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乌龙指”到海外投资踩雷: 光大证券跌落之路

    财经 > | Time Weekly - 2019-04-02 04:21:05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1月,薛峰被免去光大证券党委书记职务,接任者为闫峻。最新的年报数据显示,薛峰2018年的薪酬为274万元,与其2017年334.59万元薪酬相比,降低了60万元。

    时代周报记者  吴平  发自广州

    3月27日晚,身陷海外投资亏损泥潭的光大证券,向市场交出了一份黯淡的成绩单:2018年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03亿元,同比下降了96.57%。光大证券净利大幅下滑,主要是因为其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爆雷,为此计提15.21亿元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

    在实施该项海外投资时,光大证券董事长薛峰时任光大证券总经理,对此负有领导责任和管理责任。根据相关规定,上海证监局对薛峰采取了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

    2018年,薛峰带领的光大证券不再是十年前的行业第五,甚至被甩出了前十名。根据证券业协会数据,若按照净资本排名,2018年年中,前十名的公司分别为国泰君安、中信、海通、广发、申万、银河、招商、华泰、国信和东方证券。

    排名第十的东方证券净资本约为400亿元,排第一的国泰君安约为900亿元,而光大证券2018年底的净资本为350亿元。

    目前的光大证券,几乎沦为最尴尬的券商。

    在2013年“乌龙指”事件后临危受命的薛峰,高举“变革”大旗,斗志昂扬地鼓励光大“二次创业”,但却没能让光大证券保住老牌券商的位置,反而让光大证券因为投资海外MPS公司失败计提15亿元损失。未来,光大证券何去何从?

    “光大不止一次出现事故,说明公司内部存在许多问题,包括风控、管理、合规等方面,并且都是老问题。”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万喆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现在再次到了转折点,市场加速开放,国内证券公司要做好准备,跑得慢就会被淘汰。”万喆表示。

    “一切以公告为准。”光大证券证券部有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跌落的行业老五

    潮流在变。

    “在光大证券的第一个十年,靠的是并购营业部,但薛峰到任后的十年,时代变了,经纪业务已经不是主要收入来源,券商行业拼的是净资本、规模和综合实力。光大证券落后了。”深圳某公募基金非银金融行业分析师李俊(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尤其是2015年后,各个证券公司争相上市,或者利用定增融资,在这一轮资本扩张中,光大被甩到了后面。”李俊表示。

    据统计,2015年以来,在港股上市的证券公司中,募集资金最多的是广发证券,2015年4月在港股上市募集到了321亿港元,国泰君安也在2017年4月的港股上市中募集到172亿港元,招商证券则在2016年10月募集到107亿港元。

    相比起来,光大证券2016年8月在港股上市,仅募集到89亿港元。

    此外,借着2015年牛市许多证券公司把握时机在A股IPO,其中,募集资金最多的莫过于国泰君安,在2015年6月上市时募集到300亿元,东方证券也在2015年3月募集到100亿元。

    已经上市的证券公司,可通过定增进行募资,但薛峰治下的光大证券表现平平。据Wind数据,自2015年以来,证券公司通过定增募集资金,最多的是华泰证券,在2018年8月的定增中募集到142亿元,申万宏源也在2018年1月的定增中募集到120亿元,东方证券为110亿元,长江证券为83亿元,但光大证券仅在2015年的定增中募集到80亿元。

    “净资本对券商来说是核心竞争力之一,净资本越大的券商创新业务扩张也越从容。股票质押业务、自营业务、资管业务、经纪业务、保荐业务等,都要受到净资本的约束。另外,净资本也会影响券商的融资能力,监管也倾向于风控能力强、综合实力强的大型券商。一句话,资源和市场都向龙头集中。”李俊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光大证券设立于1996年,2005年变更为股份公司,注册资本29亿元,2009年8月在上交所上市。

    光大证券2005年进行股改,中国光大集团持有48.5%的股权,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持有46.59%的股权。

    股改之后,公司开始引入外部投资者进行增资扩股。2007年,公司以2倍PB的价格,进行增资扩股,引入了8家新的外部投资者,包括酒泉钢铁集团、大众交通集团、兖矿集团等。

    完成股改的光大证券,开始不断扩张。

    2005年5月,光大证券以300万元收购了中天证券旗下的沈阳和平北大街证券营业部;同年10月,光大证券又以700万元收购了大通证券旗下的太原、济南、苏州、绍兴四家营业部;2006年5月,光大证券又以900万元左右的代价,把昆仑证券的经纪业务都收编到旗下,包括深圳、西宁、武汉、北京、上海等地的营业部和服务部。

    在2007年牛市中,光大证券的收购更上新台阶。当年,光大证券以4388万元的价格,整体收购了天一证券的证券类资产,包括原天一证券的20家证券营业部和4个证券服务部的全部客户,以及天一证券在上交所的37个交易席位和深交所的18个交易席位。

    同年,光大证券还以4745万元收购了上海南都期货公司100%股权,并且对其增资1.2亿元。

    截至2009年公司上市,公司旗下的营业部和服务部已经从设立时的十几家,增长到79家营业部和15家服务部。

    2008年,按照净资本排名,光大银行在全行业排名第五。其净资本为82亿元,仅次于申银万国的89亿元。但与行业前三的中信、海通、国泰君安差距较大,分别为388亿元、362亿元、132亿元。另外,当时光大证券的经纪业务排名也是第9名,在前十之内。

    薛峰和证券业的转折

    生于1967年的薛峰是山东人,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似乎天生是个笔杆子,早年担任的职位也大多与文字工作相关。

    1990年,23岁的薛峰从大连海上乐园企管部部长的任上,调到人民银行大连分行做办公室秘书,从此在金融业平步青云。

    从1990―2009年,近20年的时间里,薛峰都在大连市多个岗位历练。他先从人民银行大连市分行的金融研究所科员,升到人民银行大连市中心支行办公室副主任,又担任《金融时报》大连记者站站长;2003年,薛峰开始担任大连市银监局办公室主任,后来升任到大连市银监局副局长、党委委员。

    2009年,就在光大证券谋求A股上市的同一年,薛峰调入北京,来到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担任办公厅副主任、党委办公室副主任。这一年,薛峰42岁,开启了他在光大体系内的仕途。

    薛峰先在集团干了两年左右,之后到湖北荆门市挂职任市委常委、副市长。一年后,薛峰空降至光大证券。

    2011年11月,薛峰在光大证券担任党委副书记,2012年6月开始担任副总裁,2014年1月升任总裁、党委书记,目前仍担任光大证券董事长。

    薛峰上任之初,恰逢中国证券业的转折之年。

    由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股市重挫,中国证券行业的生存状况也越来越窘迫。根据Wind数据,证券行业的营业总收入,从2007年的接近3000亿元,逐年下降,到了2012年已经下降到阶段性最低的1000亿元附近。

    2012年5月,证监会举办了证券公司创新发展研讨会。在会议举办之前,证监会展开了调研并广泛征求意见,主要就是关于券商如何创新的问题。而整个大会透露出的信息就是,对券商松绑,监管层明确表示将改革监管制度,强化证券公司自治权。

    “我国证券业同质化竞争严重,证券公司过分依赖传统的经纪业务、投行业务等,创新力不足。2012年的大会,实际上是鼓励券商去扩大业务范围,进行创新,开拓更多的收入来源。”李俊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证券行业应声而变。

    2012年,证券业的创新业务收入大增。根据中证协的数据,2012年证券业来自经纪业务的收入占比下降到40%以下,比前一年下降10%,而自营业务却大爆发,贡献了接近20%的收入,而前一年的占比不足5%。

    从2012―2018年,证券行业来自经纪业务的收入占比,从40%左右下降到20%左右,而自营业务的收入从20%左右提升到30%左右。

    另外,证券业的资管业务和利息业务收入占比也从无到有,在2018年都已经分别达到10%左右。

    “资管业务就是成立资管产品,把客户钱组织到一起去投资,利息业务则主要是股权质押,把钱借贷出去收利息。”李俊分析称。

    整个证券业也从2012年的低谷中走出,行业收入逐年提升,2014年就恢复到了2000亿元之上,2015年为最高峰,已达到6000亿元左右,比2007年的高点还增加了一倍。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光大证券恰是在创新业务上出了问题。

    临危受命与二次创业

    光大证券这些年,不断被创新业务推到风口浪尖。

    2013年8月16日,光大证券“乌龙指”事件爆发,公司在进行ETF套利交易时,因程序错误下错单,以234亿元的巨额资金申购180ETF成分股。买错之后,光大证券立刻把手中股票转换为180ETF和50ETF卖出,同时,在期货市场上,卖出股指期货空头合约。

    当天,光大证券的“乌龙指”导致上证指数出现大幅拉升,大盘一分钟内涨超5%。

    2013年年底,证监会给予光大证券没一罚五的经济处罚。“乌龙指”事件给光大证券的声誉造成巨大影响,管理层动荡,多项业务资质一度被禁,薛峰因此临危受命,承担起光大证券总裁的职责,2014年9月被任命为公司副董事长。2016年11月,薛峰担任光大证券董事长。

    在2016年的年报中,光大证券写道:“公司圆满完成了二次创业的预期目标,彻底从乌龙指事件影响中走了出来,并实现了新的发展。”

    同时,年报中还指出,2016年,公司“完成收购国际顶尖体育媒体服务公司MP&Silva股权项目,实现了国内金融资本联合产业资本走向世界的重要突破”。

    但没想到,这笔交易却成为薛峰日后的折戟之战。

    在“乌龙指”事件之后,薛峰在光大证券提出“二次创业”,制定了五年战略发展规划。在薛峰的理念中,“变革”是最重要的关键词。2017年,在薛峰被任命为董事长之后的第一年,光大证券的年报中出现了“董事长致辞”,这是近些年唯一的一次。薛峰在致辞中说,“所谓变革,是优化机制之阻滞”“致敬伟大的变革”。

    “或许是出于对股权投资业务的重视,薛峰向相关子公司投入了许多资源,光大资本是股权投资为主,光大富尊投资也是以股权投资为业务重点。”李俊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光大证券旗下的全资及控股子公司总计有6家,除了光大资本,还包括光大富尊投资、光大期货、光大证券资产管理、光大证券金融控股、光大保德信基金。

    在2015年A股定增募集80亿元资金后,光大证券2016年1月曾发布公告,变更募集资金用途。根据公告,薛峰砍掉了原计划投资给光大金控和光大证券资管的3亿元投入,还砍掉了其他创新业务的10亿元投资,也砍掉了“加大信息系统的资金投入”项目的2亿元投资,变更为,给予光大期货和光大富尊增加5亿元投资,另外增加10亿元,用于扩大信用交易规模。

    2015年7月,光大资本是与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等机构共同出资设立了一只产业基金,规模300亿元。

    此后,光大证券还对光大资本进行了增资。根据2017年10月的公告,经过增资,光大资本的注册资本从20亿元增加到40亿元。

    光大资本主要从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业务。2016年,光大资本通过下属公司联合暴风集团,设立了浸鑫基金,由光大方面担任此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此基金随后耗资52亿元收购了MP&Silva公司65%的股权。

    不过,在被收购后,MP&Silva三大创始人相继套现,另立门户。2017年10月,MP&Silva接连丢掉意甲、法甲版权,并因无法支付保全费被告上法庭,随后更是官司不断。2018年10月17日,在与法国网球协会的纠纷中,MP&Silva被判破产清算,这距离浸鑫基金收购不到两年半时间。

    今年2月2日,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由于MP&Silva公司经营陷入困境,浸鑫基金正面临巨大风险,无法按原计划实现退出。

    “52亿元打了水漂。本来股权投资项目失败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此项目中,存在一份保本协议,如果按照此协议,光大证券要为投资失败兜底,赔偿浸鑫基金出资人的损失。”李俊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据公告,浸鑫基金的两名优先级合伙人各出示了一份光大资本盖章的《差额补足函》,由光大资本承担差额补足义务。但目前,该文件有效性存在争议。浸鑫基金有超过10个股东,最大的股东为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3.82%。目前,公司公告并没有披露提出差额补足的优先级合伙人具体为哪一个,但“此事未来给光大资本带来的损失暂时无法准确估计”。由此,光大证券计提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合计15.2亿元,减少公司利润总额15.2亿元,减少合并净利润约11.4亿元。受此影响,光大证券2018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下滑97%,从2017年的30亿元跌至仅剩1.03亿元。

    由于对此事负有领导责任和管理责任,薛峰被要求在3月25日携带有效身份证件到上海证监局接受监管谈话。

    而今年1月,薛峰被免去光大证券党委书记职务,接任者为闫峻。最新的年报数据显示,薛峰2018年的薪酬为274万元,与其2017年334.59万元薪酬相比,降低了60万元。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近年来,宏观审慎政策和传统的数量型调控、价格型调控一起,构成了我国货币政策的调控框架。

3月25日,由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横琴新区金融服务局联合主办的“2019(横琴)经济发展与创新大会暨第九届诺奖得主中国行”在珠海国际会展中心盛大开幕。

巴曙松指出,当传统增长动力逐渐减弱,宏观政策在试图降低增长对“基础设施+房地产”模式的依赖时,中国以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为代表的新经济板块开始快速发展。

“今天中国真正具有世界影响力,富有创新活力的企业基本上都是‘草根生长’出来的民营企业。”向松祚直言民营企业的重要性。

作为我国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可以考虑在粤港澳大湾区进行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先行先试,然后再将成熟的经验推广至全国。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