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外贸的秩序维度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7-04-05 01:54:45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在这里,值得关注的是,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都很容易对接新外贸,但高度地盘化的政府秩序的介入,使得新外贸出现了非地盘的扩展市场秩序与地盘化的政府秩序之间的不连贯。

    毛寿龙 杨华

    近年来,由于种种原因,中国外贸企业遇到了很多困难。由于外方需求降低,货生产出来后外方不再需要,造成大量库存积压,而生产的产品又适合国外销售,或者企业自身在国内没有建立适当的销售网络,库存难降,这导致流动资金大大减少,很多企业因为资金链断裂而陷入困境。

    这有很多原因,导中致这种情况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企业的贸易模式,往往是传统的贸易模式,也就是“外贸1.0”。传统模式,意味着它是简单的一对一的线下贸易模式。在外方需求连续增长的情况下,外贸生产企业规模急剧扩张,甚至需要加班加点才能完成订单。一段时间下来,双方也累积了信任,其结果是只要一个电话,甚至不需要任何定金,不需要保证金,外贸企业就开始生产外方所需的产品。,有时候,企业甚至按照过去的订单来部署未来的生产规模。多年下来一直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终于有一天,外方需求急剧下降,不仅产品库存增加,而且原材料也出现库存。可见,传统的贸易模式,很容易出现市场中断的问题。在这个方面,原始积累的信用并没有起到确保市场可持续发展的作用。

    这种“外贸1.0”不排除外贸企业利用现有的互联网技术拓展其传统外贸业务。在互联网时代,很多外贸企业开始利用互联网技术,同时开始自己积累一些自己的数据。但是,这些企业只是接入了互联网,也就是利用互联网传输数据,并完成交易。这些企业上网后,的确让自己接触到了更多的贸易机会,从而让自己开拓了市场,而且有的还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积累了交易信用,不仅建立了己方的信用,而且还建立了外方的信用。由于信用缺乏扩展秩序维度的支持。但需要指出的是,在互联网时代,即使是常年的多年度老客户信用,在变化无常的市场面前,也是说变就变,更何况单薄的一对一信用。实际上信用累积越多,相关防范措施会越少,其实是风险积累不仅没有减少,而且还在加大。所以,“互联网+贸易”的时代,是一个机会点状扩展的时代,但还不是秩序性扩张的时代。这使得互联网发展了很多年,但“互联网+”的潜力却一直没有发挥出来。

    有些外贸企业把外贸信息的搜寻和供求匹配从线下转到没有大数据支持的线上平台,也就是 进入“外贸2.0”。有些外贸企业把外贸信息的搜寻和供求匹配从线下转到没有大数据支持的线上平台,也就是进入“外贸2.0”。由于缺乏大数据支持,线上外贸电商平台对外贸电商和进口方的征信、供求的精准匹配、信用保障服务和其他金融服务等服务都是有限的。

    但是,大数据使得“互联网+”,有了秩序维度的智慧。当然,大数据并不是企业自己去做,否则又是点状的,只能算是小数据。大数据,是平台去做。在一个平台里,可以静态地这样想象:众多的企业展现自己,寻找买家;众多的企业在寻找产品,寻找卖家。其结果,卖家找到了很多买家,买家找到了很多卖家。有库存的,清了库存;有生产潜力的,潜力变成了生产力;有生产力的,进一步扩大了生产能力。一个高度库存的社会,很可能因为互联网平台的作用,大数据的作用,解决了很多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从而提升了市场效率,尤其是在秩序维度扩展了市场。如果把这个平台想象成是一个国际平台, 全世界的企业,都在这个平台里进进出出,这将增加多少市场交易。

    以经营墙面环保装饰材料的北京的通蓝海公司为例,相关负责人介绍,这就是一个在大数据时代得到充分发展的公司。这是一家有特色的,做墙面环保装饰材料的公司,全名是北京通蓝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品牌、运营于一体的新型立体墙面装饰材料供应商。在调研中,我们了解到公司在市场发展中曾历经了两次大转折,一次是2009年,公司的发展遇到了极大的困难,已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其时,正赶上广交会,于是,意外地接到一笔韩国人的订单,小小地赚了一笔钱,才使得公司的经营状况起死回生。第二次,是意外在摸爬滚打中与网络平台的结识。从最初的环球资源和中国制造网,到如今被高度依赖的阿里巴巴国际平台。访谈中,通蓝海公司的负责人承认阿里平台的使用对公司发展产生了实质性的影响。张总说,现在阿里的平台客户量是除广交会以外的另外一个大头,阿里平台促成的销量已经占到公司总销量的40%。通蓝海公司方面坦承,搭上阿里巴巴国际平台的快车,公司的客户已经很快地分布到全世界,而主要客户集中在非洲、欧洲和北美。中等商家和小微商家以及国外的一些连锁超市订货量都很大,他们是公司的主要客户来源。“有了网络平台,过去难以想象的大量库存现在早已不是问题,网络时代让我们游刃有余。”通蓝海公司负责人如是说道。

    当然,以上提到的只是静态的想象。作为一个动态的平台,平台的成长,企业的方方面面行为,都在平台上表现为一组组数据,也就是大数据。这些数据累积的结果是,数据本身就成了产品。于是,平台就变成了数据平台,数据就变成了产品。你可以想象,平台的各个节点都产生数据,这些数据打包、挖掘、分析,形成各种数据报告,并进行相关分析,又是分析产品。于是,数据平台,又成了分析产品的平台。在这里,数据和分析产品都有其市场价值,当然也可以作为产品进行交易。于是,平台又成了数据交易平台和分析产品交易平台。更重要的是,平台本身也会集成很多大数据,从而给平台内的企业和平台外的企业提供宏观的和微观的数据服务,乃至提供各种各样的数据加工产品。

    毛寿龙17.jpg

    毛寿龙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教授、博导、博士

    义乌市温投进出口有限公司正是一家认可以上理念的企业。创始人刘女士是地地道道的温州人,年近50岁,但是通过与互联网的连结,写在她脸上的却满是青春与活力。她的公司主营围巾、饰品、腰带、内衣、鞋等,属于传统产业。2008年网络平台交易开始火爆起来,刘女士用她的一腔热情开始学习通过互联网交易的各种规则与方法,很快她就掌握了网络外贸平台的使用技巧,并在阿里的百位新外贸人评选中,凭借着自强不息的精神,执着地学习和理解阿里外贸电商运作模式,取得传统产业通过互联网“新外贸”模式经营上的成功。她也因此与上百位外贸人分享了她关于借助阿里国际站推进外贸创新的经验。通过将阿里的“新外贸”理念传播给更多外贸人,阿里的外贸平台正变得越来越高效,务实和充满活力。现在,刘女士所创办的温投公司仍在不断地创新,她不仅依托阿里国际站成功拓展了其外贸业务,还同时开办一个阿里国际站网商孵化中心,对每个被孵化企业掌握51%的股份,对这些企业的创办人进行培训,协助其建立阿里国际站,指导其开展线上外贸接单。借助这样的商业模式,孵化了众多年轻一代经营良好的新外贸企业,刘女士也因此受益。

    以上案例中,刘女士的企业自身就构成了很好的信用。在秩序维度,我们可以给企业的信用进行动态的评估和记录,对于不同的企业还可以提供不同的信用服务。这样,在大数据平台里,信用本身就成了产品,就有了价值。有信用的企业,可以出售信用,而信用不足的企业,则可以借用或者购买信用。更重要的是,平台自身也会因此而集成各种各样的信用,这些信用同样可以促成缺乏信用的企业之间的交易,同样也可以解决一般市场交易中的信用悖论:信用累积越多,信用风险防范投入越少,内在风险累积越多。

    所以,“互联网+大数据+外贸”,是《中国新外贸模式研究报告》所说的“新式外贸电商平台模式”,即“外贸3.0”,或“新外贸”,它的内涵是“依托线上供求信息平台,利用大数据支持,营造全球贸易大生态”。

    阿里巴巴国际站就是国际性的信息和交易平台,在笔者看来,就是“智慧外贸”。就如《中国新外贸模式研究报告》所说,它使得“交易的达成超越时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达成交易”,而且“随着足够数量的供求双方停留在平台,大数据的使用有利于精准匹配供求、促成交易。换句话说,新外贸平台大大提高了交易效率,使得交易数量几何级数倍地增加”。

    当然,无论是外贸,还是内贸,只要有市场,就会涉及政府管制,尤其是税收。对于互联网贸易,政府秩序一直没有很好的征税方法。因为政府秩序是高度地盘化的,而互联网是高度去地盘化的,要对互联网进行征税,尤其是地方税,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对产地征税?对结算地征税?对消费所在地征税?对付款地征税?对物流征税?对政府秩序来说,最好这几个地方都是同一个地方,那最好征税,但对互联网来说,这可能都不是在同一个地方,而且对其中一个环节征税,就可能导致生意逃离该地,结果是该地有税率,但无税。

    国际贸易好得多,因为肯定会有一个货物的进出口。在进出口的关口,可以对货物进行征税,或者退税。但政府秩序的这个关口,实际上会让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付出极大的成本。因为中小企业一般产量比较小,交易量比较小,而且利润也非常薄,其结果是如果政府秩序相关事项的很多事情,都需要其亲自交涉的话,中小企业很可能遭遇不得不退出的情形。

    在这种情况下,“一达通”成立了,它现在是阿里巴巴旗下的外贸综合服务平台公司。《报告》介绍,一达通“面向中小企业,采用互联网电子商务手段,一站式提供所有进出口环节服务,包括商检报检、出口退税(税务)、海关报关、银行融资和外汇业务、保险(货物险和信用险)、国际国内物流等”。通过这个服务平台,中小企业的进出口业务,都可以通过一个窗口完成。

    这一线下服务,就解决了新外贸高度分散流动的互联网秩序与地盘化的政府秩序的对接的问题,从而让智慧外贸能够像传统外贸那样,顺利报关,纳税,或者退税。

    阿里巴巴还建立了专门的征信体系,利用线上交易平台和线下服务平台沉淀的数据,搜集信用数据,并在此基础上提供金融服务。这从秩序维度来说,是把扩展的互联网市场秩序通过大数据与原始的交易秩序进行了动态对接。

    所以,阿里巴巴新外贸模式,是指“依托线上跨境电商平台、利用大数据支持、营造全球贸易大生态的全新外贸模式”,是“大平台,大数据,大生态”外贸模式。这一外贸模式,在笔者看来,就是“智慧外贸模式”。这一外贸模式,看起来好像是简单的“互联网+大数据+外贸”,其实是各个秩序维度的发展和对接。

    在这里,值得关注的是,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都很容易对接新外贸,但高度地盘化的政府秩序的介入,使得新外贸出现了非地盘的扩展市场秩序与地盘化的政府秩序之间的不连贯。阿里巴巴虽然通过线下集中服务缓解了这两个秩序的冲突,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两者之间的冲突。在这个方面,市场方面,平台方面,应该已经做了很大的努力,政府方面,其实也应该有更大的努力,让自己变成是有限政府,让新外贸能够无为而治。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维度 秩序 外贸 的报道

  • ·新外贸的秩序维度(2017-04-05)
  • ·共建国际秩序 中国不能缺席(2009-09-23)
  • ·杨国英:愿出口衰退倒逼深层次改革(2011-10-20)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东临珠江入海口的南沙天后宫和大角山笼罩在一片雾气之中,3月19日,附近的香港科技大学霍英东研究院从工作日的热闹里安静了下来。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卖力的路演意在招商。察觉到深圳近年产业外溢、企业外迁的趋势不断加快,江门渴望从珠江东岸的龙头身上分得发展红利。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3月26日,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闭幕。同日对外发布的《博鳌亚洲论坛宣言》提出,要通过加强对话与合作来改革和完善国际经济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

    今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推动内地与港澳深化合作,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发挥港澳独特优势

    “做好与大连对口合作工作,是党中央、国务院赋予上海的政治任务,是上海服务全国的重要举措,也是上海加快发展的现实需要。”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