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中国人的美好生活,不止Freestyle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8-01-02 10:46:08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尽管每一个人对“美好生活”的理解有所不同,但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是共同的。

    2017年2月1日,北京,公园内举行舞龙表演,庆祝农历新年。

    美好生活

    2012年11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说过这样一句话:“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5年之后,“美好生活”被写进了十九大报告,报告中对中国未来愿景的描述,除了我们熟悉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还首次加上了“美丽”。

    十九大报告最引人注目的是首次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上海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曹东勃则认为:从物质文明建设到精神文明建设,再到后来的政治文明建设、和谐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是改革开放30多年发展历程水到渠成的结果。现代社会中人们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同样在与日俱增,不能再以物质文化需要简单概括,也不能单独依靠经济建设解决问题。

    从这个意义上说,尽管每一个人对“美好生活”的理解有所不同,但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是共同的。

    (文/马欢)

    Freestyle

    爱奇艺综艺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节目初期,吴亦凡作为评委多次对选手提问:“你有freestyle吗?”这话迅速承包了朋友圈。Freestyle在嘻哈音乐里指即兴说唱,需要在短时间内完成“跳词+捕捉+拼接+顺韵+节奏“,强调临场发挥能力,通常没有长年积累的歌手是难以在不同环境下做出freestyle。

    一时之间,freestyle成了社会语汇。嘻哈,也随即从国内的小众、地下音乐走向主流市场。2017年9月9日《中国有嘻哈》最后一期上线10小时,播放量达到2亿。次日,“嘻哈”的百度搜索指数跃升至8984。一年前,这词的搜索指数只有1217。

    很多人说,这是一场“90后的狂欢”。如果有人说没看过这个节目,必然会遭到群嘲,并请他回家检查网线。这根网线连接的不仅是这档节目,还连接了以90后为主的广大青少年群体。

    Freestyle,意在唤醒青年个性,释放心中的不羁,传递自身的正能量态度。如今,青年的兴趣和意见正在被互联网无限放大。90后的崛起,备受瞩目。

    VCG111100268895.jpg

    吴亦凡作为评委多次对选手提问,“你有freestyle吗?”。


    医改

    2017年,我国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继续攻坚克难,勇趟改革“深水区”。全国所有公立医院已全部开展综合改革,取消了实行60多年的药品加成政策。百姓健康获得感不断提升。

    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我国攻坚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效。我国居民个人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比重从2008年的40.4%降至2016年的30%以下。患者就医负担持续下降。

    “取消药品加成,是今年医改最难啃的‘硬骨头’。”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贺胜说,全国按照“腾空间、调结构、保衔接”三条路径综合施策,破旧立新,确保取消药品加成改革顺利推进。

    民之所望,政之所为。向着共建共享的宏伟愿景,我国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让中国特色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刻下健康中国的新坐标。

    (文/马欢)

    中产阶级

    2017年,中国中产阶层达到2.25亿人。在12月18-20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形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体。

    然而,这一群“新中产阶层”或许是最焦虑的一群人:他们有房有车,却被房贷车贷压得喘不过气。今日担心孩子教育问题,明日担心老人医疗问题,还得想想如何才能够让自己资产跑赢通胀。 但人们往往高估了中产所面临的压力,而低估了中产应对压力的能力;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焦虑是合理和有益的。根据结构主义学派的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的观点,现代性作一种风险文化,它从稳定而单一的传统秩序中演变而来,一面是多样化的可选择余地,另一面则是不确定性,也因此,不安全感和自我焦虑的折磨是其自带的附属属性。在目前新中产迅速增长的背景下,焦虑是结构性的、不可避免的存在。它就像奔跑中产生的乳酸,重要的是接受它存在的合理,理解它存在的机理性意义,尝试将它控制在最佳的范围之内。

    (文/王心昊)

    VCG11503863744.jpg

    2017年3月26日,一个人租住在北京三元桥的唐晓玲端坐在床沿边处理工作上的事。

    空巢青年

    生活在大城市里的“单身狗”似乎有了一个更文艺的称呼:“空巢青年”。

    他们多数是20-35岁之间,受教育程度较高,在大城市里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但独自居住,缺乏家庭生活,缺乏感情寄托。

    有数据统计,中国独居者超过5800万人,其中20-39岁的达到2000万人,与空巢老人组成了杠铃化的人口分布现状。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正在中国上演,这不仅是人口从乡村到城市的迁移过程,也是由中小城市向大城市集聚的过程。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大城市就业机会多,年轻人为了追求更好的发展机会离家,父母也不愿意离开老家,“巢”就空了。

    专家表示,空巢青年是市场经济发展下的产物。年轻人在面对市场的各种机遇时可以进行自由选择,但同时也要对自由背后可能的负面效应作出必要的担当。

    (文/潘展虹)

    VCG111140525059.jpg

    2017年12月11日消息,近日杭州举行的浙江省装备制造、机械专场招聘会上,意外出现了阿里巴巴的招聘位,但这一次阿里巴巴不招程序员,招聘的是“10年经验工人老师傅”。

    中年

    你在1992年前出生吗?如果是的话,恭喜你,你已经可以作为一名中年人来回顾自己的前半生。 2017年5月,联合国官方微博称“青年”的定义为15~24周岁,因此1992年出生的人如今开始步入中年。消息一出,全国近1.6亿的90后纷纷表示,我都还没有长大,为什么突然就站在迈进中年的门槛上? 之后几个月,“中年们”清奇的画风在不断地延续,最典型的是对这个群体贴上具有调侃性的“油腻中年”。作家冯唐的一篇刊文,更是引发了一场关于中年危机的全民讨论话题。

    事实上,“中年”的走红与城市居民承受过大生活压力不无关系。人到中年,不再活力四射,但仍必须与充满不确定性的生活进行抗争,应对来自于年轻同行的激烈竞争。

    (文/王心昊)

    保温杯

    划分中年人和“小鲜肉”的界限,似乎是从保温杯开始。

    2017年8月中旬,一张黑豹乐队鼓手赵明义手拿着保温杯喝水的照片在网上火了。多数网友对当年的铁汉手端保温杯喝水感慨万千,网友们戏言,“你和中年危机之间,就差一个泡着枸杞的保温杯了。”

    一时间,保温杯与中年人画上了等号。90后、00后抢着晒自己手上的冰冻可乐,70后、80后则是看着手上的保温杯、柜子里的秋裤自嘲。社会引发“中年危机”的焦虑,只有保温杯能给予中年人某种程度上的安全感,安抚内心不安。

    但竞争不全是分年龄的。《人民日报》曾发出名为《奋发的朝气无关“保温杯”》的评论。当中提到,“假如不能在转型中完成相应的调整,那种担心失去竞争优势、害怕落后于时代的焦虑感确实可能蔓延开来,不管你是不是已经人到中年。”

    (文/王心昊)

    “洗澡蟹”式海归

    新华社一篇报道将部分只为获得一纸海外文凭、不认真对待学业的海外留学生定义为“洗澡蟹”。“洗澡蟹”原指蟹商将外地螃蟹贩运至阳澄湖后,放到阳澄湖浸泡一段时间,打捞上来冒充“阳澄湖大闸蟹”,以求卖出更高的价钱。

    由于“镀金”式留学含金量不足,仅有普通文凭、缺乏技术与经验的“小海归”竞争力较弱,但比例明显偏高,专业扎堆也与国内人才需求出现错配。众多海归在选择回国求职后,往往面临着一系列国内HR“来自灵魂的审判”,然后被残忍地淘汰。

    当“洗澡蟹”式海归在人力资源市场不再受到青睐,也说明用人市场回归理性了,也更能净化一言不合就出国镀金的风气,让那些真正有本事的人才与这些“洗澡蟹”式海归撇清关系、划清界限,从而增加海归人才的附加值。

    (文/罗仙仙)

    VCG11387435360.jpg

    2007年1月14日,2组对接的白色“子弹头”新型高速动车组CRH-2停靠在上海列车机务段上。  

    新四大发明

    来自“一带一路”沿线20国青年选出了中国“新四大发明”: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网购。

    之所以成为“新四大发明”,是它们为日常生活带来了颠覆性改变。高铁跑出“中国速度”,拉近城市间的距离;电商平台将“中国制造”商品,到达世界各地消费者;拿着手机就能扫码支付,不带钱包出门成为常态;共享单车解决“最后一公里”,不再担心路上拥堵。

    VCG111141600302.jpg

    共享单车被“一带一路”沿线20国青年评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

    “新四大发明”,是近年来中国科技创新的缩影,改变的不仅是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也改变了世界对中国的认识。如今,高铁、支付宝等作为中国技术、模式,逐步向外输出。

    期待有一天走出国门时,能看到更多产品上写着“Made In China”,而世界各地的消费者也更愿意为这些“Made In China”买单。

    (文/潘展虹)

    怼g.jpg

    “怼”的走红,源于某卫视一档综艺节目《真正男子汉》。

     “怼”的走红,源于某卫视一档综艺节目《真正男子汉》。嘉宾向军训营班长打报告但是被拒绝了,这位嘉宾笑称自己被怼了。班长解释道:“怼是对心灵的一个考验,小怼小进步,大怼大进步,不怼不进步。”此后一段时间里,“怼”迅速走红,还掀起了一阵造句热潮。

    实际上,这不是一个新字。《咬文嚼字》节目里语言文字领域专家提到,“怼”的使用最早可追溯到《诗经•大雅•荡》中的“而秉义类,强御多怼”。其中,怼是形容词,表示凶狠。此后常见用法是动词,表示怨恨。汉代以后多与怒、怨组合,并延续到现代汉语的使用。

    众多地方方言也有“怼”。在北方多指“用手推撞”、“语言驳斥”,而在南方粤语里则是“用力捅”。而从字面上看,“怼”是与“心”相对,自是不爽。

    从过去到现在,从方言到字面,“怼”都是充满恨意。但这样的“怼”来到网上,反而多了一点调皮,更能被社会接受。而当社会习惯了大家直接表达想法、敢于说出不满,社会也就变得越来越包容和多元了。

    (文/潘展虹)

    VCG11499012103.jpg

    2017年1月27日,重庆,除夕夜的泡吧人。

    恐年族

    春节日渐临近,原本是家人团聚、美满和睦的美好佳节,却让不少年轻人沦为“恐年族”。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参与调查的网友中77.2%的人表示身边存在“恐年族”,41.1%的人认为自己就是“恐年族”。而网友票选出的过年最纠结的事,包括过年花销、家人逼婚、无颜归家等。

    时代在变,年轻人的社交方式也在更新换代。春节的社交项目依然是老几样,具体表现就是父母和七大姑八大姨觉得聊家常是过年必选项,把“催婚”、问工作、问收入当作关心,但年轻人却觉得是被侵犯隐私、被伦理绑架。而在年轻人的网络社交世界,没有“催婚”、串门之类的人情负荷。

     “恐年族”意味着要离开自己的社交世界,回归家乡的传统社交方式。有人感叹说“回不去的故乡”,其实“回不去”的,是生活方式。

    (文/马欢)

    尬聊

    人与人的交流过程中,难免会碰到“不会聊天”的人。说着说着,把气氛降至冰点,但情景所需又必须聊天,只好强行聊下去,这就是“尬聊”。

    尬聊,是从“尬舞”一词衍生而来。对于部分人来说,好好聊天实在太难,碰到不太会交流的,或是谈话时心不在焉的人,分分钟能把天聊死。尬聊,实际上是熟人社会向陌生人社会过渡的变革。过去的聊天,一般是发生在朋友之间的,自然而然形成的。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社交网络的更新,聊天的场景多了许多:业务饭局、班级微信群、企业群……朋友圈也逐渐扩大,新同事、新朋友、新合作伙伴等,如何和他们维持联系,尬聊成为了第一道程序。

    尬聊的本质,应是“聊”,而不是停留在“尬”的状态。多点真诚,少点套路,试着用心倾听对方的谈话,和对方保持有效互动,寻找对方感兴趣的话题,聊起天来也就不那么“尬”了。

    (文/潘展虹)

    VCG111101709779.jpg

    2017年5月25日,浙江省乌镇,2017AlphagoVs柯洁大赛(乌镇)第二局。

    阿尔法狗

    这条“狗”攻陷了人类智慧的最后一块高地,但这远远不是它旅途的终点。

    2017年5月23-27日,在中国乌镇围棋峰会上,阿尔法围棋(AlphaGo Master)不仅以3比0的总比分横扫排名世界第一的柯洁,还战胜了由五位世界冠军组成的围棋团队,并且顺利登上世界第一的宝座。 2017年10月18日,DeepMind团队在世界顶级科学杂志《自然》发表论文,公布了最强版AlphaGo ,代号AlphaGo Zero。仅仅通过40天的自我训练,AlphaGo Zero击败了人类顶尖高手也遥不可及的AlphaGo Master。 “阿尔法狗”在围棋界横扫人类依靠的是“深度学习”。通过合适的矩阵数量,让我们常见的神经网络多层叠加,形成精准复杂的处理能力。

    在横扫围棋界之后,团队宣布阿尔法围棋将进一步探索医疗领域,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攻克现实现代医学中存在的种种难题。

    (文/王心昊)

    VCG11477609810.jpg

    湖南新邵县某幼儿园的孩子在上课。

    幼儿园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放开,幼儿园的市场需求正在持续爆发。

    截至2016年底,幼儿园园长和教师人数六年间增长91.4%,达到230.31万人。根据西南大学教育政策研究所的估算,到2021年学前教育阶段在园教师总需求量将会达到575.08万人。而在2016年年底,这个数字仅为230.31万人。按照现在的人才培养规模,在没有人才流失的情况下,需要11年才能够填上这个近300万人的缺口。

    幼教行业的供需失衡,幼师群体水平的参差不齐,都使得中国父母在幼儿教育上的神经如阿喀琉斯之踵一样脆弱。

    巨大的缺口并没有为幼师群体带来可观的收入,过高的工作压力和与之不匹配的工资水平,使得幼师队伍一直都留不住人才。而过高的人才流动,又进一步加剧了行业水平的参差不齐。 对于幼儿教育,如何既满足“从无到有”与“从有到优”,值得每一个中国人为之思考。

    (文/王心昊)

    无痛分娩

    陕西榆林产妇的遭遇,让无痛分娩成为二孩时代,与生育有关的最热话题之一。

    全国仅10%的无痛分娩率足以说明,无痛分娩是很少人了解与认可的生产方式。不可否认,无痛分娩的现状是尴尬的。麻醉师不足、收费没被纳入医保等都是推广无痛分娩的“痛点”,但也都是政策和制度可改善的。

    难以逾越的推广门槛,是产妇和家属的传统观念。在传统的生育观念中,“生孩子肯定是痛的”这样根深蒂固的观念流传至你我的父母一代人。在农村地区,“能否忍受生产疼痛”甚至成为检验产妇能否当好妈妈、好儿媳的标准。

    而在更多的地方,在制定医保和生育保险政策时并没有把无痛分娩纳入基本医疗保障的范围。

    幸运的是,80后、90后渐成为孕妈主力军,也不再轻易地将无痛分娩拒之门外。在政策、制度的改善下,无痛分娩在全国的普及度将慢慢提高。

    (文/潘展虹)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美好生活 中国人 的报道

  • ·连接2018 迈向美好生活(2018-01-02)
  • ·2017:中国人的美好生活,不止Freestyle(2018-01-02)
  • ·中国人钱多了 为何还感不安(2009-08-26)
  • ·中国央行:全球最大的喜与忧(2012-05-03)
  • “只要开工启动了,就是很重要的一步。中泰铁路已经拖了很长时间,现在哪怕只修一公里,动了就比不动强。”商务部国际经济贸易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7月19日,上海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暨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进小组会议在市政府召开,上海副市长周波、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出席会议。

    就在澳佳宝股价徘徊于低迷时,5月24日,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