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个“最穷的天使投资人”拒绝投资共享经济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7-06-13 02:49:42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天使投资人,身上背着隐形的翅膀,口袋里装满金子。对早期创业者来说,这是一群比亲人还亲的人。

    CFP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王心昊 发自广州

    天使,魔鬼的反义词。天使投资人,身上背着隐形的翅膀,口袋里装满金子。对早期创业者来说,这是一群比亲人还亲的人。多玩背后的雷军、美图秀秀背后的蔡文胜、世纪佳缘背后的徐小平……相比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王利杰属于后起之秀。

    今年是王利杰进入天使投资领域的第六个年头。近两年来,王利杰把睡眠时间尽可能压缩到最低值:每天睡6个小时。在圈内,他被称为“最穷的天使投资人”,因为每一笔投资额仅为5万、10万元,以获得创业公司2%、3%的股权。王利杰给这种投资模式起名“PreAngel”,意为“早期天使”,一种比天使投资更加早期的投资。

    2007年底,王利杰从华为离职,创立了一个移动SNS项目。虽然项目最终因为诸多因素而夭折,但也正是这次创业经历,让王利杰发现了国内天使投资的匮乏。2011年,王利杰创立了PreAngel。同年,他用400万元人民币投资了50家公司。目前,PreAngel中收益最差的一只基金,年化收益率为38%;最好的一只则在2年内翻了5倍。

    曾在华为工作2年的王利杰,将那段经历视为宝贵财富。他至今认为任正非是一位可遇而不可求的创业者:“假设任正非当年找1000个人融资,估计999个都不会投资。创始人是不是专家无关大局成败,真正重要的是其领导能力。这种能力关键在于搭建一个团队。”

    王利杰认为,考核天使投资项目不应该过于严格。过于严格造成的结果就是项目很难投出去,“优秀的企业很多,但伟大的企业寥寥无几。而且在天使阶段这么早期,是无法精准预测未来的,只能看到一个大概趋势。所以天使投资主要是要把握大势、挑优秀的领袖以及谈到一个合适的价格”。

    VCG11446124273.jpg

    偏爱“异类”

    时代周报:这本书名叫《投资异类》,为什么把自己定位为“异类”?

    王利杰:英国畅销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曾经写过一本书叫《异类》,他在书里把异类定义为出类拔萃的成功者。看完这本书后,我认为异类有两层含义:一是与众不同,二是出类拔萃。

    作为一名天使投资人,我觉得我的投资路径和主流的投资机构是有区别的。首先,在进入天使领域时,我并没有受到过专业的训练,也没有海外留学的经历;其次,我很喜欢关注主流基金不太追捧的项目。一个备受瞩目的项目,愿意接受小机构投资的可能性相对较小。新兴机构要想在投资圈中立足,就应当投资业界相对不那么关注的领域。

    随着从业时间的增加,我发现其实大的机构也需要关注“异类”。包括Elon Musk(埃隆·马斯克),Steve Jobs(史蒂夫·乔布斯),Jeff Bezos(杰夫·贝索斯)等人,其实都是所在那个圈子里的异类。发展到现在的阶段,我已经开始有机会投到一些“白马”,但我会非常注意规避其中随大流的团队,“异类”是我在项目选择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考察因素。

    时代周报:作为“异类”,你在决策过程中多次强调概率论和博弈论的作用,这和普遍天使投资人的决策有什么区别?

    王利杰:很多天使投资人会把人的作用放到第一位,他们可能会基于一个“这人靠谱”的判断就投一个项目,但我逐渐发现这其实是行不通的。事实上,当年我也干过中午和一个朋友吃饭听项目,下午就把钱打过去了的事,完全不顾项目的前景和未来。这样的项目信奉“以1%的几率去换20倍的回报”,但其实成功的概率都靠运气,而运气是不具有可复制性的,长久以往整个基金都会吃不消。

    时代周报:刚才提到的概率论和博弈论都是定量分析,在书中的后半部分,你以更多的篇幅讲了投资中的定性分析,如何看待在天使投资中定性和定量分析之间的关系?

    王利杰:在天使投资之中,定量分析更多是一种“模糊的”定量分析。我曾提出一个投资公式:以1/10的概率获取1000倍的回报。理想状态下,一个基金的回报率是100倍,但在现实中,还要估算整个项目中大概有多少玩家。玩家越多,成功的概率就越低。最开始投一个项目的时候,赛道上可能有10个玩家,那公司的成功率可能是10%,但之后赛道上可能会再出现90家公司,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一般会粗浅地认为前10家公司可能会占90%的成功概率,后90家则可能一起均分余下的10%。

    还有一种1000倍的回报率,其实也是我根据个人认知预估未来市场规模的结果。如果一个赛道具有垄断性,能够实现“赢家通吃”,就有机会出现1000倍的回报;假如一个赛道 “百花齐放”,1000倍的回报率肯定出不来,那些追求1000倍回报率的投资者需要关注有垄断可能性的或者是平台级的项目。

    微信截图_20170613025807.png

    《投资异类》

    王利杰 著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湛庐文化

    2017年6月版

    时机最重要

    时代周报:你看中的投资项目一般具备怎样的特质?

    王利杰:最重要的是时机。所谓时机,其实是这个世界“先来后到”规则的一个体现,不但决定了日常生活中许多事情的安排,在商业领域其实也是这样的。一旦时机过去了,后发者通常都会面临社会资源已经被瓜分完毕的窘境。

    以锤子手机为例。锤子手机一直没有取得巨大的成功,不是技术的问题,也不是团队的问题,而是罗永浩加入赛道的时间比雷军整整晚了两年。在小米之前,山寨机虽然也是在做手机,但山寨机的认知维度,和雷军以互联网思维做手机的认知维度不一样,所以他们不在同一赛道。相比之下,罗永浩的认知维度和雷军是一样的,但雷军比罗永浩有两年的先发优势,小米在锤子加入赛道的时候已经占有许多稀缺资源。如果一个项目已经失去先机,那就需要有更多的资源整合力、更强的执行力,才有可能实现突围。

    第二个最重要的因素是趋势。一件事情或者一个人的成功,归根结底,是因为他分到了趋势的红利。赚钱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水涨船高:假如有两家条件相近的供应商,分别和两家不同的企业合作,那么和那家规模大10倍的企业合作的供应商, 自然规模也会获得很大的提升,这就是大势给予的红利。

    目前,中国的BAT、美国的Google(谷歌)和Facebook(脸书)、Amazon(亚马逊),分别占据了搜索引擎、社交和购物三条赛道。这三条赛道都是千亿美元规模的,而这些公司之所以能够成功,就是因为他们所在赛道的发展趋势是排山倒海而来的。

    最后的因素才是人。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一定是在正确的时候做正确的事情,他们最初可能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但对他们即将要进入的赛道一定有深刻的认知。

    时代周报:对于目前的共享经济而言,有人觉得它是一个可以实现垄断的现象级市场,也有人觉得它的准入门槛较低,行业面临洗牌。你怎样看待?

    王利杰:我个人不太愿意投资共享充电宝或者共享单车这样的生意。一方面,我认可有的生意是能够用钱砸出来的,但我不是大机构,无法提供足够的资金。对于大的机构投资者来说,他们本身的进入就意味着资源的集聚和门槛的提高;另一方面,市场中总会有“幸运儿”以极低代价获得极高的收益,但对于投资收益率来说,这些小概率事件的意义不大。对于投资机构而言,充分了解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建立自己的投资哲学才是迈向成功的第一步。对我和我的机构而言,技术稀缺性、团队稀缺性、明确的技术门槛、可见的盈利模式以及明显的先发优势才是关注的焦点。

    时代周报:你在书中多次提到,天使投资的核心竞争力在于认知,作为天使投资人,如何迭代形成自己的认知?

    王利杰:讲到人工智能,通常会讲到算法的问题。其实一个人的认知,就是他的决策算法。我们每天都会面临大量的决策,每个人的不同认知又会使他在面临问题时作出不同的决策。人一生的核心,其实就是所有这些决策的总和,人生的轨迹就是靠一个又一个的决策决定的。如何提高认知水平,我认为应该依靠不断实践、不断思考。另一个提高认知水平的好方法是向他人学习。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投资人 天使 经济 的报道

  • ·这个“最穷的天使投资人”拒绝投资共享经济(2017-06-13)
  • ·天使与魔鬼:丑恶人性的想象(2009-07-09)
  • ·经济有所复苏 民企尚需扶持(2009-07-15)
  • ·“丢鞋门”拯救的经济(2009-07-27)
  • ·理解中国经济学家的价值(2009-11-26)
  • ·张梓琳:学经济管理的中国“世姐”(2010-03-11)
  • ·哈利·波特与新经济时代(2011-08-11)
  • ·桑德尔:“如果让我统治世界,我要重写经济学教科书”(2013-01-03)
  • ·有生之年,睡一晚“星空之床”(2013-05-09)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大数据对贵州的经济带动作用明显,2016年贵州GDP达到11734亿元,增速为10.5%,比全国GDP平均增速6.7%高出一截。

    广东省政府党组成员陈云贤表示,广州要继续完善现代金融服务体系,以创新驱动发展,打造全球金融资源配置中心,努力建设成为国内领先并在世界有重大影响的全球城市。

    目前全球质量溯源体系已发溯源码2000多万,商品货值达到400亿美元,60多家世界500强企业主动加入工厂级的溯源,消费者扫码超过220万扫码查询量,遍布国家各省和北美、大洋洲、亚洲等地。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这次试开采集成了一些国家已经非常成熟的技术,我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韩晓平评价道,“中国也开发出独创的技术。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