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一流”黑马:这三所中西部高校为何入选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9-26 02:50:51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郑州大学、云南大学、新疆大学3所非985高校成为了这一次“双一流”新晋“黑马”,与东北大学、湖南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3所“985高校”一起进入B类高校序列。

    时代周报记者 程洋 实习生 张硕 发自广州  

    酝酿已久的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以下简称“双一流”)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终于尘埃落定。

    9月21日,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以下简称“三部委”)联合公布“双一流”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全国共有42所高校跻身一流大学建设行列,39所“985”高校全部入选;95所高校入选一流学科建设行列。

    郑州大学、云南大学、新疆大学3所非985高校成为了这一次新晋“黑马”,与东北大学、湖南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3所“985”高校一起进入B类高校序列。

    在郑州大学工作21年,担任全球化与教育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的崔来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己在看完名单后,心口的大石终于落地。

    “郑州大学实至名归,这个结果在意料之中,但看到名单依然忍不住心里高兴。”他说,“虽然错过了985工程,但‘双一流’建设将为郑州大学的发展带来千载难逢的机遇。”

    与以往的“985”“211”相比,这一次的“双一流”将更加重视对中西部地区和人口大省高等教育重点建设的扶持。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高等教育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周光礼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认为, “双一流”建设将会奠定未来几十年中国高等教育的基本格局。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则认为,“双一流”名单出来以后,政府的资源更加集中地使用。“目前国内3000多所本科院校,这个‘双一流’,实际上就是把这个中央财政的资金,主要是用在比较靠前的学校上去。”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双一流”名单中的黑马

    种种迹象表明,这三所来自中西部的高校入选“双一流”,并非偶然。

    崔来廷引用梅贻琦的话“大学者,非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他说:“为加强国际的交流与合作,采取‘派出去、走进来’的方式,郑州大学正积极培养高素质的师资力量。”

    “郑州大学对各院系和教师都提出了更高要求,宏观上对各院系就人才引进特别是学科带头人、中青年骨干学者提出了具体的量化要求;在微观上对广大教师特别是中青年骨干教师科研和教学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力争在国家项目和国际期刊上发表高质量的论文方面取得突破。”崔来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备战双一流期间,我感受到的就是不管是普通老师还是领导都很忙,要求也很高,” 新疆大学教师张芳(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教学上,学院要求所有青年老师不仅要带自己专业的课,而且要能带所有的公共课。从科研上的,不仅要求SCI的数量,而且要保证一定的质量。”

    在张芳看来,入选一流大学建设名单,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对学校的发展都是一件好事。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生源方面将有提高,和内地一般的大学相比,新疆大学一流大学的招牌将吸引来更多优秀的生源,他们将在一定程度上忽略地理因素。”

    时代周报记者多方联系采访云南大学有关“双一流”建设高校的情况,对方表示,学校官网有相关情况介绍,至于其他相关信息,暂不接受采访。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谈松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云南大学、新疆大学属于西部重点建设高校,实力一直比较薄弱。两校入选“211”工程以来,国家加大投入,取得了明显成效。“因为历史原因,它们跟东部强校相比,肯定是会有很大的差距。‘双一流’建设既是对现在他们实力的肯定,同时也是国家以后重点建设的对象,对西部地区、少数民族地区高等教育的支持,起到地区引领作用。”

    至于郑州大学入选,也有其“特殊性”。“河南是全国人口最多的省,教育领域专家一直都在呼吁加强中部地区特别是人口大省高等教育的建设。近些年,河南省花了很大力气建设郑州大学,拿出大片土地和投入,发展得相当快,这是考虑它的因素。” 谈松华解释道。

    改变“孔雀东南飞”局面

    长期以来,中西部和东北高校的人才,由于待遇、科研经费、环境等差异,流向东南部沿海高校。这种西部高校人才向东部高校流动的现象,被教育界形象地比作“孔雀东南飞”。

    2017年1月,经国务院同意,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暂行)》,“双一流”建设进入实施操作阶段。

    3月,在中西部高等教育振兴计划工作推进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也公开喊话:“请有一些高校对中西部高校的人才手下留情,因为你挖那个大学的人才,就是掘那个大学的命根!”

    崔来廷告诉记者:“河南作为全国第一人口大省、第一高考大省,由于长期以来缺乏优质教育资源,造成大量优秀考生到外省读书,也造成了大量的人才流失。”

    据崔来廷介绍,现有的优质高等教育布局对河南省来说,不能说是公平的。全国平均而言,每3500万人有一所985工程大学,按此比例,河南省至少应有3所。211工程大学,全国平均每1200万人口有一所,按此比例,河南省应有8所。他说:“事实是河南没有985工程大学,211工程大学仅有一所。由于缺乏优质高等教育资源,河南省每年都会有3万名以上的高中毕业生到外省读一流大学,这些学生学成后大多留在了外地工作,这是河南省缺乏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的直接后果。” 

    张芳则表示,由于新疆大学受困于地理位置,距离发达城市较远,一直以来,新疆大学都在不断引进高校人才。她说:“但是效果一直不明显。”

    地方政府和高校也通过各种努力,争取进入“双一流”名单。

    据悉,在备战“双一流”建设高校的过程中,郑州大学以学科建设为平台,积极从国内外引进高水平的师资力量。目前在学校专任教师中,具有国内外一流大学博士的教师,大约占总人数的70%。

    崔来廷本人的工作也比以前繁忙。

    “我校为了提高本科生的培养质量,近年来为本科生配备了班主任,我今年也做了新生的班主任。同时,现在承担两项科研项目,其中一项为河南省重大招标课题。此外,教学任务也比较重,承担着本科生和研究生的多门课程的教学任务。”他补充道。

    “双一流”高校将获国家和地方财政两个渠道的支持。据财新记者统计,除港澳台外的中国31个省级行政区目前公布的“双一流”建设计划支持资金总额已超550亿元。

    为了对接“双一流”,河南拟投31亿元,其中2015–2017年安排10亿元,2018–2024年每年安排3亿元。

    为区域经济发展做贡献

    在“双一流”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正式公布后,三部委有关负责人就相关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提到“双一流”的建设要服务国家重大战略布局。把国家重大战略布局作为遴选“双一流”建设高校的重要因素,把“211工程”“985工程”等作为重要基础,发挥“双一流”建设对区域、行业发展的支撑带动作用。

    郑州大学校长刘炯天谈及“双一流”建设高校时,表示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呼唤“一流”。以河南为例,河南是中华文明的主要发祥地之一,超过一亿人口、第一农业大省、第五经济大省。“得中原者得天下”,中原崛起是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决胜全面小康、让中原更加出彩,迫切需要创新驱动发展与一流人才,特别需要一流大学支撑。

    周光礼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建设一批有特色的一流学科大学,高水平行业性大学,就是要面向经济建设的主战场,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的。所以各个地区的“双一流”高校,应该为区域经济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

    周光礼进一步介绍说,“双一流”大学将成为区域的人才聚集中心。以新疆大学为例,它将吸引一流的生源去这个地方学习,吸引一流的教师到这里去任教,实际上是为区域集聚了一部分优秀的人力资源,从而改变我们国家这种人力资源分布不均衡的局面。

    三部委有关负责人强调,遴选认定不是一劳永逸。“双一流”建设以学科为基础,对建设过程实施动态监测,实行动态管理。建设期末,将根据建设高校的建设方案及整体自评报告,参考有影响力的第三方评价,对建设成效进行期末评价。根据期末评价结果等情况,重新确定下一轮建设范围,有进有出,打破身份固化,不搞终身制。

    郑州大学进入“双一流”建设高校名单,崔来廷说同事们激动之后,也感受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双一流’大学的评选实行动态管理,每五年重新评选一次,重新洗牌,现在进入了‘双一流’,不能说明以后就会永远进入双一流大学,这需要全体师生共同作出努力。” 崔来廷说,“目前A类的个别大学也不见得就比B类实力强,动态管理,实行优胜劣汰,这非常好。” 42所一流大学分AB两档,他认为这样的动态管理可以打破固有的身份,鼓励各大学积极进行竞争。

    崔来廷回忆21年来郑州大学的新变化:“几个校门越来越气派了,而三个位于市中心的老校区,从2000年开始建新校区占地近5000亩。”这些看得见的变化,只是我国高校建设的表面端倪,而“双一流”建设高校带来的改变,才刚刚开始。

就在澳佳宝股价徘徊于低迷时,5月24日,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保留税率调整,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延长一年过渡期。

光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洋洋曾向媒体详细阐述了这一不同:光启的很多想法“太新了”,传统科研机构可能需要讨论立项、层层审批,等到条件成熟“黄花菜都凉了”。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逾一月,距离迪士尼度假区大约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没有想象中热闹。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2011年6月30日,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桥西南侧,一幢约20层的现代化玻璃幕墙大楼,被围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墙内。走近大院,悬挂在院门右侧的门牌一眼可见,上面写着: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落到地方政府方面,则在小心翼翼但也异常努力地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这个支点的两端,一边是政治正确,一边是房地产带来的经济利益。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