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粮换帅:吕军接棒赵双连 将临混改大考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8-07-17 03:58:04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数据显示,2015年中粮总营收4054.4亿元,约合624亿美元,进入世界顶级粮商的阵营,但是,中粮的净利润仅为2亿美元,并且还是在获得47亿元政府补贴的前提下完成的。

    时代周报记者 梁耀丹 发自广州

    2018年7月9日下午,刚刚被宣布免去职位、正式退休的中粮集团董事长赵双连像往常那样从电梯道走出公司大堂。与以往不同的是,此刻大堂里除了过道,几乎全部站满了前来欢送董事长离任的总部员工。

    不久前,中粮集团官网刚刚宣布了这一消息:“2018年7月9日下午,中粮集团有限公司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中央组织部高选民副部长宣布了中央关于中粮集团有限公司主要领导调整的决定:吕军同志任中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免去其中国储备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职务;免去赵双连同志的中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职务,退休。有关职务任免按有关法律和章程办理。”

    在董事长的职位上,赵双连只待了两年,成为历任中粮集团董事长中任期最短的一位。然而,在他大刀阔斧的改革下,“瘦身健体”的中粮业绩有了明显改善,也将中粮系的重组和混改带入历史性的关键阶段。如今,改革仍在继续,新帅吕军将带领这家庞大的央企走向何方?

    赵双连卸任

    公开资料显示,赵双连今年61岁,从1974年参加工作后开始,赵双连先后担任包头市副市长、通辽市市长等职务,2013年10月任中储粮董事长,2016年1月出任中粮集团董事长。

    赵双连上任之际,正是中粮被国务院国资委选为首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央企之一的第二年。

    自2004年起,中粮通过50起以上的并购实现了狂飙式的增长,以种植养殖业为产业链起点,中游拓展至加工、物流、包装类产业,进一步延展至下游的贸易、食品、地产和金融等行业,形成了“全产业链”模式。

    然而,尽管旗下公司队伍庞大,中粮却表现出“虚肥”的态势。数据显示,2015年中粮总营收4054.4亿元,约合624亿美元,进入世界顶级粮商的阵营,但是,中粮的净利润仅为2亿美元,并且还是在获得47亿元政府补贴的前提下完成的。此外,尽管当时中粮集团坐拥8家上市公司,但是除了旗下的蒙牛外,其他企业的盈利能力均不尽如人意。

    中国企业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研究员李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中粮的狂飙并购发展路径在当时是普遍的情况,“当时全国央企都处在一个扩张性的阶段,(央企)抢速度、扩规模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后遗症,尤其体现在国企结构和布局不合理,以及在某方面产能过剩。”李锦表示。

    赵双连上任后不断对中粮进行“瘦身健体”,宣布以“小总部、大业务”为原则积极部署瘦身健体工作,压缩管理层级,实现三级管控,法人单位减少20%。紧接着,中粮集团连续售卖旗下未能创造价值的一些工厂和合营企业,如五谷道场、金帝等品牌。

    赵双连还为中粮集团制定了“十三五”规划。在这个规划中,中粮集团提出要在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7500亿元,总资产6000亿元,利润总额150亿元,并决定以核心产品为主线加快整合,着手推进专业化公司深度整合进程。

    改革期间,围绕着粮、油、糖、棉四大核心主业,中粮把分散于不同上市公司和企业的资源资产,重组、整合进入18家专业化公司—被称为中粮的“十八路军”。截至目前,已有14家专业化公司完成混改或实现股权多元化。根据此前的规划,饲料、酒业、粮谷和纺织将在今年年底完成混改,18家专业化公司将全部实现股权多元化。

    在赵双连大刀阔斧的改革下,中粮业绩明显得到改善。联合资信出具的中粮集团跟踪评级报告显示,中粮集团自2016–2017年实现了资产总额和利润总额的持续增长。2016年,中粮集团资产总额5008.63亿元,2017年为5443.81亿元;利润总额方面,中粮集团实现了从2016年61.79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118.37亿元,增长了91.57%,提前一年达到中粮集团提出“瘦身健体”时所规划的2018年利润总额达到100亿元目标。

    帅位交接

    一位中粮集团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赵双连在中粮内部的口碑颇佳,以“有远虑”“懂得审时度势”“目标明确”等而备受赞誉。

    对于赵双连两年任期的成果,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评价为“对中粮未来长远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朱丹蓬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赵双连对中粮组织结构进行调整,对不良资产进行剥离,使中粮的核心竞争力得到提升,也进一步让中粮的“世界大粮仓”定位进一步得到夯实。

    “在重组以及混合所有制改革中,中粮创造了好的经验,对中央打开下一步的局面奠定了基础。”李锦表示。

    “接棒者”吕军不仅是中粮集团的老员工,也与赵双连有着“不解之缘”。

    公开信息显示,吕军1993年就已加入中粮集团,历任中粮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长;中粮集团总裁助理;中粮集团党组成员、副总裁等职位。2013年,吕军由中粮集团党组成员、副总裁岗位,调任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总经理。2016年升任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直至此番履新。去年10月,吕军还被当选为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

    此前,吕军曾多次从赵双连手中“接棒”。2013年,时任中储粮总经理赵双连晋升为董事长,吕军调任中储粮总经理一职。2016年1月,时任中储粮董事长的赵双连转赴执掌中粮,4个月后,吕军正式接任中储粮董事长。再到此次赵双连从中粮集团退休,吕军接任成为新董事长,已经是两人的三度交接班。除此以外,吕军与赵双连也曾在中储粮集团有过共事经历。

    对于吕军本人,多位业内人士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吕军在中粮及中储粮有丰富的从业经验,综合素质、管理能力较强,以善于资本运作而著称。

    李锦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随着中粮进入资本化时代,吕军的能力或是其被寄予厚望的主要原因,现阶段的中粮急需在资本层面进行创新和突破,中粮下一步很大可能也会有所动作。

    “实际上赵双连已经为吕军搭建好了平台,吕军只需要进一步地对各个战略节点步骤完善和精细化。”品牌营销专家路胜贞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吕军能上位是基于中粮发展的不同阶段的选择—宁高宁时代的中粮是适应中国产业粗放型成长的需要;赵双连是基于中国市场泡沫增大、供给过剩,产业资本竞争复杂、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需要;而吕军的上位是基于产业运作精细化专业化,中粮进入资本运作密集发力阶段所需。

    吕军的挑战

    不过,对于吕军而言,驾驭好中粮这艘超级航母仍意味着不小的挑战。

    路胜贞认为,赵双连任期较短,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尤其在农粮、食品、地产、金融四大业务板块的构成上,中粮主要还是依靠行政的力量的整合,还没有达到市场机制、市场规律配置资源的理想状态;另外,在一些专业平台上的下属企业,中粮与国内外的竞争对手相比,自我造血能力不足,市场化活力不足,竞争力不强,导致了一大批下属企业处于亏损和面临亏损的状态。

    《国资报告》去年的报道指出,中粮集团长期以来最大的症结在于商业模式的设计欠缺,即产供销割裂,生产企业和销售企业两层皮,生产企业不了解市场,营销企业不知道生产,最终导致众多产品表现不景气,中粮党组将其概括为“死亡模式”。

    李锦表示,中粮混改与重组的难点在于:“混”向“改”转变;“组”向“合”转变。无论是形成现代化的公司治理制度,还是进行市场化的经营,都需要一段时间的推进和下功夫。

    就在吕军成为中粮董事长之前,中国公布了最新的负面清单管理措施,将全面取消稻谷、小麦、玉米收购、批发的外资准入限制,外资、民营企业将进一步在同一起跑线上与国企竞争。如何应对新的政策变化,吕军将面临大考。

    吕军的时间也比较紧迫。根据中粮“十三五”发展规划,中粮旗下的粮油、食品、金融、地产四大板块将于2019年整体上市。此外,到2020年中粮营业收入将达7500亿元,总资产6000亿,利润总额150亿元,国有资本粮油食品业务占比达到80%。

    如何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实现这两个目标,无疑将考验这位央企新帅的能力。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赵双连 吕军 的报道

  • ·中粮换帅:吕军接棒赵双连 将临混改大考(2018-07-17)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一汽–大众华南基地全部建成投产,让佛山汽车产业迈入一个全新的高度。按照现有建成与规划产能,佛山已经形成整车将近100万辆的产能。

    “深圳的发展是从无到有,而东莞在持续承接广深溢出产业的情况下,有机会走出自己的发展道路。”广东省社科院宏观经济所副研究员万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争取到2025年实现百万人才进海南。李军表示,这个目标气魄宏伟,充分表明海南省委、省政府引进人才的坚定决心和信心。

    南沙依托广州众多高校、研究机构,周围又环绕着珠三角发达的制造业基地,本身又有较好的政策优势,还能与香港紧密对接,这成为南沙发展人工智能产业的优势所在。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