地区,并且具有“北轻南重”的特点—“轻”与“重”指的是轻型稀土和重型稀土,轻型稀土以镧、铈、镨、钕为主,代表为内蒙古,重型稀土以铽、镝、钬、铒、钇为主,代表为江西。

    此次三部委的调研地,正与我国稀土资源的分布密切相关。从6月10日起,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自然资源部分三队前往我国稀土重要产地进行调研。第一组由国家发改委带队,赴江西、福建和广东开展调研;第二组由工信部带队,赴湖南、广西、四川开展调研;第三组由自然资源部带队,赴内蒙古开展调研。

    其中国家发改委调研目的地江西,是我国稀土的重点产地之一,尤其是江西省赣州市。资料显示,赣州素有“稀土王国”之称,全球每年70%的中重稀土、60%的黑钨都产自这里。今年5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曾前往赣州考察调研稀土相关行业,5月13—15日,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也曾赴赣州调研。

    《通知》显示,本次调研内容包括对各省(区)稀土以及其他战略性矿产资源的上、中、下游总体情况及行业运行情况进行“摸底”,并调研征求稀土等战略性矿产资源相关发展的意见建议,以及讨论如何提高我国稀土等战略性矿产资源保障能力。

    稀土行业内部人士刘进(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此次对于我国稀土资源的“摸底”非常有必要。“稀土是非常重要的战略性资源,但我国有一些地方稀土资源的数据还停留在20世纪,有一些地方稀土开采后,数据常年没有更新。”

    据新华网报道,被誉为“稀土之都”的内蒙古包头市的白云鄂博铁矿,稀土含量至今使用的仍是20世纪50年代的数据,开采至今,其成矿带范围到底有多大、矿脉走向如何、含量有无变化等问题,没人说得清。

    行业整顿持续

    除了 “摸底”,更好地出台行业整顿相关措施也是调研的目的之一。

    稀土行业开采乱象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市场需求带来的逐利心理导致众多没有采矿证的企业进入稀土市场。2014年1月,由工信部牵头制定的稀土大集团方案获得国务院批复同意,最终定格整合建立“1+5”的稀土行业格局—包括北方稀土,以及中铝集团、五矿集团、南方稀土、广东稀土、厦门钨业。目前,6家大型国有稀土集团整合了全国23家稀土矿山中的22家,以及59家冶炼分离企业中的54家。

    在此次发改委的座谈会上,与会专家表示,经过此前多方整顿,我国已形成集矿山采选、冶炼分离、深加工应用和产品检测、科技研发、教育培训等为一体的完整产业体系。但与此同时,稀土矿山生态环境保护历史欠账多、治理任务重,违法违规生产禁而不绝、稀土资源高端领域应用开发仍然不足等问题一直存在。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我国对私挖盗采的整顿力度在不断加大。

    1月4日,工信部、发改委和公安部等十二部门齐上阵,发布了《关于持续加强稀土行业秩序整顿的通知》,要求加大对重点资源地和矿山动态督查力度,坚决依法取缔关闭以采代探、无证开采、越界开采、非法外包等违法违规开采稀土矿点(含回收利用),没收违法所得,彻底清理地面设施,打响了稀土新年整顿第一枪。

    6月14日,工信部还发布《稀土产品的包装、标志、运输和贮存》强制性国家标准报批公示,对其进行公示和听取社会各界意见。标准指出,要求在稀土产品的包装、标志、运输和贮存标准中,增加原料溯源性的标志。针对性打击目前国内稀土矿非法开采且屡禁不止的现象。

    发改委在6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针对稀土行业违法违规生产的问题,将加大行业整顿规范的力度,构建长效的监管机制,规范行业的发展秩序。

    中下游领域仍需提升

    虽然外界对稀土行业热情高涨,但业内人士却深感我国稀土行业发展还有很大空间。

    多位专家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我国稀土行业仍处在上游初加工低端位置,后续加工和技术研发环节相对缺失,高端稀土产品依赖进口。

    刘进说:“稀土的下游环节是我们的短板,这个短板也难以在短时间内拼人力、拼资金得到改善。这是一个技术积累的过程,现在国家也在蓄力加大扶持稀土行业高端产业发展,把高端产业尽可能跟国外先进水平缩小差距。”

    资料显示, 稀土行业分为上游,包括稀土的开采、冶炼、提纯等稀土制备;中游,包括各类稀土材料,如稀土永磁材料、稀土发光材料,并将这些材料根据不同的特性加入其他的产品中;下游则包括坦克、战斗机、钢材冶金、光纤通信等领域,以及消费电子、汽车、显示器等高端产品。

    某高校稀土研究学者陈林(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我国稀土开采冶炼做得比较多,但是中游和下游都比较薄弱。

    “以中游对稀土元素的研究这一细分领域为例。我们需要对元素的基本表征、结构进行研究,方便用于后续的产品。但仅仅在这一基础领域,我们与国外差距太大。我国近20来年才开始做这种研究。这就导致我们需要费尽心思去追赶,并且不得不以量换取技术和行业地位。”陈林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

    这种以量换取行业地位的方式,也付出了较大的环境污染作为代价。

    以南方的离子型稀土矿为例,该类型稀土矿以离子状态存在于泥土层中。其开采的基本原理是,用硫铵浸泡泥土,把离子态的稀土元素置换到溶液中,再用草酸或碳铵沉淀。

    刘进介绍:“这种开采就好比用高浓度的硫酸去浸泡一个地区的土地,把握不好的话,对地下水、地表水的环境污染会很大。

    这些情况未来或将得到改善—国家正在蓄力改善我国稀土产业中下游薄弱,以及环保欠账过多的问题。

    2016年,工信部印发《稀土行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其中提出,到2020年,行业整体迈入以中高端应用、高附加值为主的发展阶段,充分发挥稀土应用功能的战略价值,在主要指标方面,提出到2020年高端稀土功能材料及器件市场占有率要达到50%。

    对此,发改委表示,针对稀土行业高端产业应用不足的问题,将完善创新激励机制,支持企业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突破一批关键核心技术,提升产业的竞争能力。在目前已经形成的环保问题方面,将扎实推进矿山生态修复和环境治理,加快研发应用稀土绿色开采和冶炼分离技术,推进稀土产业的绿色发展。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5月27日,国家卫健委妇幼司司长秦耕回应我国儿科医生资源不足问题时表示,目前儿童医疗服务资源相对比较紧缺,全国每千名儿童儿科医生数为0.63。

从稽查企业名单来看,共有27家A股上市药企在此次检查名单之列,涵盖化学制药、生物制品、医疗器械、医疗服务、医药商业、中药制剂这六大细分领域。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