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破天惊 荡气回肠,《人民的名义》和它背后的推手们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4-11 03:07:12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李京盛、毛羽,前后两任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李学政,中央军委金盾影视中心主任;范子文,最高检察院(以下简称“最高检”)影视中心专职副主任;

    时代周报记者 韩佳鹏 吴慧 发自广州

    “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了,下午还要去八大处开会。”两年前,一脸倦容的导演李路,曾在北京朝阳区银河SOHO边的一家咖啡馆里接受过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为反腐大戏的角色选拔焦头烂额。

    如今,这部反腐大戏尽人皆知。3月28日晚7点半,《人民的名义》开播当日,实际收看人数(包含网络平台在内)高达3.5亿人次;微博上,该剧话题被讨论21万余次,话题阅读量高达7800多万;播出到第八集时,豆瓣评分接近9分,在国产剧中非常罕见。

    党的十八大以来,5年间,中国反腐从“依然严峻复杂”到“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这样的变化离不开顶层设计,而中国反腐剧在历经十年沉寂之后再次高调复出,同样离不开自上而下的有力推动。

    李京盛、毛羽,前后两任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李学政,中央军委金盾影视中心主任;范子文,最高检察院(以下简称“最高检”)影视中心专职副主任;翟泰丰,原中宣部副部长—这五位共同组成了《人民的名义》(下简称《人民》)的“幕后推手圈”。

    “三顾周庐”

    “没有范主任就没有这部剧。我们之前一起做过《国家公诉》,有共患难的基础,而且他坚信《人民》可以做。在制作的各个过程中,他一直在默默地协调。这部戏有今天,范主任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而且是不可替代的贡献。”编剧周梅森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恳切地表示。他口中的“范主任”,是最高检影视中心专职副主任范子文。

    周梅森与范子文是老朋友。2003年,根据周梅森同名小说创作的电视剧《国家公诉》,促成了周梅森与范子文的第一次合作。2004年,国家广电总局整治涉案剧,反腐剧受到牵连,从此退出电视台黄金档,进入十年沉寂。

    2014年,范子文走马上任。最高检影视中心隶属于最高人民检察院,是全国检察机关的影视制作机构,担负策划、拍摄和制作法治题材和检察题材电视专题片、电视栏目和电视剧及影视宣传报道。

    “2014年我到任的时候,属于涉案题材的反腐剧还没有很明显的回归迹象。当时中央的反腐工作开展得如火如荼,但还是没有人敢弄反腐题材。当时我们已经意识到,反腐工作肯定要有影视作品去呈现,也就是我们说的影视作品要关照现实嘛。”范子文回忆道。

    当年年底,范子文“三顾周庐”,邀请周梅森“创作一部能够反映社会现实和当下形势的反腐题材电视剧”,周梅森拒绝了。理由很简单:“不知道广电总局是否允许拍。”

    周梅森的拒绝并非没有理由。他曾回忆,《国家公诉》在审查过程中被要求修改了八九百处,此前他编剧的另一部反腐题材电视剧《绝对权力》,则经历了7次大的修改和8个月的严格审查,“差点儿被毙”。               

    面对范子文的再三邀请,周梅森只问了两个问题:反腐剧究竟能不能写?能写的话,尺度能有多大?范子文心里也没有底。

    这对老朋友需要共同等待时机和突破口。

    一次会议

    2015年新年刚过,中纪委宣布,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此外,中纪委推出网站客户端助力“掌上反腐”,首次集中公布各地纪委联系方式,披露中纪委信访室如何受理举报等中纪委以一系列“开年动作”,引发了外界舆论对中国新一年反腐思路的解读和预测。

    在此背景下,中央纪委向相关部门提出要求,希望能以文艺作品凝聚人心、汇集力量,推动反腐败斗争深入进行。2015年年初,中纪委联合最高检,开始反腐文艺作品的立项工作。当年6月,中纪委宣传部调研组专程到国家出版广电总局、最高人民检察院调研并举行座谈会。会上,范子文向中纪委汇报了最高检影视中心过去10余年反腐题材拍摄的情况。临走前,中纪委宣传部调研组留下“作业”,希望最高检影视中心加强反腐题材影视剧的创作和生产。广电总局同样也领到了“任务”,“每年电影最少一两部,电视剧最少两三部,而且必须是精品。不能一写反腐就写成案件剧,一写公检法就写成劳模剧”。

    座谈会号召文艺界人士参与。在编剧人选上,时任广电总局电视剧管理司司长李京盛推荐了三个人选:陆天明、周梅森、张平。对于怎么写,李京盛明确说,要从反腐的角度切入,是反腐而不是展示腐败,其指导思想是七个字:反腐、倡廉、正能量。

    陆天明、周梅森、张平这三名编剧,曾被誉为我国反腐剧的“三驾马车”。此次推荐意味着:反腐剧沉寂多年后,此三人及其创作团队在相关部门的委托与配合下,即将开始新的创作,“反映十八大后党和国家的反腐进程”“让全世界知道中国这次反腐的真实故事”。

    会后,《人民的名义》正式立项。

    重振旗鼓

    2015年7月11日下午,《人民的名义》剧本创作研讨会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一间会议室里举行,最高人民检察院政治部主任王少峰出席会议并讲话。

    早在4月,周梅森已经开始了《人民的名义》的剧本创作。为了体验生活,在最高检等部委的批准授权下,他得以进入包括秦城监狱在内的几所监狱,一连生活了两个多月,采访了关押在监狱里的贪腐官员。此时,周梅森已经有八年没有发表过任何作品了。虽然创作了三部同类型的反腐题材小说,但都锁在办公室的抽屉里。“不是我不想把它拿出来拍,问题是根本没法干。”周梅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一次,他决心重振旗鼓。

    比周梅森更能洞悉形势的是导演李路。20153月,身在美国的李路得到《人民名义》的立项消息后,连忙赶回国内。他先找到周梅森,一番详谈后,在周梅森的支持下,李路向最高检毛遂自荐。

    李路曾任江苏卫视制作部的主任顾问,曾导演过《老大的幸福》《山楂树之恋》等剧集。李路如此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当初向最高检毛遂自荐的理由:“我和他们说,我曾经拍过几千集的连续剧,并且拍的都是正剧,我是最适合拍这部电视剧的人。当时很多人在和最高检谈,我相当于从别人嘴里把这块肉给抢下来了。” 4月底,李路获得了最高检的正式授权,扛起了导演和总制片人的大旗。

    重振旗鼓并非易事。对周梅森来说,困扰他的最大问题是:这一次,反腐剧究竟能写到什么程度?

    写了几十年政治小说,周梅森只敢把《人民的名义》里面的“终极boss”写成省委常委。结果,原中宣部副部长翟泰丰打来电话批评他,说腐败分子级别太低,“坏人只写到公安厅长,十八大后倒掉这么多的贪官,反腐形势这么严峻,你能这么轻描淡写吗?”

    周梅森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他个人对翟泰丰非常信任,“四五年之前,我写反腐剧本时,翟泰丰同志就说,你坚持写,总有一天能够播出。翟泰丰副部长当我们作家协会党委书记的时候,一直积极倡导投入人民生活,直面现实,要敢于揭示社会问题。我写《绝对权力》的时候也是他鼎力支持的,为了这部戏,翟泰丰同志曾以个人的名义向中央写了保证书,如果这部戏播出以后出现政治方面的问题,由他承担责任”。

    最终,周梅森把剧本的最高反腐级别提到了副国级。实际上,我国反腐剧的发展过程就是一个不断突破的进程。《苍天在上》突破了一号反面角色不能写到副省级、正面一号人物的结局不能善终的禁区;《大雪无痕》演绎了好官如何变坏,突破了省委主要领导不能变质的禁区;《高纬度战栗》则探讨了造成腐败的制度和人文环境因素。

    多方介入

    7个月后,周梅森完成了《人民的名义》剧本。以往,周梅森的剧本“送上去”总要脱层皮,“改八百处都是便宜的,改三个月到半年是正常的,免不了还要争吵干架。”周梅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多方提前介入了剧本创作。

    出于对范子文的信任,周梅森首先提出每写5集就找范子文讨论一下,“第一,请他把握政策方向;第二,请他检查司法、检察官的行为逻辑和办案的操作手法;第三,他是一个艺术感觉非常好的人”。范子文强调,写作反腐剧,编剧的“三观一定要正”,不能否定改革开放近40年来的巨大成果。他说,近十几年来中国的确存在腐败现象,但不是主流,而是发展中的问题,要在反腐的同时倡廉,传播正能量。据范子文介绍,他的大多数修改意见与检察工作的具体业务有关,艺术方面偶尔也会提出建议。比如汉东省检察院前任反贪局长陈海的人物命运。原本的设计是车祸去世,但经过研究后决定,让他最后醒来,“最后要让大家看到信心,正义战胜了邪恶,光明战胜了黑暗,要让大家看到希望”。

    剧本写完20集时,有关部门专门召开了一次研讨会。在研讨会上,周梅森提出疑问:李达康这样的人物要怎么写?其结局如果也沦为腐败干部,是否合适?中国作协书记处原书记张胜友非常反对,他说:“能干的干部全腐败掉了,太伤人了。要有正面的东西。”李达康应成为一方清官。

    介入的还有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前任司长李京盛在剧本创作上给予了辅导,并曾召开研讨会,多方讨论”,李路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忆道。剧本初稿完成后,李京盛提出要增加倡廉的内容,周梅森于是决定为易学习这个角色增加更多廉洁执政的回忆片段。2016年7月,毛羽接替退休的李京盛。“毛羽也是全力支持这部电视剧,甚至可以说深爱此剧。看完之后,他只要一碰到制作公司或者相关人员,都会介绍说,我看到了一部好剧、一部良心剧。明年将是‘人民’的一年。”李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毛羽司长所说的良心剧,我认为是诚恳。这部剧少有粗糙的东西,真实地展现了反腐。”李路对时代周报记者强调,《人民的名义》有几大规避:第一,不去表现“贪腐过程”;第二,不去表现“奢华手段”;第三,不去表现“贪腐场面”,“那些官员商人的灯红酒绿,还有行贿场面,都没有,但照样好看—好看的是人物有血有肉的性格和命运。

    2016年大年初三,《人民的名义》开机。2016年1月,陆毅和李路到最高检体验生活,两人参观了最高检党组会议室、检委会会议室、人民检察史展览陈列室、集中处理群众来信室、接访大厅、“12309”举报平台和远程视频接访室,还在食堂和检察官共进午餐。6月,《人民的名义》杀青。拍完后送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审查,相关审查专家给了八个字:石破天惊,荡气回肠。

    主任演员

    《人民的名义》火了,50家投资方逃跑于是成为一个笑话,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是:为什么不是央视播出?据悉,央视也曾经与制片方洽谈购剧事宜,但最终因为出价太低,与《人民的名义》擦肩而过。

    总监制、总发行李学政回忆,他一开始就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题材,绝对会火,但投资方的观点却有所不同,“对于政治形势的判断有所迟疑”。最终,该剧以2.2亿元的高价卖给了湖南卫视。李路表示自己是被湖南卫视的真诚所打动的,“拍摄过程中,湖南卫视的人到现场来看了三次,每次都来六七个人,直接看片子。他们的态度让我很感动,做事情不拖泥带水”。李学政支持将这部“绝对会火”的电视剧卖给湖南卫视,“首先从经济收益的角度考虑,湖南卫视播出较为可观;其次,它的播出效果好。既然是一个政治反腐剧,首先就要考虑它的社会效应,播得好才能影响大。” 李学政的另一重身份,是中央军委金盾影视中心主任。

    在剧中,李学政甚至亲自上阵,出演面对暴力拆迁挺身护厂的工人王文革。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李学政在网上到处查看有关暴力拆迁的新闻和视频,逐渐找到了自信和感觉,“王文革是一个难度很大、却十分重要的角色,不仅影响了诸多故事主线的走向,更是苦情工人阶级的命运缩影。性格偏执、维权意识强烈、不惜代价抵制暴力拆迁、试图阻挡官商勾结,这都是工人形象的最真实写照。”

    李学政透露,未来,中央军委金盾影视中心还将继续关注反腐剧,例如,以“天上人间”真实案例改编的二十集同名反腐网络剧已经决定拍摄,也已有电视台确定了购剧意向。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推手 名义 背后 的报道

  • ·天价烟幕后推手(2009-07-22)
  • ·迟福林:海南国际旅游岛概念推手(2010-02-25)
  • ·横店影视推手刘志江 让观众花钱看故事的人(2016-01-19)
  • ·石破天惊 荡气回肠,《人民的名义》和它背后的推手们(2017-04-11)
  • ·冶炼业:以环保名义重整(2009-09-03)
  • ·广钢西迁,以环保的名义(2010-05-19)
  • ·“长城6号”背后的中国反恐(2009-07-15)
  • ·400万别墅局长背后的俞氏家族(2009-07-15)
  • ·刑讯逼供背后的制度之痛(2009-07-16)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雷蒙对中国政府向“外脑”智慧借力这一行为表示钦佩:“这是一个非常智慧的举措,我没有见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其他国家会就《政府工作报告》咨询外国专家的意见。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这家叫做ILMATTO的餐厅,股东之中曾有里皮。在意大利语中,ILMATTO意思是“疯子”。“只有具备疯狂状态的意大利人,才敢在中国做事。”这家餐厅的媒体联络人罗密欧曾表示。

    过去的2016年,在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地实施推动下,中国出现了一波生育小高潮,在人口红利消减的今天成为利好。人口新政亦成为近年来最显著有力的改革措施之一。

    但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不是有没有回暖,或者是有没有提速,最重要的是2017年这些趋势能不能保持下去,尤其是房地产这一块对经济增长会产生什么影响,其实是有一些不确定性的。

    从天安门广场往西南方向2公里左右,便到了西城区的前孙公园胡同。穿行在这条胡同里,很难想象到,这里已经是全中国房产交易单价最高的地方之一。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