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默克尔迎第四个任期 极右翼打破德国政治舒适期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7-09-26 03:42:27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鉴于社民党已经公开表态要成为反对党,失去了组阁伙伴的联盟党将只能在自由民主党、左翼党和绿党三个党派当中选择两个党派组阁。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梁耀丹

    当地时间9月24日晚上,安格拉·默克尔在德国大选结束后到达她所在的党总部时,看起来疲惫不堪。

    从小车里出来,她首先朝对准她的相机镜头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然后再向那些在党支部附近聚集的支持者露出微笑。

    默克尔也许早就知道她很有可能赢得这次竞选,迎来第四个总理任期。但这次,她所在的党派却出乎意料地交出了历史上最差的成绩。

    VCG111128136364_013267.jpg

    极右政党挺进国会

    据美联社报道,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在德国联邦议会选举中获得最多选票,领先其他各党,但是33%的得票率为该党在大选中历史最低水平。

    而这,也许是她决定对100万难民开放边境的糟糕决定导致的。

    对于投票结果,默克尔竞选时最大的竞争对手—社民党领导人马丁·舒尔茨难掩失望。“今晚标志着社民党与基民盟/基社盟合作的终结。”舒尔茨宣布,不再寻求与联盟党组建大联盟政府,而是让社民党在新一届国会中扮演反对党。他表示,自己将继续担任党主席,并致力于该党的革新。

    而就在同一座城市,在一个充满蓝色和白色气球的房间里,反移民、反伊斯兰、反欧洲一体化的一群人正在欢呼鼓舞。因为他们所在的德国另类选择党不仅第一次进入德国国会,而且得票率位居第三,成为二战后首个进入联邦议院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

    据报道,该党领导层在选后扬言要针对移民危机发动合法调查,对总理默克尔穷追猛打,该党也矢言要“夺回国家与人民”。

    该党的崛起引起不少民众的隐忧。当地时间24日大选后,德国首都柏林、科隆、汉堡、法兰克福等多个城市陆续有群众于聚集抗议,甚至有示威民众高喊“纳粹,滚!”

    投票进行时,一名男子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他对右翼民粹主义者的兴起感到恐惧。“他们就像希特勒下的纳粹人,”他说,“我出生在1939年,我是一个战争中长大的孩子。我在废墟中成长,现在我们再次得到这个结果。他们是罪犯,我一直投票给CDU(基督教民主联盟),我想要安格拉·默克尔上台。”

    就在两天前,在默克尔进行竞选前最后一次演讲时,一队年轻人在默克尔上台前五分钟在场外连排举起了口号,上面写着“全球反抗战争与资本(Widerstand Global gegen Krieg und Kapital)”,抗议德国政府出口军火武器及在难民问题上的无能。

    参与抗议的一位29岁男子说:“以基民盟为首的执政大联盟要为德国另类选择党(AfD)这样的极右翼势力的崛起负责。如果不是他们的无能,极右翼势力不会有机可乘,获得一批无处泄愤的人的支持。把从战争地区逃来的人遣返回战争地区,这是我们必须要谴责的。”

    而无论这些年轻人是否承认,德国另类选择党都将进入德国国会。接下来4年,默克尔也许不得不面对德国另类选择党(AfD)带来的“更咄咄逼人的反对势力”。

    求稳的默克尔或被“打破舒适圈”

    在投票前,德国这场大选可以用“沉闷”和“无聊”来形容。的确,德国再没有除了默克尔以外更好的人选了。然而,她的执政党在选举中的票数下降,说明选民对于现状表现出了一定程度上的失望。这或许说明,在默克尔长达12年的执政之下,选民也许起了倦怠心。

    2005年默克尔接任施罗德出任德国总理之际,正好位于“施罗德改革”后期。当时的改革推行激进的就业政策与福利政策改革,让德国经历了一个非常痛苦的阶段,当时德国的失业率在11%上下徘徊,在英语世界屡屡被称作“欧洲病人”。

    社民党的衰落正始于这时期,乃至于后来施罗德在大选中与默克尔的基民盟不分伯仲。最终,社民党与基民盟通过艰苦的组阁谈判最后组建执政联盟,施罗德让位,默克尔出任总理。

    默克尔上台后,“施罗德改革”最终发挥了它应有的效力,并推动了她的连任。此后,在全球性经济危机面前,德国一直表现稳定,欧债危机又将德国推上舞台,但默克尔都经受住了考验。

    然而,就在默克尔执政10年之际,她却出人意料地放弃了一贯求稳的路线,作出了敞开胸怀迎接叙利亚难民的决断。在难民问题上遭受批评时,默克尔罕见地带有情感地发言,表示,“如果我们现在为应对紧急情况时所展现的友善面孔而抱歉的话,那这就不是我的国家。”

    目前在德国境内的难民已经超过130万人。由于德国近年来屡屡爆发的恐怖事件和危机,反难民、反伊斯兰力量逐渐壮大,这也为极右政党势力的崛起制造了机会。

    默克尔执政风格以冷静和稳定出名。她总是等着矛盾的各方都表达意见之后,再静观其变。分析认为,默克尔静观其变的习惯,恰恰也是在一个不确定的全球环境下,许多不愿意冒险的选民选择她的原因。

    “我认为在德国,每个人都感觉很好。”一位德国民众受访时表示。

    然而,德国另类选择党进入国会,对过去12年渐渐习惯了联合政府舒适圈,以及联邦议院反对派毫无威胁的默克尔,这将是“全新的世界”。

    分析认为,鉴于社民党已经公开表态要成为反对党,失去了组阁伙伴的联盟党将只能在自由民主党、左翼党和绿党三个党派当中选择两个党派组阁。至于议会中的第三大政党德国选择党,因其民族主义立场过右,不太可能成为联盟党的组阁伙伴。

    德国媒体普遍认为,所谓的“牙买加模式”(联盟党、自民党、绿党三党组阁)可能性最大。

    无论如何,默克尔的第四个任期都将开始了。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张茅介绍,在各部门协调配合之外,工商总局还要面对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被夺利”的意见。他在深圳调研期间,曾收到注册会计师提出的不满意见。

就在澳佳宝股价徘徊于低迷时,5月24日,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

毕节七县三区至今有贫困人口92.43万,贫困率达10%。一组数据更加直观:根据2016年底的数据统计,全国每50个贫困人口中有1个来自毕节,贵州每4个贫困人口中有一个来自毕节。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科研成果转化的产品正在为光启造血。2015年年底,光启研究院与东莞市政府签订了项目总额为1.8亿港元的“云端号”空间信息平台系统项目。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