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驱逐》中寻找美国华人的能量、智慧和创造力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7-03-28 02:39:26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因为写了一本叙述美国华工历史的作品《驱逐:被遗忘的美国排华战争》,美国特拉华大学教授琼·菲尔泽曾被美国亚裔图书馆长授予“年度亚洲英雄”的称号。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张薇 发自广州

    因为写了一本叙述美国华工历史的作品《驱逐:被遗忘的美国排华战争》,美国特拉华大学教授琼·菲尔泽曾被美国亚裔图书馆长授予“年度亚洲英雄”的称号。如今,这本花费7年时光、走遍加利福尼亚州调查所得写成的历史故事,终于来到了书中主人翁的故乡:2016年8月,该书由花城出版社出版中文版。

    “在法律上,美国华人被排斥的时代已经结束。但是很多人,包括我,还在深深担忧,随着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美国将进入一个孤立主义和反移民的新时代。”在谈论一百多年前的美国华工历史时,琼·菲尔泽忧虑的是当下。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的亚裔和拉美裔听到了一些不合适的言论。现在正是时候去好好思考一下当年华工到美国工作、定居的历史了。美国华人在这些历史中呈现出的能量、智慧和创造力,就是我在《驱逐》中希望讲述的故事。”

    一次穿越时空的旅程

    时代周报:我阅读过一些关于美国华工的历史小说,这些小说的作者通常都是华裔,比如畅销书作家邝丽莎。他们关注这段历史,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有这样的经历,但作为一个美国本土学者,你为什么会对美国华人的历史感兴趣?

    菲尔泽:我在加利福尼亚长大,读的是公立学校,但我自己本身是移民的孩子。此外,我还曾在某国会从事与移民相关的工作长达两年。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加利福尼亚的洪堡州立大学,我那时候非常年轻,还在写论文。但进入教室后我发现,没有亚洲孩子,这不是我想象中的加利福尼亚。我开始问:“我们的亚洲学生在哪里?”

    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我感到困扰。最后一个乡土诗人告诉我,许多中国移民家庭不愿意送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到洪堡州立大学上学,因为100年前,中国人被围捕并被赶出了尤里卡(Eureka)镇。洪堡是旧金山北部地区加利福尼亚州最大的海湾,而尤里卡位于洪堡的海岸边。

    多年来,我深爱洪堡,这里有大片的红木森林连接着太平洋。我觉得我有责任把一百年前发生在尤里卡的故事讲出来。但后来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驱逐在美华人这样的事情,曾经发生在整个西北太平洋地区,范围超过200个城镇。从我阅读历史卷轴和早期报纸的旧缩微胶片开始,我就知道,这将是一个非常庞大非常重要的故事。同时,它也反过来关照了我自己家庭的历史,一个关于迁移、分离并最终回归的故事。

    时代周报:这本书中有大量的一手素材,包括法庭记录、日记等。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项研究?大概花了多久的时间?

    菲尔泽:我花了整整七年时间,走遍了整个加利福尼亚寻找故事。事实上,这段历史一直都在,早期的报纸、法庭记录、移民文件、照片都有记载。对我来说,这是一次不可思议的探索之旅—无论是进入历史,还是进入地理上的加利福尼亚、华盛顿、怀俄明—一次穿越时空的旅程。

    开始搜寻的第一天,我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班克罗夫特图书馆坐下来,在朦胧的缩微胶卷阅读器跟前阅读《上加利福尼亚日报》(Daily Alta California )。我发现,故事涉及的范围大得多。我跟随成千上万华人的足迹探寻,他们被逐出家园,被暴力驱赶,被塞上火车、轮船、木筏,被迫离开城镇,甚至被杀害。他们被驱逐,从太平洋海滨被赶到落基山脉,从西雅图被赶到波特兰,从克拉马斯河滨的棚屋被赶进希斯基尤山里……从1850-1906年,爆发了近200次驱赶华人的事件,其唯一目的是驱逐旅美的所有华人。

    时代周报:在书中,你用了专门的一章写女性华工在美国的历史。女性在这段历史中的经历、角色,是否长期被忽略了?

    菲尔泽:事实上,早期中国移民在美国,无论男女,都是拥有一段完整的历史的。男人们在加利福尼亚时发现了金子,成了矿工。后来又通过经纪人被雇用,在第一条横贯美洲大陆的铁路上工作。中国妇女则通常是被中国商人绑架,从中国南部港口运到美国,然后被贩卖为奴隶。太平洋轮船公司曾运输了大量中国妇女。

    有两部法律曾经影响中国妇女进入美国。两项都是种族排斥法—1875年的佩奇法案和1882年的排华法案。佩奇法案实际上已经禁止大部分华人妇女入境,少数中国商人的妻子例外。这其实是种族清洗,因为没有女人就没有孩子,没有后代。

    研究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一天,我造访史学家虞容仪芳(Connie YoungYu)。她家住圣何塞附近的洛斯阿尔托斯山。我们未曾谋面。步入她家客厅时,我发现堆放着的散装的白纸片文件、纸箱和丝袍。康妮让我穿上她祖先的衣服,以帮助我理解我发现的情感之路。她的祖先曾经在圣何塞经商。我给她带来一份1891年的诉状,那是华人居民控告圣何塞市长的起诉书。那个市长雇用歹徒乔装警官,把华人逐出圣何塞。在这份诉状里,康妮发现了她祖父的商号陈邝和。这家商号是原告之一。

    虞容仪芳的祖父容颂邛(Young Soong Quong)与其他原告的诉状,是19世纪美国华人发出的声音之一,这些声音诉说着他们的那一段历史。我研究发现屠杀以及大规模的多种多样的抗争。华人竭尽全力反抗驱逐他们的暴行,他们的抗争始于金矿区,蔓延到乡间小镇,最后传到果园和葡萄园。“永兴诉尤里卡案”(Wing Hing v. City of Eureka)(1885)成了华人第一个向美国政府索赔的案子。

    在圣何塞,华人用侵占法诉警察骚扰。“海外华人”迫使中国政府干预,代表他们与美国的州长、议员和总统交涉。在许多敌对的城镇里,华人拒绝向需要新鲜食品的白人家庭和饭店出售蔬菜。1883年,沙斯塔县的华工宣告大罢工。在特拉基,华人自己组织救火队。在阿马多尔县,他们组织了50人的武装民兵自卫。他们在美国奴隶船“挪威”号上哗变。在蒙特里和圣何塞,他们断然拒绝离开。在其他地方,他们把客人的衣服送回,折叠得整整齐齐,却没有洗。1883年,从加利福尼亚到纽约州,遍布各地墙上、门上和谷仓上的红纸广告号召华人抵制佩戴身份证,全国共有11万华人响应,拒绝佩戴美国政府要求他们证明身份的名牌。他们为大规模的公民不服从抗争付出了代价:私刑、夜袭和遣返。

    华人英勇而顽强地斗争,争取权利,他们要在美国生活和工作,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往返,要出庭作证,要拥有自己的财产,要结婚生子,要自己的孩子接受公共教育。

    美国将进入一个孤立主义和反移民时代?

    时代周报:我注意到,你是2012年敦促美国国会就“1882年排华法案”道歉项目的顾问。这么长的时间里,美国社会为什么会对华工曾经的遭遇视若无睹?

    菲尔泽:对2012年通过的“1882年排华法案”道歉项目,美国国会表达的是“遗憾”,这里面并没有“道歉”,而且也没有成立基金做些什么。但这次道歉项目的积极意义,在于提醒人们那段被隐藏的历史。这是对基于恐惧和仇恨的移民政策的警告。

    时代周报:《排华法案》是美国通过的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法。美国本身就是一个移民社会,而且即便在当时,华人也不是美国社会唯一的移民。为什么法案会专门针对华工?

    菲尔泽:我也常常在思考这个问题。一方面,我觉得中国人被攻击是因为他们在外表上显得不一样,比如说肤色不一样,长相不一样。有一部分白人会认为华人是匆匆过客,他们来到美国社会,赚了钱就回家了。还有一些白人认为华工是苦力或者是奴隶,但事实上,所有到美国的华工都是自主选择到这里来的,他们是自由人。还有一种解释,就是华工跟白人抢工作,但这也不是真的。绝大多数的新移民做的工作都是别人不愿意干的事:挖沟渠,或者花三年多的时间在内华达山脉爆破,修建新铁轨和隧道。

    我相信,当年华工之所以被攻击,是因为他们太像早年的白人移民了,那种显而易见的孤独、失落,家乡远在千里之外,时常被饥饿困扰。所以,这种攻击其实是白人移民的虚张声势。

    时代周报:今天的美国社会是否还存在严重的对华人的偏见?美国总统特朗普先生的一些言论让世界诧异,比如认为华人(中国人)偷走了美国人的工作机会。

    菲尔泽:1882年法案是美国历史上第一部针对特定种族的法案,而特朗普总统现在想故伎重演。幸运的是,这些声明已经早在地方法院的层面就被制止了。

    就跟当年一样,这些恐惧的想法比如华人偷走了美国人的工作机会,实际上是不真实的。在法律上,华人被排斥的时代已经结束。但是很多人,包括我,还是深深地担忧,随着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美国将进入一个孤立主义和反移民的新时代。所以现在正是去好好思考一下的时候,回头看看当年华工到美国来工作、定居的历史,看看其中所呈现出的能量、智慧和创造力。这也是我在《驱逐》中希望讲述的故事。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美国 创造力 能量 的报道

  • ·美国青少年的残酷青春(2010-12-02)
  • ·中国学人在美国发现什么样的历史?(2010-12-08)
  • ·美国共和党茫然无措了(2009-07-15)
  • ·美国电影TOP10:温情取胜(2009-07-24)
  • ·美国辉煌(2009-08-03)
  • ·美国的巴尔扎克(2009-08-03)
  • ·美国辉煌(2009-08-03)
  • ·美国的巴尔扎克(2009-08-03)
  • ·美国辉煌(2009-08-03)
  • ·美国的巴尔扎克(2009-08-03)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现在提到房产税,很多人普遍反感,甚至持规避与强烈反对的态度。这说明房产税立法就属于改革的深水区,需要攻坚克难。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由于诸多半地下的、非法的代购渠道缺乏监管,目前国内销售的印度仿制药之间质量差别很大。在龙蛇混杂的印度仿制药中,有约六成甚至是“高仿印度药”,它们并非印度正规药厂生产,而是

    从天安门广场往西南方向2公里左右,便到了西城区的前孙公园胡同。穿行在这条胡同里,很难想象到,这里已经是全中国房产交易单价最高的地方之一。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