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强化资金链 新希望集团的转型账本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7-07-04 04:42:43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今年上半年,新希望六和预计向新希望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采购的饲料原料金额便已达到6.37亿元,而在2016年度,该部分采购实际发生的金额仅有31.74万元。

    时代周报记者 李宛珊 发自广州

    即使早已将重担—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希望六和”,000876)移交给女儿刘畅,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仍然不轻松。这位已经年过花甲的四川首富正力图带领他35岁的企业集团实现转型,即使他心里清楚,“实体转型要脱几层皮”。

    如今的新希望集团早已不只是一个农业巨头,其已涉足房地产、化工、金融等多个领域。不过,从总体来看,饲料及养殖业务仍为集团贡献大部分营收,最新公布的财务数据(2015年度)显示,新希望集团实现营业收入682.44亿元,净利润50.35亿元;而同期新希望六和的营业收入为615.20亿元,净利润为22.11亿元。

    在新希望集团的转型中,新希望六和处于一个怎样重要的位置,可见一斑。显然,刘永好和刘畅父女已不满足于仅仅做一个国内的饲料大亨,从新希望六和披露的情况来看,最近几年,公司的触角也在慢慢向下游延伸。

    除此之外,新希望六和也加强了在东南亚地区投资的力度。一位不愿具名的新希望集团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除新希望六和外,集团公司旗下的厚生资本和草根资本也在集中做一些转型升级的工作。

    当古老的农业希望通过转型升级实现现代化的时候,资金便成为极其重要的因素。经历了数年的发展,新希望集团以及新希望六和的资金链似乎也已慢慢适应了这样的转型。只是,对于新希望集团尤其是新希望六和来说,随着上一轮猪肉上升周期的渐渐远去,公司业绩有待时间检验。

    向下游扩张

    2013年,刘永好将新希望六和的权杖交给年仅33岁的刘畅,同时陈春花被任命为联席董事长。但在集团方面,刘永好依旧为掌舵者,目前新希望集团的股东只有刘永好一家(即刘永好、刘畅和刘永好太太李巍),其中刘永好持股62.34%。

    新希望集团以农业起家,在2011年的重大资产重组后,集团公司将新希望六和饲料股份有限公司等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同时出售了房地产行业公司的股权并置换出了乳品行业公司的股权。

    中诚信国际于2017年4月公布的征信报告显示,目前新希望集团是国内规模最大的拥有饲料-养殖-屠宰-肉食加工产业链条的企业集团之一,其中公司的饲料及养殖业务主要都是通过旗下上市公司新希望六和来进行,而屠宰加工、肉制品业务主要由子公司六和集团、千喜鹤和成都希望食品有限公司经营。

    新希望集团的部分子公司处于饲料行业的上游,近年来,几乎每年上半年,新希望六和都会发布该年度日常关联交易的预告。今年上半年,新希望六和预计向新希望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采购的饲料原料金额便已达到6.37亿元,而在2016年度,该部分采购实际发生的金额仅有31.74万元。

    新希望集团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公告中的关联交易预计,只是预设一个额度,提供一个总体空间,而在实际操作中并不必要发生这么多交易,公司在实际的原料采购中,会根据各方面原料供应商的情况作出决策。

    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理论来说,全产业链应该是“生产链、价值链、生态链三链合一”,而且应该是闭环的,由于从“田间到餐桌”的投入周期较长,且在前期企业需要源源不断投入资金以维持该链条的正常运行,全产业链生产需要企业拥有非常强大的资金实力。自然全产业链可以保障食品安全卫生,只是目前国内大多数农业企业也都只是涉及农业生产的多个阶段,并不属于完全意义上的全产业链生产。

    对于新希望的资金链长度是否像产业链这样长的问题,新希望集团方面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产业链的每部分都是相对独立的,且饲料部分主要面向的是经销商,这样可以较快地回笼资金,股份公司及集团公司的资金链不会因此存在较大压力。

    从近几年的年报对比来看,新希望六和的总资产和子公司数量均处于增长状态。自2014年以来,公司总营收呈现下降趋势,从700亿元下降至608.8亿元,只是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从2014年的20.2亿元上升至2016年的24.69亿元。

    新希望六和在渐渐向下游扩张。自2015年起,公司养猪业务发展迅速,该时间段恰好为猪肉价格上升周期,2016年度,新希望六和共销售种猪、仔猪、肥猪116.69万头,实现营业收入约18亿元,增幅达95.03%。

    按照猪肉“三年一周期”的行业规律,上一轮猪肉涨价周期已渐行渐远,尽管从营收来看,养猪业务占公司总营收的比重尚不足5%,但2016年度年报披露,截至2016年底,新希望六和已在全国完成了年出栏900万头产能的投资布局,并完成了对杨凌本香的收购。

    新希望六和也考虑到了行业周期对于公司的影响并已作出相应准备,在行业周期面前,新希望六和的转型结果仍待考验。

    施展融资术

    很显然,在刘畅与刘永好看来,新希望六和不应该仅仅是一个饲料生产企业。自2013年起,新希望六和便开始转变战略,调整产业结构,促进公司转型,希望变得“更瘦,更有肌肉”。

    处在转型期的新希望也处于扩张状态中,这似乎可以从新希望六和日益壮大的子公司队伍中得以显现。从历史财务数据来看,公司日常经营积累来的资金难以满足公司扩张的需要,在几年的“锻炼”后,新希望六和乃至新希望集团似乎找到一套可以使资金链正常流动的方式。

    2017年6月10日,新希望六和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6年4月审议通过的发行不超过30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获准注册。

    新希望集团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尽管与上一年同期相比,公司在2017年度一季度期末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有所下滑,但现金流不足并不是公司发行该债券的主要因素,“首先这个债券是2016年就决定发了的;其次我们在今年年初对玉米、豆粕等原料进行战略性储备,目前我们还有很多银行授信额度并未使用,新希望六和的现金流是良好的”。

    时代周报记者在梳理资料后发现,至少从2013年以来,新希望六和几乎每年都会申请发行一定额度的超短期融资券或短期融资券。与之相比,新希望六和通过定向增发股份以获取资金的频率似乎较低,但是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自2011年以来,新希望六和曾在2013年9月以及2015年8月发布发行股份公告,前者是为了筹资,后者则是为了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新希望六和在2015年8月时便发布发行股份购买资产进展公告,但直到2016年6月,购买资产报告书的草案才出炉,同年12月,该重组计划才获得证监会的批准。

    在新希望集团,新希望财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财务公司”)承担着重要角色。公开资料显示,财务公司于2010年经中国银监会批准设立,由新希望集团等5家公司共同出资设立,是四川省第一家民营企业集团财务公司。

    新希望六和亦为财务公司的股东之一,截至2016年年底,新希望六和存放在财务公司的存款为16.79亿元,占货币资金的比例为53.57%。在整个2016年度,股份公司向财务公司贷款7亿元。

    新希望集团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定位上看,财务公司与其他企业集团的财务公司一样,集团借助这个金融平台实施资金集中管理,以使集团整体资源得到合理配置,现阶段主要有两个使命:一是通过资金集中管理增强集团财务调控能力、防范财务风险;而是通过资金运作形成对新农村、大农业建设的业务支持,促进产业发展。

    目前新希望六和旗下正常经营的海外分、子公司的数量超过30个,绝大部分在东南亚地区,新希望集团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些项目中绝大部分都是盈利的,2016年度,海外业务的整体增长服务为17%,目前除了已有的成熟公司,还有一些筹建中的项目,目前处于纯投入阶段,“尚未开始正常经营,所以公司也暂时不对这些项目的盈利进行考核”。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新希望集团方面获悉,对于海外项目的投资,除自有资金外,新希望六和还通过设立在新加坡的子公司直接对接海外机构进行贷款。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新希望集团 账本 资金 的报道

  • ·强化资金链 新希望集团的转型账本(2017-07-04)
  • ·资金缺口百亿瑞安售股套现(2009-07-14)
  • ·白云山业绩突围83亿定增资金解渴(2016-08-01)
  • ·乐视资金危局里的明星面孔(2016-11-22)
  • ·不当甩手掌柜 要当贴身教练(快评)(2017-03-03)
  • ·金陵体育欲上创业板 资金缺乏限制发展(2017-03-14)
  • ·美图市值蒸发300亿 内地资金疯狂扫货(2017-03-28)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微信、微博以“社交+资讯”的形式出现,其他几家资讯平台中,今日头条一如既往地走技术分发的路线,UC、一点资讯、天天快报则越来越看重“技术+内容建设”的双重驱动。

    改革进入深水区后,正是“一大批狮子型干部大刀阔斧、敢打敢拼,将铁痕石印般的改革刻写在年轮深处,把以前碰不得、啃不动的硬骨头一一砸开,为当代中国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

    中国高级技工在产业工人中的占比只有5%,远低于日本的40%和德国的50%。报告指出,今年年中,中国高级技术工人缺口将突破1000万人。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我的肯尼亚教学之行,就是带着让中国铁路走出国门的想法来的。”正在非洲肯尼亚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教书的马力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