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朗普在达沃斯:美国优先理念有所软化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8-01-30 03:13:47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特朗普此次展现出了他在公众面前少见的冷静,证明了自己并不是一年前那个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领袖,而是一个“万事好商量”的商人型总统。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郭大海

    在2018年1月25日的瑞士小镇达沃斯,美国总统18年后再度出席世界经济论坛。

    特朗普在自己的演说中,企图告诉达沃斯的世界精英们:现在是来美国投资的最好时机。特朗普此次展现出了他在公众面前少见的冷静,证明了自己并不是一年前那个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领袖,而是一个“万事好商量”的商人型总统。

    然而,舆论普遍认为,他的“美国优先”政策传递着“各家自扫门前雪”的潜台词,有可能把世界拉回1913年。

    与“达沃斯人”为敌

    特朗普的到访,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个意外。

    世界经济论坛由日内瓦大学教授克劳斯·施瓦布于1971年创办,每年云集全球各界领袖讨论世界性难题,以推进全球化和秉持国际主义闻名于世。但达沃斯也象征着全球化的另一面:它被普遍批判为世界精英的社交平台,被各国反全球化人士视作国际金权主义(plutocracy)的象征。

    美国政治学者塞缪尔·亨廷顿将参与达沃斯论坛的人戏称为“达沃斯人(Davos Man)”,并定义他们为 “国际超级上层人士”:“他们没有国籍和领土的限制,与呼唤传统和社群的普通人完全脱离。”

    事实上,自克林顿之后的18年来,美国总统一律都拒绝出席达沃斯。

    竞选期间,特朗普本人也借助了反全球化民粹主义的浪潮攀到权力顶峰。

    过去作为商人的特朗普,集团产业十分国际化,住宅、高尔夫球场、度假村等物业遍布英国、加拿大、马来西亚、迪拜、韩国、巴西等地。《纽约时报》认为,特朗普只是披着民粹主义的外衣,而随着特朗普与阵营中代表着民粹主义的班农之间的矛盾的公开化,这层外衣也逐渐显得不合身了。

    最好的推销员

    特朗普达沃斯之行的目的十分简单:推销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加里·科恩在特普朗前往达沃斯前的白宫记者招待会上就表示,总统将成为美国“最好的推销员”。

    到达沃斯之后,特朗普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在场馆里转悠,而是以总统的名义热情招待了来自西门子、诺基亚、汇丰、雀巢等15个公司的高层领导一同共进午餐。巴基斯坦总理沙希德·哈坎·阿巴西在见过特朗普后也表示,“他和他的公众形象很不一样,和我在私下会面时非常热情”。此前在月初的联合国会议上,特朗普曾谴责巴基斯坦在反恐问题上充满“谎言和欺诈”。

    显然,特朗普不想在国际政治问题上大张旗鼓,他更想让国际人士们看到,他是个思维开放而灵活的商人型总统。

    这点很好地表现在特朗普于达沃斯论坛的闭幕演讲上。演讲一开始,特朗普就着重强调他一年以来的经济成就,其中包括股市和就业的增长。他直截了当地告诉达沃斯的观众:“我在这里传递一个简单的信息:这是在美国雇人、建厂、投资并获得增长的最佳时机。”

    减税政策无疑是他最大的卖点。“我们将公司税从35%直接降到了21%。结果,数百万工人从雇主处拿到减税红包,人均高达3000美元。减税预计可以增加美国家庭收入平均超过4000美元。世界最大的公司—苹果公司,宣布计划将海外的2450亿美元利润拿回美国来。未来五年,他们对美国经济的总投资将超过3500亿美元。现在正是把你们的买卖、工作和投资弄回美国的完美时机。”

    另一大卖点是规制缓和:“我们实施了最广泛的规制缓和……每添加一个新的监管,就要消除两个不必要的监管。”

    对身处达沃斯的工商界人士来说,这两个政策还是具有相当大吸引力的。“我实在很难找到这么一个场合让我直截了当地问—我们应该去掉哪一个监管好让生意扩展得更快一些?”美国万通保险总裁Roger Crandall对特朗普的演讲表示欢迎。

    重回双边贸易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的演讲基本上把美国的国际贸易政策定调在双边贸易体制的基础上:“正如我所说,美国准备和所有国家谈判互利的双边贸易协定。”

    自1995年以来,国际多边贸易体系一直以世界贸易组织(WTO)体系为架构。而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抛弃WTO的倾向已愈发明显。显然,特朗普有信心能在双边贸易体制的架构上获得对美国更有利的交易。

    欧盟的贸易部长Cecilia Malmström在特朗普到来前还特别表示:“全世界都担忧美国要从世界贸易体系中撤离,我对此表示担忧。”特朗普和他的团队也知晓各国的种种担忧,因此在演讲中强调:“我们支持自由贸易。”

    但很难说特朗普有意软化他的贸易保护主义。特朗普在演讲中强调,自由贸易“必须建立在公平和互惠的基础上”。他并未说明何谓公平和互惠,却对不公平、不互惠的贸易显然有着更清晰的定义:“不公平的贸易会害了所有人,美国不会再对不公平的贸易视而不见了。”

    虽然特朗普没有提及具体国家的名字,但含沙射影的目标已十分明显。就在他离开华盛顿前往达沃斯的前一周,特朗普就签署了文件,批准对进口太阳能电池板和大型家用洗衣机课以重税。

    当然,特朗普也不会完全退出多边贸易体制。毕竟,完全退出在增加贸易成本的同时,会大大削弱美国对国际贸易的影响力。为了增加美国在未来贸易谈判的灵活度,他甚至表示,愿意和原先参与TPP的国家再次商定双边贸易协定。

    特朗普在达沃斯的演讲中公开表示美国有重新加入TPP的意向,表明了“美国优先”的理念开始有所“软化”。1月25日,他在接受CNBC访问的时候就首次公开表示:“只要条件足够好,我们会考虑重新加入TPP。”

    事实上,被美国“爽约”的11个国家,也都普遍希望美国能“回来”,毕竟美国一国的GDP就超过了这11个成员国的总和。从技术上来说,美国重新加入TPP不是难事:TPP的协议结构很灵活,既允许新成员国加入,也允许退出TPP的成员国重新加入。

    特朗普的问题在于—新协议如何谈判?重新加入TPP意味着许多商品的进口关税将被取消,这与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有着不可调和的冲突。

    重回1913

    特朗普的演讲着重重新定义“美国优先”的理念,力求使他的民族主义能接入这不可逆转的全球化时代:“作为美国总统,我总是把美国放在第一位,就像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也会把自己国家放在第一位一样。美国优先不代表美国独行。美国增长了,世界也增长了。”

    特朗普的这番话旨在平衡两个相互矛盾的群体:他既要让国内的支持者相信他不是个全球主义者,又要说服达沃斯的全球主义者相信他不是个民粹主义者。毕竟,本届达沃斯论坛的主题是:“在分裂的世界中创造共同价值观。”

    但这样的漂亮话,达沃斯的人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去年的达沃斯论坛上,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也曾说过,英国脱欧不是反全球化,而是要拥抱“真正的全球化”。事实证明,梅的演讲并没有使英国的硬脱欧进程更轻松。

    “这简直就是一份20世纪的演讲稿,”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对特朗普的这番话感到十分担忧,“特朗普这番话是支持所有国家追求各自的国家利益,但却全然不顾这么一个事实—如果各国都各顾各的,在利益相冲突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会被拉回1913年。”

    这已经不是美国第一次与联合国的意见向左。早在2011年,由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巴勒斯坦成为其成员国,美国终止缴纳会费。2017年6月,由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以巴问题上批判美国的人权问题,特朗普的行政班子曾一度威胁退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2017年10月,美国正式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讽刺的是,联合国和WTO都是在美国主导下建构的国际组织,甚至连达沃斯论坛的创建者克劳斯·施瓦布也是美式企业管理哲学的传教士。

    显然,特朗普并没有给达沃斯带来太多惊喜。在许多与会者看来,特朗普的演讲中规中矩、缺乏新意。全球主义者更在意人工智能的发展、难民潮问题、全球变暖和将来什么时候人人都会拥有无人机。

    但对特朗普来说,达沃斯之行基本完成了任务。他很清晰地向工商界人士推销了美国的经济,把自己定义为一名有政治灵活性的商人型总统;他也告诉了全球主义者,美国优先并不一定与全球主义相冲突。更重要的是,他没有给论坛添乱。会后,《华盛顿邮报》记者法里德·扎卡利亚也赞叹,特朗普在达沃斯展现出了少有的冷静,“值得嘉奖”。

    当然,演讲的最后,特朗普还是出了点岔子。在问答环节上,特朗普对达沃斯论坛的创办人克劳斯·施瓦布说,自己当了总统后,才发现美国媒体充斥着“假新闻”。此言一出,引起了台下一片嘘声。

    但特朗普没有理会观众,继续与施瓦布谈笑风生。毕竟,达沃斯永远欢迎强者,而特朗普也并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个“达沃斯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达沃斯 特朗普 美国 的报道

  • ·2010年,请关注“BIC”(2010-01-27)
  • ·全球化:惨烈调整在前方(2010-01-27)
  • ·达沃斯变“绿”(2010-01-27)
  • ·奥巴马重建华尔街(2010-01-27)
  • ·挣脱美元 中东南美率先探路(2010-01-27)
  • ·银行业巨头 小心回归达沃斯(2010-01-27)
  • ·蛋与鸡:当中日关系遇上东亚共同体(2010-09-16)
  • ·人民币升值迷雾(2010-09-16)
  • ·跨国公司“中国式生存”(2010-09-16)
  • ·中国国企:离强大有多远(2010-09-16)
  •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流感至今仍是我们无法预测的威胁,没有任何病毒或病原体会像流感病毒那样迅速演变。”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在近期出席“市民公益健康论坛”时表示。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