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年内督遍全国 环保钦差第四击 督查力度超乎想象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8-29 02:22:19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督查组进驻时,不仅手头都有一本当地环保问题线索的细账,还都会通过举报电话、邮政信箱,发动当地百姓反映身边的环境问题。

    时代周报记者 刘科 发自杭州

    这个特别炎热的夏天,何国梁取消了自己的双休日。

    这位杭州市富阳区环保局的基层工作人员,每天7点起床,接件、现场采样、样品分析、数据整理、出具监测报告、上报,流水线一样忙到晚上九十点钟,“强度远超出想象,虽然身心疲惫,但人很兴奋”。

    前所未有的忙碌程度,源于新一轮中央环保督查的启动,浙江是新一轮督查省份之一。自8月上旬起,8个中央督查组分赴吉林、浙江、山东、海南、四川、西藏、青海、新疆(含兵团)等八省份督查省级党委政府及相关部门,为期一个月。本批对8个省份的中央环保督查完成后,中央环保督查“两年督遍全国”的计划将画上句号。

    面对中央环保督查风暴的再一次来袭,地方政府无疑将会面临更为严格的环保整治要求和更严厉的环保问责压力。环保部部长李干杰近日明确强调,“中央环保督查要弘扬前三批环保督查好的经验和做法,坚持问题导向,加强信息公开,严肃追责问责,不断提高督查效能。”

    正部级钦差挂帅

    中央环保督查组也被称为“环保钦差”,由环保部牵头成立,中纪委、中组部等机构部门参加,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对地方开展环境保护督查。

    担当本轮中央环保督查的八个组长分别由焦焕成、吴新雄、马中平、贾治邦、朱之鑫、蒋巨峰、杨松、李家祥等八人担任,基本都是由来自全国人大、政协、中纪委的高级官员组成,组长一般为正部级官员,副组长则由环保部副部长兼任。其中,李家祥连续在四次督查中出任组长,成为唯一的一位,而朱之鑫连续三次出任组长。

    根据要求,督查行动开始前召开动员会,结束后举行反馈会,且主席台一般只有四位—由省(区、市)长主持,督查组组长、副组长分别讲话,省(区、市)委书记最终表态。各省(区、市)整改方案要在30天内上报国务院,6个月内报送整改情况,并且同步对外界公开。

    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中央已连续派出三批督查组分赴全国各地进行环保大督查:2016年7月中旬至8月19日,第一批中央环保督查组进驻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河南、广西、云南、宁夏等8省(区),最终问责人数超过2000人。

    2016年11月下旬至12月30日,第二批中央环保督查组对北京、上海、湖北、广东、重庆、陕西、甘肃等7省(市)进行督查,超过3000人被问责。

    4月下旬至5月28日,第三批中央环保督查组陆续进驻天津、山西、辽宁、安徽、福建、湖南、贵州等7省市,4660人被问责,这是中央开展环保督查以来问责人数最多的一次。

    从迄今公开的前三批中央环保督查组的工作情况来看,中央环保督查机制对于地方的震动很大。此前较引人注目的是,督查组批评天津市的环保工作“流于表面化,假装搞环保,与直辖市的地位不相称”。

    7月25日,国家环境保护督查办副主任刘长根介绍,在前三批中央环保督查中,均发现了一些地方干预、阻挠环保执法的情况,“甚至市县两级出文件,证明某个企业不存在环境问题的事。有的地方政府明文规定不允许环保部门检查某个企业。土政策不少”。

    新一轮中央环保督查启动后,进展迅速。据环保部网站消息,截至8月24日,8个督查组共收到群众举报20343件,受理有效举报15813件,经梳理合并重复举报,累计向被督查地区交办转办13826件;各被督地区完成查处4869件,其中立案处罚2115家,处罚金额9449.24万元;立案侦查122件,拘留146人;约谈1113人,问责1797人。

    督查组长接听举报电话

    8月11日,中央第二环保督查组正式进驻浙江。当天,浙江省召开了一次工作动员会,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在会议中表态说:“要把全力支持配合中央督查组开展工作作为重要政治任务,确保中央督查组听到真话、察到实情、督到关键处。对中央督查组指出的问题,要照单全收、深入剖析、及时整改。”

    此后,中央第二环保督查组的公开行踪再未见报道。不过,督查组接群众举报后转交地方的案件处理情况,则在《浙江日报》上连续发布情况公示。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督查组驻地里有一间接听电话的工作间,专门用于接听群众举报电话。每天早上8时,电话线插上;晚上8时,电话线拔下来,号码专为中央环保督查组而设。接听电话的既有督查组普通成员,也包括督查组主要负责人,如督查组组长吴新雄,就在8月14日晚接听了数个举报电话。

    督查组进驻时,不仅手头都有一本当地环保问题线索的细账,还都会通过举报电话、邮政信箱,发动当地百姓反映身边的环境问题。“环保督查采取了电话举报等发动群众的手段,强化了督查的威力,环保从过去的纸老虎变成了有牙的老虎。”浙江省环保系统一位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督查进驻分为三个阶段:省级层面督查、下沉地市督查、梳理分析归档。三个阶段各有侧重,依次推进。

    在第一阶段,督查组明确分工,一部分人对包括省级领导,以及经信、发改、住建等与环保密切相关的省直部门主要负责人个别谈话,其他人则调阅材料、走访问询、开会研究。在此阶段,有督查组甚至还会参加省委常委会议,据《海南日报》的消息,8月21日,中央第四环保督查组组长贾治邦,副组长、环境保护部副部长赵英民受邀列席参加了海南省委常委会会议。

    第二阶段下沉督查的目的,是针对省级层面掌握苗头的问题做深做实,核实取证。一般不再发现新问题,有时候针对一些特定问题,如果下沉督查查得不是很透,还需要专项补充督查。

    最后是梳理汇总写报告阶段,将省级层面督查、下沉督查以及受理的举报线索进行综合,写成督查报告。报告上的每一个问题线索,都有问询笔录等数十份材料支撑。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目前,第二督查组在浙江已进入下沉地市督查阶段,组长吴新雄近日带队前往嘉兴、金华、衢州、绍兴等地,实地开展督查调研,抽查调阅河流水质、大气质量、工业污水和危废物处理等数据。

    突出压力传导是本轮中央环保督查的首要重点。浙江省环保厅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27日下午4时,中央第二环保督查组移交浙江地方办理的16批共2700件信访件。各地上报办结1406件。责令整改2566家,立案处罚1218家,拟罚款7566.095万元,立案侦查80件,行政拘留40人,刑事拘留42人。目前已约谈339人、3个单位;问责156人、15个单位。其中,科级干部41人,科级以下干部115人。“中央环保督查组来了后,从普通百姓到地方负责人都意识到环保工作重要性了,这个意义或许不能用经济尺度来衡量。”何国梁说道。

    中央环保督查促成压力逐级向下传导,带动地方环保督查。就浙江而言,目前该省有2700余人的环境执法队伍,每年监管着40多万家工业企业,承担近10万件的信访调处等工作。就地市一级而言,如浙江衢州市,由市纪委监委牵头,专门制定督办监察工作方案,成立了市县两级督办监察工作组。 

    重在查找地方病根

    中央督查组的投诉电话,被人们视为向更高决策层表达诉求的途径。督查组进驻后,杭州天子岭垃圾场的恶臭问题被不少居民电话投诉,这一信访件遂被督查组列为重点件,移交杭州市办理。  

    天子岭垃圾填埋场(杭州市第二垃圾填埋场)位于杭州市临半路138-1号,属于国家Ⅰ级卫生填埋场,是杭州市生活垃圾末端处置的重要保障设施。

    进驻浙江后,督查组总协调人杨永康多次前往杭州天子岭垃圾填埋场,进行实地核实调查。调查发现,受近年杭州市垃圾高增长量影响,天子岭垃圾填埋量相应大幅增加,远超填埋场设计的日处理量。天子岭垃圾场采用卫生填埋工艺处置生活垃圾,垃圾场臭气主要来源于生活垃圾填埋作业过程中散溢废气以及生活垃圾填埋后,垃圾在生化降解过程中产生的填埋气体。 

    据《中国环境报》披露,杭州市环保局分别于8月14日16时、8月15日7时两次对天子岭填埋场开展监察,并对废气排放情况现场监测。监测结果表明:8月15日7时监测4个点位有1个超标。对此,杭州市环保局已对该场厂界废气超标排放行为立案查处。

    “天子岭的臭气问题,过去我们投诉过,由于种种因素,不太推得动,而督查组一来,各方重视,问题很快开始解决。”杭州市拱墅区半山东路一位小区业主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该人士曾参与天子岭垃圾场的投诉。

    过往的环保督查中,中央督查组的反馈意见中,事无巨细,均会一一列出,并完全公开。比如第三批的7省份中央环保督查,中央督查组总结的共性问题有:一是重发展、轻保护情况依然多见;二是环保不作为、乱作为问题比较突出;三是部分流域环境污染情况较为严重;四是自然保护区违法违规建设问题突出;五是一些城市环境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六是群众身边的环境问题解决不够有力。

    从以往经验看,环保监管在和地方经济发展的博弈中通常处于劣势,一些地方为了经济发展,往往会对于污染企业“网开一面”。值得一提的是,本轮环保督查力度大幅增加,并对多个行业供给端产生影响,使得部分高污染行业的减产、停产事件频发。

    在浙江的经济版图中,绍兴的印染、海宁的皮革、富阳的造纸等产业颇为发达,在全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上述地方均曝出过污染问题。目前,上述传统产业均面临转型现实,如富阳已明确提出,到2021年前,对该区辖内的造纸、化工等相关企业全部腾退,引入先进制造业、金融、医疗等新产业。

    以造纸产业为例,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自8月中旬开始,浙江地区的一些造纸厂分三批陆续停机,每次停机时间长达7天。但一些地方在环保督查检查执法过程中出现“一刀切”等问题,致使不少非污染企业也被迫关停。8月22日,环保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别涛在环保部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环保部反对地方平时不作为,到督查时滥作为。”

    对于上述“平时不作为,督查时滥作为”的问题,浙江省日前公布《关于全面建立生态环境状况报告制度的意见》,决定到2020年,实现省市县乡四级生态环境状况报告制度的全覆盖。该制度拟通过厘出责任清单,遵循“管行业就得管环保,管环保就得有责任”的理念,推进形成政府自觉履行生态环境保护责任,主动接受人大监督的长效机制。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何国梁为化名)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钦差 力度 全国 的报道

  • ·“环保钦差”八连击,地方政府将其当天字一号工作抓(2016-07-07)
  • ·环保钦差八连击 地方应考“高度警醒”(2016-07-12)
  • ·两年内督遍全国 环保钦差第四击 督查力度超乎想象(2017-08-29)
  • ·强建周真的轰动全国(2009-07-21)
  • ·山西面临转型之痛 GDP全国唯一负增长(2009-08-06)
  • ·专访汪一洋:“探索出新路,提供给全国”(2009-09-03)
  • ·笃行·有为(2016-03-01)
  • ·2016全国两会专题报道(2016-03-16)
  • ·跻身全国首批特色小镇 北滘探路新型城镇化(2016-10-25)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总书记的重要批示思想深刻、内涵丰富、催人奋进,要全面准确领会批示的精神实质,把握国际国内两个大局下的战略目标和关键抉择。

    战场换了,对手没变。作为中国最知名的两大白色家电制造商,美的和格力不约而同将触角伸向智能装备领域。这绝非偶然。

    广东不光是经济大省,也是文化大省,还要建设文化强省。这次“花城文学奖”重启,对中国文学界肯定会产生非常正面的影响,对作家们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鼓励。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理事长陈耀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雄安新区建设是一个系统过程,既需要有充分的投融资机制,也需要在一开始就根据城市人口规模量做好规划。”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寒门难出贵子,一次又一次叩问人心,而寒门学子要实现“逆袭”,第一步往往依靠一份好工作。这或许也多少是李文星点开BOSS直聘时的心理。

    8月3日,位于北京东北六环西南侧的金隅大成·金成雅苑售楼处完成了最后4套自住型商品住房的递补选房工作,至此,金成雅苑一期的524套自住型商品房已配售完毕。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