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创业营收利润双降 资管业务逆袭上位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8-04-17 03:53:47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第一创业董事、总裁钱龙海对此表示:“相对于证券公司其他业务,资产管理业务具有轻资产高收益、收入贡献稳定、协同效应大和高估值等明显优势。”

    时代周报记者 罗仙仙 发自深圳

    目前,大多数上市券商已披露2017年年报,通过年报数据可看出,券商行业的业务结构正在调整,各项业务占比出现较大变化。总体来看,经纪业务依旧是行业收入占比最高的业务,但其比例趋于下降,而资管业务在营收占比的提升上表现突出。其中,第一创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第一创业”)资管业务收入占比达到35.28%,已经连续两年超过经纪业务。

    据第一创业2017年年报,其资管业务收入6.89亿元,同比上升10.32%。资管业务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比重,继2016年从16%上升为31%之后,再次提升至35.28%,稳居第一大收入贡献单元。据了解,第一创业资管业务包括母公司的券商资管和控股子公司创金合信的基金管理两部分,而创金合信2017年实现净利润仅为0.41亿元,第一创业证券自身主要从事集合资产管理、定向资产管理和专项资产管理等业务。

    第一创业董事、总裁钱龙海对此表示:“相对于证券公司其他业务,资产管理业务具有轻资产高收益、收入贡献稳定、协同效应大和高估值等明显优势。”

    在第一创业的2017年年报中,其“2018-2020年公司发展规划”中明确了“成为有固定收益特色的、以资产管理业务为核心的证券公司”的战略定位。在原有固收特色基础上,第一创业证券也是在行业内首家提出以资管业务为核心的券商。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9月,第一创业负责资管部门的副总裁梁学来离职,原安信证券资管老将尹占华接手。负责人的变更是否对公司具有优势的业务部门带来影响?时代周报记者就此联系第一创业证券,但对方拒绝了采访。

    资管业务换将

    据第一创业2017年年报,其营收占比前四的业务分别为资管业务、经纪业务、投行业务和其他业务,分别贡献营收6.88亿元、5.23亿元、2.16亿元、1.89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35.28%、26.8%、11.09%及9.71%。其中,其他业务收入包括自有资金利息净收入、投资收益、新三板业务收入等,资管业务在营收贡献上拔得头筹。

    2016年,第一创业就已经形成“券商资管+公募基金+私募股权基金”的大资管格局。去年9月底,第一创业负责资管部门的副总裁梁学来离职。彼时业内多有猜测,“高层变动或与公司重组有关”。

    据公开资料,梁学来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国民经济学专业, 2003年加入第一创业,历任公司固定收益部交易员、副总经理,公司第二届监事会职工代表监事等,后被任命为总裁办公会成员、董事总经理、资产管理部负责人。

    “在梁学来管理资管部门之前,原先的资管部门的人都下沉到了新设的子公司创金合信,梁学来带领的资管部则是后来新设的。”一位不愿具名的第一创业中层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在梁学来管理资产管理部门期间,第一创业就已提出“做大资产管理规模”作为2017-2019年公司资管业务重点发展目标,打造“固定收益+”资产管理业务模式。在梁学来带领下,第一创业在2016年以2327亿元的资管月均规模,在基金业协会公布的券商资产管理规模20强名单中首次跻身年度20强,排名19位,其主动管理月均规模643.91亿元,排名第18位。

    而梁学来的接棒者—尹占华也有着多年的资管经历。尹占华在2012年1月加入安信证券后就一直从事资产管理业务。资料显示,尹占华为中国人民大学风险管理与精算学专业博士,拥有近15年证券从业经验。在加盟安信证券之前,曾先后供职于大公国际、泰康资管理公司和中国人寿资管公司工作。

    作为一名固定收益市场投资的老将,尹占华这些年也有着不错的投资业绩。Wind资讯数据显示,尹占华担任投资主办的资管产品基本都为一级债基,管理时间最长的安信理财1号,从2012年2月到2017年10月,在包含3年债券熊市的5年多的时间内,收益率高达68.8%,复合年化回报9.59%,为同期券商资管同类产品第一名;其管理的安信瑞泽、安信瑞富等满3年的产品,年化回报也都在11%或8%以上。

    尹占华在加入第一创业后曾接受媒体采访,他表示对业务发展信心十足,“行业竞争激烈,但我们强调做精品、做业绩、做强主动管理。”

    截至2017年末,第一创业管理的资管产品有383 只,资产管理业务受托管理资产规模为2180.73亿元,其中专项产品规模较2016年末增加58.5亿元,增幅达488.54%;主动管理产品大部分都取得了正收益,其中两只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年度投资回报率超 10%,进入同类产品排名前 20%。

    市值垫底

    第一创业总裁钱龙海曾表示:“资管业务能在资金和资产两端充分发挥公司内部的合力,而强大的资管业务有助于提升整个公司的估值。”

    仅以资管业务的增长是否能带动公司估值的提升,东吴证券一位非银分析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单一项业务来看尚不足以提升估值,“影响券商的估值是多方面的,大型券商在估值上更占优势”。

    自2015年完成上市以来,第一创业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并不理想。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13日,第一创业证券收盘价为7.9元/股,一年内涨跌幅为-55.38%,远低于行业指数的-13.8%;而其总市值为276亿元,同样低于行业平均的608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第一创业在2017年出现了营收利润双降的情况。其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9.52亿元,同比下降3.7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4.23 亿元,同比下降 24.73%。在其营业收入构成中,经纪业务、自营业务、固定收益业务和投资银行业务等四项传统业务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固定收益业务同比降幅最大,达51.68%,其次为投资银行业务同比下降27.74%,自营业务与经纪业务同比降幅分别为7.91%、3.71%。

    第一创业对此解释为,“受股票市场行情分化、债券市场持续调整等因素影响”;而投行业务营收的变动,则是“同时受一创投行(原名为“一创摩根”)股权整合的影响”。

    去年10月,第一创业证券完成对外资持有一创投行33.3%股权的收购,目前通过一创投行从事投资银行业务。年报显示,一创投行2017年收入和净利润较上年分别下降了35.82%、69.62%。

    第一创业与子公司协同开展多项业务,也因此在业绩表现上多受子公司影响。一创投行从事投资银行业务、一创期货从事期货业务、一创投资从事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业务,以及创新资本从事股权投资、创新金融产品投资等另类投资业务。

    “第一创业的子公司基本相当于一个部门,高管基本都是之前在一创任职总裁助理或部门负责人的人员。”上述原第一创业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在职时子公司的风控和法律合规事务均由母公司第一创业的风控和法律合规人员直接负责,但在具体业务管理上比较粗放。

    上述东吴证券非银分析师补充说:“目前多家中小型券商过会,或将分散和弱化市场对券商板块的热情。”据Choice数据,截至今年一季度,券商板块下跌1.87%,行业PB为 1.6倍,仍处在近五年行业PB估值的低位。但另一方面,中小型券商发展空间再次被挤压。Choice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个月的营收前五名国泰君安、中信证券、华泰证券、申万宏源证券、海通证券营收在10亿元以上,上述5家券商营收在已披露3月数据的29家上市券商中占53%,净利润占68%,行业集中度同比提升9个百分点至47%。

    随着市场变化与行业结构变化趋势,第一创业能否凭借“资管核心战略”实现逆袭还有待市场检验。上述东吴证券非银分析师建议,中小型券商可注重发展标准化业务与零售证券,“目前大型券商在这部分还未形成优势,能拿下这两块对营收利润将形成巨大贡献”。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利润 业务 第一 的报道

  • ·应收账款是净利润27倍 创业板遭赊欠重压(2010-10-28)
  • ·利润下滑四成 澳优亿元豪赌跨国收购(2011-03-31)
  • ·银行三季报出炉:高利润难掩融资缺口(2011-11-10)
  • ·寻利润增长点 银联首涉保单托管业务(2013-10-10)
  • ·银行业利润负增长是大概率事件(2015-09-01)
  • ·国华人寿退保金增加 季度净利润巨幅波动(2017-05-02)
  • ·上海银行半年考:净利润同比增长6.57% 不良率下降(2017-09-05)
  • ·四大行净利润增速回升 工行半年报最亮眼(2017-09-05)
  • ·中信证券营收再登顶 净利润不敌华泰证券(2018-01-23)
  • ·国联证券欲回A股补血 净利润下滑存忧(2018-01-30)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陈鸿宇认为,香港看准中山作为珠江口两岸紧密合作和对接的桥头堡,区位优势明显,未来港珠澳大桥、深中通道和深茂高铁,将使中山变成粤港澳三地的交通枢纽。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采访得知,与去年相比,在高考改革的大趋势下,今年各大高校自主招生政策变化不大,总体保持稳定。

    “以中医药产业为粤澳合作的切入点,我认为这是很正确的选择。”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刘良正在为成立与中医药产业发展相关的粤港澳联盟而忙碌。

    城镇化这条改革主线的两头分别连接城市和乡村。目前,中国城镇化进程如何?农村是否依旧要为城市发展“输血”?如何确保城镇化进程平缓推进?

    城市纷纷降低落户门槛以吸引人才,然而,城市人才争夺战的背后,不只关乎人才的何去何从—人才流动能否成为撬动户籍制度改革的杠杆,最终实现人口自由流动?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雄安质量”体系应是高质量发展的样板。过去的一年里,承担这一角色的雄安新区,其建设,从宏观规划到具体项目落地,每一步都显得分外审慎。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