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抢人大战背后:香港要重回创科竞争赛道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8-06-05 02:13:00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香港目前正迎来科技创新的最好时刻。”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香港科技大学校长陈繁昌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 陆璐 发自广州

    “创科对香港来说,已经不是做与不做的问题,而是需要奋起直追。”5月30日,在香港工业总会和香港科技园等主办的“工业家论坛2018”上,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表达了香港发展创科产业的紧迫性。

    实际上,近期香港创科产业的“东风”不断。5月8日,香港特区政府刚发布一项为期3年的“科技人才入境计划”(TechTAS),旨在通过快速处理入境安排,为特区科技公司(机构)输入海外和内地科技人才;5月中旬,在港院士的来信获得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批示,将促进国家科研资金“过河”,并支持香港发展成为国际创新科技中心。

    “香港目前正迎来科技创新的最好时刻。”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香港科技大学校长陈繁昌表示。

    800亿的支出计划

    最新推出的”科技人才入境计划”将于6月开始接受申请,首年度配额为1000个,每家公司(机构)每年最多可获配额100个。配额先适用于在香港科技园及数码港从事生物科技、人工智能、网络安全、金融科技及材料科学的租户和培育公司。

    此举背后,是香港业界已经白热化的科技人才竞争。以网络安全为例。2017年,香港金融管理局推出网络安全强化计划(CFI),却不得不面对安全技术人员不足的窘境。香港本地媒体报道指出,包括前端开发人员,网络安全专家和商业智能(BI)专业人员在内的合格人选短缺,有些职位空缺长达六个月。此外,因为“程序员”不够用,香港40%的移动应用开发商被迫将业务外包给内地或海外公司。

    针对人才引进,陈茂波表示,香港稍后将推出科技专才培育计划,资助合资格机构聘用创科博士后专才,并以配对形式,支持这些企业保送他们的创科人才出外培训。

    在陈茂波看来,相比过去,如今香港社会各界、各阶层亦充分意识到创科对香港发展的重要性。“但问题是,香港应如何踏出最适合本地需要的创科路?”

    过去两个星期,陈茂波相继访问杭州和贵州。前者留给他的印象是—“全国最领先的创科、创业和互联网商贸中心”,至于贵州,“在大数据产业的发展令人注目”,因为其原来在全国的发展相对滞后。这使他相信,条件是自己创造出来的。

    陈茂波透露,香港特区政府在集中培育的四大优势产业领域(生物科技、人工智能、金融科技和智慧城市)已投放及即将投放的资金超过800亿元。目的是进一步完善香港的创科生态环境,提升创科氛围,支援创科多元发展。

    其中超过500亿元,是在今年度财政预算案中提出的,其用途包括落马洲河套区港深创新及科技园的首阶段发展、注资创新及科技基金、帮助香港科技园公司和数码港改善设施并扶持初创企业。

    被耽误的黄金十年

    在香港加入新一轮创科竞争队列之前,是躺在旧的产业基础上被耽误的十年。

    香港经贸局官网数据显示,2016年香港经济的四大支柱产业仍然是贸易及物流业、金融、专业服务及其他生产性服务和旅游,当年产业增加值分别占GDP的21.7%、17.7%、12.5%、4.7%。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包括创新及科技产业在内的其他六大产业增加值共占比8.9%。

    从“亚洲四小龙”时期开始,香港一直以来是出口产品导向型的经济发展模式。实际上在2000年左右,这种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在此之后,整个全球经济发展的基本因素是科技、IT、互联网,你没有科技作基础,发展什么都是不行的,香港的问题就在这里。”香港岭南大学校长陈坤耀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但香港作为一个小型开放的经济体,一直以来都认为政府不能有太多干预,此外囿于地域狭小,也一直认为不能投放太多资源给实体经济。“但要发展科技,私人企业在基础研究方面不会愿意投放太多资源,总需要政府开一个头的。”陈坤耀说道。

    一组数据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根据2015年政府统计数据,香港工商业的创新支出总额达22亿美元,不足GDP的1%。同一时期,深圳可比的研发预算为人民币730亿元(100亿美元),占该市GDP的3.4%。韩国的研发支出占比是4.2%。

    截至2017年9月30日,香港政府财政储备已达约9663亿港元。社会上批评最为集中的声音,是指责政府坐拥万亿储备,却让钱在库房里“生锈”。多年来执行的是“守财奴”政策,“稳健有余、进取不足”。

    房地产的坐大进一步巩固了局面,香港被推高的房价意味着创业成本的增加。陈繁昌直言:“很长一段时间里,香港人认为,香港的经济重点就是旅游和房地产、金融,搞科技创新没有用。因为那时候一个房地产经纪人一个月收入就比做科技一年赚得多。”

    陈繁昌也不得不承认:“曾经的亚洲四小龙,在30年前香港是带头人,但现在香港差不多已经掉到后面了。其实现在有很多人在进步,是我们落后了很多。”

    需要与内地谋求合作

    下决心调整姿态,重回全球科技产业竞争赛道上的香港并非没有优势。陈茂波认为:“香港拥有世界一流的大学、顶尖的科研人才、完善的法制和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国际级的金融中心、专业及高增值服务,以及许多充满创新意念的年轻人。”

    但是,香港需要建立创科所需的环境。这通常被描述成一个生态系统,其中包含复杂的因素:金融、人才、基础设施、服务市场以及税收和监管等。

    “香港成为全球技术与创新中心,显然为时尚早。”2017年12月期《经济学人》中的一篇文章这样分析。“任何寻求建立科技创业生态系统的经济体的困难在于,在最初几年,人才将会流向更加成熟的地区。”

    香港创新科技局局长杨伟雄也认为:“人才短缺是一个全球性问题。这不是香港特有的问题。” 由于世界各地都在发展自己的创业生态系统,这意味着香港和全球或本地区的其他城市—如新加坡,曼谷和深圳—将在同一个人才库中“捕鱼”。

    临近的深圳在引进科技人才方面有更加精准有效的政策。为此,中国及亚太地区战略顾问和投资银行家Daniel De Blocq5月18日在亚洲版《中国日报》上撰文批评,香港的TechTAS(科技技术人才计划)太胆小,无法满足迅速增长的人才需求。

    香港招聘公司工作人员Robert Half认为, TechTAS对于帮助解决香港技术人才短缺问题至关重要。但他也表示:“为吸引合适技术资质的IT专业人员,香港应该寻求以更加可持续的方式解决问题,让教育系统和商业社区也一起参与进来。”

    除此之外,在发展创科方面,自身市场狭小促使香港需要与内地谋求合作,这一点已经得到中央肯定。“中央领导的支持,其重要意义不只在于可以为香港提供更多科研资金,而是肯定香港在国家科技发展的大战略和布局中可以担当一个重要角色,并可以直接参与国家的一些科研项目。”陈茂波说道。

    陈繁昌表示,要实现香港创科发展,产学研三者良性循环,单靠香港自身是不够的,整个社会的科创文化氛围也需要不断改善。香港最应该抓住的其实是珠三角这个中国最具有创新意识和能力的经济圈,特别是一河之隔、有望成为中国硅谷的深圳。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赛道 香港 大战 的报道

  • ·加入抢人大战背后:香港要重回创科竞争赛道(2018-06-05)
  • ·王荣香港招商记(2010-12-30)
  • ·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任志刚:行将卸任,香港一片惋惜(2009-07-16)
  • ·人民币跨境结算,首站香港(2009-07-17)
  • ·香港创业板 与梦想渐行渐远(2009-07-17)
  • ·樟木头,“小香港”的危与机(2009-07-22)
  • ·南丫岛:一个香港离岛的十年流变(2009-09-30)
  • ·热钱涌香港(2009-10-21)
  • ·粤、港融合之路还须走多久(2009-10-21)
  • ·香港证监会擒鼠记(2009-12-02)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据统计,在目前争夺人才的城市中,天津的一本录取率将近25%,远高于郑州、西安等城市,分数线仅高于北京和上海,天津的高考红利吸引着家长们。

    深茂铁路的开通还将带动沿线经济的发展。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茂名将对原来的茂名站改造升级,并将其周边的站南片区打造成当地的中央商务区。

    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即将出台之际,广州适时推出1号公路的建设规划,其被寄予串联大湾区城市群的厚望。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