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安行冲刺共享单车第一股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7-04-05 01:07:06 来源:
  • [摘要] 目前摩拜单车已宣布融资5轮,累计融资超过5亿美元;ofo同样完成5轮融资,融资额超6亿美元。再加上小蓝单车、小鸣单车、骑呗等一众玩家,留给永安行的时间和空间将越来越少。

    CFP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李宛珊 陆一夫 发自广州、北京

    不得不说,永安行找了一个上市好时候。

    3月24日,证监会官网挂出了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称“永安行”)的招股说明书,凭借着在2016年下半年开展的无桩共享单车业务,永安行的上市也备受关注,甚至被称为“共享单车第一股”。但事实上,从业务结构来看,“用户付费共享单车业务收入”仅占永安行2016年营收的0.05%,绝大部分收入仍然来自面向政府客户的有桩自行车服务。

    从招股说明书上看,永安行对于共享自行车的发展也不够自信。今年3月初,蚂蚁金服、深创投等机构曾计划投资永安行旗下负责共享单车业务的子公司永安行低碳,但招股说明书披露,由于近日社会上存在部分对无桩共享单车投放和运营管理提出异议的观点,目前各方已终止投资合作。

    但毫无疑问的是,如果永安行成功上市,将点燃资本市场的热情。在经历过滴滴、Uber那场惊心动魄的融资大战后,几乎每一个创业者都意识到抢占融资先机的重要性。公开数据统计,目前摩拜单车已宣布融资5轮,累计融资超过5亿美元;ofo同样完成5轮融资,融资额超6亿美元。再加上小蓝单车、小鸣单车、骑呗等一众玩家,留给永安行的时间和空间将越来越少。

    政策的受益者

    招股说明书显示,本次永安行拟于上交所上市,本次股票发行总量不超过2400万股,募集资金将被用于“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公共自行车系统建设及运营项目营运资金”以及偿还银行贷款,上述三个项目的投资总额约为5.98亿元。

    目前,永安行的主要业务为由政府付费投资的有桩公共自行车系统业务(包括系统销售业务和系统运营服务业务),2016年公司又新开展了“用户付费共享单车业务收入”以及“骑旅业务收入”,这两项新业务的业务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仅为0.17%。

    永安行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在现行市场运作方式下,纯粹的市场化运作目前还不能实现收支平衡,这也使得政策导向及各地政府重视程度成为了影响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

    自2016年6月起,住建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多批“城市步行和自行车交通系统示范项目”,在2014-2016年间,公司主营业务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42.62%。永安行也表示,在未来几年中,公司还有累计合同金额约30亿元人民币的系统运营服务合同尚在执行,其中2017年公司就有保底6亿元左右的运营业务收入。

    但很明显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城市配备有桩公共自行车系统,由政府主导的有桩公共自行车系统的增量市场空间将逐步减少。这种情况下,永安行需要找出新的利润增长点以维持公司增长的需要,而这时,于2015年底兴起的无桩共享单车服务似乎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按照永安行在招股说明书中的描述,无桩共享单车似乎很难成为支撑永安行快速增长的一个新业务。在永安行看来,无桩共享单车这一模式为传统政府投资的有桩公共自行车系统模式的商业化补充,同时无桩共享单车似乎更适合那些人口密度比较大、人员素质较高的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的中心城区,除此之外,如今的无桩共享单车市场正处于早期野蛮生长状态,尚未形成稳定的盈利模式。

    尽管如此,在2016年下半年,永安行开始在成都、昆明、长沙等城市少量试点布局无桩单车共享业务,目前已投放5万辆左右,该部分业务由永安行旗下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称“永安行低碳”)等几个子公司经营。

    2017年初,永安行及永安行低碳曾与蚂蚁金服、深创投等8家投资机构签订投资协议,按照当时的协议内容,投资机构将通过增资获得永安行低碳的少数股权,当时永安行董事长孙继胜曾公开表示,这笔融资可能超出市面上所有共享单车的A轮融资金额。

    忽高忽低的估值

    实际上,永安行早就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但在这过程中,公司估值却显得并不太稳定。2012年9月,上海福弘对永安行投资2000万元,定价为常州永安有限投后整体估值2亿元,每元注册资本的认购价格为32.73元。

    等到2013年7月进行的第三次增资时,常州永安有限的投后整体估值便增至4亿元,而在同年8月进行的第一次股权转让时,永安有限投后整体估值为2亿元。在招股说明书的注释中,“永安有限”为公司前身有限公司的简称,但该部分并未解释“常州永安有限”具体代表哪个实体。在这之前,上海福弘等机构均通过投资成为了永安有限的股东,时代周报记者向永安行方面发送采访提纲,询问“永安有限”与“常州永安有限”是否为同一个实体,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即使是常州永安有限,其估值也在一个月之内发生了很大变化。2013年8月,永安有限原股东黄得云、索军向常州创尔立转让1.5%的股权,定价为常州永安有限投后整体估值3亿元。同月,苏州冠新成为公司新股东,此时常州永安有限的投后整体估值已达到4.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10月,公司完成股改,此时公司的评估值约为1.09亿元,较净资产账面价值增值7.10%。时代周报记者询问上述估值差异较大的原因,但并未得到回复。

    单车融资战

    对于永安行来说,虽然有桩单车能带来不少的收入,但无桩单车所带来的冲击显然易见。易观分析师王晨曦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无桩共享单车市场发展太快,旧的线下管理和运营手段无法跟上,但当线下运营管理的问题得以解决,无桩共享单车将完胜有桩共享单车,并逐渐替代有桩共享单车。

    这意味着一旦无桩共享单车获得市场认可,永安行是否能继续获得政府续约将成为一个疑问。因此共享单车的出现对永安行而言,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假若永安行成功上市,其融资能力将远超其他对手。以A股市场的炒作手段来看,永安行上市必然点燃投资者的巨大热情。

    从目前单车大战的格局来看,摩拜和ofo已基本占据市场份额90%,永安行想要后来居上,或者要通过大量的打车投放和补贴才能完成反超。进入3月份以来,摩拜、ofo和小蓝单车纷纷宣布免费骑车,三者累计的日订单数已经超过滴滴。

    不过,投资者对这样的补贴大战持怀疑态度。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王力行指出,共享单车是单体经济,而滴滴是双边市场,其本质是平台对接车辆和用户,但两者商业模型不同,对补贴的态度也不同。他强调,投资人不傻,不会希望天天免费补贴。

    另一个重要玩家腾讯也流露出同样的担忧。马化腾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谈道,目前共享单车的竞争日趋激烈,“现在已经开始免费让用户骑行,接下来会不会倒贴钱让用户去骑单车?”

    易观分析师张旭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由于融资情况的恶化,预计今年年底和明年将有一批共享单车平台面临淘汰出局的境况,这一看法与小蓝单车联合创始人陈怀远的观点相似。陈怀远表示,ofo和摩拜单车都在融资,小蓝单车的压力也很大,而且市场上的钱实际上没有这么多。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永安 单车 第一 的报道

  • ·高管精准减持 永安药业遭立案稽查(2012-07-12)
  • ·永安行冲刺共享单车第一股(2017-04-05)
  • ·摩拜单车生死时速:资本大战90天见分晓(2016-10-18)
  • ·股权纷乱 第一创业“近亲”保荐之路(2012-08-30)
  • ·十三家族“拧”成养猪第一股(2016-03-15)
  • ·争夺快递第一股 王卫力战桐庐帮(2016-05-31)
  • ·十月妈咪、裂帛争夺淘品牌第一股(2016-06-28)
  • ·华业香料IPO 冲刺“扶贫第一股”(2016-09-20)
  • ·毛戈平欲做彩妆第一股 研发拖后腿(2017-01-02)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东临珠江入海口的南沙天后宫和大角山笼罩在一片雾气之中,3月19日,附近的香港科技大学霍英东研究院从工作日的热闹里安静了下来。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卖力的路演意在招商。察觉到深圳近年产业外溢、企业外迁的趋势不断加快,江门渴望从珠江东岸的龙头身上分得发展红利。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3月26日,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闭幕。同日对外发布的《博鳌亚洲论坛宣言》提出,要通过加强对话与合作来改革和完善国际经济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

    今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推动内地与港澳深化合作,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发挥港澳独特优势

    “做好与大连对口合作工作,是党中央、国务院赋予上海的政治任务,是上海服务全国的重要举措,也是上海加快发展的现实需要。”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