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紧密型医联体 福建三明的医改探索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9-12 02:53:55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以“人民健康为中心”的医联体模式,正成为中国深化医改的新经验,在全国推广。

    时代周报记者 吴绵强 发自广州、深圳

    以“人民健康为中心”的医联体模式,正成为中国深化医改的新经验,在全国推广。

    医联体,顾名思义指区域医疗联合体,将同一区域内的医疗资源整合成一体,通常由当地大的医疗机构如三级医院与下属二级医院、社区或者村医院组成,以实现分级诊疗和全民健康。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近日在福建调研时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和全面深化改革重要指示精神,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大力推广医改试点成功经验。

    福建三明作为此次调研的地点之一,其医联体模式,也成为了热议的范本。

     “构建一个利益共享、血脉相连,从县到乡、村,以老百姓健康为中心的紧密型医疗保障新体系。”福建省医保办主任詹积富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以“人民健康为中心”

     9月11日,三明市尤溪县主治医师王磊(化名)起了个大早,他从家里开车出发,在山路上行驶3个小时来到几十公里外的一座乡镇,给当地居民看病。

    过去传统的乡镇卫生院,既缺少优秀的医生,又没有齐全的基本药物目录,同时医保基金未统一,居民看病无法报销,且颇为不便。如今,三明当地乡镇卫生院的医疗资源配置,已与县级医院同步。

    以往县级医院的医生上班只有在城市或县城医院进行,如今医院鼓励医生下基层看病。王磊到乡镇卫生院坐诊,这是尤溪县医院医生下乡坐诊的机制,即医师定期驻乡驻村制度,根据工作安排,每周一至六都会有医生来到乡镇卫生所坐诊,并把医生到基层服务的时间和成效作为年度考核、职称评定的重要依据。

    今年1月,三明市正式启动医联体工作,就是以各县区医院为“龙头”,整合各自区域内的医疗结构,组合成医联体联盟,共同保障居民健康。今年4月,尤溪县总医院成立,乡镇卫生院就变成了尤溪县总医院分院。三明在医联体领域的探索,成为全国的样板。

    尤溪县总医院院长杨孝灯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尤溪的医联体经历了多个阶段,由松散型医联体,转变成紧密型医联体。

    杨孝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要实现医疗资源下沉,切实解决分级诊疗和双向转诊,今年以来,尤溪主要有两个大的动作,即在县里只成立一家紧密型的医联体,又叫总医院,“这样不存在竞争,逐利和观望的思想”。

    据三明市医改办人士介绍,三明从2015年开始谋划和探索,到2016年下半年正式推出,目前当地已建立内部管理高度统一的医联体,整合县域内所有公立医疗机构,打破行政、财政、人事等方面的壁垒,赋予总医院办医自主权。

    此外,将医保资金、财政投入和基本公共卫生经费等,捆绑作为总医院的经费,并建立“总额预付、超支不补、结余留用”的机制。同时,明确总医院实行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即总医院和中医院),保持中医机构设置、行政建制及法人单位“三不变”。

    根据三明当地的统计,今年1-7月份,尤溪县总医院的医保基金,与去年同期比,节约了1600余万元,这些都是医联体制度带来的改变。

    按照医改专家江宇的话说,“医联体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

    以三明的医改路径为例。2013年以来,三明先后成立医疗保障基金管理中心、市医疗保障管理局,集中了“药”“价”“保”对公立医院经济运行三大主导要素。并改变了医保过去“九龙治水”的局面,从而有效解决了医药、医保、医疗等问题。

    “建设医联体的出发点,还是为了缓解大医院的压力,真正通过基层和大医院的联动一体化,实现把患者分流下去,完成分级诊疗的任务,这是一些地方探索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江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江宇介绍,凡是医联体改革搞得比较好的地方,一定是公立医院改革和基层医改同步推进的地方。

    借鉴深圳罗湖经验

    “11个综合医改试点省市分管医改的领导和全国各省的医改办主任都来了,他们都在三明参观考察,并参加推进会。”詹积富介绍说,全国都在学习三明医联体经验。

    詹积富表示,医联体建设一定要因地制宜,比如像广州市、上海市等地区,完全可以搞几个医联体,不同的家庭成员,都可以参加不同的医联体,由老百姓自由选择,“城市和农村有区别,人口密度有差异,所以要因地制宜。”

    江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医联体相对来说还有地理的因素,最好是根据辐射的区域在哪里,尽量还是在区域上比较接近的地方,组建一个医联体,这样管理起来更方便,更有利。

    “如果一个地方医疗资源比较丰富,比如北京的海淀区,完全可以有两到三个医联体,这种人口密集的地区,社区和社区之间距离不远,而且大医院很多,完全可以几个医联体并存,这样老百姓可以优先选择跟哪个医联体签约。”江宇说道。

    事实上,三明的医联体建设,还汲取了其他地区的经验。据三明市医改人士透露,当地推行的医联体模式,实际上此前还借鉴了深圳罗湖区和安徽天长市等地经验,并在此基础上,结合多数县域规模小、人口少的实际,探索出了以总医院的形式开展县域医联体建设。

    作为国家首批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近年来,深圳在医联体领域的改革探索成效显著。2015年,深圳以罗湖区为试点,启动以行政区(功能区)为单元的医疗机构集团化改革,即罗湖医疗集团。

    最近,罗湖医院集团院长孙喜琢说,改革两年多,社康联同CDC慢病院一起以居民健康为核心联动。2016年下半年开始为辖区60岁以上老人接种流感肺炎疫苗共26260人次。2017年上半年签约居民肺部感染相关住院下降了40 .7%。

    据介绍,今年,深圳将把罗湖模式推向全市,在各区都将建立基层医疗集团。未来深圳的医疗服务体系将分为两级架构:区域医疗中心+基层医疗集团,“两级”分工明确,上下贯通,防治结合,构建整合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

    9月1日,全国医联体建设现场推进会在深圳召开。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充分肯定了深圳罗湖等地开展医联体建设工作的经验,要求各地从4个方面扎实推进医联体建设。

    即形成“服务共同体”,完善畅通的双向转诊机制;以及“责任共同体”,完善权责一致的引导机制;同时形成“利益共同体”,完善利益分配机制;此外建立“管理共同体”,完善区域医疗资源整合与共享机制。 

    江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要做好医联体,必须实现医生薪酬、医保支付制度、药物目录统一、以及业务管理一体化和资金一体化等,即把各种要素之间都打通。

    “医联体建设必须要有医保的嵌入,要利用医保的杠杆,有医保制度整合,要建立一个独立的管理机构,即医保基金管理中心,没有经济利益的共享是不能持久的,大家你赚你的钱,我赚我的钱,怎么能实现分级诊疗呢?”詹积富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三明 紧密型 联体 的报道

  • ·紧密型医联体 福建三明的医改探索(2017-09-12)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理事长陈耀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雄安新区建设是一个系统过程,既需要有充分的投融资机制,也需要在一开始就根据城市人口规模量做好规划。”

    8月24日,广东省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对外公布《广东省降低制造业企业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下称“实体经济十条”)。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这是一场由政府主导,民间力量参与的技术革命。未来就发生在眼前,机器人时代已然来临。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