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王”陨落 监管风暴下的全通教育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7-08-01 01:08:11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在股价“神话”破灭的同时,全通教育的业绩亦出现变脸。根据最近公告的上半年业绩报告,这家企业将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亏损金额将高达上千万元。

    文/吴绵强

    时代周报记者 吴绵强 发自广州

    在充满故事的A股市场,像全通教育(300359.SZ)一样股价跌宕起伏的公司,日渐成为证监会重拳打击的对象。日前,证监会出具调查通知书,对全通教育实际控制人陈炽昌、林小雅夫妇进行立案调查。

    在该消息的刺激下,全通教育的股价出现大幅波动,震荡不断。7月31日开盘后,股价再次出现波动,但盘中出现涨停,最终报收12.89元/股。

    目前,陈炽昌持有全通教育1.9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44%。外界尚不清楚陈氏夫妇到底是因何原因接受证监会调查,不过可以查到的是,二人在三年禁售期满之后,曾精准减持套现。

    全通教育于2014年初成功IPO,上市3年多时间以来,这家主营“互联网+教育”的企业,在股价方面始终充满争议。2015年牛市疯狂时期,其曾被喻为“妖股”而登上A股“股王”宝座,股价最高达467.57元/股。如今跌下“神坛”,股价始终徘徊于12元/股左右。

    事实上,全通教育一直是资本的弄潮儿,而陈炽昌和林小雅夫妇从偏居广东中山的创业者,摇身成为胡润富豪,仰仗的亦是连连走高的股价。

    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全通教育股价虚高的背后,是资本大佬吴鹰等人的潜伏。这位传奇投资人,在全通教育股价高位时,多轮减持离场,粗略套现了12亿元资金。

    在股价“神话”破灭的同时,全通教育的业绩亦出现变脸。根据最近公告的上半年业绩报告,这家企业将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亏损金额将高达上千万元。

    减持套现将受阻

    该来的最终还是会来。

    7月21日,全通教育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控股股东陈炽昌及其一致行动人股东林小雅通知,二人分别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粤证调查通字第 170133号、粤证调查通字第 170134 号)。陈、林二人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根据时代周报记者此前的调查,作为妻子的林小雅,比陈小一岁,二人共同创立了全通教育。初创时,陈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林任公司技术总监。

    接近全通教育的人士曾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夫妇俩结婚时就开始一起创业,若论专业素质,林小雅在计算机领域的造诣或许比陈炽昌更高一筹,“毕竟,林小雅是专业程序员出身”。

    全通教育在2014年1月上市后,一时风光无限,2015年更坐上A股“股王”宝座。但与此同时,出现在这家“互联网+教育”上市公司身上的争议亦持续不断。

    此次创始人夫妇陈炽昌和林小雅被证监会调查,让外界对这家企业的未来充满担忧。对此,全通教育急忙澄清,本次立案调查事项系针对陈炽昌和林小雅个人,与公司无关,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活动造成直接影响,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一切正常,“公司将敦促陈炽昌和林小雅积极配合监管机构相关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事实上,自上市伊始,全通教育“过山车式”的股价就备受投资者的诟病,这也成为监管层将其视为重点关注对象的主要原因。而在登陆“股王”宝座后,接近全通教育的人士曾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陈炽昌对股价并不关心。

    然而,实际却并非如此。在三年禁售期即将届满的2017年2月10日,全通教育披露了减持套现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陈炽昌计划减持公司股份累计不超过 1901.32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 3%)。

    此外,另一实际控制人林小雅计划减持公司股份累计不超过500万股(即不超过本公司总股本比例0.7889%)。

    几天后的2月16日,林小雅以16.64元/股的价格,减持了495万股(占比0.78%);2月17日,陈炽昌以16.92元/股的价格,减持了1100万股(占比1.74%)。据此粗略计算,陈氏夫妇二人此次合计套现2.68亿元。

    根据今年5月出台的深交所《上市公司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实施细则》,上市公司大股东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期间不得减持公司股份。由此来看,陈氏夫妇欲减持套现的行为,将暂时受到影响。

    对此,全通教育证券部相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股东减持是个人资金需求,也是正常的行使其权利。”

    在目前无法直接减持的情况下,时代周报记者发现,陈炽昌已将其持有的全通教育超过八成的股权进行了质押。最近的一次是7月28日,全通教育公告称,陈炽昌再次质押了7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18%)。

    截至上述公告披露之日,陈炽昌直接持有全通教育1.9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44%;累计质押股份1.59亿股,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0.04%,占公司总股本的25.16%。

    “陈炽昌质押公司股权属于个人行为,暂时不会有(平仓)的风险,(质押)比例也没有达到100%。”上述全通教育证券部相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大佬退场“一地鸡毛”

    7月31日,全通教育的股价出现大幅波动,开盘出现下跌,在上午11时左右,上扬7.43%,并在午间收盘前涨停10.04%,报收13.04元/股。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最耀眼时,全通教育股价在2015年5月13日达到了467.57元/股,总市值达454.48亿元,超越教育巨头新东方。仅仅两年多的时间,全通教育的市值缩水372.79亿元,截至7月31日,总市值达81.69亿元,与最高位时相比,缩水超过82%。

    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全通教育股价虚高的背后,资本大佬吴鹰是“关键先生”。

    作为中泽嘉盟投资基金董事长,UT斯达康公司创始人、前副董事长、执行副总裁,吴鹰被称作“小灵通开路人”,还是马云的伯乐,在中国投资界享有赫赫威名。

    陈炽昌如何结识吴鹰,目前难以获知。据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3月30日,进入上市辅导期的全通教育,审议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北京中泽嘉盟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泽嘉盟”)。

    翻阅全通教育招股书显示,中泽嘉盟持有发行人333.33万股股份,约占全通教育股份总数的5.56%。中泽嘉盟成立于2010年6月23日,注册资本2亿元,共有7名合伙人,吴鹰个人出资999万元,持4.99%股权。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陈炽昌执掌的全通教育曾获吴鹰的赏识。

    “吴鹰常说,自己最厉害的是能发现未来有可能成功的公司。陈总也是其中的案例。”全通教育副总经理杨帆曾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在吴鹰等大腕儿的热捧下,全通教育登陆资本市场。而吴鹰本人更出现在了全通教育上市的敲钟现场。

    不过,擅长投资的吴鹰,显然不愿意陪伴全通教育到最后。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中泽嘉盟早已在全通教育股价处于高位时,套现离场。通过多次减持,合计套现约12亿元资金。

    可以查询的记录显示,2015年5月底,中泽嘉盟减持了全通教育306.3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3%),根据当时的交易价格粗略计算,合计套现约4.73亿元。此轮减持后,中泽嘉盟剩余793.64万股(占比3.71%),不再是全通教育持股5%以上的股东。

    同年6月和8月,中泽嘉盟再次减持了243.64万股(占比1.14%),合计套现约3.30亿元。减持完成,中泽嘉盟剩余549.99万股。

    接着在2016年2月18日-3月21日期间,中泽嘉盟又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了全通教育549.99万股,减持价格72.24元/股,合计套现3.97亿元。此次减持后,中泽嘉盟已全部减持全通教育股份,不再是公司股东。

    在全通教育的上市路上,另一重要角色恐怕要数广东中小企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小股权”)。

    招股书显示,中小股权注册资本为16 亿元,由广东粤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粤财”,持股37.50%)、广东省融资再担保有限公司(持股22.50%)和中银投资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0%)共同出资设立。中小股权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广东粤财。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中小股权与中泽嘉盟同时被全通教育引入成为公司战略投资者。而在上市之后,中小股权与中泽嘉盟一样,均在股价高位时套现离场。

    与过去一飞冲天的处境相比,眼下全通教育的股价一落千丈,早已跌破首发价30.31元。目前仅维持在12元左右,若是以此价格减持套现,显然不是陈炽昌愿意看到的。

    业绩变脸现上市首亏

    除了股价,全通教育在公司业务发展上亦充满争议。

    根据全通教育介绍,其一直专注于教育信息服务领域,经过多年发展已形成覆盖校内外多场景、涵盖教育主管部门、学校、教师、家长及学生等B端、C 端主体的业务服务体系,主营业务包括家校互动升级业务、EdSaaS(教育领域的软件服务化)业务、学科升学业务及继续教育业务等,四大业务群协同发展。

    7月14日,全通教育发布半年报预告称,2017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达4.07亿- 4.88亿元之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 1300万-1800万元。

    这是全通教育上市3年多以来,业绩首次预计亏损。对此,全通教育证券部相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首先,由于大部分收入是下半年确认,导致营业收入的同比增长幅度没有那么快。

    “公司经营呈现出一定的季节性,收入及利润主要在下半年。”全通教育称,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公司紧抓教育信息化行业发展机遇,教育信息化项目业务规模快速发展,2017年上半年该类业务收入占比同比增长较快。

    上述全通教育证券部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第二是成本方面,拓展新业务导致成本费用增加,2016年在北京和上海都开设了子公司,会涉及场所租赁、人工等费用的增加,导致同期相比费用增加比较多。

    全通教育表示,作为拓展的新业务,EdSaaS 业务经营效率较其他原有成熟业务有待提高,且该业务面临竞争加剧,“业务结构变化及新业务竞争加剧导致本期业务利润率同比有所下降,公司本期成本费用同比增幅大于收入同比增幅。”

    其中,公司加强全国布局,EdSaaS 等业务2016 年下半年以来新进入多个区域,相应人员、市场等成本费用增加;公司于 2016 年下半年先后在北京、上海设立子公司及租赁办公场所,本报告期行政费用等较上年同期增长。

    此外,EdSaaS 等业务增长带来应收账款规模增加,导致本期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同比增加;另外,随着业务规模扩大,为保障业务发展,公司2016年下半年以来新增部分银行贷款,本期财务费用同比增加。

    “接着在研发领域,研发领域相比去年也是新增的项目。”上述全通教育证券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为更好支撑业务发展战略,助力推进全课云开发、互联网教育系统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等项目,全通教育加强技术研发,本期技术人员及研发投入较上年同期增加。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事实上,全通教育的业绩变脸早在今年第一季度就已出现端倪。据其一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2.22亿元,同比增长16.4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40.67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48.97%。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股王 风暴 的报道

  • ·“股王”安硕信息炼成记(2015-05-05)
  • ·白酒沉沦一千零一夜后:五粮液提价,茅台重夺“股王”(2016-04-12)
  • ·“股王”陨落 监管风暴下的全通教育(2017-08-01)
  • ·圣华曦药业陷入打假风暴,IPO能逃过一劫吗?(2015-12-29)
  • ·P2P行业的风暴眼在哪里?搜易贷用专业创新完美诠释(2016-08-03)
  • ·四部委联手,新能源汽车骗补整治风暴来临(2016-09-27)
  • ·圆通抢先上市 五大民营快递或掀兼并风暴(2016-10-25)
  • ·药品整治风暴波及南京医药 子公司GSP遭吊销(2017-02-28)
  • 8月6日,国务院印发《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正式确定在上海浦东临港新片区先行启动面积为119.5平方公里、对标国际公认的竞争力最强的自贸区。

    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上半年中国经济“成绩单”。据初步核算,2019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45.09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3%。

    奖项评选活动将本着创新、引领、开放的原则,鼓励更多的企业和专业人士关注和投身于推动我国数据质量领域的进步和腾飞的行列中。

    进入综合交通时代,长江流域内陆地区已经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的腹地,比如湖南、江西、云南、贵州、重庆、四川,这些地方的经济都跟粤港澳更为密切。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银保监会办公厅决定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32个城市,对96家房地产信贷规模较大的机构开展房地产业务专项检查工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