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考研新生代 那些奋斗中的年轻人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9-05 03:47:52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坐在北京大学研究生考试的考场里,看着近三分之一空着的座位,王皓觉得,考研这场战斗他至少赢了这三分之一。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罗仙仙 发自广州

    坐在北京大学研究生考试的考场里,看着近三分之一空着的座位,王皓觉得,考研这场战斗他至少赢了这三分之一。

    “现在想起,考研那天,很多细节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中午坐在北大教学楼台阶上,睡得挺好的。”

    最终,王皓终于如愿以偿,正式走进北大的校园。坐在北京大学开学典礼的礼堂中,跟着合唱队高唱《燕园情》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是人生赢家,”王皓说。

    在王皓身后,还有无数紧张的考生们。

    据教育部最新数据统计,2016年考研报名人数177万,录取比例为29%。2017年考研报考人数达201万,较2016年177万,增长13.6%。在前十名报考人数最多的院校中,985高校占比70%。

    在这些紧张考生中,有为工作而焦虑,也有为自己的人生而迷茫的。考研,成了他们可以重新选择的一次机会。

    一所高校招生和就业处老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学校每届8000多学生,有差不多4000人是想考研的。”

    从211考上北大:仍然被阿里刷下

    2011年,1994年生的王皓逃离江西小城,通过高考实现人生第一次的“跨越”,被北京科技大学学习自动化专业录取。

    北京科技大学1997年首批进入国家“211工程”建设高校行列。

    高考结束,王皓自己去填了高考志愿,“当时就考好点的一本,也不知道什么是‘985’‘211’,就想去一个大城市,广州、上海、北京都可以。”进入北科大学习后,他逐渐了解到所学专业的就业、考研形势,王皓更希望自己的本科是一个更好的学校。

    大三,王皓与另外5名大学室友就决定一同考研,其中有两位计划考本校本专业的研究生,另一名是出国深造。 “大家都会继续去念书,本科去找工作的想法比较少,读个研究生比本科生会有更多社会认同感。”

    王皓决定跨专业考研,他的目标是北京大学软件工程专业硕士,除了自己对计算机的爱好,更重要的是本科专业的就业情况。

    “当时我们班同学找工作的情况都不是很乐观,同学们主动向外投很多简历,很少有收到回复,大家只能等公司到学校来招,最后同学们签到的工作也不是很好,”王皓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一般的考研复习从每年的5月份左右开始,王皓提前6个月开始,每天6点半起床,晚上10点半结束学习回宿舍,“这种日子看起来规律,其实很累,坚持一个月两个月还好,久了就难受,现在想想都挺可怕的,我高三都没有复习那么累”。

    到考试前一个月,王皓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他修改了作息时间表,每天7点半起床,23点回来。

    从北京科技大学到北京大学只有4公里,但直到2016年,王皓才正式走进北大的校园。

    明年6月份,王皓将完成北京大学专硕的学习,现在他一边在某互联网公司实习,一边在秋招季中赶场面试。

    尽管王皓贴着“北大研究生”的标签,他的求职也并不顺利。阿里、百度、华为……每一个有软件开发相关岗位招聘的大公司,王皓都投递了简历。

    在结束阿里电话面试后的一个星期,王皓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现在的学校、学历,让我不会在简历这关就被刷掉,但真正到工作中还是看能力。”尽管考研成功,但对于自己的未来,王皓仍然有一些失落。

    理科生退学考古代文学:最喜欢《红楼梦》

    同样1994年生,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的艾文,却在读研一年后选择退学重考,不是为了就业,而是完全为了自己的兴趣喜好。

    艾文2016年考上北京某研究院林业专业研究生。如果他没有退学,现在他是林业专业的研二学生,每天的学习,不是在实验室没日没夜不分假期地摇晃着试管,就是在西南地区的大山里穿梭。

    这样的日子,他曾经过了一年。

    “一年下来兴趣都被磨光了,觉得难以忍受这样的日子再过两年。”艾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于所学专业不感兴趣的他,研究生的三年就像是导师缺乏人手,学生为其干活三年,导师作为回报给一份学历,“我觉得不算等价交换,对于我来说不太值得,三年青春仅仅为了换一张文凭,还是自己不喜欢的学位,我不甘心。”

    虽然学了理科,艾文在大学就将学校图书馆内文史类的书读了大半,从四大名著、《聊斋志异》到孔孟老庄、诸子百家,最喜欢的还是《红楼梦》,“图书馆有四五排书架全是红学资料,每次路过都必定‘沦陷’一整天”。

    “本科也是按照网上‘热门专业’随便填的,考研学林业也是调剂,根本没想过自己喜欢什么。我不敢把自己称作文艺青年,但我对历史和文学的钟情绝不只是新鲜感。”4月份,艾文下定决心退学,准备再次参加研究生考试,目标是中国人民大学古代文学专业。

    艾文向导师表明心意,再跟父母交代。本以为父母会反对,意外的是他的父母很快就同意了,“可能母亲就觉得从小送我读书就是为了将来能不在田间地头,而我读了林业的研究生还得往山里跑,想到这些才同意的吧。”

    办理完退学手续,已经是5月中旬了,准备考研的学生都已进入复习状态,艾文搬出研究生宿舍,在本科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床位,每天过着出租屋、教室、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

    “跨考文科,对我来说难度挺大的,要背很多书,压力很大,也会想自己考不上怎么办,怎么面对亲朋好友指指点点。但我决心很强,兴趣就是现在考研唯一也是最强的支柱。”艾文说,他对自己未来的研究生生活充满期待。

    第四次冲刺考研者:不想做无聊的工作

    今年是于小兰本科毕业的第三年了,她正在准备自己的第四次研究生考试。

    1991年出生的于小兰是地地道道的广州人,父亲是生意人,母亲是普通白领。

    在学习上父母从未给过她压力,“从小到大都是60分万岁,我跟父母有一个共同的观点,就是不管现在是读什么‘热门专业’,到毕业后也不一定还是热门,所以还不如读点自己喜欢的。”

    2013年12月份她参加了第一次研究生考试,这一次没有准备好,理所当然地失败了。

    落榜后的于小兰,在一家教育机构找到了工作,继续准备考研。比前一次复习要认真的她,这一次与复试线差一分。

    “备考时听考上的同学说大纲上的书单中有一本书是不用看的,考试才发现其实是有考的,而且是单独的一门考试,在考场上时就很无语。”她无奈说道。

    两次考研失败,让于小兰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工作中。2016年11月份,她换了一份轻松的工作,在一家公司任行政岗位。这里没有业绩的要求,也不需要加班,只是有一些无聊,她想从事一些更加具有专业性的工作。

    于小兰决定再考研试试。

    当时复习的时间只剩两个月,于小兰把目标定在了广州某高校的美术史专业。她每天早上四五点起床,复习到早上8点,再出门上班;下班回来,从晚上7点复习到11点。

    本以为这次复习时间短不可能过分数线,她却意外地进了复试。进了复试后的于小兰,因为没有好好准备,又一次失败了。

    “上午的笔试就很多乱写,下午面试也挺尴尬的,面试官用英文问了一个很专业的问题,专业术语没听懂,答非所问,我以为它讲的是一个词,但是其实问的是另外一个问题,考完了才反应过来。”

    这次的失败,于小兰认为是准备时间不足,“进复试自己都没想到,没来得及准备,被刷掉了也很无奈。”

    第三次考研的结果出来后,于小兰马上开始准备今年12月份的研究生考试。

    “这次复习就比去年提前一些,到现在正式的纲目也还没有看,我会继续慢慢考。”于小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于她来说,这似乎是改变目前工作状况的唯一办法。

    考研背后的焦虑:学历情结仍存在

    像王皓、艾文、于小兰这样的年轻人,并不是这个时代的少数。

    “考研人数‘激增’,最根本的原因是大学毕业生就业形势严峻,以及我国的‘学历情结’还依旧存在。这导致相当数量学生把考研作为就业避风港,并寄望提高学历层次来提高自身的就业竞争力。”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熊丙奇认为,我国大学教育目前基本上维持着原有的“学历社会”思维,认为只要给学生一张文凭就算是教育回报。大学的学科、专业、课程设置都存在各种落后时代发展的问题,学生们对现状不满,也对自己在大学里学不到多少东西而感到焦虑,这样的大学生,面对就业,显然难以有自信。

    另一方面,在熊丙奇看来,企业将“985”院系当作人才筛选的首要标准,剥夺了绝大多数毕业生参与公平竞争的机会。

    近日,在安徽卫视播出的《学霸是怎样炼成的》节目中,某大企业的HR坦率表示,在招聘时会对“非985”大学生区别对待:因为收到的简历多、时间紧,大企业筛选简历时,会把“985”大学生简历和“非985”大学生简历分开放。离开招聘会时,只带走“985”的简历。这一段视频在网络中引发热议,而“非985被鄙视”的现象早已存在。

    熊丙奇指出,这其实助长了对研究生学历的畸形需求,并不利于提高研究生人才培养质量。在人才评价中,采取学历这种外在的“身份标准”,包括年龄、学历(本科、硕士、博士)、毕业学校的层次(985、211、一般本科)、行政级别,是十分粗放的做法。

    “要让考研回归理性,还需要解决大学毕业生就业难的问题,消除社会的学历情结,才能打破人才评价中的唯学历论,”熊丙奇说道。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新生代 年轻人 的报道

  • ·卫计委摸底 每六人就有一个在“流动”新生代占比过半(2016-11-07)
  • ·考研新生代 那些奋斗中的年轻人(2017-09-05)
  • ·煤城借力石墨转型:留住年轻人(2016-02-23)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如果金融血脉不进入实体经济,只是空转,就会形成泡沫,未来受损的仍是老百姓。”珠海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魏银仓此前对媒体表示。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8月25日,广州市金融局宣布成立“广州金融风险监测防控中心”(下称风控中心)。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理事长陈耀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雄安新区建设是一个系统过程,既需要有充分的投融资机制,也需要在一开始就根据城市人口规模量做好规划。”

    8月24日,广东省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对外公布《广东省降低制造业企业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下称“实体经济十条”)。

    8月21日,中国铁路总公司(下称“中铁总”)与中国中车集团公司(下称“中车”)在京签署《中铁总与中车战略合作协议》(下称“协议”)。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