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幼儿园“小学化” 考试社会里的教育竞赛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8-07-31 03:13:56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这个社会就是一个考试社会,在这样一种竞争性很强的考试社会中,会有压力传导机制,会一层一层地从高考,到中考,到小升初,再到幼儿园,所以家长们都是一种草木皆兵的状态。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陈佳慧 发自广州

    身在上海的杨霓是一名护士,她在教育理念上坚持快乐育儿,在女儿中班之前,兴趣班只有乐高,学校的内容也只有跳绳、拍皮球、儿歌等。她曾以为,孩子可以度过一个没有作业的快乐童年,但是一切都被升小学的压力改变了。

    因为从郊区搬到了近市中心,杨霓女儿去年升大班前转了学校。周围的小孩不再是那些只会跳绳、拍皮球的“弱娃”,而是在小班就开始学英语、逻辑思维,中班就学钢琴、古筝、架子鼓的“牛娃”。女儿和周边孩子的差距,使得杨霓开始怀疑自己的理念。

    杨霓的一位同事在值班间隙会拿出孩子的奥数题进行演算。有一次午夜12点,这位爸爸还在电话里指导孩子英语习题,全程英文交流。这件事,让杨霓一下子感觉压力山大,“意识到自己在养育教育孩子方面太过散漫”。

    杨霓似乎没有选择,临时抱佛脚,替女儿报了某知名培训机构的幼小衔接班,加入到幼儿园“小学化”的潮流中。

    “这个社会就是一个考试社会,在这样一种竞争性很强的考试社会中,会有压力传导机制,会一层一层地从高考,到中考,到小升初,再到幼儿园,所以家长们都是一种草木皆兵的状态。”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学前教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海英说道。

    “衔接班”的化身

    对于幼儿园“小学化”,7月4日,教育部发布《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严禁幼儿园提前教授汉语拼音、识字、计算、英语等小学教育内容。

    其实类似的禁令,教育部在2011年、2012年、2017年都下达过,但是并没有多大作用。

    专家分析,这是家长焦虑、升学压力下沉、教育培训市场等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呈现出复杂而矛盾的社会生态。

    与杨霓的选择一样,江苏扬州,今年9月开学就入读小学一年级的伊伊,已经在一所公办幼儿园学完了幼小衔接的全部课程。

    “你不教,家长就不把孩子送来了,没办法。”伊伊所在的幼儿园当然明白,教育局不准幼儿园教小学内容,但幼儿园“很聪明”,向上级教育局打了书面申请,园内有两三名学生放学后家长不能按时来接,要留园1小时上课后延迟班。教育局批准后,留下来上延迟班的却变成大班全部学生50名,由园内老师统一教拼音、数学和英语课程。这种操作在扬州很常见。

    不愿透露姓名的扬州某公办幼儿园副园长说,孩子上幼小衔接班,在当地很正常,国情就是这样。扬州市一直管得很严,所以绝对不会出现在正常教学时间内有小学化教学,全部的“小学化”都在课外时间教学,额外收费,家长都是自愿报名,怕落在别人后面。

    在广州,同样存在幼儿园“小学化”的现象。某知名地产商投资的双语幼儿园,在国际班里包含小学内容,且向家长承诺:每周教会孩子三首英文歌,学会歌中的8个单词、3个句子。幼小衔接班上完之后,孩子可以拼读任何标注拼音的读物,“100以内的加减法也不是问题”。

    一边要躲检查一边要偷着学,这是东部地区的常态,而西部地区的幼儿园“小学化”不躲不藏。

    “我知道幼小衔接班,我孩子上的就是。”山西大同的黎楚婷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幼儿园从小班开始就进行知识技能教学,并且是正规的教学内容,大大方方搞“小学化”。

    黎楚婷的女儿妙妙念中班,早上8时10分到幼儿园早读,8点半开始上第一堂课。老师制定的学习计划是:一个月认字量70个,一个学期400个。大班上完,再加上阅读书上认识的字以及动画片里认识的字,5岁的妙妙识字量在2000个以上,英语词汇量达到200个,100以内的加减法更不是问题。

    9月份开学,妙妙还需要再读一年的学前班,这是当地独特的幼儿园分级制,明年才可以上小学。对于妙妙看似沉重的“小学化”任务,妈妈黎楚婷反而看得开,不觉得是负担。走在街上,遇到不认识的字,妙妙总会问妈妈黎楚婷:“妙妙想认识更多的字,这样就可以看更多的故事书了。”

    抢食“小学化”蛋糕

    教育部规定的专项整治中,要求社会培训机构不得以学前班、幼小衔接班等名义提前教授小学内容。但从时代周报记者的调查和访问看,这项规定的强制力有限。在优质公办或民办小学的入学考试中,语文、数学(逻辑思维)、英语成为必考内容,而它们又不在幼儿园的教纲上,于是各种各样的补习班、幼儿园升小学衔接班等大量涌现,承接了这一庞大的教育需求。

    7月21日,周六上午,记者来到广州天河区某一培训机构,机构前台上醒目地放着“幼小衔接·入学准备”的拼音教科书,封面上写着“轻松上小学,一本全突破”,由明天出版社印发。书内目录上列明学习内容有单韵母、声母、复韵母、整体认读音节以及三套入学模拟测试卷,共计120余页。

    除了拼音教学书,还有标明适合5岁孩子的“幼小衔接”数学书,但是里面却是教育部严令禁止幼儿园小朋友学习的内容。在该幼小衔接的数学书里,100以内的加减法是最基础的内容,100以内的乘除法才是其主要内容,课后习题则是“5×9=”、“28除以4=”以及“32的四分之一是多少”之类,更有如何区分奇数和偶数的内容。

    培训机构的易老师介绍,他们提供源自德国的数理逻辑课程,48节课每课时收费200元,每节课一小时。工作人员为了说服家长买课,强调说如果家长觉得书本内容难,不适合自己的小孩,机构还可以重新调整课本,来帮助孩子顺利进入小学。

    学完整个课程花费9600元,这对于培训机构而言算是一笔不错的生意。事实上,包含了幼小衔接班的幼儿园收费也都不便宜。前述广州某知名地产投资的幼儿园国际班4800元/月,普通班2800元/月;而扬州伊伊所在的公立幼儿园,5000元一学期,其中伙食费1000元,托管费1000元。

    幼小衔接班正以各种课程、辅导班、国际班等名义融入国内逾千亿元的幼教市场。另有IT桔子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20日,国内发生260余起教育融资,超过去年全年的251起,融资总金额超过140亿元,接近去年151.1亿元的全年融资总金额。但是,儿童早幼教、素质教育、教育信息化等细分领域后来居上,成为融资数量前三的类型,三类总数超过130起。

    幼儿教育的真正目标

    2017年,日本倍乐生教育综合研究所对学龄前儿童的母亲做了相关调查,数据显示,在注重外语学习的比例方面,日本38%,不到中国(81%)的一半,印尼和芬兰分别为79%、52%。该研究所分析称:“中国的妈妈更注重为孩子上小学后的竞争做准备。”

    “家长的焦虑显然是有依据的,叫传导性焦虑,很多时候根本不是理性的,而是非理性的焦虑,看到别人家的孩子都上了,自己家孩子不上,会非常痛苦,所以,一比较,就觉得也得上。”王海英说道。

    在成都生活的叶云飞,是长期研究日本幼儿园的幼教专业人士,他曾带领中日幼儿教育交流团遍访日本幼儿园,与日本几十所幼儿园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跨日本关西(大阪为中心)和关东(东京为中心)两大经济圈。

    叶云飞在比较中日幼儿园时,“小学化”也是他惦记的问题之一。参访日本幼儿园时,他每次都会问幼儿园园长一个问题:您认为幼儿教育的真正目标是什么?而园长们的回答都会提到:为孩子们储备生命的能量。

    在山梨县北杜市,有一所与日本著名幼教杂志《piccolo》同名的森林幼稚园,园长中岛久美子要求所有的老师不准‌‌向孩子‌‌说指令性的话语,包括“快去洗手”“快吃饭”“出发了”等,而要使用对孩子有启发和提示性的话语,比如“你看看周围的小朋友是怎和做的”“你觉得该怎么办”等。

    与中国形成对照的是,为减轻父母的焦虑,不让幼儿园过早大规模地实施英语教学,日本文部省承诺:无论孩子在学前阶段接受了什么程度的幼儿英语教育,到小学一年级后,通过一个学期的学习,所有的孩子都能达到一样的英语水平。

    王海英认为:“‘小学化’自然不能保证孩子在小学中占有先机,因为所谓的“小学化”是用小学的方法、小学的策略、小学的内容、小学的形式来对幼儿园的孩子进行教育。所以它一定是违背这个年龄段孩子身心发展特点的,既然违背规律,那可能更多地是伤害了孩子的现在,而不能成就他的未来,更不要谈给这个孩子带来多少后劲,所以在特定的年龄段做特定年龄段的事是比较科学的方式。”

    沮丧的一天

    5月19日、20日,杨霓的丈夫带着女儿面试两所小学,分别是闵行区的复旦万科和浦东新区的福山正达南校。杨霓没有陪考,她担心自己的焦虑情绪会影响孩子发挥。

    5月21日下午3点开始,家长陆续收到孩子录取的短信通知,焦躁的杨霓把洗好的衣服晒进晒出好几回,金刚经抄写了两遍,经文全文是6700多字。最后,杨霓没有收到好消息,女儿落选了。

    “幼升小不仅考了孩子,更考了我们家长。”杨霓后悔报班太晚,言谈之间流露出懊悔。

    在幼升小的竞赛中败下阵来,让杨霓意识到孩子和一流民办里“牛娃”的差距:自信心、流利的双语应用,以及将孩子教育放第一位的父母。杨霓永远忘不了女儿落榜那天的情景,她称之为家庭“沮丧的一天”,她甚至觉得陪考两天的丈夫一下子老了几岁,吃饭时的恍惚也让杨霓觉得他压力很大。

    最终,女儿上了当初“放弃”的那所公办小学。杨霓安慰自己:即使没有考进理想的民办,但也没被统筹进离家远的小学。

    “所幸孩子还没有完全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幼儿园 小学 社会 的报道

  • ·东莞机关幼儿园预算过千万(2013-01-17)
  • ·深圳民办幼儿园之惑:转公后怎么办(2018-04-03)
  • ·幼儿园“小学化” 考试社会里的教育竞赛(2018-07-31)
  • ·28亿流失 可修一万座希望小学(2010-01-07)
  • ·北漂的童年与书桌(2011-08-25)
  • ·安徽阜南小学生服毒事件:祸起老师催交补习费(2011-11-24)
  • ·先援建后撤并,希望小学路尽?(2012-02-23)
  • ·营养餐变成分切唐僧肉(2012-04-05)
  • ·送孩子出国读小学,光有钱不行(2016-11-15)
  • ·北京小学球场上的洋教练:让国安球员的儿子都大开眼界(2017-05-02)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2017年,东莞有477个自动化智能化改造项目申报,综合投资约60亿元,新增设备15123台(套),其中莞产设备占17.4%。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争取到2025年实现百万人才进海南。李军表示,这个目标气魄宏伟,充分表明海南省委、省政府引进人才的坚定决心和信心。

    广东税务部门数据显示,近三年全省“银税互动”累计发放贷款1021亿元,其中仅2017年就发放贷款571.56亿元,惠及企业近1.8万家,80%以上为小微企业。

    陈鸿宇认为,香港看准中山作为珠江口两岸紧密合作和对接的桥头堡,区位优势明显,未来港珠澳大桥、深中通道和深茂高铁,将使中山变成粤港澳三地的交通枢纽。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