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东生与总理的“五年之约”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9-26 03:03:44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值得一提的是,在总理座谈会上,总理向李东生抛出了一个问题:你们什么时候超过三星和索尼?李东生回应,“我向领导保证,三年,最多五年”。

    时代周报记者 王媛 发自广州、深圳

    8月2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推动制造强国建设、持续推进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座谈会,50家制造业企业负责人被请进中南海,所有与会者的发言均围绕一个主题:如何推动“制造强国”建设。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公开报道获悉,在此次座谈会中,出现了TCL集团董事长兼CEO李东生、创维数码董事局主席赖伟德、珠江钢琴集团董事长李建宁、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汪韬,以及比亚迪集团董事长王传福等广东企业家的身影。到会的广东企业家人数就占到了10%以上,这个比例可不低。

    近几年,无论是中南海举行的座谈会,还是国家重大战略工程项目,抑或海内外消费者的日常生活中,越来越多广东企业家、广东企业以及广东制造出现在人们视野,展示着中国制造的优秀性能。

    最新的2017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中国上榜企业共115家,总部位于广东的11家,比去年增加2家,并且总数在内地各省市中仅次于北京,与美国经济“第一州”加州不相上下。

    广东省统计局的数据也显示,截至2016年,广东一批本土大型骨干企业茁壮成长,年主营业务收入超百亿、超千亿企业总数分别达到243家和23家。

    有评论指出,广东大企业顶天立地、小企业铺天盖地的局面基本形成。

    实体经济关系到国家安全和国计民生,新形势下,广东当如何做好实体经济这篇文章?一路伴随着广东经济腾飞而不断发展壮大的粤商,如今正在思考和探索什么问题?在广东当前及未来的经济转型升级发展中,粤商们又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这些都是9月19日在广州举行的“2017粤商大会”上,人们关注和讨论的问题。会上,创新驱动、中国制造、振兴实业、政府“十降”、营商环境等成为热议的关键词。

    在粤商大会上,李东生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起8月底的总理座谈会时表示,目前总理最关心的,就是中国制造如何转型升级,如何保持中国制造的竞争优势。

    总理与制造业50人面对面

    振兴实体经济,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任务,而制造业又是振兴实体经济的主战场。

    上个月底,50家制造业企业负责人和35个国务院部门和机构负责人被请进了国务院第一会议室。在李克强总理的一再鼓励下,企业家发言代表纷纷“脱稿”直面制造业面临的问题,李克强现场要求有关部门负责人要认真研究梳理这些问题,加快制定相关改进措施。

    对于“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思考,30年的实业操盘手李东生深有体会。

    1982年,刚毕业的李东生毅然抛弃“铁饭碗”,加入一家刚成立1年、仅40个员工的公司,四年后创立TCL品牌。没人可以预料,这个当时20多岁的年轻人,会在30年之后成为旗下拥有四家上市公司、彩电出货量跻身全球前三,甚至向总理喊出“超越三星”口号的“霸道总裁”。

    9月19日,李东生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起8月底的总理座谈会时表示,目前总理最关心的,就是中国制造如何转型升级,如何保持中国制造的竞争优势。

    李东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座谈会上,他首先向总理简要汇报了TCL集团上半年的经营情况。今年上半年,在中国经济整体向好,但上行压力仍较大的环境下,TCL坚守主业、变革创新,积极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克服外部市场低迷的不利影响,以技术创新引领转型升级,实现逆势增长。今年上半年,TCL营业收入522亿元,增长8%,其中海外销售占比45%;净利润16.7亿元,同比增长111%;上缴税金29.8亿元(境内企业)。

    “此外,我还专门汇报了‘营改增’政策对TCL的益处。今年以来得益于国家‘营改增’政策及出口退税等减税降费措施,TCL实现减负及节省资金成本1亿多元。在总理座谈会上,为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推动实体经济发展,我提出了适当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率的建议。一方面降低增值税税率能够带来产品价格的降低,促进国内消费,增加制造业国内产品销售,同时也可降低同类产品国内外市场差价,将部分出国购物消费转移回国内市场;另一方面,降低增值税税率可以提高制造业的利润水平,使制造业能够有更多的资金进行研发和再投资,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

    作为制造业企业家,千亿企业掌门人,目前李东生最关心哪些制造业面对的议题?

    李东生对时代周报记者谈道,国家现在提出“振兴实体经济”,这在整个中国经济发展当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决策。“关于制造业面对的议题,我强调两个方面,首先是供给侧改革。我国家电已经进入更新换代的消费升级期,供给侧改革思路将加速家电业去库存化。从眼下的情况看,企业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关键是去产能、降成本、去库存、去杠杆、补短板,从供给侧入手,创新技术,促进产业升级,而不去单纯地求产量。”

    依托广东创建世界级企业

    在李东生看来,另一个制造业着眼的话题,是经济全球化。“国际化是中国企业必由之路。中国加入WTO时,TCL内部有一个判断,中国经济全球化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不能适应这种变化,未来的发展一定受限。”

    作为最早在全球范围内开启国际化的企业,TCL经过近20年探索,已逐渐建立起完善的全球布局。TCL集团现有近7.5万名员工、56个研发机构、24个制造基地,在8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销售机构,业务遍及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

    “国家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并相应做了很多的布局。面对‘一带一路’带来的战略机遇,我们制定了TCL‘国际化再出发’战略。未来几年,TCL集团将通过输出先进的工业能力、技术能力,在全球以‘多媒体、通信、家电’三大产业,形成‘三军联动、品牌领先,扎根重点市场国家’的战略,继续巩固和提高欧美市场份额,同时选择印度、巴西等重点新兴市场突破、扎根当地市场,建立全价值链的竞争力。国际化是TCL未来发展的新引擎。”李东生饶有兴致地向时代周报记者描绘了TCL未来的国际化发展路径。

    如今,以华为、美的、TCL、格力、中兴为首的一批制造企业,在规模上,都已跨入千亿俱乐部的门槛。李东生认为,是广东创新务实的精神和开放探索的土壤,给了TCL和众多企业出生、成长和发展的机会。

    “不断开拓创新、敢为人先、把握商机,坚持和坚韧是粤商精神的核心。广东的经济充满了活力,我们要借助中国经济的快速成长,借助‘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借助国家提出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战略和机遇,加快我们自身的发展,使粤商成为中国各个区域的商业社团当中最有活力最有竞争力的一个群体,为广东的经济发展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与总理的五年之约

    值得一提的是,在总理座谈会上,总理向李东生抛出了一个问题:你们什么时候超过三星和索尼?李东生回应,“我向领导保证,三年,最多五年”。

    对于这个“约定”,李东生向时代周报记者进一步解释道:“中国企业的规模实力、资本实力可能没有哪家可以和三星相比,且都有一定的差距。但中国企业的优势在于快速成长,我们与三星的差距一定会逐步缩小。”

    李东生坦言,在半导体显示方面,TCL和韩国的差距已经不大,2016年TCL申请的发明专利仅次于三星显示,超越包括日本企业在内的绝大部分半导体显示企业,说明整个技术力在提高。相信再有三到五年,中国的半导体显示产业会达到甚至在某些领域超过三星这样的领先企业水平。

    “中国企业将是一个群体的超越,是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联合起来超越。从广义的超越来讲,中国电子产业、信息产业、家电产业,一定能超过三星,而且实现这个目标不会太久。”

    说到未来部署的重点,李东生表示,TCL将在两个技术领域加大投入,争取达到全球领先水平,一是半导体显示技术,二是人工智能和互联网应用。

    李东生告诉记者,目前,政府层面已充分认识到印刷显示产业技术发展的重要性,在国家重大工程专项、重点研发计划等方面开展布局;广东省也于2014年建立了全国第一个“印刷显示技术与材料技术创新联盟”,将印刷显示产业列为广东省重点扶持发展产业。为此,TCL在2014年成立的广东聚华印刷显示技术有限公司在广东省、广州市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获批承担组建“广东省印刷显示创新中心”,以建设G4.5印刷OLED研发公共开发平台及印刷显示产业园为基础,攻克印刷显示产业的前沿与共性关键技术,转移并扩散重大科技成果,构建一个从基础到应用及成果转化完整的印刷显示技术创新体系,成为产业重大共性关键技术的供给源头及区域产业集聚发展的创新高地。

    对于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这一广受关注的话题,李东生则回应:“TCL做的金融主要是产业金融、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科技小贷、第三方支付等,都是以服务自身和客户、供应商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为主。TCL的优势在制造业,不能放弃我们的本行。无论对企业,还是对国家的经济发展,我们都要坚守实业。通过坚守实业来提升我们的竞争力,通过坚守实业把业务逐步扩展到全球,成为一个国际化公司。”

    37年前那个毅然抛弃“铁饭碗”的年轻人,如今在他的花甲之年,又许下这样一个“五年之约”。粤商“敢为人先”的精神,撑起了广东实体经济的过去,也支撑起广东振兴实体经济的未来。

就在澳佳宝股价徘徊于低迷时,5月24日,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