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话国际知名政治学者马丁·雅克:中国重新定义了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道路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7-03-14 03:42:59 来源:时代周报
  •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尹乔 发自新加坡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马丁·雅克始终在学者和媒体人士之间转换,他曾经担任剑桥大学政治学与国际问题系高级研究员、伦敦政治经济学院IDEAS的高级客座研究员,同时还是亚洲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清华大学访问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客座教授,还担任《泰晤士报》《星期日泰晤士报》的专栏作家。

    上世纪90年代初,他到中国南方、香港、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度假,为之着迷,因此被激发了对东方世界的求知欲。那时,马丁·雅克已经40多岁了,但他开始研究亚洲,尤其是中国。与许多西方的中国研究者不同,他认为中国永远不会像西方,或者西方的发展方式。“看中国,要透过中国视角。”马丁·雅克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当中国统治世界:中国的崛起和西方世界的衰落》是马丁·雅克在2009年出版的作品,这本书引人关注同时也引发争议。2015年,他出席了“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并得到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接见。2016年3月,马丁·雅克又出版了《大国雄心:一个永不褪色的大国梦》,以对中国持续近距离地观察,回答了现实的中国是否有能力引领世界未来,中国成为真正世界大国的基因是什么,中国如何融入世界体系等问题。

    2017年,中国两会召开时,时代周报记者再次采访马丁·雅克。他认为,当时在《当中国统治世界》中预言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已经处于初始阶段,如果特朗普放弃全球化,那么中国必然会接过引导全球化市场的责任。

    “新的世界秩序的初始阶段形成了”

    时代周报:你在《当中国统治世界》中提到,中国崛起意味着一种新的世界秩序的诞生。八年即将过去,三年前,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你认为新的世界秩序已经形成了吗? 

    马丁·雅克:我不认为这个新的世界秩序形成了。但可以看见的是,以西方为主导的旧秩序正在逐渐瓦解之中。它并没有彻底地瓦解,但总的来说,它比之前衰弱了很多。我并不认为旧秩序会简单地分解,相反,它会经历一个痛苦而漫长的过程。同样,创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同样需要漫长的过程。

    我写到的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按照时间顺序来说,在我成书期间发生了2007-2008年的金融危机,这严重地削弱了西方经济实力,也让他们维护全球化显得有点有心无力。在这场经济危机中,全部西方国家经济都受到了打击,从数字上来看,经济仍在持续增长,但人民生活水平并没有提高。

    与此同时,很多地区和国家都意识到,美国在不同地区的影响力已经下降。举一个明显的例子,在东亚,中国崛起了,不仅仅是因为中国经济的成功,也是美国的衰退导致了其影响力下降。还有一个例子就是中东地区,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美国在这一地区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极尽所能争取着地区话事权。结果呢?再看看拉丁美洲,金融危机后,美国在拉丁美洲的影响远远小于以往。同样现象在非洲亦有出现。

    但与此同时,旧的国际社会架构还是存在的。无论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是世界银行,抑或是联合国和世界贸易组织,他们都仍在履行着自己的职责,但影响力却在削弱。与之相应的是替代机构的不断兴起,比如说亚投行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你会发现,很多地区之间,开始自发地兴起一些国际组织,并且秩序良好,而这些组织并不是以西方人为主导的。这在过去的两三百年历史中是少见的。

    所以,中国的崛起要和西方的衰弱一起看。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人民币并未取代美元成为世界交易货币,它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除此之外,在军事方面,无论是科技或者数量,美国无疑仍占据世界主导地位。

    新的世界秩序还没有形成,但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你我都已在经历它的形成过程了。如果说哪一阶段的话,应该就是初始阶段吧。

    时代周报:你如何理解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在你的观察里,欧洲、美国如何看“中国梦”?在欧洲和美国,对这个概念感兴趣的是些什么人呢?

    马丁·雅克:在改革开放初期,人民只想要填饱肚子穿暖衣裳就够了,那时人们只要醒着,只有工作和工作。中国人民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和牺牲,才获得了今天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你发现,中国人的生活已经不仅是工作了,有了休闲,人们有权利、有空间来做梦了—而这个梦是19世纪中叶以来,全体中国人梦寐以求的梦。

    相比提倡个人努力和奋斗、单枪匹马闯世界的美国梦,中国梦是一个集体的梦、国家的梦,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中国梦的一部分。中国的历史和文化积淀也在这中国梦之中,我想这是民族自豪感的一部分。

    微信比WhatsApp好用很多

    时代周报:我们进入了一个政治经济都不稳定的年代,西方经济持续低迷,中国近年经济增长也趋于降速。人们曾期待中国模式能为世界经济提供新的解决办法。据你观察,从去年G20到今年初的世界经济论坛,中国是否已经开出了这张“良方”?

    马丁·雅克:我认为到目前为止中国做得很好,中国重新定义了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道路。这种“中国模式”值得很多其他国家思考。同时,我认为我们的时代特征并不是中国崛起,而是发展中世界的兴起。中国是发展中国家重要的一部分,中国现象必须放在发展中国家的语境下看。

    中国作为一个经济体量上的大国,横跨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界限之间,它对发展中国家有一种天然的理解和同情。这是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十分欠缺的—它们并不能充分地理解发展中国家的问题,更毋论究其根源—为什么他们在西方资助几十上百年之后依旧贫困?而中国完全明白发展中国家的问题出在哪里。改革求发展,是邓小平时期定下的基调,在那之后,中国一直跟随着西方的脚步努力践行着全球化。并且根据这一发展基调,积极展开与欧盟、美国以及各个发展中国家的关系。到如今,中国改革的意义已经丰富很多,从去年的G20到今年初的达沃斯,我看到的是一个更加引人注目的中国。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达沃斯论坛上的演讲,也以一种新的方式引起了西方观众的注意。这一次,习近平的演讲在西方引发了很大的反响,人们解读他,分析他,试图从中国领导人的演讲中找出救市的方案。

    但我认为,中国人理解的全球化跟西方人的有所不同。中国人认为全球化应当有利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充分解决就业问题。而西方人所理解的全球化不仅是经济意义上的,还有更多政治意识形态上的。

    在我看来,如果特朗普放弃全球化,那中国必然会接过引导全球化的责任。

    中国一直在寻找新型发展模式

    时代周报:近年中国经济进入L形走势的平缓期,很难维持过去两位数的增长率,你认为,中国还能否回到较高的增长速度?又如何能从旧的增长模式转变为新的增长模式?

    马丁·雅克:我认为中国经济不能回到两位数增长—这只在中国仍然只有相对较低的经济规模时才会出现。在经济学中,我们将中国经济的增长称为“追赶增长(catch up economy)”, 它可以复制发达经济体的操作模式,把技术和方法移植到中国。但当你的经济模式逐渐成熟,就不能简单地依赖西方技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留给中国追赶的优势空间已经很小,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一个必然的趋势。这不是缺点,而是事实。

    中国经济的发展过去依赖于廉价劳动力和大量的农村人口迁移,对出口市场和制造业的依赖较大,资本化制造水平相对较低。但中国一直在寻找新模式,以国内市场为基础,减少对出口的依赖,提高劳动生产率和资本的生产率,并不再参与依靠廉价劳动力的生产竞争。

    新型发展模式还包括服务业的发展,但这样的转型需要一个复杂的过渡,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实现的。参考中国的东亚邻国日本和韩国,就需要十年甚至二十年来完成,与此同时还要小心中等收入陷阱。中国的东亚邻国转型成功了,我有信心中国也会成功。

    此外,中国的经济转型中还有一些令人鼓舞的因素。几年前制造业还是中国GDP的支柱,然而现在,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已经成为重点了。十年前你看中国的500强公司,排在前面的几乎都是银行、石油和通信寡头;十年后再看这个榜单,排在前面的有很多科技公司了,例如腾讯、阿里巴巴、京东、百度、华为。中国是世界互联网领域的重要参与者,欧洲则从没在这一领域领先过,很显然,中国的对标对象是美国、硅谷,它们与美国还有一定差距,但我相信这个差距会越来越小。比如说,微信真的比WhatsApp好用很多,无论功能上还是技术上。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中国互联网产品会超越美国。

    时代周报记者马欢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雅克 中国 马丁 的报道

  • ·对话国际知名政治学者马丁·雅克:中国重新定义了发展中国(2017-03-14)
  • ·网球的中国式单飞(2010-11-18)
  • ·中国城市消防之困(2010-11-18)
  • ·海上阅兵 中国海军“亮舰”(2009-07-14)
  • ·中国率先复苏为全球经济点燃希望(2009-07-14)
  • ·干细胞在中国:浮躁的江湖(2009-07-14)
  • ·对话中国增资IMF建议人潘英丽—争夺IMF“中国话语权”(2009-07-14)
  • ·“长城6号”背后的中国反恐(2009-07-15)
  • ·“奥巴马的头痛”跑到了中国(2009-07-15)
  • ·全球经济复苏与中国机遇(2009-07-15)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2月6日,春节后第三个工作日,广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马兴瑞走访调研广东“一行三局”,听取“一行三局”对广东金融业发展的意见建议,了解工作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江门可以是三线城市,但我们可以把它打造成一流城市。政府的服务、社会的环境、生活环境都可以做到一流,这个与经济体量无关。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要有‘治大国如烹小鲜’的态度,丝毫不懈怠,不马虎,必须夙夜在公、勤勉工作。”2013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接受金砖国家媒体联合采访时,如此回答巴西记者的提问。

    “因城施策去库存、坚持住房的居住属性、加强房地产市场分类调控……”不足300字的表述,成为中国政府对2017年房地产市场的发展部署的明确意见。

    “粤港澳的区域优势都很明显,香港比较发达的是金融和服务业,深圳在高科技产业和产业创新方面做得非常好,珠三角地区则以高端制造、智能制造见长。”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