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行传媒这三年:巅峰估值50亿 杨幂半年身家缩水7000万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8-12-25 03:45:26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嘉行传媒主要依靠杨幂的个人IP,明星效应对公司是‘双刃剑’,一旦爆出不利新闻对估值影响极大。”影视传媒行业知名独立评论员布娜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 吴怡 发自北京

    “杨幂、刘恺威已经正式离婚。”12月22日,两人所签约的嘉行传媒发布的这则声明,迅速登上微博热搜的榜首。

    消息的公布经过嘉行传媒的审慎考虑,时间点比较微妙。嘉行传媒已经完成了2015–2017年的业绩承诺,今年刚从新三板摘牌,还在谋划着其他的资本动作。此前有消息传出,嘉行传媒摘牌新三板,是为了准备港股上市。不过,相比于去年,嘉行传媒的估值已经缩水近10亿元。

    “嘉行传媒主要依靠杨幂的个人IP,明星效应对公司是‘双刃剑’,一旦爆出不利新闻对估值影响极大。”影视传媒行业知名独立评论员布娜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流量女王

    在“流量为王”的影视圈里,杨幂几乎可以跟变现能力画上等号。据《第一财经周刊》今年发布的《2018最具商业价值明星榜》,从专业力、代言力、带货力、曝光力、社交力这五个维度排名,杨幂位居榜首。

    这位80后的流量小花,主动适应演艺圈的运作规则,将自己打造成热度不减的流量IP。杨幂参演的不少影视剧成为电视台和视频平台的头部内容,2016年,《亲爱的翻译官》在国产电视剧中收视排名第一;2017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播放量接近400亿;2018年,《谈判官》播放量突破100亿,《扶摇》达到144亿。

    杨幂成为名符其实的“流量担当”,她的高人气也直接变现成票房。猫眼数据显示,2013–2017年,杨幂主演的影片总票房突破40亿。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以往由于“流量明星+大IP”作为催化剂,不少影视项目的招商和融资更加顺利,粉丝愿意买单,也更容易出爆款。

    杨幂的流量号召力受到了制片方的青睐。即便《绣春刀2:修罗战场》上演,关于杨幂演技的争议不断,但并不影响影片拿下了2.66亿的票房。在导演路阳的新片《刺杀小说家》中,杨幂再次担任女一号。

    除了演艺道路大放异彩,流量也为杨幂带来庞大的广告价值。2018年杨幂总代言数达29个,其中包括雅诗兰黛、Michael Kors、力士、H&M新年系列、58同城、高露洁等。

    曾估值50亿的嘉行传媒

    关于杨幂的争议一直都有,外界对于她“演员”的身份评价不一。而荧幕之外,她还有另一个外界所津津乐道的标签“老板杨幂”。

    天眼查数据显示,杨幂担任着6家公司的法人,7家公司的股东和9家公司的高管,涉足的主要为影视文化类公司。其中,与杨幂深度捆绑的公司嘉行传媒,曾是新三板的“明星股”,也堪称明星资本化运作的典范。

    从入股欢瑞世纪,套现离场,再到成立嘉行传媒、借壳新三板,杨幂的“资本之路”一直被外界所渲染。2016年前后,她一度被封为“新三板女神”,并肩于赵薇的“A股女版巴菲特”。

    但事实上,嘉行传媒并非杨幂的独角戏。除了“门面担当”杨幂外,嘉行传媒还另有两位女性创始人—董事长曾嘉和副董事长赵若尧。两人是杨幂的经纪人。

    工商资料显示,嘉行传媒的第一大股东为西藏嘉行四方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37.50%,该公司最终受益人为曾嘉、赵若尧以及杨幂,三人分别持股56.25%、25%和18.75%。

    三人的创业源起于2015年,杨幂、赵若尧和曾嘉成立了合伙基金西藏嘉行四方投资管理合伙企业。随后,西藏嘉行入股新三板公司西安同大,成为第一大股东。2016年,西安同大正式更名为嘉行传媒,并实现绝对控股,完成借壳。

    而这些实际上主要是由另一位掌舵者李娟来操办。有着普华永道职业背景的李娟负责公司幕后的资本运作。她的加入,也给曾嘉、赵若尧和杨幂的合伙创业找到了破局的出口。四个女人的资本赌局从此开始。

    有着“杨幂IP”光环的嘉行传媒,深受资本的青睐。2015年9月借壳西安同大时,嘉行传媒估值仅为2500万元;2015年12月,尚世影业斥资2.25亿元入股,嘉行估值达到15亿元;而2017年,完美世界入股时,嘉行的估值已经高达50亿元。短短两年,估值暴涨200倍。

    摘牌和融资难

    尽管嘉行传媒挂牌新三板,运营团队只有70多名员工,但其业绩表现超过了不少A股上市的影视公司。

    嘉行传媒引入尚世影业时,曾承诺2015–2017年的净利润不低于0.75亿、1.05亿、1.47亿。这三年期间,嘉行传媒分别以0.82亿元、1.29亿元、1.9亿元的净利润超额达标。

    “以旧带新”的艺人培养模式下,杨幂热度不断的同时,也捧红了自家的一众艺人,嘉行传媒拿下了不少顶级的影视资源和时尚资源,新人也开始独当一面屡出作品,大大增加了公司的营收。

    “对于影视公司来说,能连续推出优秀作品实属不易,这涉及培养自己的独立IP、积累大量粉丝并转化为付费用户、以及能够吸引并留住金牌制作团队等三项综合能力。”影视传媒行业知名独立评论员布娜新表示。

    2018年上半年,嘉行传媒的业绩依旧出色,营业收入达5.22亿元,同比增长295%,净利润达1.33亿元,同比增长97.64%。

    不过,今年5月份,嘉行传媒在新三板终止挂牌。这距离2016年借壳挂牌,仅过去不到两年,公司透露摘牌的目的是“加快融资节奏”。

    与此同时,影视企业融资上市的难度却在加大。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2017年以来A股再未准入过一家明星资本化影视公司,由于市场逐步回归理性以及监管力度加大,明星效应对于资本的吸引力在逐渐减弱。

    迟迟未见上市举动,嘉行传媒也受到了资本的冷遇。2017年6月,嘉行传媒的核心合伙人之一李娟套现2.5亿元离开嘉行传媒。同年12月,尚世影业转让嘉行传媒14.25%的股权,彼时公司估值为45亿元。今年11月,尚世影业再度宣布转让嘉行传媒的9.5%股权,作价3.8475亿元,对应嘉行传媒估值为40.5亿元,距离巅峰时期,缩水了近10亿元。

    若按照嘉行传媒40.5亿元的估值计算,杨幂间接持有嘉行传媒股份比例约为7.03%,持有股权价值约为2.8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此次推出的20个混改项目,大部分最终目标是上市,涉及总资产约5000亿元,年营业收入约300亿元,净利润近40亿元。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目前,广东已有广佛肇、兴华高速公路等项目已实施“BOT+EPC”模式,武深、宁莞高速公路等项目正探索建设BT模式。

与褚家相交20多年的作者先燕云,将写褚时健视为自己一生无法回避的责任。

香港,中环地铁D2B出口,一批又一批的内地游客从此涌出,径直走向不远处的某商住大厦29楼。那里有一家私人诊所,常年提供疫苗接种服务。

在美的兢兢业业服务超过20年的“女财神”袁利群,近年逐渐走上前台,出现在外界的视野中——今年是她第四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除了气功“大师”,王林的另一个身份则是知名商人,被称为萍乡首富。王林凭借他的关系在萍乡市开的天上人间金尊国际会所,已经成为这个城市最高级、最大的会所。在开酒店和会所以外,

谈及家电制造行业的供给侧改革,董明珠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的大部分制造业还是停留在组装、加工阶段,自己无法创造新技术。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