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共享单车棋至中盘:滴滴“复活”小蓝,阿里火线驰援ofo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18-01-16 03:35:02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此前ofo首席产品官陈为在支付宝小程序的发布会上曾表示,支付宝目前已成为ofo新用户注册认证的最主要渠道之一,“接入支付宝小程序后,支付宝App内的订单量较接入前增长了600%”。

    时代周报记者 陆一夫 发自北京

    如果时间能倒流回2016年1月30日,ofo创始人戴威可能会选择不与朱啸虎见面。

    当时他并不知道,朱啸虎领衔的金沙江投资是近年共享经济最大的鼓风机,饿了么、滴滴等明星项目均被他收入囊中。从国贸三期的大楼里一出来,戴威就用手机搜“朱啸虎”,搜完后他立马冲上56楼,接受了金沙江1000万元的投资。

    那一天是ofo的历史性转折点,或许也是为今天危机四起而埋下的地雷。在获得朱啸虎的加持后,ofo又迎来了滴滴的入局,可谓是顺风顺水。彼时滴滴已然是国内最具权势的出行巨头,经过两次大规模的合并,滴滴成为首个聚集BAT等明星股东的初创企业,滴滴在腾讯和阿里之间左右逢源,享尽资本和流量的红利。

    然而戴威未能得到像滴滴创始人程维这样的好运气。滴滴开始从资本到管理层多方面逐渐向ofo渗透。

    “我们非常感谢资本,因为资本助力了企业的快速发展,但是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面对投资者迫切套现的催促,戴威希望安抚他们的焦虑情绪,但摆在他面前的几乎只有合并这一条路。

    戴威一直相信,ofo有机会成为另一个滴滴,但后来共享单车这个故事却彻底变成了资本的游戏:一次次刷新行业纪录的融资金额,让外界眼花缭乱的话语权博弈,以及宏大的物联网愿景,几乎让所有人都忘记了摩拜创始人胡炜玮和ofo创始人戴威的初心—让自行车回归城市。

    如今在ofo和摩拜的对外宣传中,很难再看到这样充满理想主义的表述,因为在强大的资本意志面前,创始人基本别无他选。

    从蜜月期到同床异梦

    仅从资本层面而言,滴滴对ofo的重视程度远超其自身的国际化布局。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ofo已进行的至少8轮融资中,滴滴参与了其中4轮融资,并在去年4月正式将ofo接入到App中,用户可直接在滴滴客户端使用ofo的服务。

    但从强强联合到同室操戈,滴滴和ofo的相爱相杀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矛盾似乎始于前Uber中国北区西区总经理张严琪加入ofo担任COO(首席运营官)。2016年8月,在Uber中国被滴滴合并后,张严琪曾短暂加盟滴滴负责二手车交易业务,随后张严琪离开滴滴转投ofo,也印证了最近滴滴人事震荡的传闻。据张严琪透露,原Uber中国在深圳、广州等多地的部分团队成员也随之加盟ofo。

    表面上看,张严琪和大批滴滴系成员的“加入”有助于推动ofo发展,毕竟与摩拜的团队相比,ofo的成员过于年轻,但在2017年7月底,滴滴向ofo派驻三名高管,滴滴原高级副总裁付强、市场负责人南山、财务总监Leslie liu,分别担任ofo的执行总裁、市场负责人、CFO,滴滴开始试图加强对ofo的控制。

    这反而加深了滴滴和ofo之间的矛盾,尤其是戴威希望进军共享汽车等“大出行领域”时,遭到滴滴反对,双方的矛盾正式爆发。首先是2017年11月底,有媒体报道援引ofo内部人士消息指出,滴滴向ofo派驻的三名高管被“集体休假”;其次是在朱啸虎等多位投资者发声催促合并后,戴威回应称“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

    这让程维意识到,依靠ofo掌控共享单车市场的计划已经落空,滴滴只能够靠自己。与ofo决裂后,滴滴迅速组建自己的共享单车团队,并接盘小蓝单车。与此同时,滴滴还表示,将于近期在客户端内推出共享单车平台,陆续汇集ofo小黄车、小蓝单车、自有单车等更多单车品牌,并推出免押金骑行服务。

    事实上,小蓝单车的品牌价值不大,而且之前只是进入了全国六座城市,主要成员也早已纷纷出走,滴滴的真正目的是获得小蓝在一线城市掌握的牌照。目前小蓝单车拥有包括北京、广州、深圳、南京等一二线城市的共享单车牌照,这些区域大多已出台共享单车政策,而且禁止投放新的单车,滴滴拿下小蓝单车后就可以以最快速度进入市场,无需再通过法规层面的许可。

    漩涡中的ofo

    随着滴滴自有共享单车业务的推出,滴滴和ofo变成了竞争对手。根据天严查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戴威仍然是ofo第一大股东,滴滴持股比例25.32%为第二大股东。

    尽管存在矛盾,但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滴滴并不一定会将ofo的股份转让。“即使滴滴推出自有品牌,但至今ofo仍然在滴滴的入口里,这就说明滴滴并不打算真正与ofo分道扬镳。”有接近滴滴方面的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滴滴已经进行大规模的人员招聘,包括城市经理、运营经理等职位已经开放。

    而ofo则陷入到资金链断裂的传闻中。1月12日,腾讯科技援引接近ofo 内部人士消息称,ofo公司账户上的可用资金仅剩下不到6亿元人民币。若按照ofo每月4亿-5亿元的人员工资和运维等支出、以及持续流出的押金计算,ofo手上的现金仅能支撑一个月。此外,报道指目前ofo的日订单已降为1000万单左右,相比其去年10月公布的3200万峰值下跌60%。

    消息发布后,ofo迅速作出回应,称ofo目前单量保持稳定,资金链非常健康,ofo公司法务部将向腾讯科技提出诉讼。与此同时,也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摩拜也同样处于资金链紧张的状态,但截至发稿,时代周报记者亲测,依然能秒退摩拜和ofo的押金。

    急需资金注入的ofo,启动新一轮融资已经是箭在弦上,阿里入场的传闻不绝于耳。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阿里参与ofo新一轮融资尚未真正落实,但阿里很可能接盘朱啸虎等早期投资者的股份,从而制衡滴滴。在共享单车的战局里,阿里更多地充当搅局者的角色—由于阿里的存在,滴滴和腾讯试图促成ofo和摩拜合并的方案很可能告吹,共享单车的下半场将正式变为阿里和腾讯之间的博弈。

    滴滴和阿里的阳谋

    对于滴滴来说,共享单车是另一个比专车市场更需要打下的市场。考虑到共享单车是流量更大、更底层的工具,其高频次很可能威胁快车、专车等上层业务。

    作为后来者,滴滴的优势在于巨大的流量,而且雄厚的资本实力。据外媒The Information日前报道,去年网约车新政落地等因素对行业和滴滴业务形成挑战。不过报道指滴滴的GMV(成交总额)在2017年达到250亿-270亿美元,增速超过70%,并预计2018年将实现盈利。

    不过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至今仍未得到验证,不管是通过收取车费还是广告收入,摩拜和ofo都尚未实现盈亏平衡,这也是他们为何纷纷向电单车乃至分时租赁扩张的主要原因。

    此外,在摩拜、ofo早已占领一二线城市市场后,如今留给滴滴进场的空间已经不多,后来者只能够从饱和的市场中切割一定的份额,但难以实现反超。

    从资金层来看,程维有足够底气进入共享单车乃至分时租赁等领域,但对于长期以轻资产、重运营模式为主导的滴滴而言,也是一次巨大的挑战。除了共享单车外,滴滴还同时在杭州成立代号为“黑马”的事业部,主攻电动汽车和共享电单车,从而完成短途、中途和长途出行的全面布局。这些新项目投入大、回报周期长,很可能会减缓滴滴国际化和无人驾驶领域的进程。

    而被戴威视作“白衣骑士”的阿里,对共享单车同样有着自己的小算盘—ofo和哈罗单车所带来的是支付宝最需要的流量,阿里自然有意让共享单车成为推广移动支付的工具。此前ofo首席产品官陈为在支付宝小程序的发布会上曾表示,支付宝目前已成为ofo新用户注册认证的最主要渠道之一,“接入支付宝小程序后,支付宝APP内的订单量较接入前增长了600%”。

    根据ofo的融资情况,阿里在去年7月才领投ofo超7亿美元E轮融资,阿里系的蚂蚁金服也曾在D+轮战略投资ofo,但持股比例仍然低于滴滴和戴威。

    不过即使阿里无法完全掌控ofo,永安行和哈罗单车这对组合将起到后手作用。目前蚂蚁金服已经成为永安行低碳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到32%。与此同时,蚂蚁金服还领投了哈罗单车的3.5亿美元D1轮融资,这已对摩拜形成了包围态势。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小蓝 中盘 阿里 的报道

  • ·共享单车棋至中盘:滴滴“复活”小蓝,阿里火线驰援ofo(2018-01-16)
  • ·马云公关战:争夺阿里巴巴(2010-09-22)
  • ·雅虎阿里未了局(2011-10-20)
  • ·马云布局手机 阿里云并入天宇(2012-02-09)
  • ·阿里巴巴B2B退市 马云一箭四雕(2012-02-23)
  • ·71亿美元“赎身” 马云终解阿里7年之痒(2012-05-24)
  • ·马云新挑战:内控和外斗(2012-09-26)
  • ·阿里妈妈重出江湖 对战百度联盟(2013-01-10)
  • ·马云“退而不隐” 阿里上市临门(2013-01-23)
  •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科研成果转化的产品正在为光启造血。2015年年底,光启研究院与东莞市政府签订了项目总额为1.8亿港元的“云端号”空间信息平台系统项目。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