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石挂印:郁亮时代万科能否成为技术公司?

    地产 > | Time Weekly - 2017-06-27 02:45:24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今天,我把接力棒交给郁亮带领下的团队,我相信这是最好的时候。他们更年轻,但已充分成熟。我对他们完全放心,也充满期待。”

    时代周报记者 温斯婷 发自广州

    王石在万科的董事会名单中没有再出现。

    2016年6月27日,万科2015年度股东大会。在这一场超过3个小时的股东大会上,王石危坐台中央。

    “我曾经说过,我的成功,应该是没有人再需要我。从现在来看,我还不大成功……我希望郁亮能代替我,如果郁亮成为董事长,我同时辞职—如果我还没被罢免的话,这是不错的一个建议。”王石表示,个人荣辱去留并不重要,也认为可以在合适的时候退休让位于郁亮。

    时隔一年,这个很久以前就存在的建议变成了现实。

    2017年6月21日清晨,王石在个人朋友圈宣布,将退出万科(000002.SZ)董事会,不参与新一届董事的提名。

    如无意外,万科将在本月最后一天举行的股东大会上正式完成这家企业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掌舵人交替,郁亮将成为万科历史上第二任董事长。

    在万科33年的历程中,王石是一个标签。以他的传奇为核心,构筑了一个庞大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有规则,有组织,有精神内核。

    资本的围猎,打破了王石构建的世界。经历了宝能的凶猛、华润的摇摆、恒大的强势,这一场史诗级的争夺随着“白武士”深圳地铁的引进而画上句点。

    作为“一个集体的作品”,万科再一次站在了十字路口。这一次,66岁的王石选择对万科放手,对自己放手。

    规则

    王石似乎一直都在构筑着自己的世界,那个世界有着自己的规则。在那个世界中,王石是企业家,是探险家,是慈善家,亦是广告代言人和娱乐八卦男主角。但他最成功的角色,仍然是“万科的精神领袖”。

    对于高干子弟出身的王石来说,按部就班的人生并没有吸引力。1983年,他辞去了在广州机关的“铁饭碗”,孤身一人前往当时还是一片荒山滩涂的深圳特区,开始了他的创业梦。

    第二年,他一手参与创办了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即万科前身),并担任经理一职。

    这一年被认为是中国公司的元年。当时,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关于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继农村改革之后,城市改革成为中国经济的主战场,创办现代企业成为可能。和万科一起横空出世的,还有联想、海尔、健力宝、科龙等一大批带有中国改革开放烙印的企业。

    和母公司深圳市特区经济发展公司之间的分歧不断,让王石开始意识到产权清晰的重要性。1986年,深圳特区国企股份化规定发布,股份化改革成为了王石谋求独立的最佳路径。

    两年后,37岁的王石主动放弃了公司股权,万科在股权改制下成为当时市场上的“异类”—一个奉行混合所有制的企业。

    1994年,君安证券突如其来的一击,尽管最终被成功击退,但仍让王石深深意识到股权分散可能带来的危险。

    不过,王石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他定下的规则,这种股权分散的局面一直持续到今日,并且成为万科遭遇二次狙击的最大根源之一。

    “君万之争”发生逾20年后,姚振华带领下的宝能系表现得更为“狼性”。对于宝能系的举牌,王石的第一反应是“不”,因为这并不符合他所设计的路线。

    在2016年1月31日举行的2016年天山峰会上,王石毫不掩饰这种抗拒:“这么多年来,(万科)一直是国有股占第一大股东,我过去设计是这样的,现在是这样的,将来也会是这样的。所以民营企业,不管我喜欢你,不喜欢你,你要想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我就告诉你,我不欢迎你。”

    世间万物,皆是圆点。

    王石曾表示,1988年股改对万科的重大意义就是产权上确定了这个公司的所有人。不过,随着“国”字头深圳地铁成为第一大股东,“重回体制系统”的质疑不可避免地出现在万科身上,而万科对此作出的回答是“坚持混合所有制不改变”。

    这一坚持,得到了深圳地铁的支持。

    时间

    万科文化,是这个世界的另一根支柱。

    “我做的事情不仅和万科和股东利益相干,而且是非常相干。”2016年11月19日,6年来第一次参加公司媒体沟通会的王石说,“之所以我有底气,是因为我捍卫的就是万科的文化,万科文化就是有底线,现在有底线还不够,还应该承担责任,包括环保责任。”

    万科文化,是以职业经理人自居的王石在2016年底接连两场媒体拜票中的关键词。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稳定队伍”便一直占据着万科各项工作的首位。文化,成了万科凝聚军心最大也是最终的理由。

    “稳定队伍”紧迫性的加重,始于宝能系的一场“逼宫”。

    2016年6月26日傍晚,持股24.29%的第一大股东宝能系向万科董事会提出12个议案,意图改变其在董事会暂无一席之地的尴尬局面。其中,提议罢免包括王石、郁亮在内等7人的董事职务,罢免华生、罗美君等3人的独立董事职务以及两名现任公司监事。

    恒大的强势杀入,增加了这种不确切。

    直至2017年3月末,随着华润集团与中国恒大相继出让手中股权,深铁集团坐稳第一大股东,股权事件危机才算得以解除。

    根据万科最新股权结构,在受让华润和恒大股份后,深铁持股比例达29.38%,宝能持股25.40%,安邦持股7.18%,万科事业合伙人持股4.14%,万科企业股中心持股2.98%,自然人股东刘元生持股1.21%,再加上其他机构股东和H股,万科A在市场中的流通盘只有10%左右。

    尽管宝能目前是万科的第二大股东,但其一直欲进入万科董事会的愿望却仍有可能落空。

    就在王石宣布退位之际,6月21日清晨,万科连发数则公告,称于6月19日收到深圳地铁出具的《关于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度股东大会增加临时提案的函》,深圳地铁提请在2016年度股东大会审议事项中增加《关于公司董事会换届暨选举非独立董事的议案》《关于公司董事会换届暨选举独立董事的议案》《关于公司监事会换届暨选举非职工代表监事的议案》三项临时提案。

    万科第十七届董事会已同意将上述三项临时提案提交 2016年度股东大会决议。

    6月22日,万科发布关于2016年度股东大会的第二次提示性公告,称6月30日将召开股东大会,该次大会审议事项共21项,包括建议选举郁亮为公司执行董事,建议选举林茂德等为公司非执行董事,建议选举刘姝威、吴嘉宁、李强为独立非执行董事。

    根据公告,新一届董事会的11名董事候选人中,万科管理层占3席,深圳地铁占3席,并无来自“宝能系”的人选,同时独立董事将全部更换。而在上一届万科董事会中,来自万科管理层的3位分别是王石、郁亮和王文金,而最新一届提名中,王石退出,张旭进入公司最核心的董事会。

    身处漩涡中心,65岁的王石扛起了捍卫万科文化的大旗。为了这种捍卫,在整个2016年中,他不得不加快与时间赛跑。现在,他跑在了前面。

    道路

    步入知天命之年的郁亮,在万科已经服役超过27年。

    1988年,王石正忙着万科股改,而刚从北大毕业的江苏青年郁亮则决定南下。两年后,怀着一颗求变的心,郁亮毅然从大国企深圳外贸集团跳槽,加盟万科。

    2001年,郁亮从财务负责人升任万科总经理。那一年,万科销售额只有20多个亿。时至今日,这个数字已经突破3000亿元。

    在郁亮掌舵的17年间,在万科的发展方向上,他与王石并非没有分歧。但他们对“分歧”的态度却较为一致—可以有分歧,但不能被误读。

    最大的误读,是关于商业地产发展的态度上。王石早年曾表示“专注住宅,不碰商业地产”,但郁亮则认为,万科应该多条腿走路,在他的主政下,万科涉足商业地产、物流地产、教育、养老、体育等领域,并积极开拓海外业务。

    “在战略方面,万科从20世纪90年代到今天从来没变过。”郁亮表示,我们是为了住宅而做商业,不是为了商业本身,“换句话说,我们并不是看好商业地产的前景而做,更不是因为商业地产会回避调控而做,我们纯粹是为了做好住宅而做商业地产。”

    自称为“普通人”的郁亮,一直努力地在万科的发展道路中寻求破与立。

    地产进入“白银时代”,万科需要被重新定义。

    2014年时,郁亮正式提出,万科将由传统的住宅开发商向“城市配套服务商”转型。当时给出的时间表是,三年试错,未来十年新业务将占据万科盈利的半壁江山。

    “新生态会带来混乱,无论是总部、一线还是区域都要有这个概念,我们将在未来3年之内允许混乱的存在,允许打架的存在。创新业务如果没有冲突,创新几乎不太可能。所以我们需要准备迎接冲突的到来。”郁亮在万科集团2014年终述职会上曾如此说道,他甚至还当场布置了读书任务,首推凯文·凯利的《失控》。

    现在摆在郁亮面前的现实是,各项新业务相对独立,如何打通所有环节实现聚合,从而在客户、信息以及资产上形成一个生态闭环,仍在等待催化剂。

    数字化技术,是万科未来的底色之一。

    在去年11月举行的2016年万科广深区域媒体会上,王石首次透露,万科已从传统的房地产开发公司转型到技术公司,与互联网连接,“万科真正的业绩增长现在才开始,这不是时间问题了,万科已经确定”。

    实际上,从2013年10月开始,郁亮便带领万科管理团队,接连拜访腾讯、阿里、小米等互联网公司,学习互联网思维。与信息化相关的战略措施,也在万科内部陆续开展。

    道路长且阻。允许混乱的3年期限将至。在失控到格局重构之间,万科亦将步入“郁亮时代”。

    “今天,我把接力棒交给郁亮带领下的团队,我相信这是最好的时候。他们更年轻,但已充分成熟。我对他们完全放心,也充满期待。”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王石 万科 公司 的报道

  • ·万科“试错”:后千亿时代转型路径(2015-09-28)
  • ·“甩手掌柜”王石与“工作狂人”王健林的不老江湖(2016-02-23)
  • ·郝秀华原来是王石丈母娘 田朴珺带妈做了盘大生意(2016-07-09)
  • ·王石郁亮缺席中期业绩会 万科到底值多少钱?(2016-08-24)
  • ·王石站台万链 推出梦想基金扶植中国原创力量(2016-11-08)
  • ·王石的拜票时刻(2016-11-22)
  • ·王石:商人重回一线(2017-01-03)
  • ·董事会换届选举方案延期 王石去留成悬念(2017-03-28)
  • ·王石挂印:郁亮时代万科能否成为技术公司?(2017-06-27)
  • ·千亿万科:合作是扩张者的通行证(2010-11-03)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我的肯尼亚教学之行,就是带着让中国铁路走出国门的想法来的。”正在非洲肯尼亚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教书的马力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早在去年的小蛮腰科技大会上,就有专家提出广州应打造航运、物流、贸易等全球资源配置中心,而今广州明确要在金融领域发力,倒实在有点出人意料。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新方案将强化天际线下的岭南文化与社区

    在GDP即将破万亿之际,佛山面临的思考,是如何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宏大叙事中,找准自己的定位;是如何实现产业转型升级、优化产业结构、加快城市升值这一关键过程。

    改革进入深水区后,正是“一大批狮子型干部大刀阔斧、敢打敢拼,将铁痕石印般的改革刻写在年轮深处,把以前碰不得、啃不动的硬骨头一一砸开,为当代中国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