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创新密码:研发投入强度仅次于以色列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12-26 03:30:20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深圳在科技创新方面有何特点?改革开放以后,近40年的发展,深圳这个新兴的城市,是如何成长为“科技创新之城”?

    视觉中国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广州

    2017年12月5日,广东省统计局发布公告称,实施地区研发支出核算方法改革,将研发支出未计入国内生产总值(GDP)部分进行补充核算。修订后,2016年深圳GDP达到20078.58亿元,增长585.98亿元,仅次于上海、北京。

    这主要得益于深圳有较高的研发投入。据统计,2016年,深圳的研发投入超过800亿元,占GDP的比重为4.1%,研发投入强度仅次于以色列。

    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在十九大期间表示,将继续加大对基础研究、应用基础和核心关键技术攻关的投入,力争到2020年R&D(研究与试验发展)投入占GDP比重提升到4.25%,在重点领域突破一批颠覆性技术。

    日前,广东省委、省政府印发了《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提出将广州经过东莞到深圳长约180公里的区域,打造成中国“硅谷”。在此基础上,《深圳建设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实施方案》正在抓紧制定中。

    深圳提出了“四步走”的发展目标:到2020年,成为“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主引擎,2025年成为“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引领区,2030年基本建成国际科技、产业创新中心,2035年全面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科技、产业创新中心。

    深圳在科技创新方面有何特点?改革开放以后,近40年的发展,深圳这个新兴的城市,是如何成长为“科技创新之城”?

    创新特点:6个90%

    在广深科技创新走廊中,据深圳市科创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初步设想是构建“四核十八节点”的空间格局。四核即四大核心创新平台,包括深圳空港新城、深圳高新区、深圳坂雪岗科技城、深圳国际生物谷。根据《规划》,走廊重大创新节点位于深圳市区域内有15个,在此基础上,深圳拟增补三个备选节点。

    大族激光科技有限公司,地处深圳“四核”中的深圳空港新城。这家成立于1996年的公司,经过20多年的发展,已经成长为世界知名的高端激光装备制造企业,其市值、销售额等指标均位居全球激光上市公司前列。

    该公司总经理陈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大族激光每年的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8%以上。“这个比例占到整个行业的一半以上,我们获得的专利也占了整个行业的一半以上。”据介绍,大族激光拥有4000人的研发团队,知识产权总量3000余项。

    2017年1-9月,大族激光实现营业总收入89.1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8.69%。“激光与各行各业息息相关,今年宏观经济变好,预计公司产值会突破100亿元。”陈炎估计。

    在深圳,类似的高新技术企业数目众多,共同支撑起了深圳创新。11月3日,全国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通知,3362家深圳企业拟被认定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以下简称“国高”)。近3年来,深圳的国高企业稳步增长,截至目前深圳国高企业总量将达10988家,占广东省的49%,位居全国第二,仅次于北京。

    深圳创新的一个鲜明特色在于,企业是研发活动的主力,并形成了“6个90%”的创新特点:90%以上的创新型企业是本土企业、90%以上的研发机构设立在企业、90%以上的研发人员集中在企业、90%以上的研发资金来源于企业、90%以上的职务发明专利出自于企业、90%以上的重大科技项目发明专利来源于龙头企业。

    王伟中在十九大期间表示,发挥深圳科技创新以企业为主体的优势,不断完善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率先加大营商环境改革力度,构建更加完善的综合创新生态体系。

    企业如何处理研发投入与营业收入之间的关系?陈炎表示,以前产量少,成本就很高。现在技术提升以后,产量增多,有了足够的盈利能力,才会投入更多的资金和资源去做研发,技术也就越来越好。“技术的进步是建立在业务的基础上。我们的研发导向以市场和客户需求为中心,基本不会为了未来几十年的事情去研发。因为这是学校、科研院所做的事情。”

    全球招揽人才

    科技行业技术的迭代非常快,一家公司要想跟上技术的变革,除了资金投入之外,人才也是一大核心要素。然而,由于历史原因,深圳的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并不多,创新源头动力不足、基础研究人才缺乏。在此背景下,招揽全球创新人才成为深圳科技创新型企业的普遍做法。

    在近日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走访中,深圳汇顶科技董事长张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的研发团队中,中国团队是主要部分,包括公司自己培养的人才,以及社会招聘的有经验的专家。同时,汇顶科技也在海外建团队,或吸引优秀的海外人才回国工作,把全世界优秀的力量结合在一起。

    “相对来说,深圳的大学比较少。而现在是全球的竞争,我们的客户也是全世界的客户,所以从人才需求上看,范围更广一些。”张帆说道。

    汇顶科技是中国IC(集成电路)设计产业的领军企业。据汇顶科技提供的数据,从2002年创办至今,公司累计申请/获得国际、国内专利超1600件。公司研发人员占85%,其中50%硕士及以上学历。与大族激光类似,汇顶科技的研发投入比例也较高。张帆表示,公司年均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超10%,近六年研发投入复合增长率110%。

    政府层面中,从2010年开始,深圳就推出“孔雀计划”“促进人才优先发展81条”等一系列政策措施,每年投入不少于10亿元培育和引进海内外高层次人才和团队。对新引进的杰出人才,每人给予100万元工作经费和600万元奖励补贴,对引进的高端团队和项目给予最高1亿元资助。

    根据深圳市政府提供的《关于高端人才引进情况的专项工作报告》,在人才类专项资金方面,深圳的财政预算从2013年的14.15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53.4 亿元,翻了三倍多。目前,深圳专业技术人才和技能人才资源总量约467万人。经认定的高层次人才平均年龄41岁。留学人员企业总数达4200多家。

    “深圳市高端人才引进和队伍建设仍存在着不足。”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孙福金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深圳全市全职两院院士、国家重点实验室数量均与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尚有较大差距。深圳目前尚无国家“双一流”建设高校;全市海外高层次人才中,只有6.8%为外国国籍人员;深圳住房成本高企,教育、医疗等方面优质资源偏少,人才发展环境也有待进一步优化。

    今年起,深圳进一步加大了基础研究布局。截至目前,深圳已授牌格拉布斯研究院(依托南方科技大学)、中村修二激光照明研究院(依托中光工业技术研究院)、科比尔卡创新药物开发研究院(依托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瓦谢尔计算生物研究院(依托香港中文大学〔深圳〕)4个诺奖实验室。

    按照深圳市政府《十大人才工程实施方案》,预计到2020年,深圳将集聚海内外院士、诺奖得主等杰出人才100 名左右,海内外高层次人才超过1.5万名、高层次创新创业团队超过200个;到2030年,科技人才队伍整体创新能力接近硅谷、以色列等先进地区,全球创新人才在深圳集聚,全球创新人才高地基本建成。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以色列 深圳 强度 的报道

  • ·深圳创新密码:研发投入强度仅次于以色列(2017-12-26)
  • ·50亿元中以创新基金助力 以色列黑科技首进中国(2018-07-10)
  • ·深圳“保四”(2010-12-02)
  • ·深圳小产权房上演拉锯战(2010-12-09)
  • ·深圳口岸警戒升级严防H1NI(2009-07-08)
  • ·深圳破关:特区面积将增五倍(2009-07-14)
  • ·法治政府指标 深圳首创(2009-07-16)
  • ·深圳“封杀”兴业银行真相(2009-07-16)
  • ·深圳最大闲置土地纠纷真相(2009-07-17)
  • ·深圳:户籍改革十年之痒(2009-07-17)
  •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广东全省资金链断裂类矛盾总数61宗,其中2016年转存数28宗,2017年新增数33宗,已化解44宗,结余17宗,矛盾化解率72.1%。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不仅是新崛起的航空公司,就连三大航也只能选择向二三线城市下沉。但更重要的是,地方政府会为这些航空公司提供高额的补贴。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9月20日,广东省70.4229亿元政府债券在上交所公开招标发行,各期限平均认购倍数为35.6倍,迅速刷新了9月17日宁波90亿元地方债中,单只债券认购倍数达34.25倍的纪录。

    据海关总署广东分署统计,2013年至2017年,广东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值从1.11万亿元增长至1.5万亿元,年均增长率达7.8%。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冯立果认为,不同央企的国有股权比重应有所区别。其中,公益类央企应保持国有股的绝对控股,商业类央企的国有股则可以降到49%以下,并不需要绝对控股。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