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战A股 拉夏贝尔扩展零售网络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7-06-13 03:07:29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在拉夏贝尔看来,差异化的多品牌阵营可以迎合大众消费者多种风格的时尚着装需求,是公司零售网络、销售收入得以持续增长的重要基础。

    CFP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李宛珊 发自广州

    在竞争异常激烈的服装行业,战火已从商场蔓延到了资本市场。

    近一年来,汇美时尚(茵曼母公司)、播、玛丝菲尔等服装企业纷纷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已在中国香港上市的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称“拉夏贝尔”06116.HK)也重新加入了在A股排队的队伍。

    招股说明书显示,本次拉夏贝尔拟在上交所上市,公开发行的新股及老股数量之和不超过5477万股,募集资金将被用于“零售网络扩展建设项目”和“新零售信息系统项目”,上述两个项目共需募资资金逾16亿元,其中“零售网络扩展建设项目”便需要资金15.56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拉夏贝尔是一家定位于大众消费市场的快时尚、多品牌、全直营时装品牌,公司现拥有LaChapelle、Puella、POTE等品牌,截至2016年底,公司已建立了8907个线下零售网点。

    2001年,年仅29岁的邢加兴创建了拉夏贝尔有限,10年后,这家企业即在香港上市。与很多民营企业不同的是,在拉夏贝尔初成立时,邢加兴就有了向核心管理人员实施股权激励的想法,2001年年底,邢加兴向一名高管转让5%的股权。

    2015年6月和7月,拉夏贝尔曾合计回购1047.82万股H股,公司方面表示,此次股份回购主要系公司管理层认为,在公司经营状况较好的情况下,当时H股并未充分反映公司的投资价值,而这是否为公司此时在A股排队的原因之一?截至发稿,公司方面尚未予以回复。

    股权激励政策

    拉夏贝尔的实际控制人为邢加兴,目前这位创始人的持股比例为28.78%,如果算上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9.17%的股份,邢加兴控制着拉夏贝尔发行前总股本的37.95%。

    与很多民营企业不同的是,在拉夏贝尔创立之初,邢加兴就已有了以股权激励核心员工的想法。2001年3月,当拉夏贝尔有限(拉夏贝尔前身)注册成立时,吴金应代邢加兴持有公司10%的股份,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邢加兴希望未来可以通过释放吴金应代持的股份向核心管理人员实施相应的股权激励”。

    第一个被股权激励的核心员工是张广奋,他在公司注册成立未满一年时便拿到了拉夏贝尔5%的股份,当张广奋于2004年9月离职时,这部分股权为他带来了25万元的收入。

    2009年底,被作为公司管理层及骨干人员持股平台的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下文称“上海合夏”)注册成立,截至今年4月,出资比例最高的并非邢加兴,而是公司事业部总经理章丹玲。随着公司人员的流动,上海合夏的股东也一变再变,2012年至今,已有12名自然人股东离开。

    招股说明书显示,自2016年以来,已有全强、马钢、谢宏、王宝海等多名高管离职,其中谢宏和王宝海上任仅有一年多,CFO于强和董秘方先丽均是在2016年上半年加入拉夏贝尔。如此频繁的人事变动是否给公司业绩带来影响,截至发稿,记者并未得到相关回复。

    二股东减持

    在成立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拉夏贝尔的股权结构都以“邢加兴+核心员工”的形式存在着。2008年2月,拉夏贝尔迎来两个外部股东—新宝联投资和南京金露服装,二者分别持有拉夏贝尔30%和10%的股份。

    新宝联投资和南京金露服装与拉夏贝尔的关系并未持续到公司上市的那一天,2010年上半年,两家公司先后退出股东队伍,也是在2010年上半年,拉夏贝尔迎来了联想系君联资本旗下的GOODFACTOR.

    GOODFACTOR进入之初便用4500万元拿下了拉夏贝尔25%的股权并以此锁住了第二大股东的位置。依照拉夏贝尔和GOODFACTOR此前的协议,当拉夏贝尔有限在2009年及2010年的净利润达到协议要求时,GOODFACTOR会将其持有的8%股权转让给邢加兴和/或邢加兴指定的第三方。2010年10月,GOODFACTOR分别以1元的价格向邢加兴和上海合夏转让了合计8%的股份,并向拉夏贝尔增资4626.51万元,将其持股比例稳定在25%。

    但GOODFACTOR与拉夏贝尔的“蜜月期”并未延续下去,今年4月11日,GOODFACTOR减持拉夏贝尔17.78%股份并套现约3亿港元,截至目前GOODFACTOR已退出公司股东阵营。

    值得注意的是,拉夏贝尔的常务副总裁兼董事王勇在2012年4月加入拉夏贝尔之前曾任君联资本总监,除此之外,董事会中的李家庆和监事会中的杨琳至今仍在君联资本任职,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上述三人仍在拉夏贝尔任职。

    急速扩张

    时代周报记者向拉夏贝尔方面发送采访提纲,询问GOODFACTOR退出的原因,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公司方面的回复,无法判断GOODFACTOR的离开是否与拉夏贝尔回归A股有关,拉夏贝尔也未公开说明回归A股的原因。

    拉夏贝尔的野心在募投计划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公司计划在未来3年中开设约3000个零售网点,而截至2016年底,拉夏贝尔的零售网点共有8907个。对于拉夏贝尔来说,这样的速度似乎并不夸张,因为在2014-2016年间,拉夏贝尔便以每年增加约1000个零售网点的速度不断扩大自己的零售网络。

    募投计划显示,Candie’s、7m等新品牌将增加零售网点2600多个,占新增零售网点的87.80%,这也与公司近年来推行的多品牌发展战略一脉相承。一直以来,公司的大部分收入来自LaChapella和Puella两大品牌,自2010年初以来,公司已通过自主培育、收购合并等方式推出十余个新品牌,在拉夏贝尔看来,差异化的多品牌阵营可以迎合大众消费者多种风格的时尚着装需求,是公司零售网络、销售收入得以持续增长的重要基础。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公司至少拥有7个女装品牌,3个男装品牌,1个童装品牌。以女装为例,除定位高端的Siastella外,7m、Candie’s、Puella等品牌定价差异并不明显。拉夏贝尔也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未来如果公司各品牌未能维持或强化差异化的特征,将会加剧品牌之间的内部竞争,制约公司经营业绩的持续增长。

    仅在2015年度,拉夏贝尔便新推出UlifeStyle等4个新品牌,拉夏贝尔在新品牌上投入了大量的财务和营运资源。2014-2016年间,拉夏贝尔的销售费用从2014年的28.06亿元升至2016年的40.45亿元,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也从2014年的45.20%升至2016年的47.31%。在毛利率微降的情况下,居高不下的销售费用也降低了公司在2016年度的盈利水平,2016年度,拉夏贝尔在营业收入增长了14.95%的情况下只录得了5.72亿元的净利润,而公司在2015年的净利润为6.58亿元。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网络 拉夏贝尔 零售 的报道

  • ·盛大游戏举报 恺英网络借壳或遭搁浅(2015-05-26)
  • ·难抵网络蛋糕诱惑,龟速宜家终触网(2016-05-03)
  • ·东方网络溢价收购或难达预期(2017-01-17)
  • ·王健林训话网络与金融:忽悠谁都别忽悠我(2017-02-21)
  • ·再战A股 拉夏贝尔扩展零售网络(2017-06-13)
  • ·迪信通IPO梦碎 手机连锁前景堪忧(2013-09-26)
  • ·华润万家重组乐购三年扭亏?(2015-03-03)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大数据对贵州的经济带动作用明显,2016年贵州GDP达到11734亿元,增速为10.5%,比全国GDP平均增速6.7%高出一截。

    广东省政府党组成员陈云贤表示,广州要继续完善现代金融服务体系,以创新驱动发展,打造全球金融资源配置中心,努力建设成为国内领先并在世界有重大影响的全球城市。

    目前全球质量溯源体系已发溯源码2000多万,商品货值达到400亿美元,60多家世界500强企业主动加入工厂级的溯源,消费者扫码超过220万扫码查询量,遍布国家各省和北美、大洋洲、亚洲等地。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这次试开采集成了一些国家已经非常成熟的技术,我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韩晓平评价道,“中国也开发出独创的技术。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