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乐购变身芒果超媒 湖南广电力推工作室制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18-07-17 04:13:58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今年年初以来,湖南卫视大力试行一线团队工作室制度。据悉,被选出的7个工作室的导演人数,只是占湖南卫视26个节目团队导演人数的36.2%,却完成了湖南卫视60%的自制节目。

    时代周报记者 吴怡 发自广州

    距离快乐购(300413.SZ)“蛇吞象式”的资产重组正式获批还不到一个月,快乐购已经迫不及待地启动了下一步,于7月11日宣布更名为“芒果超媒”。从2010年启动第三轮改革以来,湖南广电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把湖南广电旗下重要资产推动上市的,是现任湖南广播电视台台长吕焕斌,他在2013年接班,被称为继魏文彬、欧阳常林之后的第三任“灵魂人物”。

    在外界的眼里,原湖南电视台台长魏文彬是电视湘军的教父,打开了湖南电视的改革大门,继任者欧阳常林力排众议以“快乐中国”作为定位,带领湖南卫视走上巅峰。

    而到了吕焕斌的时代,媒体发展新形势复杂、“限娱令”监管风波迭出,曾经作为“电视霸主”的湖南卫视在走下坡路。如何在监管和市场之间把握平衡点,把湖南广电的优质资产分离重组,并加以市场化推到资本市场上,成为吕焕斌近几年的重任。

    在湖南广电内部流传着一句话:我们是马栏山最后一代传统广电人。而这句话正是出自于吕焕斌。“传统媒体受到了更强大的资本、技术和市场主体的冲击力,我们要做最后一代传统广电人。”今年6月,吕焕斌出席电视论坛台长峰会再次强调。

    重组人事震荡

    “资本化”成为了湖南广电第三轮改革的目标。吕焕斌指明方向:要突破传统广电疆域,要向新媒体进军,要整体转向。

    7月12日,湖南广电控股的上市公司快乐购发布公告称,拟将公司名称变更为“芒果超媒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芒果超媒”。 快乐购方面透露,新股将于7月12日开市起在深交所上市交易,控股股东芒果传媒持股由43.12%增至67.91%。

    至此,芒果超媒的主营业务将由媒体零售业务拓展至新媒体平台运营、新媒体互动娱乐内容制作及媒体零售全产业链。

    据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快乐购重组获批之后,涉及几个公司内部结构重新调整,预计需要一个多月才初步调整完毕。

    6月27日,快乐购在深交所互动易上也回应表示,目前公司正在加快股权交割等相关工作。对于资产重组所带来的人事变动和部门调整等问题,日前时代周报记者联系了多位湖南广电内部人士,不过多数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天眼查资料和企业公告发现,从去年快乐购再度宣布重组芒果传媒上市的这一年多以来,湖南广电旗下的芒果TV、快乐购,以及原来控股的上市公司电广传媒等发生了频繁的人事和股权变动。

    2017年5月,在芒果传媒冲击上市前的一个月,湖南广播电视台将其所持有的电广传媒全部股份无偿划转给湖南广电网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后,湖南广电不再持有电广传媒股份。外界解读,湖南广电此举是为快乐购资产重组解决同业竞争的问题。

    与此同时,两家上市公司快乐购和电广传媒的管理层和董事会人员多次发生变动。最大的人事震荡要数去年10月份,两家公司的董事长陈刚和龙秋云双双离职,公告称“因上级主管部门的工作调动安排”。

    而随后的11月,快乐购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由陈刚变为张华立。当时,张华立任职湖南广播电视台党委委员、副台长。原湖南广电副台长、芒果传媒副董事长陈刚,则代替龙秋云成为电广传媒的法定代表人。

    值得注意的是,芒果TV的运营主体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有限公司,作为此次并购重组中最核心的资产,在今年6月26日完成了股东变更,原来的12位机构股东一并退出,快乐购物股份有限公司成了唯一的控股股东。此前,芒果TV共获得3轮融资,融资金额超过20亿元人民币。

    “芒果TV的第一轮、第二轮融资引进的战略投资确实都是国企,但是公司上市之后,就很难保证百分百面对的都是国企,任何人都可以买。当然,从股票的角度来说,稀释肯定会控制在一定的比例,绝不会把自己稀释成小股东,必须保证‘可管可控’。”吕焕斌曾说道。

    “马栏山”保卫战

    快乐购变身为“芒果超媒”,意味着快乐购历时两年的重大资产重组顺利收官,也意味着湖南广电的第三轮改革有了最实质性的进展,不过这场“马栏山”保卫战持续了将近十年。

    湖南广电的第三轮改革要追溯到2006年,原湖南广电局局长魏文彬确立了湖南广电第三轮改革的目标:从行政体制内走出去,从国内走出去,把市场主体立起来。

    而这个市场主体则成了后来的芒果传媒有限公司。直到2010年6月,湖南电视台和湖南广播影视集团合并,改组成立新的湖南广播电视台,芒果传媒得以诞生,为湖南广播电视台全资控股。

    事实上,按照湖南广电的原计划,公司想把电广传媒而非快乐购作为资本运作平台,实现“整体上市”,不过最后因为产权不明确和投资失误等问题而计划流产。

    在随后的2011年,广电总局明确表示,电视台必须坚持事业体制,电视台改革不允许搞跨地区整合,不允许搞整体上市。这一政策的出台也让湖南广电不得不放弃芒果传媒整体上市的计划。

    在上市计划推进胶着,网络视频平台不断抢占受众市场份额之时,吕焕斌接过湖南广播电视台的掌控权。2014年,湖南广电确定了湖南卫视和芒果TV双核驱动的战略,并启动“独播”策略打造芒果TV,打算以快乐购作为资本运作平台,将经营性资产打包上市。历经两年,前后启动两次资产重组,湖南广电终于如愿以偿。

    不过,吕焕斌并没有显得些许轻松,“在湖南广电向媒体融合的进化史上,(留给)我们进化的时间确实不多了,我们自己的紧迫感也很强”。

    在前辈魏文彬和欧阳常林的传统媒体时代,湖南广电发展的关键词是“突围”, 对体制“动刀”,自我革命,对手则是各大地方卫视。但在如今新的竞争环境下,湖南广电最直接的竞争对手却是被吕焕斌称作“互联网野蛮人”的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等行业巨头。

    “湖南广电资产重组之后,关键还是市场化的激励机制如何建立的问题。”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院长魏鹏举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这是制度问题,比如说有没有可能搭建混合所有制的模式,加入非公资本进来。此外,除了高层实行公务员制,中级管理层可以采取市场化聘用制和薪酬制的方式。”

    制播分离大潮

    相比于拥有互联网企业基因的优爱腾,其背后还有着强大的财团BAT撑腰,互联网视频平台带给湖南广电的,不仅是资本、技术和品牌的冲击,最重要的还是其灵活的合作机制松动了地方电视台人才的土壤,直接导致核心人才的流失。

    今年,腾讯视频较为火爆的综艺选秀节目《创造101》和《明日之子》均出自于哇唧唧哇娱乐文化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背后的两大高层和股东则是龙丹妮和马昊。

    龙丹妮被誉为“选秀教母”,曾是天娱传媒的掌门人,为湖南卫视推出现象级选秀节目《超级女声》和《快乐男声》,而马昊则多次担任快乐女声和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的总导演。2017年,两人离开了湖南广电旗下的天娱传媒。

    同样离开湖南广电的还有湖南卫视《歌手》总导演都艳及其团队、《花儿与少年》的王牌节目制作人廖珂、《爸爸去哪儿》节目总导演谢涤葵、《天天向上》制片人张一蓓及其团队、《快乐大本营》制作团队成员之一易骅,以及操盘过多次跨年演唱会的王平等。不少创作团队选择了离职创业。

    对于离开的原因,张一蓓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制播分离是整个综艺产业的一种大势所趋。而谢涤葵出走后,进驻了兄长谢涤钢成立的喀什悦想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并透露团队会为电视平台和网络平台生产自制节目,两种平台对于内容的需求没有太大的界限,与腾讯的合作成为一种战略性的常态。

    网络视频平台的制播分离和市场化制作方式,撼动国内综艺产业发展走向的同时,也倒逼传统电视台进行更深入的内部体制改革。

    不过,吕焕斌并不赞成完全的“制播分离”,他更希望芒果TV是内容型的媒体,而不只是综合型视频平台。“作为一个媒体来说,最核心的资源是内容,如果平台将内容分离,它原本的价值以及进一步做全媒体开发的价值就会大大贬值。”

    为了留住人才,湖南广电实行的是内部的制播分离。在6月份的电视论坛台长峰会上,吕焕斌表示,“芒果TV现在的内容承载量,已经超过了湖南卫视。今年的芒果TV不仅有多个团队工作室,在内容形态上也更加多元”。

    今年年初以来,湖南卫视大力试行一线团队工作室制度。据悉,被选出的7个工作室的导演人数,只是占湖南卫视26个节目团队导演人数的36.2%,却完成了湖南卫视60%的自制节目。

    “湖南广电的改革精神和建设还是挺受认可的,而且每次改革都能够激发出新的活力。而这次资产重组改革也将会对中国地方电视台有比较大的启发,甚至是推动作用。”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院长魏鹏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湖南 芒果 工作室 的报道

  • ·快乐购变身芒果超媒 湖南广电力推工作室制(2018-07-17)
  • ·芒果网:在线旅游需充分竞争(2010-12-02)
  • ·芒果TV拟注入快乐购 重组两年曲线登陆A股(2018-05-08)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一汽–大众华南基地全部建成投产,让佛山汽车产业迈入一个全新的高度。按照现有建成与规划产能,佛山已经形成整车将近100万辆的产能。

    “深圳的发展是从无到有,而东莞在持续承接广深溢出产业的情况下,有机会走出自己的发展道路。”广东省社科院宏观经济所副研究员万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争取到2025年实现百万人才进海南。李军表示,这个目标气魄宏伟,充分表明海南省委、省政府引进人才的坚定决心和信心。

    南沙依托广州众多高校、研究机构,周围又环绕着珠三角发达的制造业基地,本身又有较好的政策优势,还能与香港紧密对接,这成为南沙发展人工智能产业的优势所在。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