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步步为营孙宏斌:融创土地储备行业前三,改造乐视让新公司赚钱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7-09-05 01:25:47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自带网红体质,孙宏斌在这个夏天与落幕枭雄贾跃亭、首富王健林都有了交集—拿下乐视系上市资产的话语权,吃进万达去地产化的438亿元资产,融创商业帝国正在崛起。

    时代周报记者 刘娟 发自北京

    其实孙宏斌很少出现在融创中国(01918.HK,下称“融创”)位于天津时代奥城C座7层的总部办公室。

    他长年奔走于融创各个项目,读书,是他出差期间的最大爱好。他的公文包中,通常带着本大部头,如果这本书快看完了,他会再带一本。

    与王石、冯仑等地产企业家热衷传道不同,孙宏斌迄今没出过一本个人自传,仅在2012年中秋给朋友的旅行故事写了篇千字序文。自带网红体质,孙宏斌在这个夏天与落幕枭雄贾跃亭、首富王健林都有了交集—拿下乐视系上市资产的话语权,吃进万达去地产化的438亿元资产,融创商业帝国正在崛起。这背后是融创杀入千亿市值阵营的资本曲线。

    “公司最大风险就是我都要‘失业’了,暂时不拿地了,”手头上2亿平方米土储已经够融创吃上好一阵子,在刚刚过去的融创2017年中业绩会上,孙宏斌决定放缓拿地节奏,他说,“即使什么都不做,每年5000亿元的销售额我们也够卖6年。”

    54岁的孙宏斌,浸淫商业江湖30多年,他不缺少走出深渊的勇气和资源整合能力,杀伐决断、知己知止是他最重要的品质。

    首席拿地官暂时“失业”

    今年年底,融创要站到3000亿元历史销售最高点。

    孙宏斌很笃定,这个目标只会多,不会少。下半年,融创3800亿元可售且有价格弹性的货值,是孙宏斌的底气。这往后,他要打开的是房企第一军团的新格局,“想不进前三都难”。

    在房地产赛道里,融创是高速长跑选手。上市近7年,融创的营业收入增长超6倍,合同销售额则扩容近25倍。过去五年,融创从2012年的356亿元销售额一路飙升至2016年的155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51%,在同行间首屈一指。今年前8个月,融创1613.5亿元销售额已超去年全年,位列全国第六。

    在过去的数年里,孙宏斌的地产战略围绕的都是一个目的:以地块为核心迅速做大规模。2015年起,孙宏斌一扫之前连续败仗的阴霾,将触角伸到成都、济南、西安、南京、武汉、郑州、合肥等多个城市。

    孙宏斌手执指挥棒,定下融创每一步的节奏和方向。融创新布局一个重点区域,他喜欢做的事情之一,是时不时在城市街巷中暴走两三个小时。哪个饭馆好吃,哪个书店有趣,城市片区的医院、银行等配套设施,他跟当地人一样熟悉。

    融创的各个小分队紧随其后。“融创的核心团队,尤其是高管层是最稳定的,都是合作超20年的。”融创中国行政总裁汪孟德说,融创集团考虑整体布局,每个区域公司也是一个发动机,有自我成长、自我发展、自我修复、自我调整的能力。

    融创现有8个区域公司,其中5个是成熟团队,3个是新团队。他们拥有包括拿地、产品、利润等多指标上的独立决策权力,这也是融创区别于别的房企的一个方面。这也锻造了融创地方团队思考、研判和执行能力。

    “每一个区域我们每年都在看几百个项目,每年都进行筛选。”融创中国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汪孟德称,至今,融创的版图已从早先的京、津、沪、渝、杭五大城市布局,到如今的八大区域、62城,300多个项目。

    截至8月25日,不计入万达13个文旅城项目,融创的总土地储备达1.01亿平方米,其中今年上半年新增2553万平方米。

    “算上13个万达城,和4300万平方米的一二线联动资源,融创手上土储已经超过2亿平方米,位列行业前三,”孙宏斌不忘插上一句,“都很便宜,平均楼面价仅5130元/平方米。”

    2亿平方米土储是什么概念?中国现在最大的“地主”是恒大,其土储量为2.76亿平方米,而恒大的市场定位与融创有很大区别,前者以民生地产为主,后者则主要经营中高端物业。

    融创现有可售货值中,一二线和环一线城市占比超过96%,目前在售项目均价在1.8万元/平方米左右。考虑到万达城项目的地理位置略差,汪孟德对未来均价进行了适当调减,他估计这些土地的货值在2.5万亿元以上。

    “公司最大风险就是我都要失业了,暂时不拿地了,”手头上的地已经够融创吃上好一阵子,孙宏斌决定放缓拿地节奏,他说,“即使什么都不做,每年5000亿元的销售额我们也够卖6年。”

    在规模达到行业第一梯队的同时,融创对利润和负债结构提出新的目标。

    前两天,汪孟德刚刚在一个公开场合作了题为《融创新阶段:将战略优势释放为财务表现》的演讲。目前,融创的负债结构及现金流处于稳健状态。数据显示,融创截至6月末的现金余额达926亿元,较上年末的698亿元大幅增加;有息负债中,短期债务比重较小,2017年下半年到期比例仅为7%,2018年到期部分24%,其余均在2019年以后到期。

    接下来,融创净负债率在2018年降到90%以内,2019年降到70%以内。公司拥有未结转资金超过2000亿元,这将给未来两年带来大量的利润,从而增厚股东权益。未来,保证25%毛利,净利10%以上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和老王至少合作20个项目”

    1985年,清华大学研究生孙宏斌毕业了,到手月工资97元。一趟海南出差,他记住了一晚上就要70元的蓝天大酒店,心想“这么贵,肯定要倒闭”。

    30多年过去了,蓝天大酒店仍旧每天笑脸迎客。春节时候的三亚,一晚上一万元还订不到房间。

    孙宏斌讲这个故事,是想证明,不能用老眼光来看未来,中国人的消费力发展速度是惊人的。他需要提前布局融创未来5-10年路径,“今后,房地产行业只能是部分企业的钻石时代。我的投资不是一时兴起,我得考虑十年甚至更长远。我坚定看好中国,坚定看好中国大消费领域”。

    今年7月初,王健林先向孙宏斌抛出了“绣球”。孙宏斌并没有犹豫多久,看了三天万达的账本后,就决定努把力吃下这笔632亿元大单。

    13个万达城里的大量优质土储,会是孙宏斌团队打未来战役的弹药。这13个万达城位列广州、重庆、成都、青岛、无锡等一二线省会和重点城市,总建面约5897万平方米,其中自持面积约924万平方米,可售面积约为4973万平方米,可售占比高达84%,每平方米楼面价不足融创公开市场拿地价格的1/3。

    孙宏斌做买卖喜欢“算大账”,最早,跟万达城搭售的万达酒店资产他一并要了。孙宏斌站到了机会区,也踏在了风险点,他低估了外界对融创的债务担忧。

    许久未发微博的孙宏斌,再度通过这个平台对外喊话,不要过度担心融创,“一是因现金流失败过,知道现金流的重要性,把公司安全放在首位;二是知进退,在放弃上没有人比融创更决绝;三是有战略更有执行,我和团队一直在一线,听得见炮声,敢拼刺刀”。

    孙宏斌还是做了许多动作,他多次面会王健林。两人决定重置原来632亿元的框架协议,引入第三方合作伙伴。这才有了后来富力入局的机会,富力以199.06亿元的6折价格接盘万达77间酒店,融创则以438亿元吃下13家万达城。

    “现在还有5家万达城没交接给我们,我们接下来会把最后一批144亿元款打给万达,”孙宏斌与王健林的合作并没有止步于此,“下一步,我们会跟万达合作一个大健康项目。老王(王健林)刚刚去了兰州,这个项目我们也会合作。”

    现在万达城里就有五六十家酒店,融创会持有一些酒店、购物中心和乐园,这些都是与万达合作的副产品。孙宏斌说,他们和万达将至少合作20个项目,要做中国文旅产业最大物业持有者。

    “新乐视一改,BAT都要抢”

    2017年的夏天,对万达的王健林与乐视的贾跃亭,都是劫数。

    平地起惊雷后,王健林将数百亿资产急行军般大腾挪,万达局面已越来越清晰。同为渡劫人,乐视危机数月不见曙光,贾跃亭身在海外至今未有归期。

    有意思的是,万达和乐视出问题,找的都是孙宏斌,这就是孙宏斌最大的成功。这场业绩会上,每三个提问就有两个涉及乐视。孙宏斌引而不发,待到业绩会进行大半,他终于谈起乐视。

    “老贾(贾跃亭)是一个少见的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人,布局视频网站、大屏电视、乐视汽车,前瞻性都很强,”孙宏斌依旧愿意为贾跃亭辩解,外界对贾跃亭的贬损太多,他非常不齿,怒中带骂,“老贾的确是失败了,但不能成王败寇论英雄。在那里幸灾乐祸的专家,连个老贾的手指头都比不上。”

    “企业家精神是什么?机会和风险是对等的,失败是很正常的事,”孙宏斌仍然觉得老贾是个厚道人,“我们应该鼓励创新,容忍失败,心怀善意,把乐视做成好公司。”

    孙宏斌替贾跃亭惋惜,“一副好牌就这样被他打烂了。他这是没有吃过亏,该坚决时不坚决。”他没有回避贾跃亭的两个失误,第一是过度烧钱,最不该烧的就是供应商的钱;第二是不懂断臂求生,“别说破釜沉舟了,他连一根羽毛都不肯放弃”。

    孙宏斌调侃贾跃亭不如隔壁王健林果断。从今年1月份开始,孙宏斌就劝贾跃亭:“乐视非上市体系的部分,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如果想活,就一定得断臂求生。”贾跃亭并没有听进去,今年5月的乐视网媒体沟通会上,贾还在强调,“乐视七个子生态,一个都不能少”。

    乐视网的大王旗在今年7月改弦更张。曾直言“不参与管理”的孙宏斌正式走向台前。从门外汉到取代贾跃亭入主乐视网,孙宏斌仅仅用了8个多月时间。

    至今,孙宏斌仍笃定,投资乐视的逻辑线是正确的—瞄准国内消费升级这波洪流。往后,孙宏斌要先完成新老乐视的切割,然后专注于电影、电视、视频业务,开始新乐视时代。

    “新乐视日后的商业模式将完全不同,我们后退一步,不与竞品比平台,与竞品比拼内容。当内容足够好的情况下,也就不需要平台了。”孙宏斌重点抓新乐视的内容制作和互联网电视业务。这两项业务也是BAT希冀收入囊中的。

    由新乐视制作的电视剧《猎场》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尝试,这个投资额高达2.6亿元的大制作,按照原本计划,为乐视网独家片源,这意味着至少需要2.6亿元的广告费才能打平。

    但现在,《猎场》已通过内容分发,获得了3亿元的授权收入。“我们还是会把它挂到乐视视频上,观众才不会在乎是不是独家片源,今后每一分广告费都是纯利润。”孙宏斌说道。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土地 行业 孙宏斌 的报道

  • ·成都“地票”戛然刹车(2011-01-13)
  • ·步步为营孙宏斌:融创土地储备行业前三,改造乐视让新公(2017-09-05)
  • ·李春瑜:“私募是来钱很快的行业”(2009-07-14)
  • ·手机行业座次重排,OPPO成赢家却谈“保持清醒”(2016-06-21)
  • ·P2P行业的风暴眼在哪里?搜易贷用专业创新完美诠释(2016-08-03)
  • ·猴年影视行业盘点:烂片横飞 票房惨胜(2017-01-17)
  • ·猫眼谋划上市 或促进行业多元化(2017-06-27)
  • ·基因测序行业鏖战 “华小”系对标老东家华大基因(2017-08-29)
  • ·150亿火速入局乐视 融创孙宏斌的投资路线图(2017-01-17)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如果金融血脉不进入实体经济,只是空转,就会形成泡沫,未来受损的仍是老百姓。”珠海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魏银仓此前对媒体表示。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8月25日,广州市金融局宣布成立“广州金融风险监测防控中心”(下称风控中心)。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理事长陈耀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雄安新区建设是一个系统过程,既需要有充分的投融资机制,也需要在一开始就根据城市人口规模量做好规划。”

    8月24日,广东省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对外公布《广东省降低制造业企业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下称“实体经济十条”)。

    8月21日,中国铁路总公司(下称“中铁总”)与中国中车集团公司(下称“中车”)在京签署《中铁总与中车战略合作协议》(下称“协议”)。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