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走金融江湖,不能不讲规矩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7-05-16 03:01:58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从2013年开始的这种金融自由化浪潮,可能要停歇一段时间了。但是对于高度去杠杆,我感觉最近两年监管层在口径上倒是有松动迹象。

    时代周报记者 李兮言 发自广州

    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博士生导师唐涯看来,中国的金融江湖熙熙攘攘,是个坐而论道的好天地。唐涯毕业于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学的是西方的金融学知识。但谈论起中国金融这个特殊江湖时颇接地气。行走这方江湖时,她将古龙笔下一正一邪两个人物的名字合在一起,给自己起了个笔名叫“香帅无花”。 

    唐涯不是第一个将金融与江湖联系在一起的人,在她的新书《金钱永不眠:资本世界的暗流涌动和金融逻辑》中,融汇了庙堂和江湖、历史与现实、严肃话题与轻松写法、东西方金融比较以及象牙塔理论。用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柳斌杰的话形容,她“将晦涩的金融理论以一种创新的方式打开”了。

    爸妈的股市折射畸形的投资者结构

    时代周报:你把金融市场称为“金融江湖”,为什么? 

    唐涯:北大非常有名气的才子王怜花,写过一篇特别有名的文章,他说金融的世界就是人的熙熙攘攘,有温度也有侠义精神,其中,人性善恶的表现和武侠世界特别接近。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觉。咱们金融圈子里面的人,喜欢读武侠的人也特别多。在大家的内心深处,可能都已经把自己所在的金融圈视为了江湖。

    时代周报:怎么把金融和侠义联系在一起?金庸的江湖里明明没有钱。

    唐涯:要分两个层次来看,我们都觉得金庸笔下的江湖,好像没怎么触到钱,但是其实每个地方都隐含着钱。网上有个有意思的解读,是说郭靖和黄蓉初次相遇,其实花了很多钱,郭靖是个土豪。在古龙的江湖里,“钱”就显得更明显了,每个人都在为生计发愁,还有很多侠客为了钱杀人。

    这可能源于金庸、古龙的出身不同。金庸是富家子,从小没有很大的生计压力,所以他的世界是一个相对谈精神的世界,但这并不意味他的生活中没有金钱观,那是一条暗线。古龙从底层出来,所以他会有很强烈的金钱压力和冲动。美国有个投行叫贝尔斯登,他们招人的时候有个PSD要求,即Poor(贫穷)、Smart(聪明)、Deep(深刻)。也就是说他要求你既聪明、野心勃勃,而且还要对金钱有很强的渴望,这就是现代金融市场。

    时代周报:你在加拿大拿了硕士和博士学位,回国后,有没有不适应国内金融江湖的地方?

    唐涯:加拿大、美国的金融业起步比较早,发展得比较成熟,而中国的才30年不到。现在是中国金融业比较年轻、莽撞和冲动的时候,一个老人和一个年轻人的行为,永远是不一样的。从金融史来看,1900年,美国的市场投机也很厉害,他们有十倍的杠杆。那个时候去看华尔街,报纸上发表的诗歌名字就叫“投机”。他们是到20世纪80年代才有一个飞跃的。所以,加拿大、美国金融业的东西肯定不能完全套用,但还是会有很共性的东西。比如说人的行为,所有人类都喜欢抓着已经亏钱的股票不放,因为害怕预期的损失被实现。但中国市场会呈现出比较独特的地方,其中最大的独特,可能是投资者结构方面。国外主要是以机构投资者为主,相对比较理性,会收集信息再来投资。而在咱们这边—现在相对好一些—前几年,我爸妈整天在股市里跑来跑去。他们没有多少信息和专业知识,就是跟着瞎起哄,人家说涨他就买,说跌他就跟着卖。这样的投资者结构会造成很多系列的问题。 

    金融监管正在走向规范化

    时代周报:从姚振华被禁入保险业10年一事来看,行走金融江湖需要注意些什么? 

    唐涯:我的书里有关于宝能的分析。我们当时分析过万能险,认为万能险的风险很高,中央在控制万能险这个事情上没有做错。问题在于,监管应该是事先监管。你可以说这个险种有问题,但它是合规合法的,是按照当时的设定来做的。对姚振华的做法,等于突然把规矩改了。

    针对姚振华的事情,有人担心金融监管的力度会不会重回计划经济?我觉得历史不太可能走回头路,但金融监管层也应当从姚振华事件中吸取一些教训。现在的中国金融市场发展很快,现实问题是监管跟不上市场的发展,但我相信,监管层会慢慢成熟起来,中国金融市场会朝着规范化的方向走。

    时代周报:你在书里提到了“监管分割”,这是不是中国金融体系比较独特的现象?

    唐涯:不是。20世纪30年代经济危机以后,美国率先采取分业监管,这么多年来很多国家都采用了这个模式。我们国家的金融市场是20世纪90年代才开始建立的,所以模仿的是先进国家的经验。中国比较独特的地方是什么?美国的监管系统不是一个体制,它有一个协调的系统,不存在行政级别,但中国的协调是靠级别来维系的,监管由行政单位主导。但从目前中国的实际情况来看,不太可能改变这种机制。在这样的体制背景下,可能是需要一个比较高层的机构来实行大监管,才能解决问题。

    江湖讲规矩,中央重拳出击金融通道业务

    时代周报:中央监管层近期重拳出击管理金融市场,金融市场运行的规矩和庙堂立下的规矩好像有些距离?

    唐涯:这本书的开篇里有一篇文章,讲《鹿鼎记》。韦小宝其实是庙堂上的人。江湖的终点是庙堂,庙堂的反射是江湖,这两者从来没有割开过,大家不需要把它想得那么有距离。回到现实中来,我觉得金融去杠杆从理念上面来讲挺对的,但是大家对这个概念有一点误会,其实现在的金融市场里,杠杆没有那么高,要重拳出击治理的,其实是通道业务。

    从2012年开始,中国的资本市场经历了一次比较大的自由化,监管上放开了。新的基金法出来以后,基金的子公司、银行业纷纷加入资管大军。银行属于银监会,基金公司属于证监会,后来保监会也加了进来,也就是保险资金。他们都进入了资管市场,但这些机构又分属于不同的监管机构。也就是说,在一个监管分割的情况下,我们开始了混业经营,混业经营里又在搞分业监管。

    金融市场是相通的,很多人为了逃避监管,开始搞所谓的“金融创新”,让中国金融业的通道业务变得特别发达,里面嵌套着不同的产品,整个资金市场的管理变得非常不透明,给中央监管造成了很大困扰。各式各样的监管套利越来越多。尤其这两年互联网金融起来后,P2P又大行其道。其实前两年我们看到的资本市场乱象,包括互联网金融市场的乱象,都和金融自由化以后通道业务的盛行有很大的关系。而且经济一下行,违约率就增高。e租宝等平台倒塌事件造成了很大的社会影响,金融诈骗变得越来越多。还有一点,因为资金都在市场上玩套利游戏,中央就很在乎,资金会不会不流入实体经济?这样会有越来越大的监管风险。越不透明,套利空间越多,造成的阴影越多,就越难监管,这是恶性循环。

    从这个理念上讲,江湖不能不讲规矩。前一阵子江湖规矩有点乱,所以清理是对的。把金融安全提到国家安全的层面,是一个很好的理念。但有一点要注意,现在的一行三会可能会把本来该做一分或者两分的,做到五分、十分,也就是把金融监管压得更紧。

    时代周报:5月2-9日,新华社连续刊发了《维护金融安全关系全局》等7篇述评,对“4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金融安全重要讲话”进行了权威解读。这一轮监管风暴对经济会产生什么影响?

    唐涯:对楼市不会有什么影响,对股市和债市的影响较大。现在对股市的影响已经比较明显了,这一轮监管风暴短期会在市场上造成钱荒。中国的资本市场现在号称100多万亿,但我估计资管产品大概只有三四十万亿,其余的五六十万亿都是通道产品。所以这次去通道,可能会对产品造成一定的影响,这意味着市场上的钱会比较紧张。债市当然也是有影响的,因为资金链紧了。

    时代周报:你预计此轮金融监管风暴可能持续多长时间?

    唐涯:中央将金融安全提到“国家安全”这么高的一个位置,还是比较罕见的。看样子是要一直抓下去。所以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从2013年开始的这种金融自由化浪潮,可能要停歇一段时间了。但是对于高度去杠杆,我感觉最近两年监管层在口径上倒是有松动迹象。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规矩 不能不 江湖 的报道

  • ·行走金融江湖,不能不讲规矩(2017-05-16)
  • ·艺术版图上的两个江湖(2009-07-16)
  • ·相声,浮躁的江湖(2009-08-05)
  • ·王学泰: 闯荡江湖——社会底层的选择(2014-07-17)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据钟翔介绍,从C919设计研发到总装下线,进而实现首飞,就有200多家企业、36所高校、数十万产业人员参与研发,70家企业成为C919的供应商或潜在供应商,已初步串起一条完整的飞机制造产业链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实际上,珠三角核心城市的周边城市正在成为传统房企、产业新城运营商战略转型的新据点。一场大型“产业新城热潮”席卷珠三角,产城共融和政企合作成为这股热潮的主要特点。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缺乏沟通的另一个症结表现在,部门之间有时甚至自相矛盾。“比如环保部和气象部门都做雾霾预警,结果一个说重污染,一个说空气良好,老百姓该信哪个?”

    “以最核心的芯片为例,现在GPS的芯片价格大概是2美元,而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北斗的芯片价格大概在100元左右,加上北斗系统的成熟程度与GPS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以行大道、通天下、聚人心、谋共赢为理念与路径,“一带一路”终能迎来路路相连、美美与共,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构想的美好明天。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