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什么吴晓波的“水大鱼大”不能解释中国?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8-01-16 01:45:26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中国人更想知道,未来还有哪条河沟会水量上涨,哪里会冒出新的大鱼。从区域经济的角度来看,中西部正在成为下一个可能快速涨水的水池。

    朱迅垚

    2008年出版《激荡三十年》风靡一时后,吴晓波打算延续给时代下定义的野心。2018年,他给了过去十年一个高度浓缩的概括:水大鱼大。所谓水大,是说中国这汪大湖过去十年大水猛涨,包括经济总量、货币总量、外汇储备总量、零售销售总量、汽车销售总量、网民总量;所谓鱼大,是说中国公司的体量随之膨胀,世界五百强中的中企数量空前,阿里、腾讯闯入全球前十市值公司之列。但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实,水大鱼大不过是现象描述,学理上,它没有解释这十年巨变;情绪上,它不够感性,缺少共鸣。

    用一个概念概括一个时代,不只是中国财经作家的野心。十年前,《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写了本《世界是平的》,也是要解释时代:1995-2005年,世界互联网发展的最初十年。弗里德曼直截了当地说:世界变平了,而且,未来还要更平。所谓“平”,意思是通信科技互联网的发展把全世界拉到一个平面,资金、人才全球流动,供应链、消费链全球布局,研发、企管、制造、营销全球分工。《世界是平的》为什么最近几年销声匿迹,无人再提?因为,世界看上去没那么平了。过去十年,政治保守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潮流同时到来,动荡、冲突、撕裂、对立在多个领域的全球范围内逆浪来袭。看上去越来越平的地表,重新隆起无数新的阻断和隔阂。

    然而,和世界趋势相反,中国正以令人难以想象的方式变平。过去十年,中国发生了四个显著变化:首先是地理平权。过去十年,中国高速公路里程数增长了接近3倍,高铁里程数增长了183倍,总里程均列世界第一;中国民航航线数量翻倍增加,中国汽车产量增加了3倍;第二是社交平权。2017年,中国网民数量高达8亿人,移动互联网用户比例高达95%;其次,消费平权。今天,即使在贫穷边远的农村,都可以在电子商务平台上任意消费,物流快递的发展早就抹平了城乡差;最后是金融平权与商业平权。淘宝个人卖家据说近600万。此外,支付宝全民账单显示,农村用户超过1/3。

    中国被拉平的根本动力是什么?一是全国一盘棋的战略规划性大大增加,比如做大区域经济多中心竞争格局,消除区域不平权;比如在精准贫困上不遗余力,消除城乡不平权……但真正让这个时代变得不同的力量,来自互联网革命,地理平权、社交平权、消费平权、金融平权、商业平权,这五大平权正是基于移动支付、电子商务、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产生的,而随着互联网技术往更高阶发展,个人经济生活在社会流动中的自由度还会更强—中国业已形成了这样的经济新动能。

    吴晓波这次的概念之所以让人无感,是因为,面对一个笼统的“水大鱼大”,中国人已经没有刺激感了。中国人更想知道,未来还有哪条河沟会水量上涨,哪里会冒出新的大鱼。从区域经济的角度来看,中西部正在成为下一个可能快速涨水的水池。阿里研究院的数字经济报告里有多个数据印证了这一点:全国各大省市中,销售总金额增速最快的前五个省全部来自中西部;2017年前11个月,西藏、福建、陕西、贵州等多个省份跻身“人均消费增长最快”TOP10;2017年,全国物流时效同比提升最快的十个省份依次为贵州、四川、广西、湖北、云南、重庆、黑龙江、江西、吉林和陕西。

    中西部地区的发展是“中国正在拉平”的证据。某种意义上,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新科技企业正在成为宏观意义上的赋能者,不仅通过互联网新科技为中西部地区充分赋能,也在继续赋能东南沿海地区的转型升级,从而撬动需求侧和供给侧的改革,给中国经济不断注入活力。

    互联网拉平中国,在过去十年只是开始。在可见的时间范围,中国会越来越平。

    (作者系专栏作家)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大鱼 中国 吴晓波 的报道

  • ·为什么吴晓波的“水大鱼大”不能解释中国?(2018-01-16)
  • ·外媒看中国(2010-11-03)
  • ·李铁:中国的奖项,滥了、乱了、烂了?(2010-11-10)
  • ·沈彬:中国特色的就业歧视与解决之困(2010-11-10)
  • ·外媒看中国(2010-11-10)
  • ·外媒看中国(2010-11-18)
  • ·半岛危机突显中国“包容性崛起”重要性(2010-12-02)
  • ·外媒看中国(2010-12-16)
  • ·外媒看中国(2010-12-23)
  • ·关心下一代健康成长(2010-12-23)
  •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科研成果转化的产品正在为光启造血。2015年年底,光启研究院与东莞市政府签订了项目总额为1.8亿港元的“云端号”空间信息平台系统项目。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