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雾锁新德里:这么多年,雾霾的罪魁祸首还是它?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7-12-12 02:08:29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根据印度理工学院2016年1月的报告,德里的二氧化硫排放量估计为每天141吨。工业来源占总排放量的90%以上,主要来自发电厂。

    CFP 供图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梁耀丹

    继新德里去年同期创下PM2.5历史最高纪录后,雾霾又回来了,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情况更糟。

    12月3日的一场板球比赛中,斯里兰卡来的客队球员不得不戴着口罩上场比赛,甚至有选手在下场时呕吐,更衣室里还备有氧气筒。因此,印度国家绿色法庭严厉批评新德里政府,并令其48小时内提交雾霾治理方案。

    年复一年,新德里人民都在这样的重度雾霾中度过长达几个月的秋冬。

    Neha Bhasin一家准备在半年内搬出新德里。

    冬天到了,重度雾霾再次笼罩印度的首都。受空气污染影响,Bhasin的两岁女儿Landini患上了严重的支气管炎和肺炎。Neha Bhasin说:“我女儿两周前就住院了,在那之后她就没有离开过房间。”孩子每天都需要使用雾化器来避免严重的咳嗽,并吸入几种类固醇。儿科医生建议她带女儿离开这个城市。

    “生气,无奈……我交了税,做了政府要求的一切事情,最终没有任何回报。”Neha Bhasin说道。

    “毒气室”

    上月初开始,新德里空气中的重金属和其他致癌物质水平一度超过世卫组织认为的安全值的30倍—专家认为这相当于每人每天吸两包以上的烟。数千所学校被迫停课,道路严重堵塞,航班大面积延误。印度北部的浓雾导致一连串交通事故,旁遮普邦一辆卡车撞上路旁等公交车的学生,造成8名学生丧生。

    世卫组织早已把新德里列为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在其2015年发布的PM2.5精确数据库中,榜单前7名被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城市占据,印度包揽前4名,新德里居榜首。排名前20位的重污染城市中,有13个位于印度。据英国《金融时报》,2013-2016年新德里的PM2.5水平增幅超过12%,严重程度连年刷新纪录。

    “每年都是重复同样的故事—雾霾通常从排灯节(每年10月或11月中举行)放爆竹后开始,直到次年3月初才结束。其间我孩子的学校要对空气质量进行监测,达到某个空气质量标准才准许学生到操场。”工程师Amitesh Purwar抱着愧疚的心情说,“有时我觉得,让孩子留在新德里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污染让印度首都人民的健康情况急剧恶化。在新德里甘加姆拉姆医院(Sir Ganga Ram),病床已经供不应求。仅一个上午,已有12名病人抱怨说他们无法呼吸。其中一位患者Neela Arora说,本月初她觉得自己的胸部开始有压力,仿佛她所呼吸的空气已达到户外广告牌上空气污染指数所能测量的最大值。

    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指出,2015年印度因污染丧生的人多达250万,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世卫组织2015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印度首都中一半左右中小学生(440万名)肺功能受损,并且永远不会完全康复。

    新德里首席部长科基瓦尔(Arvind Kejriwal)表示,“德里已成为一间毒气室”。

    外科医生Arvind Kumar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健康的人也会感到喉咙在缩紧。这是非自愿的—气管在保持排除毒素的状态。”这位经验丰富的老医生在接受采访时看起来状态也十分不妥。他说,感觉眼睛在灼烧—因为手术室的大厅里也充满了有毒的气体。

    罪魁祸首烧秸秆

    环境研究人员Aishwarya Sudhir表示,根据风的方向,造成印度雾霾的罪魁祸首是位于印度北部平原的空气污染。那里是和巴基斯坦东北部接壤的土地肥沃的“粮仓”,按照印度的农业传统,收获季节过后,农民往往通过焚烧秸秆来给土地增加养料。烧秸秆的规模之大,连美国NASA的卫星图都可以清晰记录下来。

    印度政府已禁止在四个州燃烧秸秆,政府逮捕了数百名焚烧农作物的农民,但这道禁令并没有得到广泛的执行。据媒体分析,这里的农民太贫穷,无法负担更环保的设备,更不能通过污染较轻的方式清理残余的农作物进行补植。

    “除非这些地方有办法减少当地污染,否则新德里的空气质量问题是无法解决的。”Aishwarya Sudhir表示。

    此外,新德里方面表示,新德里在方圆300公里范围内有13个燃煤发电厂,由于没有排放控制措施来控制二氧化硫和二氧化氮的排放,同样造成了空气污染。根据印度理工学院(IIT)2016年1月的报告,新德里的二氧化硫排放量估计为每天141吨。工业来源占总排放量的90%以上,主要来自发电厂。但迄今为止,印度政府并没有制订这些电厂排放污染的标准。

    由于印度全国70%以上的电力来自火力发电和需求增长,降低印度北部各州的污染水平似乎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美国马里兰大学和美国太空总署(NASA)的一项研究表示,中国大多数(95%)的火电厂早已安装了基本的污染治理设备,而印度在2016年11月21日报告称仅有10%的印度电厂安装了相应设备。

    印度理工学院(IIT)的研究还显示,贡献了新德里PM2.5排放量前四的分别是道路粉尘(38%)、车辆(20%)、家用燃料(12%)和工业污染源(11%)。

    4500万新德里居民和他们的近900万辆汽车、三轮车排出的尾气已经让印度政府不得不开始了汽车限行,然而成效似乎并不大。

    随着对雾霾问题认识的加深,在今年的印度最大节日—排灯节到来之前,印度最高法院宣布,节日期间首都及周边地区禁止销售烟花爆竹。不过遭到宗教团体和民众的抵制后,这一禁令最终无疾而终。

    各界呼吁政府解决这个公共卫生紧急状态的呼声越来越大。而据英国路透社称,印度官员很清楚治理雾霾需要什么,但他们还在为谁来出这笔钱而争论不休。据报道,新德里政府和哈里亚纳邦的领导人此前在网上唇枪舌剑,最后他们达成一致,将从2018年开始治理雾霾,在那之前只“祈求上天保佑”。

    “最后一个口罩”

    空气污染早已成为世界上最致命的污染形式和第四大过早死亡风险因素。2013年,由于空气污染引起的死亡事件使全球经济损失了大约2250亿美元的劳动力收入。而世界银行去年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由于空气污染造成的福利增加和劳动力损失,印度在2013年的国内生产总值损失了8.5%以上。

    此外,印度孟买技术研究所的一项研究发现,2015年孟买和新德里的空气污染损失为106.6亿卢比(约合10.8亿元人民币),约为该国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的0.71%。

    供不应求的雾霾防护口罩也被抬高了价格,多家商店甚至售卖无法过滤PM(颗粒物)的伪劣口罩。即便如此,为抢下最后一个口罩,人们经常大打出手。

    两年前,空气净化器在印度还是稀罕物,只在外国人居住的小区市场里零星有售。如今,在新德里各大卖场,空气净化器早已卖脱销。生活在新德里以南古尔冈的Sherebanu Frosh表示,她和孩子终日“蜷缩在家里的空气净化器旁,有重要事情才戴着口罩出去”。这些净化器已经超负荷。

    更多人负担不起空气净化器和防雾霾口罩。新德里一名人力车夫表示,由于在空气中暴露太久,他的眼睛火辣辣地疼。“去年我生病了,感到呼吸困难,眼睛发痒。医生告诉我不要在冬天的清晨上班。”

    而一名叫Sohail Abbasi的清洁工对当地的媒体说:“我的工作是收集当地的垃圾。无论如何,我每天都要处理污垢。一旦我离开臭气坑,这被污染的空气简直是一种奢侈。”

    根据美国驻印度大使馆的数据,本周一,在新德里部分地区,PM 2.5含量达每立方米369微克。情况已好转多了,此前,PM2.5值一度超过1000微克。尽管如此,当天空气质量仍被列入“危险”等级。

    没有人能预测明年空气质量会否有所改善,外科医生Arvind Kumar富裕的患者们已在家中购置雾化器。

    “人们已经习惯了。他们学会调整,即便成本很高。”Arvind Kumar说道。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新德里 多年 还是 的报道

  • ·雾锁新德里:这么多年,雾霾的罪魁祸首还是它?(2017-12-12)
  • ·“僵尸”机构救还是不救?(2009-07-16)
  • ·俄罗斯“黑”金 幸福还是魔咒?(2009-07-24)
  • ·秘访朝鲜 克林顿救人还是救火(2009-08-06)
  • ·美日房地产:是回暖?还是更大的泡沫?(2016-10-11)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11月17日下班时分,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等五部门公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

    在此轮划转以后,全民所有的权利和资产的联系就能看得见、摸得着了,显然是有利于国企的监督和运营。否则全民与国企的关系还是割裂的。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