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默克尔组阁 最后冀望与社民党“复合”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7-11-28 02:55:29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并高喊他的“美国优先”口号后,德国总理默克尔被很多政治家、学者视为西方自由世界的实际领袖。但在今年9月一场险胜的选举后,事情起了微妙的变化。

    时代周报记者 李兮言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并高喊他的“美国优先”口号后,德国总理默克尔被很多政治家、学者视为西方自由世界的实际领袖。但在今年9月一场险胜的选举后,事情起了微妙的变化。本月19日,在默克尔与自民党和绿党组阁谈判破裂后,铁娘子的未来似乎已经蒙上了阴影。

    自2005年首次当选为总理后,默克尔在全球舞台上一直表现稳定。经过10多年,对德国乃至欧洲来说,没有她出席的未来不可想象。当然,目前的情况还没有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地步。尽管不清楚默克尔会走上哪条路—与自民党和绿党组成三方联盟,或是再次与社民党联合执政,还是重新大选—只要没有意外,她仍将会是下一届德国总理。

    数日前的访问中,她说自己已经准备好再服务四年—即便需要重新选举。面对目前的僵局,她举重若轻:“坦白说,我不害怕任何事。”

    或成战后首次组阁失败

    今年9月的联邦议院选举中,默克尔领导的第一大党基民盟虽保持了议会第一大党地位,但需同其他党派组成联合政府执政。而自2013年以来一直与基民盟联合执政的社民党,在选举中虽然保住了第二大党的地位,但仅获得20.5%的选票,为该党在联邦德国历史上的最差结果。选举结束后,社民党领导人马丁·舒尔茨多次强调不会再与默克尔联合执政,而是选择当反对党。

    这样的情况下,基民盟只能寻求与其他党派联合执政。

    由于拒绝接触极右、极左政党,默克尔被迫寻求与持疑欧立场的、自由主义的自民党和亲欧的、支持干预主义的绿党建立一个不稳定的三方联盟。这一左一右的立场,原本就不容易协调。而谈判的议题又有12个之多,双方在基本立场上坚持不肯放弃。经过12年来欧盟及国际会议的无数磨练,默克尔已经是传奇的幕后谈判高手。尽管如此,联合政府的谈判在棘手的移民和经济问题面前还是破裂了。

    按照计划,各方本应于11月16日达成初步一致,并形成成果文件,但这一目标并未实现。11月19日,自民党领袖克里斯蒂安·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怒气冲冲地退出了联盟谈判。

    如果事情没有新的转机,这将是战后德国大选首次未能组成一个政府。如果只为了留在总理之位上,默克尔能够选择的方法很多。但她却抛出一句—宁可重选。这似乎让“没有默克尔的世界”变成了可能。

    重新选举难有转机

    默克尔自2005年以来已经领导了三届政府,她表示,对在少数派政府执政表示“非常怀疑”,并建议如果在新的一年举行选举,她将再次成为候选人,告诉公共广播机构ARD,她是一个有责任感的“女人”,并准备在未来承担责任。

    然而,目前看来,“重新选举”并不能为默克尔带来转机。据德国《明镜》周刊网站报道,研究选举趋势的SPON调查机构从11月19-20日进行的调查来看,在组阁谈判中首先退出的自民党支持率的增长在所有政党中最大,支持率达13.3%,自宣布中断组阁谈判以来增长了1.7个百分点。绿党也同样获益,支持率增长1.5个百分点,达到11.9%。

    基民盟在最新民调中的支持率则跌破30%大关。早在试探性谈判结束前,总部设在柏林的一家网上民调研究所记录了基民盟支持率的下降趋势。继续拒绝参加新政府的社民党支持率为19.5%,跌破20%大关,这也是该党自2016年12月的最低值。民调显示,一旦重新大选,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最可能获益。

    不过,由于多方压力,事情出现了一丝转机。

    最近一周以来,社民党多名重量级人物公开发声,呼吁社民党党主席舒尔茨重新考虑与默克尔联手。根据这篇报道,150多名社民党议员中,约30人质疑舒尔茨的立场。

    来自社民党外的“复合”呼声同样高涨。欧盟委员会负责预算的委员、基民盟成员京特·厄廷格对《明镜》周刊说:“组阁进程拖得太久,将削弱德国在布鲁塞尔的影响力。”

    德国总统施泰也公开表示,仍希望说服各方重启组阁谈判,基民盟与社民党“大联盟”也好,与自民党、绿党“黑黄绿”组合也好,“不要把责任推回给选民”。

    面对党内外压力,舒尔茨口气似乎有松动的迹象。他23日接受德新社采访时说:“在目前的困境下,社民党完全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所在。我相信,在未来几天或几周内,我们一定能为国家找到好的解决办法。”

    社民党的态度改变,成了默克尔组阁目前最理想的可能。

    默克尔愿意与社民党再度联手,但她强调,如果“复合”失败,自己宁愿重新选举,也不愿组成不稳定的“少数派政府”。

    不过,世界银行前经济学家Ashoka Mody认为,即便默克尔仍继续担任德国总理,她的权力也已大幅度削弱,将成为与以往不同的领导。“就欧洲而言,默克尔是个历史性人物,但她的时代已经过去。”Mody如是分析。

    坏,但并非灾难性

    63岁的默克尔,在三届总理任期内,带领德国相对平稳地渡过全球金融危机,并帮助保持欧元稳定。因为默克尔的自信和能力,她在全球范围内有不少粉丝。但她允许中东难民进入德国,却让自己在国内的支持度大打折扣。

    彭博分析认为,德国的下一任总理——不管是不是默克尔——都将要面对修复增长模式的问题。现有的德国模式中,很多人感到自己被抛弃,此外还有看起来无止境的移民。民粹主义政党AfD在9月选举中赢得了12.6%的选票,令该党成为1950年以来进入德国联邦议院的首个强硬右派党派。下一任总理的任务之一就是想办法限制该党的壮大。在德国之外,对欧盟而言,默克尔影响力下降绝对是个坏消息。《法国世界报》在柏林组阁谈判失败后,就发表了极为沮丧的社论。

    如果失去默克尔,欧盟无疑面临巨大损失。在乌克兰危机中,她的政治立场和能力让她成功为普京和欧盟搭建桥梁,成为解决那场危机的关键。

    但默克尔并不完美。难民立场令其被怀疑,尤其让很多东欧人愤怒。而她传统的欧元政策,又让南欧人不高兴。

    当然,如今谈论“失去默克尔”为时过早。即便权力被削减,她失去总理之位的可能性并不大。

    “默克尔看事情的角度很不同,”路透社记者Andreas Rinke如是评价。Rinke跟踪报道默克尔6年,“在默克尔看来,9月的选举结果‘坏,但并非灾难性’”。在Rinke为默克尔写的传记中,“击败”一节只有一页内容。在这节的最后一句,他写道:“对默克尔而言,失败永远不等于最终挫败。”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默克尔 冀望 的报道

  • ·默克尔:欧洲救世主?(2010-12-30)
  • ·默克尔:保守者“封王”(2009-07-09)
  • ·两难默克尔(2012-07-12)
  • ·默克尔十年:遭遇难民危机“反转戏码”(2015-09-29)
  • ·科隆事件升级 默克尔如何破解最大难关?(2016-01-19)
  • ·默克尔低头了?(2016-09-13)
  • ·默克尔遭遇第二次“难民危机”(2016-09-27)
  • ·默克尔最艰难的大选:德国还找不到取代她的人(2016-11-29)
  • ·德国经济强劲复苏 工业4.0帮了默克尔大选(2017-04-05)
  • ·默克尔的温柔阻击者 难以改变潮水的方向(2017-09-12)
  •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就在澳佳宝股价徘徊于低迷时,5月24日,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

    毕节七县三区至今有贫困人口92.43万,贫困率达10%。一组数据更加直观:根据2016年底的数据统计,全国每50个贫困人口中有1个来自毕节,贵州每4个贫困人口中有一个来自毕节。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科研成果转化的产品正在为光启造血。2015年年底,光启研究院与东莞市政府签订了项目总额为1.8亿港元的“云端号”空间信息平台系统项目。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