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雄安力促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三年形成高新产业格局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5-21 02:25:16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雄安三县的就业人口规模并不大,且重工业很少,雄安完全可以从一产为主直接跨越到以三产为主。如果雄安发展起来,未来服务业足可以吸纳这部分人的就业。”时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 姚佳莹 发自雄安

    进入2019年,雄安建设的蓝图已经展开,对于当地居民而言,即将面对的是传统产业升级。

    “家庭作坊规模很小,工人不愿外迁,就相当于作坊要解散。”5月16日,刘东来(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刘东来是安新县大王镇一个家庭作坊的运营者,主要从事服装辅料加工,销往墨西哥等海外地区。往年通过加工服装辅料,所在的家庭作坊年收入可达近20万元。

    在这次雄安传统产业升级中,刘东来与不少当地经营者一样,面临着同样的取舍与抉择。

    5月6日,《关于支持新区三县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和《关于促进传统产业转移转型升级的政策措施》(以下简称“《政策措施》”)发布,雄安新区部署传统产业转移、转型升级相关工作,并提出建设目标:到2020年,高污染、高能耗企业全部退出;到2022年,现有传统产业占经济比重大幅下降,基本形成高新产业发展格局。

    5月6日,雄安新区管委会主要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新区即将进入大规模实质性开发建设阶段,高端高新产业将加速布局。今年预算安排的8000万元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专项资金已经下达三县,产业投资引导基金、融资担保基金等设立已经启动。

    “雄安未来形成的产业,应该是以高端服务业带动高端产业,高端服务业包括具备服务性质的制造业、金融等。雄安新区的一大职能是推动京津冀一体化,这次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如果放在整个河北省产业结构调整的背景下理解,会发现相比河北省钢铁等产业的转型,其实新区传统产业转型的压力并不大。”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时杰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产业转移、转型升级的变迁本不稀奇,然而在这座“未来之城”,如何稳妥推进产业的调整,实现新旧产业的融合或交替,更细致、更新颖的方案是人们对雄安这个高质量发展样板城市的期待。

    传统产业分类施政

    据介绍,雄安新区传统产业主要为劳动密集型,以中小企业和家庭作坊为主,大部分企业以基础加工、代工为主要生产模式,生产技术总体较落后,品牌化程度不高,处于行业市场格局中的底端,部分企业还存在环保压力突出的问题。

    针对处于不同情况的企业,《指导意见》提出了分类施政的办法,产业转移和重组升级并重、对接高新与跨业转型结合,实现改造一批、转型升级一批、搬迁转移一批、依法关停一批的目标。

    制衣是容城县的支柱产业之一,地处容城县板正北大街的傲博尔制衣有限公司也属于搬迁之列。然而,在5月17日时代周报记者的现场走访中,工厂正常运作,车间工人对记者表示,公司的外贸订单减少了很多,现在公司已确定要搬迁,但具体安排未知。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新区从事传统行业的多为当地居民,多名工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并没有离开当地的打算。谈及是否会随公司外迁,傲博尔制衣一名销售人员表示:“暂时先干着,如果需要搬迁,我应该会考虑转行。”

    部分工人不愿离开故土,对于企业或能异地重新招收工人,然而,对于新区大量存在的家庭作坊,在无法实现转型的情况下,工人不愿外迁,搬迁转移意味着解散。

    考虑到规模小,利润低,外迁产生的费用都将给这些作坊的正常运作带来压力,根据《政策措施》,新区三县将履行主体责任,加强与产业转移承接地的沟通协调,争取承接地在用地、生产、生活配套等方面加大支持,并争取省有关部门在行政审批、项目建设用地、环境保护政策、企业税费优惠等方面给予支持,解决企业转移发展中的实际困难。

    然而,对于利润微薄的服装辅料加工行业,政府推出的支持政策亦不能化解迁移产生的成本压力。“辅料加工的利润空间很小,在这里,我们有自己的地和车间,节省了一大笔开支,迁移必定会产生土地租金、设备购置等费用,尽管承接地可能推出支持政策,但仅是库房和管理费,便已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刘东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政策助力工人度过行业转型期

    5月16日,原本从事服装行业的史文(化名)最近成了滴滴司机,“外贸订单减少了很多,没有活儿干,其他的我又不会。”而在传统产业面临刷变的情形下,史文的境遇绝非个例。

    政策显然考虑到了这一点,并尝试结合新区的开发建设时序,解决失业人员的就业问题。雄安新区管委会主要负责人表示,在新区传统产业升级的过程中,要把握好时间节点和节奏,避免采取“一刀切”的简单做法,造成短时间的大量失业。

    首先是稳定现有就业。三县原有的大批工作岗位在一定时期内将持续存在,为工人的就业规划设置了缓冲期。

    其次是通过搭建平台,增加技能培训等方式,支持工人转岗就业。

    最后,对于随企业外迁的工人,保障其户籍和福利待遇等不变。

     “雄安三县的就业人口规模并不大,且重工业很少,雄安完全可以从一产为主直接跨越到以三产为主。如果雄安发展起来,未来服务业足可以吸纳这部分人的就业。”时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目前,在传统行业整合和升级过程中,尝试解决工人就业方面,容城的毛绒玩具行业已有了初步经验。

    雄安大部分毛绒玩具生产加工环节已转移到容城县以外,主要加工区位于唐县、阜平等雄安新区周边县区,以及邢台、衡水、邯郸等城市,带动了当地7万余人就业。而以智能产品为龙头,形成的智能产业生态链将留在雄安当地。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